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纹身

    我之前还疑惑黄一为何会选取星巴克作为交易的场所,然而当雪瑞推着我来到这家位于商业中心附近的咖啡厅的时候,我才真正了解到其中的便利人多、通畅。这家星巴克咖啡厅在一栋大厦的二楼,东西南北、加上员工出入通道,足足有五个出口,而且外面人流又密集,四通八达,熟悉这附近环境的人,很容易就能够借助这错综复杂的地形,浑水摸鱼,脱身而出。
    而且,人来人往,想要设伏于此,也十分不便利,容易暴露行踪。
    小妖平时就是一副明眸皓齿、俏丽萝莉的模样,出入于这种场合,似乎有些突兀,于是她分了一项任务,去守住前往三楼购物中心通道的出口。除了我们之外,曹彦君的人也出现在这附近,各自蹲守,相比我们,他们才是真正的专业人士,驾轻就熟,往那里一站,怎么看怎么像路人。不过我们倒也不错,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现在这点事情,还真的跟玩儿一样,所以我更多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咖啡和甜品上面。
    见我吃得不亦乐乎,雪瑞嘴角含笑,她搅动杯子,轻轻含了一口香浓的拿铁,让这香味融化在自己的唇齿之间,然后偏头看我,说陆左哥,问你一个问题。
    我说好,啥事儿?
    她抬起手,指着我脑门子上面那个淡淡的蝙蝠印记,说你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会觉得有种不祥和厌恶的感觉?我揉了揉脑门上面的血族诅咒,说这个啊,我杀了一个西方传说中的吸血鬼,然后就被诅咒了,解开这个东西有些麻烦,不过好在并不用很担心,一则天朝领土,少有西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出现,第二就是威尔通常都会守护在我的身边,他对同类的出现十分敏感,也可以起到预警的作用哦,你应该知道威尔岗格罗的身份吧?
    雪瑞点头,说国内确实少,但是在美国,她听师父说过,也亲眼见过,虽少,但并不稀奇。
    也是闲聊,我说我也有一个问题啊。
    雪瑞点头说你问嘛,我伸出手掌,半握,说当初苗家汉子熊明送到大其力,给你的那个咒灵娃娃呢,几天了都没有见那个小东西露面?她说哦,吉祥跟小青有一点儿不对路,而且它不喜欢白天,所以就扔在了现在住的宾馆里每个像它们那样的**个体,都有很强的地盘意识,彼此不相容,你是怎么让你的金蚕蛊、朵朵和陆夭夭和平相处的啊?
    我耸了耸肩膀,说我也不知道,都说小鬼善妒,但是朵朵却善良如雪;其实要说地盘意识最强的,应该就是金蚕蛊吧,不过它就是个傻乎乎的二愣子,又很喜欢朵朵它们,所以并不会有你的这种问题出现。
    我们轻松地聊着天,清晨的星巴克里有上班匆匆的白领,也有穿着情侣装过暑假的大学生(或许是中学生,从身材发育上面我表示看不出来),以及其他人等。这儿生意很好,不过等过了上班高峰期之后,座位倒也还算是宽松了。
    马太太大概是八点半到的这里,点了一杯咖啡,局促不安地坐着,也不喝,两眼无神地看着前方。
    因为有那个叫做黄一的掮客照片,所以我总是不经意地扫量,看看那个家伙是不是早就已经到达,只是在这附近观察而已。
    雪瑞更加专注于我们之间的聊天,身怀天眼的她,能够在任意时间,将对手看个通透,并不需要如我一般。
    我们在谈雪瑞入缅学艺的事情,雪瑞告诉我,说她师父蚩丽妹长得极美,但是不常露面,通常都是那个垂垂老朽的蚩丽花陪伴着她。谈及新认的师父,我感觉雪瑞畏惧的心情,似乎比崇拜、尊敬要多得多。不过我也能够理解,一个整日把自己包裹于白茧中、又浸泡虫池里的女人,很多时候,我们都不能够用人类来形容她。
    粗略估计下来,蚩丽妹的年纪已经有超过百岁,然而我记忆中却只是一个年仅双十的绝世美女。
    所以说,巫蛊的神奇之处,还真的不是一般人所能够理解的。
    太多的细节,雪瑞也不太敢跟我提及,不过“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她在缅甸那些日子里,收获确实很大,我与她交谈的过程中,也为她丰富的巫蛊学识所折服,言之有理、言之有物,当真是学了不少。
    大约在九点钟的时候,雪瑞抬起手来拍了拍我,说不要回头,那个黄一来了,化了妆,沾了胡子,模样改变不少,看来他还挺谨慎的。我没有回头,拿起桌子上面的瓷杯轻轻喝了一口,在我的余光中,一个身型魁梧的男人从我的身侧走过,正大步朝着马太太旁边的位置走去。
    我不经意地扭头看去,只见马太太露出了慌乱的表情,十分不自然,就像学生在课堂上开小差被老师抓到了一般。
    我心道不好,只见那个男子开始折转方向,朝着西边的那个出口大步走开,很快就走到了门口。
    这变故十分突然,直到那人就要出了门口,我才反应过来,而此时曹彦君已经从角落中冲出来,协同几个同事冲向了那人。我是个伤员,本就是个看戏打酱油的角色,只能干着急,不过雪瑞倒是身形一扭,蝴蝶一般穿梭而过,朝着西门疾奔而去。
    那个黄一也是一个练家子,身手灵敏得不像话,领先所有人一步,已然风一般地冲出了玻璃门。
    然而很快他又回来了,而且还是倒飞回来的,胸口上一个小小的脚印子。
    在咖啡厅的顾客眼中,一个穿着素雅的马尾少女出现在了门口,根本不作停留,前走两步,将还在空中的黄一拽到了地上来。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缩成了大虾状的络腮胡中年大叔,不过马尾少女还不依不饶,她精致得过分的脸蛋儿上面满是愤怒,将这个中年大叔的衣领揪起来,然后小手开始扇耳光,啪啪啪,又重又疾,没两下,这可怜的掮客妆容尽毁,假络腮胡子被扇得满地都是,一缕一缕,露出了一张丑陋的马脸来。
    我勉力推动轮椅走过去,只听到小妖一边扇耳光,一边骂:“坏人,打屎你……”
    黄一口中鼻之间尽是血沫子,眼睛翻白,可见小妖并不只是在跟他开玩笑,而是用了真力气。曹彦君等人在旁边劝着,然而却拿这个火爆少女一点儿法子都没有。中国人爱热闹的天性是永恒的,旁边围了一大圈闲人,看着这个马尾少女,都觉得恐惧,曹彦君和同事不得不出示了证件,表示清白。
    我上前去,拉住小妖的手,说好了,干嘛下这么重的手?
    小妖捂着胸口,说人家和朵朵看到那东西,做了好几天噩梦,就指着打他撒撒气呢。我愕然,这两个小东西还能做梦么?梦这东西,不是纯粹的潜意识大脑反应么?我拉着她的手,说我们还有回去审他呢,留一口气。小妖噘着嘴巴,说那我也要喝拿铁咖啡,我也要吃巧克力蛋糕,我还要……
    我忙不迭地点头答应,让旁边的雪瑞赶紧去给这小祖宗点过来,免得她又爆发了。
    完成了这次抓捕行动,我们赶紧逃离咖啡厅,以免被人围观,小妖并不满意,拿着打包的东西,说一点儿气氛都没有,感觉东西也变难吃了我总感觉她是在为我们刚才把她安排守西门而不爽,不过也不敢冲撞这小祖宗,好言相劝。
    曹彦君没有将黄一押回东官,而是让会州的同事就近安排了一个地点,然后开始了审问过程。
    和预想当中的一样,黄一是个十分熟悉规则的老油条,他比马太太的心理素质,至少要高好几个等级,他拒不承认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并且声称根本就不认识马太太,也不知道我们为何要抓捕他。他熟谙法律,引申各类法律条文来给自己作辩解,并且声称他的律师没有到场之前,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不会签字画押的。
    曹彦君他们见多了这样的家伙,并不着急,气定神闲地慢慢消磨着,然后将手中获得的证据,一点一点地放出,准备击垮黄一的心理防线。
    然而黄一却洋洋得意,他指出这些偷拍的照片,跟他本人根本就不像,至于所谓录音,这些技术还原后的声音完全失真,这些偷偷收集的东西,哪里能够作为证据去上法庭?至于银行帐单,天啊,他的银行帐号可不是这个,不带这么诬陷人的这家伙做得缜密之极,与马太太会面的时候也化了妆,至于流水账的接收帐户,户主叫做冯建虎,而钱早已经被转到海外账户了。
    我们之前查过那个叫做冯建虎的人,是一个普通的外来务工者,而那个帐户显然是被盗用身份证给办的。
    虽然我们都可以肯定黄一的罪行,但是由于这个家伙的谨慎和油滑,证据链根本就形成不了,所以这个家伙有恃无恐,拒不交待所有的罪行。不过他显然低估了我们的手段,在最后,曹彦君脸色一变,忍不住将拳头捏得咔咔作响,而雪瑞则提出由她来想想办法。
    曹彦君同意,并且开始清场,而一直在旁边的我眉头不由得一皱。
    我看到黄一的脖子左侧后,居然有一个黑色的人面蜘蛛纹身。

猜你喜欢: 《与陆与之的二三事》 《北派那些事儿》 《英雄联盟之竞技之血》 《发个红包去未来》 《女神的贴身战兵》 《神权》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