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死路

    见到坐在轮椅上面傻愣愣的我,穿着一身蓝色波西米亚小长裙的雪瑞笑了起来。
    又是有大半年没见,雪瑞比以前更加漂亮了,这个十八岁的女孩儿完全到了花儿开放得正绚烂的年纪,清纯中已然有了些成熟端庄的气息,小巧的瓜子脸上面,满是温婉如水的笑容,巧笑倩兮,又带着一点儿小调皮,肤如凝脂,雪一般的白皙;今天出席这个见面会,雪瑞穿得很随意,乌黑亮泽的头发编成了村姑一般的长辫子,她皱着鼻子来到我的面前,这妮子穿上杏黄色的高跟凉鞋,差不多跟我一样高。
    她低下头来,笑意盎然,美目盼兮,说陆左哥,没有想到会是我吧?
    我首先看到了她的眼睛,晶莹黑亮,璀璨如若天上最美丽的星辰,灼灼其华,里面有着动人的神采。见到她眼中蕴含的笑意,我有些激动,说雪瑞,你的眼睛好了么?
    她说是啊,陆左哥,多亏了你的鼓励,我在缅北的寨黎苗村里面待了三个月,终于把眼睛给治愈了呢。
    我伸出手,揉了揉这个小妮子的脑袋,说不错,一双大眼睛怪明亮的,跟小燕子的一样。雪瑞见我将她刚扎好的辫子弄乱,有些不满意,推开我的手,得意地说我一直都有在进步喔,可是你,现在都坐上轮椅了,哼!一点都不懂得照顾自己,真让人头疼啊……
    我讪讪地笑,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们风水轮流转,现在该你厉害几天了。
    说着话,我低下眼眉,突然看到雪瑞躬身时,胸前所露出来的半截雪腻的白,里面的内容已然颇有规模、蔚为壮观了,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现在的小姑娘,营养是不是太好了一点儿?然而我这个咽口水的动作,似乎有些猥琐,被雪瑞瞧了个正着,小妮子哼了一声,低声骂了一句臭流氓,然后站起来,小脸儿红扑扑,跟其他人打招呼:“萧大哥好,苏叔叔好,这位是陆左哥的堂妹陆夭夭吧?你好呀……咦,你是?你是哪个……”
    威尔走上前来,很绅士地给雪瑞施了一个吻手礼:“威尔岗格罗。我亲爱的女士,一年未见,你越来越漂亮了。赞美你的眼睛,它让我想到了意大利最美丽的湖泊加尔达,这是一个奇迹。”
    雪瑞颇有淑女风范地安然接受,然后跟这个英俊的外国帅哥寒暄了一阵,互诉离别。我注意到小妖的态度并不是很热情。李家湖站起来招呼我们入席,而顾老板则跑过来接替小妖的位置,郑重其事地推着我来到了主席位,宣布说今天陆左来坐主席,但大家都不要灌他酒,等他康复之后,不醉不归话说回来,陆左有病在身,还日日坚持到事务所上班,实在是值得表扬,这一点,让我和老李颇为感动啊,这不,给你们送来了雪瑞,分担压力。
    我推辞不过,坐在主席上,小妖在我旁边照顾我,我指着旁边这两个大老板,苦着脸说我之所以轻伤不下火线,还不就是你们两个资本家在我后面逼迫着,不然谁会这么拼命?
    李家湖呵呵笑,说自从上次的茶楼讲数之后,现在的茅晋事务所,不但在东官打开了局面,而且名声在外,便是香港、台湾等地,也常听生意上面的合作伙伴提及,颇受好评啊!这些荣誉,我和老顾实在是愧不敢当,都是陆左和萧道长的功劳,所以呢,今天什么话都不说,我们大家先敬两位主事人一杯!
    来、来、来……
    顾老板张罗着大家起身碰杯,我不能够起来,所有人便都朝着我这边碰过来,李家湖、顾老板、雪瑞、苏梦麟、威尔还有小妖朵朵,一起举杯,同饮杯中酒。我身体并未康复,但是少许红酒还是能尝一尝的,小妖朵朵在旁边,像个敬职敬责的小管家,不断地照顾我,挟菜倒水,无微不至。
    说实话,我总感觉这个小妮子不对劲,似乎有些热情过了头。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家湖谈及雪瑞要到事务所来工作的事情,一脑门的头疼。他告诉我们,说雪瑞这个年纪,最好不过的,就是在大学里面念书,不过她从前年子就开始身体不好,去年治眼睛又花了一年多功夫,今年眼看有了起色,本想把她送到美国或者加拿大去学习,可这小妮子并不听他的话,偏偏要出社会历练一年,才肯静下心来考学,磨蹭半天,结果是想来这个事务所里上班。
    李家湖本来并不愿意,不过女儿这一病两三年,他也算是看开了许多,知道对于雪瑞这种经受过太多苦难的女孩儿,能够想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也算是不错;再说,雪瑞师承天师道北宗罗恩平门下,也算是专业对口,不会误了事务所的生意。
    说到这里,李家湖这个老狐狸开始绕起弯子来,对着我和杂毛小道陈恳地说道:“你们两个才是茅晋事务所真正的话事人,我和老顾都只是帮衬而已,至于要不要这个小女子,还是你们两位决定,可以考考她,如果不及格,那就不要招进来,免得砸了我们事务所的招牌不是?”
    看着雪瑞气鼓鼓地瞪我,我低下头,李家湖的千金,我们哪里敢不收?这老狐狸倒是希望我们不要,他也好让自家女儿按照他的计划走。再说了,事务所忙得要死,多一个天师道北宗传人,也不过是个壮劳力而已,我们自然是乐意的。
    杂毛小道举着筷子呵呵笑,说雪瑞能来,求之不得。呃……这样吧,公司里面空间有限,但是陆左的办公室却最是宽敞。他最近带病上班,来的也不多,老苏,你明天在陆左的办公室里加一张办公桌,他俩先凑着挤一挤吧?等我们财务宽松了,再把旁边的办公区给盘下来陆左,你觉得怎么样?
    我白了他一眼,为毛不去挤他的办公室呢?不过李家湖在看呢,于是点头,说好,反正我不经常去。
    李家湖连忙摇摇手,说不行,雪瑞刚来,让她在外面的办公厅做事得了,搞那么隆重干嘛?
    没人知道他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我和杂毛小道都连说不妨事的,不妨事的。雪瑞的脸上洋溢着笑容,不待李家湖再推辞,便跟苏梦麟说苏叔叔,办公桌我要自己选,你明天采购的时候,记得叫上我哦?
    苏梦麟见我们都不反对,点头说好,这个没问题。
    小妖朵朵不经意地扁了一下嘴。
    把正事确定完之后,席间的气氛就更加热烈了,我作为主宾高挂免战旗,李家湖和顾老板这两个酒国高手便轮番围攻杂毛小道。与我相比,杂毛小道的酒量真心不高,不过他倒也是能说会道,与两个老狐狸推酒起来,也好是一番喧闹。酒到半席,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显示的地址是同仁的。
    想来应该是吴临一的电话,席间太吵,我便让小妖朵朵把我推到了包厢的休息区去。
    一接通,果然是那个会使阴蛇蛊的老苗人吴临一。
    这老头一开始对我倒是蛮冷淡的,不过经过了青山界事件之后,对我的印象还是有所改观的。他因为性格的原因,话并不多,寒暄几句,便直接问起我找他何事?我将白天所遇到的情形,跟吴临一叙述,并将我的推测给他做了参考,问他以前有没有遇到类似的事情,一般都是如何处理的?
    吴临一沉默了一阵,说有,他在05年的时候就遇到过,而且还是一连两起。
    我有些激动,忙问当时是怎么个情况?
    吴临一说他05年的时候,还在遵义医学院任教,当时就遇到了这样的案例,其中有一个,还把照片发到了网上,十分恶心。他当时对这个病症十分上心,后来查阅了典籍,发现跟福建泉州蛋(蜑)家人所传闻的藕身蛊很像蛋家人是常年生活在水面上的乡人,以船为家,又唤作龙户或艇户,崇拜蛇灵。蛋家人的巫师常年习水,通常用这种手段来威胁官员,抗击官府的苛捐杂税,屡屡见效,后来到了明末清初,直至清廷粘杆处南下,杀了许多,这才失传,谁成想流落到了南亚各国。
    我问他如何救治,吴临一沉默了一番,说他遇到的那两个病人,都相继在两个月之后,全身生蛆而死,死状如同蜂窝煤,特别难看,吓得医院停尸房的员工都连续做了三个月的噩梦,后来还自杀了。
    听到吴临一沉重的声音,我的情绪便有些低落,草草又说了几句,把电话挂了。
    很多时候,当我们面对着别人期盼的目光,而不得不说“no”的时候,总是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不管怎么说,傅小乔是个活生生的生命,当面对着她离开人世,而我无能为力的时候,我总是莫名其妙地内疚。
    将电话递回给小妖朵朵的时候,我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显得十分神伤。
    难道傅小乔,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么?

猜你喜欢: 《爱上千年老妖》 《嫡女夺权》 《[综]男主他每天都在烦恼钱太多》 《还你六十年[娱乐圈]》 《爱豆王爷傲娇妃》 《总裁在上我在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