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枪击

    果然,当小婧见到坐在轮椅上面的我,不由得大惊失色,忙着问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不方便说起我在宗教局就职的事情,我便只推说是出了车祸,伤了腿脚,不过也无妨,几个月过去了,现在已经处于恢复期,过不久就可以站起来。小婧本来是满心欢喜地过来玩儿,却没成想我成了坐着轮椅的伤残人士,顿时就有些难过,不知道说什么好,局促不安。
    我好声安慰,然后要求她绝对不能告诉我父母,
    小婧是个没什么主意的人,见我说得严肃,便点头答应,说可以难怪上次没有回去喝她的升学酒,原来是出了这档子事情。不过这心忧也只是一点点,当天晚上我让老万帮着定了一家东官很有名的海鲜酒店,帮着她接风洗尘,也算是补办了升学酒。
    说实话,撂下学业小半年,还能够考上这么好的大学,确实是值得庆贺。
    我并没有叫太多人,老万、小俊还有杂毛小道,女孩子就只叫了雪瑞,都是极熟络的朋友。小婧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女孩子,见到这豪华的场面,便有些心慌,悄悄拉着我问这一顿要多少钱,还说一些让人发笑的话语。场中气氛很好,老万对南方这一片混得熟悉,说到开学了由他来送小婧过去,所有的一切都由他来搞定,妥妥的。
    我小叔有两个孩子,老大陆华虽然考上了鲁东一家普通的二本大学,但并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时而自负、时而自卑,还总是跟家里面要钱,搞得我小叔经济十分拮据,小婧当初去打工,其中的一部分原因,也是想给自家哥哥筹学费;后来我把小婧从江城带回晋平,然后又托了杨宇的关系,把她送到市一中读书,花费都是从我这里拿的,而大学的费用,自然也由我来垫付。
    虽然小叔一再言明,以后这费用小婧要还给我,不过我却并不是很在意。
    其实我的心中很满足,没有我,小婧或许就是血汗工厂里面一名很普通的计件女工,每天最大的期盼,也就只是去附近的街上租几本大部头的盗版小说,来丰富自己空虚的精神世界,然后浑浑噩噩地谈几场恋爱,接着回家嫁人;而如今,她朝气蓬勃,准备进入全国一流的高校,拥有着无限美好的未来虽然她早背后不知道付出了多少汗水。
    作为改变小婧命运的人,我自己也有着很强烈的自豪感。
    我之前说过,我这个人没有太多很高的追求,只是希望自己身边的人,也就是在乎我的和我在乎的人,生活得越来越好。
    这便是我自己定义的成功。
    席间,我发现坐在角落吸食奶油冰淇淋滋味的朵朵兴致不高,在她看向小婧、薛瑞和小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小孩子那种很直接的羡慕。我看着她那一双期盼的大眼睛,心中不由得一痛。两年过去了,我当初给这个小女孩的承诺依然没有实现,我终究还是没有能让她自由行走于阳光之下。
    要知道,这曾经是我最开始给自己树立的目标,并且一直不断前进着。
    然而我这一段时间在干嘛?
    所有的一切,都因为周围的人而转移,朵朵渐渐地淡出了我最急迫的关注点。我脑海里不由得又回忆起了第一次碰到朵朵时,那种如获珍宝的幸福感。鬼妖之体虽然厉害,但终究不是正途,我在心里不由得再次暗下决心,此番伤势复原之后,我一定要多方打探,看能不能够让朵朵回复人身。
    接风宴完毕之后,送小婧去雪瑞处住下,那也是我第一次过去,感觉实际上的场景,比照片要舒服多一些,不过依旧还是如在花房的风格。杂毛小道已经住了进来,拉着我在这近200来坪的大复式里面走动,说考虑到你腿脚不方便,我们特意给你留了楼下的一间,你看看还行不?
    我埋怨说我又没说我要住过来,你小子搞得我无家可归,还好意思说?
    不过当我看到房间的布置之后,说这话的底气,也就变得不是那么充足了。
    之后的几天里,事务所的事情不再是那么忙碌,我便带着小婧去好几个景点玩了一会,也不是很特意,只是在自然中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也是极惬意的事情。
    除此之外,雪瑞还带着小婧去著名的商贸中心,买了些年轻女孩子的漂亮衣服,换上之后,焕然一新,不再那么土气;作为考上大学的礼物,我给她买了一台苹果的笔记本电脑,很贵,小婧推辞不要,我对她说女孩子要富养,就是要眼界宽广,不要浮于表面的虚荣,让人看不起,在大学里面的时候,会有很多男孩子追,不过要把持住自己,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会碰到一两个人渣,但是次次都是,那就只能说明眼光有问题,自己注意点……
    小婧受过情伤,点头说知道,她会谨慎对待找男朋友的这件事情,不会让我再操心的。
    我见她神情黯然,怕她有心理负担,然后跟她开玩笑,说那也不行,如果碰到像你左哥我这样稳重、有责任感的好男人,那也是不能够错过的,不然你以后可要怪罪我了。
    她便笑,说不会的,她到时候如果有,会抓过来让我们给参谋的。
    我也忙,不能时时陪着这堂妹,就把她扔在雪瑞那里,直等到报道的时候再说。
    期间我偶尔会去一趟东官南城那边的宗教局二处,打听一些关于小鬼重生的信息,这东西耸人听闻,当然没有,不过跟那个门房老头儿倒是熟络了一些,他看着坐在轮椅上面的我只叹可惜,倒是对站在我后面的小妖朵朵眼光大亮,赞叹连连。
    麒麟胎身平日里一如常人,唯有眼招子厉害的高人,才能够瞧的出这里面的蹊跷来。
    随着日子渐渐临近了九月,我的大腿和脚部的知感也渐渐加强了起来。肥虫子虽然一直在沉睡,但是并不妨碍我的恢复,而随着我行气的时间越来越长,感觉经脉之间的裂缝也开始有愈合的迹象,不再如同以前一般,像个脆弱的玻璃人儿,一碰就碎。
    9月份的时候老万他表妹家那起杀妻案庭审结束了,那个叫做石柳的装修公司老板因为手段实在残忍,影响恶劣,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生。
    这首犯是一颗花生米领了盒饭,但是怂恿他杀人埋尸的那个女人却是杳无音讯,我跟欧阳警官确认过,那个女人确实就是我以前饰品店的店员王姗情,一个人。我事后问过赵中华,得知这个女人确实已经在他们局里面留有档案,最近的一次是在鹏市,与人合谋杀害了一个小男孩,将其炼制成了小鬼,她的身份是邪灵教的外围成员,不过销声匿迹很久了,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出现。
    我闭上眼睛,还能够回忆得到以前在我手下干活的那个女孩,以及她那如月光下溢满井水的纯净眼睛。
    我往日不曾想过这么一个女孩,会变成蝗虫一样,四处为害。
    人可以变得很善良,也可以变得很恶毒。
    九月中旬,我已经可以依靠这拐杖勉强走几步路了,疗养院住着花销太大,便是如我也住不起,便决定搬到李家湖给我们置办的房子里去住。在此之前,杂毛小道、虎皮猫大人和小妖都已经在那里安营扎寨了,就剩下我没有过去会师。当天下午我办了出院手续,当然,医生嘱托我每个星期的星期六,我都要回来作例行性检查,而且还要按时吃药,我点头,如鸡啄米。
    那天大家都有些忙,杂毛小道出差去了鹏市,雪瑞在事务所顶班,就派了小澜和老万过来帮我办理,因为是下午,威尔也就没有跟在身边,就小妖在我身后推着轮椅,沿着道路两侧高深的林木树荫,往院门口走去,快到门口,我接到电话,疗养院说我有一些什么东西拉在房间里了,让我回去拿。
    我一听,正想指使着老万跑去拿,旁边的小澜说她去吧,反正又不远,你们在门口等我就是。
    我听得着电话有些陌生,也不明其意,来到疗养院门口,老万提着钥匙去开车过来,而我和小妖则在门口不远前的树荫下等待着。没想到刚在一会儿,过来了三个衣着新潮非主流的少年,烟熏装让人看着直想抽。他们三个瞧着小妖漂亮,过来言语调戏,继而开始动手动脚起来。
    我并不在意,这三个战斗力为渣渣的非主流少年,从一出现就是个悲剧,我唯一担心的是小妖手脚过重,将这些小家伙弄成了重伤,不好处理。不过小妖似乎也知道收敛,要不然以她这十一二岁的萝莉少女样,把人给打飞上天,实在太惊世骇俗,所以与他们三个对踢了几脚。
    疗养院门口有保安,看到有人过来闹事,而且是这里的客人被骚扰,吹着哨子就跑了过来。
    然而这哨子一经吹响,我耳朵突然一动,似乎听到什么激烈的破空声。
    这声音很小,隐约不可闻。
    一阵恐惧突然就跃上了心头,我的心脏骤然收紧,然后从炁之场域中,有庞大的压力朝着我席卷而来。我抬头朝东边望去,下意识地知道自己被人狙击了。

猜你喜欢: 《腾龙噬空》 《不只是骷髅》 《都市绝世兵王》 《绯闻影后》 《一朝仙歌》 《论系统的男友力》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