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高坎

    胡蔚本来就是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一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如同一个陌生人中邪般的冷笑,而她全身上下,都是鲜红色的血这血附着于她的身上,就像活动的蚯蚓,蜿蜒流动,将她整个儿给衬托成一个古怪的血人出来胡蔚吓得瞬间就爆发出来,惊声尖叫,感觉天地都有黑暗朝自己积压而来。
    叫完之后,她只以为是幻觉,怀着幻想,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手上擦脸的毛巾,只见上面红殷殷,凝结发黑;而她的脚部发凉,冷飕飕的,往地砖下看去,那花洒一直不停,积了半指深的水并没有从通道流走,而是蔓延开来,将她的足踝处都给蔓延了。
    直到此刻,胡蔚才感觉到自己所遇到的真的不是幻觉,也不是梦,她顾不得自己还光溜溜,冲过去拉卫生间的门,然而那门的对面好像有人在紧紧拉着一样,她用多大的力,对方就用同样的力,怎么拉也拉不开来。
    胡蔚到底是一个女的,即使此刻因为恐惧而力量显得尤其大,也坚持不了太久,在一分钟后,她终于没有力气再跟门对面的那个人较量了,她的嗓子也已经尖叫得沙哑。
    巨大的恐惧感将胡蔚给紧紧抓住,在那一刻,她有快要窒息的感觉。
    在冷静了片刻之后的胡蔚,突然发现自己的双脚被一种力量给紧紧吸住,那红幽幽的血水已经蔓延到了她的膝盖处,有很多滑腻的东西游过她的小腿,有的如同鼻涕虫,有的却软中带硬,似乎还有一些倒刺……她在一瞬间,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牙齿打颤,往下面一看,只见在水面之下,有一个白衣女人的身形,浮现出来,双手张开,头发在血水中飘浮,散落得如同黑色的水草……
    突然,胡蔚的双脚被一双泡肿得发白的手给紧紧抓住,然后往下使劲地拽去,她天旋地转,仿佛整个世界都崩塌了,感觉浑身阴冷潮湿,脑子一热,就昏迷了过去。
    ********
    胡蔚讲述这一段经历的时候,语言支离破碎,我自己脑补好久,才拼凑出上面那一幅稍微完整些的场面来。
    我皱着眉头,问脸色苍白的胡蔚,说你确定你形容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胡蔚很肯定地点头,说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现在回想起来,都还历历在目。旁边那个妇女忍不住冷嘲热讽,说我看你不应该住在这里,应该去精神科看一下脑壳了。我扭过头来,平静地看着这个说话刻薄的女人,她见我看过来,不满地回过头去,喃喃自语:“哼,扑街仔!”
    我笑了笑,没有理她,凝神,仔细看了看胡蔚,发现她眉宇紧缩,眼圈发黑,而嘴唇边缘确实有些发紫通常这样面相的人有两种,一种是纵欲过度,还有一种,就是中了邪。
    朱洪翔接着胡蔚的话语讲述,说他给学生补完课,回到家里面的时候,发现他的妻子浑身**地倒在浴室的地面上,浑身的皮肤铁青,双手紧紧地抓着脖子,好像透不过气来一般,昏迷不醒,而地上则湿漉漉的,花洒淅沥沥地将水洒在地上。
    朱洪翔第一反应是煤气中毒了,结果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他们新家用的,是电热水器。
    他附下身子来,拉起妻子,发现妻子的呼吸很微弱,而且喉咙里面好像塞着什么东西,他顾不得其它,用手伸进妻子的喉咙里划拉,催吐,在经过一阵刺激之后,胡蔚终于应激性地吐出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呕吐物,这时候呼吸才通畅了许多,然后打120,叫来了救护车,送到了医院里来。
    讲完这些,胡蔚突然伸出手,紧紧抓住我的胳膊,神经质一般地说道:“陆大师,你要相信我。他们说我是因为吃得太饱、又洗热水澡太久引发的晕厥,但是我敢肯定,我那天是碰到鬼了,真的!”
    胡蔚的情绪很激动,似乎在这几天里面,她受到了很多质疑,而她丈夫则在旁边好言安慰她。
    看到这一幕,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个月前的傅小乔,她若是能够甘于平凡,想必也能够生活得很幸福吧。
    听完了胡蔚和朱洪翔的表述,我差不多能够肯定她可能真的撞到了鬼。
    不过若那鬼真想害人,其实只要把那浴室的地漏堵上,说不定老万的这个表妹已然就溺死了,看来它的目的并非是为了害人,而是想跟胡蔚表达一些什么,或许是想显示自己的存在。
    为什么要显示自己的存在呢?我心里有了一个想法,但还是要去现场看一看才好。
    我把我的思路讲给他们听,朱洪翔听我说要上门去瞧一瞧,自然十分高兴,说要领着我们去。他们两口子还有一些话儿要交待,我让小妖先推我出病房,还没出门口,就听到刚才那个多嘴的妇女突然高分贝地尖叫起来:“啊……鬼啊,天啊,鬼,鬼!”
    病房里面一片惊慌,那个妇人就像发了癔症一样,双手挥舞,眼睛挣得大大,死鱼眼一般,嘴歪着的,口中有白色泡沫流出。
    我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扭头看向了我身后的小妖朵朵。
    这小狐媚子眯着一双好看的眼睛坏笑,见我瞪来,吐了一下舌头,继而有些得意,露出期待我表扬她一般的神情。我摇摇头,说小妖,别闹了,赶紧收手,别惹麻烦。
    小妖哼了一声,说就不。我问她为什么要吓唬她?
    小妖皱着鼻子,说那个死肥婆,她居然敢骂你,我就让她见一下真正的鬼!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再乱说?哈哈……她看到一大帮人都围了上去,笑得眼睛都弯成了月芽儿。这小丫头的性子很拧,我也不好直截了当地说她,只好告诉她行了,适可而止,我们做人做事,总是要得饶人处且饶人,要懂得原谅别人才好。这样子,你的朋友才会越来越多,敌人越来越少……
    她有点不耐烦我的说教,捂住耳朵说烦死了,你这个大木头,老学究,跟你妈妈一个样!
    不过她虽然不喜欢,还是停止了手脚,刚才那个妇人没有再嘶嚎了,只是像一条死鱼一般,张开嘴巴,使劲儿呼吸。
    看到病房里面的胡蔚和朱洪翔,我问旁边的老万,说你表妹两公婆年纪也差不多三十多岁了,怎么还没有小孩?他耸耸肩膀,说他表妹性子倔强又好胜,说房子都没有,生完孩子往哪里放?就一直没要,有了两次,都做掉了,现在买了房,开始备孕了,却又出了这档子事情。
    我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出了医院,我们乘车来到了朱洪翔的家里,确实是很老的小区,设施破落,还不是电梯房,他们家在最顶楼,将我弄上去,都花了好一番功夫,等到了他们家门口,老万和朱洪翔累得一脑门子的大汗。
    说实话,被人抬着的我都出了一身汗,总担心自己被人失手摔下去。
    然而等朱洪翔从皮带后面掏出钥匙,将门给打开来的时候,不知怎么的,我不由得就打了一个冷颤,浑身直哆嗦。老万也抱着膀子,埋怨他表妹夫,说老朱,你们这房子的朝向也太成问题了,这么热的夏天都有些冷飕飕的,冬天不还得冻僵啊?
    朱洪翔把灯打开,无奈地回答没办法,现在房价忒贵了,朝向好的多几万呢,能省就省吧。
    我眯着眼睛瞧这房间里面,布置都很简单,并没有什么很贵的大物件,当然,更谈不上风水布置了。我由小妖推着轮椅,在房间里大概转了一下,在电视柜的旁边,放着几根芦荟盆栽,而厨房的灶台是朝着南方的,墙上有根彩带吊垂而下,这几处都有些不伦不类,不过对房子的格局影响真的不大。
    稍微转了一圈,我们来到了浴室的门前。
    朱洪翔家的浴室和厕所是一个房间,用帘布隔着,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浴室有一个坎,整体高出过道约十几公分,我不解其意,问是为什么?朱洪翔说当时他也问了,中介说因为是顶楼,所以防水要做得比较足一点,而且似乎还跟水压有关系,他也讲不清,见没什么影响,也就算了这家装修不错,为了省钱,这里面他们就换了一个马桶,其他的都没换。
    因为这个坎,我的轮椅进不去,在外面瞄了一眼,总感觉心里面十分不舒服,觉得他们新换的马桶一点儿也不和谐,跟整个浴室格格不入一样。我伸长脖子一看,只见那马桶与地板的位置,有一个裂缝,有点大,不知道是马桶的原因,还是装修工人的手艺太潮了。
    老万见我看得辛苦,问我要不要把轮椅搬到浴室里面去瞧?在这外面看,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点头,说好。朱洪翔和老万就一前一后地准备把我抬进去,而当我正悬在半空中的时候,仰首地我突然看到朱洪翔的脖子上面,居然坐着一个白衣姑娘,脸上蒙着一张皮,模糊不清;而就在这个时候,朱洪翔竟松开了手,将悬在半空中的我,往后面猛地推去。

猜你喜欢: 《竹马男神不正经》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重生之古代术士》 《倾城虐恋:致还在挣扎的你》 《重生之逆天狂少》 《庶女毒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