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幕后

    将这具被埋在浴室瓷砖下面尸体的亡灵超度之后,我双手合十,静坐了很久。
    她终究是善良的,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初一十五,无数阴风洗涤,虽然有着恶的一面,但终究没有想着要害人性命,给自己替身。她的遭遇,不由得让我想起了朵朵,这个小乖乖也是受尽了苦难,结果在被罗二妹驱使过来害我的时候,也只是鼓着腮帮子,朝我吹冷气而已。
    她们的区别在于,朵朵已经凝结了小鬼之身,而这缕亡灵终究只是一段意识,一丝挂念。
    她甚至已经没有了具体的形象,就如同一段脑电波,怨念消解,终有消逝的一天。
    在那清水萝卜上面的香燃到一半的时候,房门又是一阵吵闹,我转过头去,看到一个红鼻子警官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而后面还有穿着白色衣服的法医。那个红鼻子警官跟欧阳警官打招呼,大大咧咧的,舌头都有些不清楚,在得知了情况后,那个红鼻子走到这边来,看到我,大声呼喝一番,小妖将我往旁边推开,那个家伙从我身边过,一身酒气。
    当我们来到客厅的时候,就听到后面有翻江倒海的呕吐声传来,搞得我都有陪着吐一下的想法。
    事情基本查明,给办案人员录了一份口供之后,我和小妖离开了这个房间,朱洪翔失魂落魄,还是老万和欧阳警官帮忙把我抬下的六楼。这边走不开人,我让老万不要送我,我打电话让杂毛小道接我就可以。老万有些担心自家表妹夫,便也不推辞,匆匆返回楼上去。
    欧阳警官跟我我说,说这案子一旦有消息,他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我的。
    我看得出欧阳警官似乎混得不怎么样,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跟他握手之后,催促他上去。给杂毛小道挂了电话,不到10分钟,他就打了一辆出租车过来,我闻到他身上有香气,很熟悉,问他怎么这么快?他告诉我,说就在这附近陪客户呢,听到了就抛开客户过来了,先把我送回疗养院再说。
    我没说什么,在他的帮助下上了车,路上跟他谈及了此事,他叹息,说在这钢铁丛林里,人多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有发生,老万他们家亲戚还真是倒霉,碰上这档子事儿不知道他们要怎么办,是找上家打官司退房呢,还是咬牙接着住?如果是后者,那得要给他们弄几张安宅的符纸,镇压一下阴灵才行。
    我说是,奋斗好多年才买的房子,事到临头,竟然发现是这样子,真的是有无数脏话要骂。
    关于凶手,我们都倾向于那栋房子的上一任所有人,不过说起来,这人的心理素质还真的是厉害:他把人杀了之后,居然会想到把死人给填到浴室的地砖之下,为此还特意垫高了整个浴室;杀人是死罪,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恐怕这拆地板、填沙、布水管、重新铺砖、布置浴室……这所有的一切程序,都是由一个人来完成的。而且,这个人居然还在这里住了这么久,简直就是让人感叹。
    这种精神,跟罗二妹那种活了一辈子的养蛊人,是一样一样的。
    第二天老万请假了,我打电话过去询问,他告诉我,说他表妹夫也吓得不轻,现在正在找那黑心中介的麻烦,准备打官司呢。不过目前十分棘手,因为房子的产权已经在转移了,而且相关的房贷手续,都已经办理妥当,如果现在要退房子的话,涉及的东西太广,很复杂,可能要搞好长一段时间,而且还不一定能够搞成。
    至于那房子,打死他们两口子,都不敢再住了……
    老万告诉我,说他表妹和表妹夫现在对浴室有应激性恐惧综合症,特别受不了淋浴,搞得洗澡都要跑到澡堂子里去,不然就不敢,仅能够擦擦身子而已。
    我笑了,说这恐惧只是一两天的事情,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千万不要因噎废食;我这里准备了两张符,到时候给他们两个一人一张,基本上是不会再碰到什么怪事了。
    老万在电话那头千恩万谢,各种狗腿,不一而足。
    这件事情过了就忘,那段时间我的下肢已经开始恢复了一些知觉,电击和膝跳反射的测试也开始有反应了,负责我复健的那个医生,很吃惊地说他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病人,恢复有我这么快的。我含笑不语,并不会告诉他我之所以能够有这速度,第一是肥虫子一直在影响我的体质,第二是因为山阁老留在石床上面的行气法门,让我的根基牢固,所以才会显得如此。
    不过我依旧不能够剧烈行气,暴怒或者情绪的急剧转换,都会让我全身酸疼,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一样。
    这是因为我周身的经脉,都还处于十分脆弱的状态,虽然有着虎皮猫大人的中药补阳,还有我那行气地缓慢温养,但是因为破坏得实在太过严重,使得一直不能够恢复完好。
    八月初的时候还发生了几件事情,第一就是小妖开始经常夜不归宿了,这里面主要的原因是雪瑞的出现自从雪瑞邀请小妖去帮她设计家居,并且允诺淘宝、京东上面的东西任意买,随时都可以找李大小姐报账之后,小妖便疯魔了一般,开始整宿整宿地跑到雪瑞的那套大复式去,随便还把朵朵这个小屁孩子给拐带了。
    在差不多小半个月的精心布置之后,雪瑞在东官的住处终于搞定了,从她们拿到办公室来炫耀的照片上看,我个人也觉得这个水准确实不错,超一流。
    雪瑞给小妖和朵朵留了一个房间,给杂毛小道也留了一个房间。
    小妖自然就名正言顺地搬了过去,朵朵有些舍不得我,但是又舍不得小妖,于是一天疗养院,一天雪瑞那里,两头住着;更加让我气愤的是,杂毛小道这个家伙居然也恬不知耻地搬进了大复式里面去,回头便把我的那套房子转租给了小澜、简四和张艾妮。
    这件事情,他甚至都没有问我的意见,直接在某一次非正式的会议上宣布了。
    我心中一阵诟病,虽然我跟这厮好得可以同穿一条裤子,但是不经过我的同意就这么做,似乎有些草率了。为此我特地找到了他,结果他轻飘飘地回了我一句:“艹,我也是为了你好,不然你以为我愿意住进那个好像是人猿泰山老窝的房子里面去啊……”
    我华丽丽地败退下来,欲哭无泪。
    八月份的时候,我的下半身(包括腿)有了一些知感,于是更多的时间里都在疗养院配合医生治疗,连下午的坐班都时去时不去,反正有雪瑞和威尔这两员猛将盯着,我和杂毛小道也轻松很多。我在月初的时候接到一次欧阳警官打过来的电话,他告诉我凶手已经确定了,是一个叫做石柳的装修公司老板,早年先是装修队的,后来做大了,就成立的公司,而死者也已经确认了,是他的老婆胡雪琪。
    我听得眼皮直跳,说擦,这个***居然把自己老婆给杀了,然后埋在浴室里,脑子抽了?
    欧阳警官说能为什么呢,别人说中年男人有三喜,升官发财死老婆。这个家伙不知道怎么就勾引到了一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女孩子,想跟他老婆离婚,结果他老婆死都不肯离,说不看在她的面子,也要看在老家那两个孩子的份上。结果石柳鬼迷了心窍,伙同那个女人把自家老婆给毒死了,然后丧心病狂地将其封在了浴室里这些事他一个人,花了十五天时间全部搞定,不过关于里面器件的布局,都是那个女人给做的。
    我问那个石柳抓到了么?
    欧阳警官说抓到了,差不多已经审讯完成,准备过几天公诉了。
    我隐隐感觉不对劲,说那个小三儿呢?
    欧阳警官说没有,没抓到。那个石柳在莞太路那边重新买了一套房子,都准备住进去跟那女子结婚了,结果那个女人却消失不见了,石柳找了她好多天,都没有找到,担心得要死,这一次被逮到,还真巧了,就是他到派出所去报案,结果被闻讯而来的他们扑了个正着。那人其实心里面也挺虚,扛不住事儿,一吓唬就什么都招了他说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干的,不过根据审讯记录来看,那个女人也参与了大部分杀人过程。
    我笑了笑,说那个女人还真的是个了不得的家伙呢,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唉,她叫做什么?
    欧阳警官答:“王姗情。”
    ********
    日子晃晃悠悠到了八月中,我堂妹小婧决定早一些过南方来,先到我这里玩几天。
    她坐的火车,从晋平转车到湘南靖县,然后坐西川达州至南方市的火车,差不多要一天多时间,才会到达南方火车站。我行动不方便,让小俊去接的她。洪山大学在南方省有好几个校区,她所要就读的公共卫生学院在南方市内,不过开学还早,便先接来东官玩几天,没有住处,就放到了雪瑞那边去。
    不过我知道,小婧既然过来了,我需要好生对付一番,不让我老娘知道才好。

猜你喜欢: 《乡野小神医》 《逍遥江山内》 《年少慕爱》 《重生之主角好方》 《超级捕鱼机》 《千亿盛宠,厉少的独宠宝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