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超度

    两人相抬,一人松手,后果自然是要跌倒在地。
    我看着那个白衣女人低下头,丝带一样柔顺的头发垂下来,一直垂到了朱洪翔的手上,而我则随着轮椅,往后面狠狠摔去。这只是一个小坎,老万本来并不在意,哪知这么一猛推,自己的脚倒是扭到,歪到一边儿去。眼看着我就要重重摔倒在地,一只小手伸出,稳稳地托住了那轮椅。
    在旁边的小妖将轮椅扶正,大喝一声“好胆”,如藕小手往前一挥,腾空而起,朝着朱洪翔的身边跃去。
    我虽然安全着陆,但是被抖得厉害,等稳定下来,抬起头去,只见朱洪翔直挺挺地躺在浴室的地上,而小妖朵朵则蹲在马桶前面,撅着小屁股瞅那道裂缝。
    老万摔了一个大马趴,揉着背爬起来,唉声叹气,然而当看到自己那表妹夫仰首朝天而躺,顿时吓了一大跳,抓着我的肩膀,着急地说陆哥,这、这什么个情况啊这是?我虽然已成废人,但是有小妖在,却并不是很担心,回想起刚才的场面,嘴角挂着笑,说无妨,不过就是个小玩意而已,老万,你去接一杯水,喷在你表妹夫脸上,一激灵,立刻就醒过来了。
    老万不敢耽误,马上去客厅找水杯,我则问浴室里的朵朵,说怎么样,发现些什么没?
    小妖伸了一个懒腰,说你的鼻子又没坏,仔细闻一闻呗?
    见这小丫头似乎还有些生我的气,我没有继续问,而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果然,我闻到了很淡的尸气,这股气味不重,但是游离进了我的鼻腔里,却显得格外滑腻,然后往我的胃部里滑落下去,将我中午吃的食物都给翻腾出来。我皱着眉头,知道这件事情可不是我一个人所能够解决的了。
    老万拿着一杯满满的水跑过来,喝掉一大半杯,然后朝着朱洪翔的脸上喷去,第三口,朱洪翔抹着一脸的口水醒了过来。他睁开眼,有些懵懂,脑门子上面挂着好多水珠,爬起来,问到底怎么回事?他怎么眼前一黑,就成了这个样子?
    老万不知道自家表妹夫中邪的事情,将嘴巴里的水吐到一边,破口大骂,说好你个老朱,你抽什么羊角疯,你差一点摔到陆哥你知不知道,他今天肯过来,是看在我多年鞍前马后的辛苦上面,是给我面子,要是把他老人家给摔坏了,我老万以后可没法做人。
    朱洪翔抱着头不说话,额头处的青筋直跳,显然是什么也回忆不起来了。
    我拉住了老万,说不能怪老朱,他刚刚不是故意的,应该是中邪了。这样子,老朱,你打电话报警,等警察来了,我们可能要把你这浴室的地板砖给敲下来;老万这边你熟不,去附近的香烛店里买九根线香、两沓纸钱还有一对红蜡烛过来,对了,如果菜市场还没有关门,你去买一只芦花大公鸡、一对萝卜和半斤籼米来,我有急用。
    见我说得凝重,老朱将信将疑地掏出了电话,给110报警,而老万则二话不说,直接出门下了楼。
    在等待警察到来的时间里,我问朱洪翔,说你这房子之前的房主你认识不?是干什么的?老朱有些恐惧,咽了咽口水,说见过一次,听中介讲是一个装修公司的老板,但是他感觉那素质,顶多也就是一个包工头,四十多岁的男人,说好像是换了大房子准备结婚,所以就把这个地方给卖了……
    说到这里,这个厚眼睛男人忍不住抱怨,说不管是干什么的,总比他们这些拿死工资的人强,辛辛苦苦攒点钱不容易,结果现在这房子又弄成这个样子,唉……
    我好声安慰他,说话间房门被砰砰敲响,朱洪翔跑去开门,走进来几个膀大腰圆的警察,我一看为首的那个,不由得乐了。那个中年警察看到我,也笑,说陆左,没想到是你咦,你怎么回事,咋坐上轮椅了?
    这警察复姓欧阳,叫什么就不太清楚,我最开始和杂毛小道碰面的时候,是那家伙处理一桩楼道女鬼案,那个时候的老萧并不是厉害,到处招摇撞骗,当时这个欧阳警官就在场,只是不知道他竟然调到这一片儿来了。
    既是熟人,便不用解释太多,几句寒暄过后,我将这里的情况说给欧阳警官知晓,说我怀疑这浴室的地板下面,可能会有脏东西,需要警察在场见证一下。欧阳警官本来不是很高兴,但是这会儿却积极很多,打电话联络消防队请求支援,没十分钟,便有几个穿消防服的兵哥哥,带着钻头和八磅锤赶了过来。
    一番协商之后,消防的兵哥哥们带着电钻和八磅锤子,就在浴室里面开工了,噼哩啪啦响,门外不知觉就围过来好多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都是些打酱油的好手。朱洪翔站在过道的门口朝里看,每听到“喀拉”一声响,眉毛就不由自主地跳个几下,肉疼不已。
    为了不影响消防队员开展工作,小妖推着我回到了客厅,我和欧阳警官聊了几句,看到他眉头不展,似乎有些抑郁不得志,便也不好细问,寥寥说一些这几年的事情,也不说太真,大概而已。
    没聊几句话,便听到浴室那边传来了一阵喧闹,欧阳警官哪里坐得住,起身便往着那边冲过去。我听到有很多声音传过来,知道应该是有一些发现的。过了一会儿,欧阳警官捂着鼻子走过来,说陆左,你说得果然不错,这浴室的地板砖下面,藏得有一具高度腐烂的人体,面目已经分不清了,不过应该是个女性,他已经通知了区刑警队,到时候会有法医和上面的人过来接手的。
    我点头,说可以注意一下这套房子的前业主,要想将一个人完全埋到这里面去,估计是瞒不过那个业主的,或者说,他有可能就是凶手。欧阳警官笑了,说他也想到了,已经安排同事去物业公司调查资料了,尽早把准备做足。
    这时门口有一些吵,我看到老万在门口跟封锁现场的警察说话,告诉欧阳,说那是我手下的弟兄,去买超度亡灵用的祭品,这个东西很邪门,还是要超度一下的好,不然你们的兄弟也说不定染上邪气,到时候生一场大病,可划不来。
    欧阳警官说好,然后让人把老万放了进来。
    我让小妖把我推倒浴室的门前,这个时候消防队的那几个兵哥哥已经把里面的整个地板砖全部撬开,然后在一堆碎地砖中,露出一具用三色塑料袋装着的尸体来。因为打开了一部分,整个房间都是尸体腐烂的臭味,兵哥哥们脸色苍白,而朱洪翔根本就坚持不住了,跑到厨房去一阵呕吐,肠子都恶心得纠结起来。
    我见惯了这种场面,只是皱着眉头看那三色塑料袋已经被掀开了,露出一张模糊不清的脸,她的皮肤和肌肉已经腐烂得差不多,眼睛也没有了,鼻梁也塌了,嘴巴便成了一个黏嗒嗒的黑洞,让人记忆深刻的东西是在她的额头上面,钉着一根乌黑的木钉子。
    至于头部以下,这大半具身体已然高度腐烂,膨胀的皮肉挤出许多恶臭的组织液来,上面翻滚着白花花的蛆虫,已然将她的肚子吃了个空。我不是法医,估算不出这句尸体死了多久,不过看到脑门子上的那根木钉子,便知道这里面的门道,很深。
    那个凶手肯定有一些相关的常识,他将人杀死之后,把这个女人填入浴室中,将底垫高,然后布置了一番,压制着女人的怨气。不过因为朱洪翔他们嫌那马桶太脏,换了一个,导致这浴室密封的格局漏出了一条间隙,才会有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发生。
    其实正如我所说,这个女人死后形成的怨灵倘若在再怨毒一些,老万他表妹两口子,说不定就活不下去了。
    所以她应该算得上是个好鬼,善良的鬼魂。
    我将萝卜切成几段,然后再上面插上蜡烛和香,四周撒下籼米,屏退众人,开始念起了超度亡魂的超度发觉。这个东西用不了太多的道力,只要心存怜悯和真诚,便能够奏效,所以我还是可以完成的。念了一会儿,我的意识中突然感觉这里缠绕的那亡魂似乎还有怨恨,心中难平,硬拖着不肯离去。
    我叹了一口气,将老万和小妖帮我折好的纸钱放在蜡烛上面点燃,说你速离去,你的尸体定然会得到好生安葬的;至于杀你的凶手,既然你的尸体已经大白于天下了,那么就不怕他能够跑得了,你不用在人间等待了,免得被那阴风吹没了意识,归去吧,归去吧,人间的一切,都会有结果,有报应的。
    在纸钱的冉冉燃烧中,我闭上了眼睛,迷胧只见,我似乎看到了一个白衣女子朝我深深一躬,然后朝着房顶飞去。我睁开眼睛,微笑了这小女子倒还是蛮识趣,就不用我将那只芦花公鸡给宰了。

猜你喜欢: 《回到明朝做塞王》 《升棺发财》 《九天道祖》 《终极兵王》 《巨灵战纪》 《炼丹笔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