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红姐

    此人好久不见,正是那化名为红姐的王姗情。
    与往日青葱年少的店员小妹相比,此时的王姗情显得更加风尘一些,画着精致的烟熏妆,发髻高高挽起,身材就跟女明星出名前后的对比一般,突然就波涛汹涌了起来。穿一身淡蓝色ol制服、戴着典雅黑框眼镜的她出来得十分从容,似乎我们这处的打斗与她并无关系,而她,仅仅只是出来透个气、散个步,去远处遛一个弯而已。
    不得不说,人总是会变的,王姗情与我印象中那个热情能干的小姑娘模样,越发地远了。
    这前后的变化有如天壤之别,云泥一般。
    在王姗情身边有两个人,一个满脸络腮黑胡子的壮汉,一个粗手粗脚的中年妇人。这两个家伙,前者犹如刚从牢里面放出来的饥荒贼,饿得眼睛发绿的那种,而后面那个,则就像是苦情电视剧里面的苦命媳妇儿,又或者是那大户人家的老实保姆,怎么看怎么都是路人的角色。
    不过第六感告诉我,这两个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而此时的杂毛小道也终于挣扎着抬起了头来,他面前这位吨位400斤的大妹子胸口内容实在很足,把老萧差一点都给闷背过气去,不过杂毛小道这老兄家学渊源,知道怎么跟这种纯粹依靠身体力量的家伙打交道,身子油滑如游鱼,几番扭动,就挣脱了这大妹子的热情拥抱。
    杂毛小道显然对这肥婆并不感兴趣,他刚才似乎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脸上面的青筋浮动,两颊通红,第一次露出了极端愤怒的情绪。
    说实话,我很少有见到整日笑嘻嘻、没个正型儿的杂毛小道,有过这么愤怒的情绪。
    显然,肥婆刚才那没有半点商量的拥抱,让杂毛小道有一种被逆推的痛苦。
    逆推啊……
    “啊……”
    杂毛小道发出了高分贝的吼叫声,身子便如同安了弹簧,一退,继而凶猛前进,身子腾空而起,双脚收缩之后,复踢出去,重重地砸在了面前这肥婆的胸口他竟然以自己的身体为武器,借助巨大的惯性,来对那肥婆展开攻击,这种巅峰的搏斗技巧,真的让人叹服。
    果然,那个手持铁笤帚的肥婆根本来不及反应,仅仅将手抵在了胸口前,便迎来了杂毛小道的贯力一击。
    杂毛小道自小便有一牛之力,多年来的体格打熬,早就更上一层楼了,如今又使出这拼尽全力的一招,自然是凶猛得很,一击即中之后,那400多斤的肥婆已然也随之腾空而起,朝着后面摔去。
    她重重地砸在了地上,轰然作响,正好挡住了王姗情等人前行的道路上。
    那女人杀猪一般嚎叫着,然后被王姗情一脚踩到。
    提着lv包包的王姗情抬起眼眉,看向了从地上翻腾而起的杂毛小道。两人曾经在阿根的家中打过照面,自然是认得的,杂毛小道一见到这女人出现,想到她最近闹腾的各种行为,而且还有指使杀手伏击我的事情,顿时怒火中烧,几步就朝着前方冲去,口中大叫:“你这妖孽,休走!”
    王姗情一声冷笑,口中大叫道:“闹闹,回来……”
    正在与朵朵交锋的小鬼闹闹收敛起满头的恐怖獠牙,一挥手,几朵幽蓝鬼火浮动,阻住了朵朵的进击,自己倒是返身,越过了十几米的距离,朝着王姗情飞回。杂毛小道前冲两步,那个络腮胡子一步踏前,接过了杂毛小道的进攻。
    这络腮胡子表面看着粗豪,然而身手确实一等一的细腻,走的也是咏春的路子,而且腿功厉害,在交手的一瞬间,在空中连踢了好几个刚猛的弹腿,破空炸响。
    鬼脚七,佛山无影脚!
    对手并不是妖魔鬼怪,杂毛小道便也不能拿那雷罚来应敌,反手撩剑,与那络腮胡子硬碰硬。
    那络腮胡子却也是格斗搏击的高手,便是杂毛小道,他也不落下风,有声有色地回击着。
    我眉头紧紧皱起,看着身边这些激烈的战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说实话,来之前的时候,我们并未曾想过此行竟然会如此艰难,在我的印象中,那个女人还只是一个任由我们宰割的小角色,见到我们的第一反应是逃跑,而不是这般淡定从容。然而先是那个持银刀的短发少女,然后又是两个古怪的肥婆,再加上王姗情身边这两个锋芒乍现的随从,都让我开始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出现。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王姗情,已非昨日阿蒙。
    我不知道王姗情为何能鲤鱼跃龙门,身边竟然会聚集如此多的高手,但是也知道不能够让她再次溜走,于是吩咐正在虐跟前这几个混混的威尔,说别让那女人给跑了。片刻功夫,威尔已然将面前的这一伙混混儿打得七零八落,正准备与小妖共同擒住那个挥舞银刀的少女,听到我的喊叫,立刻点头,扭身朝着道路对面奔去。
    见到我焦急万分,小妖也有些沉不住气了。
    她的这个对手要说厉害,其实远远不如她,但是这短发少女凭借着一把银刀,一套泼风刀法,却能够将小妖给牵制住,不得寸进。小妖的麒麟胎身即使可挡子弹,但是也不是万全之物,特别是融入了神魂,便有缺点,我见那少女的银刀,似乎有能够牵制小妖的东西存在。
    由此可见,那银刀应该是件不错的宝贝。
    杂毛小道被那络腮胡所挡,而威尔前扑,却被那中年女人给迎面而上,那女人一搓手,鼓弄出了一把拂尘,朝着威尔一刷。这玩意儿,竟然和往日青虚所用的一般,都是特定的钢丝拂尘,但凡沾惹到一点儿,就是一道血印子,而且那拂尘上面久经供奉,似乎也有让威尔不爽的气息。
    不过威尔的加入,也让王姗情压力大增,她朝左转向之后,竟然朝着暗处小跑而去。
    那头头颅硕大的小鬼闹闹紧紧相随,想来它的主人就是王姗情。
    我有点儿糊涂了,我所看到的那三人,每一个都应是名动一方的角儿,然而他们竟然汇聚在了王姗情麾下来,地位似乎还没有那女人高,瞧这架势,似乎王姗情才是此处的头目,下面的这三个人,都在牺牲自己,做阻拦,不让我们追踪。
    这短短两年不到的时间里,王姗情究竟是有何际遇,竟然混上如此地位?
    赵中华不是说她也就是个邪灵教的外围成员么?
    她果真是闵魔新收的女弟子?
    当王姗情就要遁入黑暗中的时候,一袭白衣出现,雪瑞挡在了王姗情的面前。
    这个女孩子本是个千金大小姐,拳脚功夫并不利落,然而后来被中下玻璃蛊,解蛊之后眼睛又出了毛病,看不得东西,所幸碰到了流落海外的天师道北宗传人罗恩平,帮着开了天眼。这天眼为何物,道家之法,不知者无从形容,只是她的身手从此开始变得厉害起来,总是能够洞悉别人的肢体,预知接下来的动作,故而先知先觉,躲闪功夫一流。
    这讲到攻击的手段,雪瑞却也不差,紧握着手掌,三两下,就扇了王姗情一大耳刮子。
    啪……
    这一声响动,让王姗情的左脸立刻如同火烧,也使得这个女人开始发起怒来。只见她往后退了两步,双臂一展,浑身一抖,那小鬼闹闹便从后方,乖乖地附在了她的肩膀之上,张开一口细密的獠牙,然后融入到了她的身体里去。
    经过小鬼上身之后的王姗情青面獠牙,一双眼睛幽蓝发绿,口中涌出了黑色的唾液,朝着雪瑞一把抓来。
    雪瑞往后面飘退,并不与其缠斗,而是祭出了青虫惑。
    那小虫子甫一出现,就发出尖锐的叫声。
    王姗情被那声音扰得烦乱,形如恶鬼的模样也就有了一些溃散,脑袋不断摇晃。我扶着轮椅的轮子,朝着前面走去,想要看得更加真切一些,好知道王姗情到底有什么本事,然而那女人突然一声厉叫,如恶鬼啼哭,陡然冒出来,让人的心底里都瘆得慌,莫名得一阵惧怕,眼前发黑。
    当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王姗情已然没了踪影,而在雪瑞面前的,是那个彪悍的络腮胡子。
    那家伙在一瞬间甩开了杂毛小道,状若疯虎,腿出如钢鞭,朝着雪瑞猛力踹来。雪瑞虽然并没有瞧见这一杀招,但是却很自然地躲开了去,正想往着黑暗处追击,却见那个中年女人一拂尘刷来,差一点儿就抚到了脸上。
    雪瑞被这稍微一阻挡,顿时身型一滞,而那络腮胡子突然将身上的衣服一扯,露出了一身结实精干的腱子肉来,那一身古铜色的皮肤上面,纹得有一个三头六臂、凶神恶煞的青面恶神,他仰天一吼,口鼻处都流下了鲜血来,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中年妇人将拂尘往天一扔,顿时光芒万丈,刺目之极。
    我的眼睛顿时又遭荼毒,白花花一片,等我流着泪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络腮胡子身型大了一圈,黑雾萦绕,正在跟杂毛小道对上,雪瑞在旁掠阵,而那个中年妇女,和威尔一同,消失不见。

猜你喜欢: 《虹猫蓝兔之七剑至尊》 《我在聊斋当城隍》 《领主万万岁》 《九叔》 《位面之娱乐圈大亨》 《史上最强中介商》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