第五十二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此时的白纸扇,完全就是一副恶鬼模样。
    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褪去,就剩一条黑色底裤,将其不雅之物给遮盖;自脖子以下,身体、胳膊以及大腿,上面的肉全部都已经腐烂,或灰白,或粉红,流着烂脓,上面有好多黑头蛆虫和尸蟞在爬动;即使没有腐烂的地方,也皆是红色或黑色的痘疮,尤为恐怖;他身体周围那些恒存游动的怨力黑雾不见了踪影,显然也是吃了慧明刚刚那一记暗算,丧失了大部分的功力。
    不过慧明似乎并没有算到白纸扇身上有着什么样的宝物,正如我身上有着这震镜一般,双双都避开了他筹谋已久的必杀一击,存活下来。
    正如他之前所担心的一样,白纸扇罗青羽根本就没有在意自己向信仰的天女魃所发出的誓言,一爬出水潭,便毫不犹豫地将双手伸进了慧明的胸膛,十指如刀,将昏迷中的慧明剖心挖肺,好是一阵搅动。濒临死亡的慧明在最后一刻,醒转过来,发现自己的胸腔被剖开,顿时怒目圆瞪,发出了愤怒和不甘的嘶嚎声来。
    然而他为了将黑潭魔尸体内的魔光打出身外,结出的宝瓶印将身体里所有的力量都给吸收殆尽,此刻能够做的,也就是回光返照地嚎上一嗓子了。
    我并没有上前救援,而是拖着地上的加藤亚也,朝着后面四五米外退去。
    此刻的我也是天旋地转,心中有发狂的恐惧尼玛,这样都没有死,慧明老和尚,难怪你成就有限,无论是手段,还是运气,都是一等一的差劲。
    慧明在最后一刻伸出了双手,死死地抓住白纸扇伸进自己胸口的手,拼尽全力问了一句话:“为什么?”
    看着这个曾经养育和教导了自己二十几年的老人,白纸扇疯狂地大笑,脸上的肌肉抽动,回答他说:“是仇恨啊,我这样人不人、鬼不鬼地活着,就是恨你啊!我要证明我终有一天,我会比你还厉害,我会亲手杀了你,然后让你的家人永远活在悔恨当中,后悔她们当初,为什么待我如狗……”
    在白纸扇的搅动中,慧明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他或许都还没有听完自己徒弟说出的自白,便带着遗憾和不甘,离开了人世。我放开了沉重的加藤亚也,奋力地往后面爬去,仿佛离那个恶魔越远,就越有安全感一般。然而看到了慧明闭气,白纸扇抬起头来,凝视着我,脸上有一种古怪的艳红:“你杀了我师姐,杀了我一生中唯一的女人,也是最痛恨的女人,我是应该恨你呢,还是应该感谢你啊……”
    我一边往后退,一边愤愤不平地骂道:“艹,关我屁事啊,我根本没对贾微那老娘们怎么样!”
    “师父……”
    正当我们两个对峙的时候,突然从南边传来了一声悲愤欲绝的声音来,我抬起头,只见赵兴瑞从西南角的一个方位中,闪身而出,然后朝着这边冲了过来。看到老赵望向慧明的尸体如此悲愤欲绝,又听到他口中所唤来的称呼,我这才知晓老赵一路上显得纠结的样子,原来竟然因为他是慧明老和尚安排在我身边的暗线,所以才会如此。
    见到这个挽着道髻的男子口唤师父,白纸扇原本前行的身子停住了,然后静静地瞧着跑到身前来的老赵,颇有玩味地笑了,说原来是我的师弟啊,只是为何要作一副道人的打扮?
    老赵身上也尽是伤,血淋淋的一片,见到杀害自己恩师的凶手竟然称呼他为师弟,顿时脸上一阵愠怒,手中的桃木剑一举,说佛本是道,几近相连,你这畜牲,待我替师父清理门户!说完他举剑就往前刺,气势汹汹。
    然而一番大战,老赵的体力也是耗损殆尽,凭的也正是心头的一口气,在前几式凶猛杀招之后,顿时脚步轻浮,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白纸扇也不并讲究什么师兄弟情谊,挥爪就朝着老赵的脖子间抓去。
    就在这时,一把飞刀射到了白纸扇尖锐指甲的前面,迸射出好大一团火花来。
    老赵躲开这么一击,在地上翻滚一番,终于止住去势,然后翻身起来,一脸悲愤。
    紧接着,之前随着慧明前来的黑脸教官拔志刚带着朱轲以及白露潭、王小加等人赶了过来,一道白影飞掠,朵朵带着哭腔扑到了我的怀里来:“陆左哥哥,呜呜……你受伤了?”
    我紧紧抱着朵朵,只见秦振、威尔也出现在了水潭边缘,身形踉跄,但还是能够坚持,晓得他们差不多已经料理了那两个供奉,心中不由得安静下来。
    见这么一大伙人围将上来,白纸扇不悲不喜,甚至都没有逃走的意思,缚手而立,静待着这些人将他给团团围拢。拔志刚看到慧明死去,又见到这鬼面袍哥会的二号人物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不由得厉声问道:“罗青羽,你们袍哥会今次杀尽我集训营的成员,上面必然大受震动,就像十年前一样对你围剿,你若知趣,赶快束手就擒吧……”
    白纸扇见宗教局的人将他团团围住,并不害怕,反而有些不屑地看着面前这个黑脸汉子,冷冷地说道:“此次若是黑手双城那大魔头的手下大将林齐鸣带队,我或许就撤退了。但是,拔志刚,你就是个困于山中的教书匠,整日操练这些个初出茅庐的菜鸟,凭借着上面的余威震摄手下,就自以为很厉害了?你的实力或许还不如集训营的某些学员,不过就是个技术官僚而已,老子未必会怕你啊!”
    被白纸扇毫不留情面地点破脸皮,拔志刚的脸上一阵白一阵黑,恼羞成怒,大喝一声:“放屁!”
    见到拔志刚如此反应,白纸扇反而笑了,他将手上的血往地上的慧明身上揩了揩,然后将蜷缩成一团的黑潭魔尸给从地上拉起来,如同一个盾牌般举在胸前,说拔志刚,你若是真的想证明你的尊严,那么就过来,跟重伤无力的我打一场,倘若你赢了,我就收回我刚才所说的话,不然,你就背负着软蛋之名,好好地教导你这些可爱的学员吧。
    我冷笑,这个白纸扇到了现在,居然还在耍心眼,被人团团围住,居然还忽悠着黑脸教官跟他单挑,想一对一地耗死我们,简直是好算计。不过我此刻浑身酸软,别说是上前打个太平拳,就是站立都觉得难以为继,要不是肥虫子又进入了我的体内,估计我现在就趴在地上了。
    不过我倒也是十分佩服这个家伙的本事,被打成了这副模样,居然还有会把黑脸教官的怒气给撩拨起来,然后有绝对的信心战而胜之。不过到了这个时候,谁还愚蠢得会中了他的激将法,跟他搞什么劳什子的单挑呢?
    朱轲、那两个陌生青年以及秦振、王小加、白露潭和老赵,都一步一步往前,准备将面前这个如同僵尸一般的袍哥会大人物给擒拿,然而一直阴着脸的拔志刚突然挥手说道:“都停住,往我来收拾他!”
    他的话让众人一阵错愕,都以为听错了,然而当他沉着脸再次说一遍的时候,我们才知道,他要玩真的。
    显然,为了证明自己,拔志刚选择毅然了应战。
    慧明死了,目前拔志刚就是老大,他的话自然没有人敢质疑,于是众人收了手,在旁警戒着。拔志刚说打就打,双手一展,顿时四五把飞刀,如箭射去,飞临到了白纸扇的面前。这个家伙如猿猴一般收缩,将整个身子躲入那具没有声息了的黑潭魔尸身后,丁零当啷几声响,那些飞刀竟然入不得半寸,皆跌落在地上来。拔志刚大步向前,冲到了白纸扇面前,挥拳就砸,白纸扇依托手中的黑潭魔尸周转。
    两人在世几秒钟的时间里,过招无数,我发现拔志刚并没有白纸扇所说的那么弱,作为武者出身的他,在近身搏击之间的造诣,甚至能够与慧明堪比,不落白纸扇下风。
    然而少了旁人的牵扯,白纸扇终于调节好了气息,他的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缓缓地笑道:“你们都以为我要逃,以为我眷恋鬼面袍哥会的权势,但是却没有想到,大仇得报的我累了,黄泉路上好寂寞,你们且陪着我一起走吧……”
    此话说完,他腐烂的身子上面突然伸出好多粉红色的肉条和黑雾,将自己手上的那具僵尸给深深缠住,然后浑身竟然如同橡皮烂泥,附着熔解上了黑潭魔尸的身上去。一想到两者融合的威力,我心中就胆寒,毫不犹豫的抬起手中的震镜,准备往前照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乌黑的天空中突然有一道又一道圆圈出现,那深潭上空原本出现海市蜃楼的地方,圆圈汇聚成一个半人高的黑洞口。
    停留了三两秒钟之后,登仙岭上相似的场面陡然出现,从里面又探出了一个只有半角的牛头人来。
    那气势,如山似海。

猜你喜欢: 《娇佞》 《穿越后的我怎么可能是萝莉》 《呆萌写手纪事》 《小温柔》 《霸总的白月光[快穿]》 《她美色价值百亿[快穿]》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