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招魂之雪瑞献艺

    我开始来了一些兴趣,问这又是怎么回事?
    小婧说她也不是很清楚,都是听别人说的。我扭过头来,看向了小王老师。
    小王老师舔了舔嘴唇,说有这么一回事,是上个月发生的。学校里面有一个女研究生,长得很漂亮,有天晚上的时候回研究生宿舍,路过小树林的时候,被人拖到林子深处,下了黑手那个凶手十分残忍,不但与女研究生发生了非法关系,而且还将其杀害,后来验尸的时候,法医发现那个女孩子肚子里面,还有一个三个月大的孩子,一尸两命。这件事情学校有意淡化,不过后来还是被报道出来了。
    我眉头皱起,问凶手抓住了么?
    小王老师说没有,这案子性质十分恶劣,当时警察还组成了专案组,排查了好久,人心惶惶的,嫌疑人很多,但是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就是没有找到凶手最近学校出现了很多事情,这样的恶性案件频频发生,让各级领导都很被动,甚至影响到了招生,所以他们的压力很大,希望最好能够得到解决,并且防止类似的事情发生。
    我看着报纸上那用红色油性笔圈起来的报道标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知道了。
    小王老师有些忐忑,再次问我,说这些事情有联系不?
    我笑了,说我又不是福尔摩斯,哪里会知道?行了,差不多,我大概能够清楚事情的经过了,散了吧,我们这几天估计都会在南方市,先去酒店放点东西,到了晚上的时候,再过来给那个姓杨的学生招魂,让她恢复神志。雪瑞,你觉得怎么样?
    雪瑞点头,说听你的安排吧,这些事情,要到晚上才能够有结果呢。
    说完我们走出了房间,小婧下午还有课,便不陪我们,说下午在和我们联系,与,胡雪倩、车宏保、杨奕三人离开。小王老师跟我握手,并且留了一个电话号码,说他会把这件事情跟上面汇报一下,晚上给小杨同学招魂一事,他也会参加,问我有没有问题。
    我耸耸肩,说这无所谓,有了校方的支持,说不定事情会进行得更加顺利呢。
    与小王老师告别之后,我牵着小妖的手,和雪瑞一起往校外走去。我问雪瑞,说刚才虽然没有动用罗盘,但是依你天眼的观察力,应该能够看到些不一样的东西吧?
    雪瑞瞪了我一眼,说瞧你刚才还装得一筹莫展的样子,我还真的信了你呢。陆左哥是个特别有城府的人,这一点,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
    人因亲近而使得崇拜减弱,我曾经救助过雪瑞,她以前的时候,对我尊重无比,不过接触得越多,雪瑞便对我越来越随意,有的时候,甚至还加入了小妖、虎皮猫大人的阵营,对我各种打击。好在我心中坚强,脸皮甚厚,便当作是轻风拂面,不作计较。
    我们相互调笑几句,当谈及正事的时候,雪瑞的脸严肃了起来,说看着你堂妹那四个人,黑气都挂上了额头,相当浓重呢,还好我们这次来得及时,不然可能又会有人死去。那东西恶,大凶,不知道有多少怨念,才会有这样的仇恨,我见你问起之前那起女研究生被杀的案件,是不是觉得有可能会是那个女研究生的怨灵没散,在这里作怪?
    我点头,说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晚报上面那个被圈起来的标题时,莫名就心中一动,想着两件事情,或许会有一些牵连。不过第六感告诉我,这里面的关系,似乎并不简单。
    雪瑞噗嗤一笑,说什么第六感,男人也有第六感?
    ********
    我和雪瑞乘车去预订的酒店开了房,然后通过网络,查找那个女研究生死亡的细节消息。
    我和雪瑞研究了一下午,得到的东西并不算多,相关的报道,跟我看到的那份报纸差不多,不过我看到了那个女研究生的照片,柳眉杏眼、樱桃小嘴,瓜子小脸,确实是一个美人儿。
    我听小婧说当时校园bbs里面有很多小道消息,不过后来版主给全部都和谐了。雪瑞灵机一动,查找学校的贴吧,往下翻了差不多十来页,终于找到好几个相关的贴子。
    这些贴子也都是些八卦,有人说死的那个女研究生表面上是个冰山美人儿,但背地里却出入高级会所,做那种生意;有人说她还有一个神秘的男友,两人奉行着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结果后来那男友知道了她怀孕三个月,顿时悲愤莫名,恼羞成怒,将其奸杀;更有人说这件事情是路过的a级通缉犯做的,那人还在网吧上过网,跟网友吹嘘,而他有在后面看到的聊天记录为证……
    这些都是捕风捉影的谣传,信不得真,我们看得头大,在想要不要找关系,去那个什么专案组里面,找些资料来看。听到我的这个想法,小妖在旁边冷笑,说你真是头猪啊,人家忙活了这么久没搞定的事情,你一下子就弄成了,那还得了?这是要显示你多厉害呢,还是表明他们无能?
    我一想也是,有的东西最忌过界,我又不是大师兄,哪里来的这么大权柄。
    不过,小妖朵朵这小丫头才多大,就这么明了其中的门道,倒真的是一个人精儿来着。
    傍晚我们在小婧的带领下,在教工食堂吃了晚饭,看到小婧眉头上面浓重的黑气,我从怀里掏出一张净身神符,递给她收好。这是杂毛小道的作品,我自然有不少剩余,让小婧拿着,也好防个万一,免得到时候照顾不周全,出了意外。
    那天晚上的时候,我们在附属医院的楼道凳子上安坐,而胡雪倩、车宏保、杨奕还有小王老师,都在旁边陪着说话,等过了夜里十一点,我们来到了病房里。因为杨紫汐的父母跟同病房的病人提前请求过,所以大家都很安静,相互搀扶着出了房间,小妖听我吩咐,把包括杨父杨母在内所有人,都赶出了房间外去。
    在此之前,我告诫外面的所有人,里面无论有什么动静,都不要贸然闯进来,不然惊走了魂魄,只怕杨紫汐这辈子,都是个痴痴傻傻的病人了。他们都说不敢,乖乖等着便是。
    等人走光,我环顾一周,朝雪瑞笑,说我功力未恢复,这次当个看客,由你来喊魂吧?
    雪瑞看着在病床上缩成一团的杨紫汐,也不推托,说好,不过我们天师道这门法子,需要你家陆夭夭配合才行。我说好,你问问小妖呗。雪瑞跟小妖咬了一阵耳朵,我则在把准备好的祭品在桌子上摆弄整齐,又将香烛点燃,青烟袅袅,将这病房里熏得一阵迷幻。
    杨紫汐刚开始还畏畏缩缩地躲在病床,当我们把灯光熄灭,摆起这个架势出来的时候,她突然就有些暴躁不安起来,脸上的肌肉不断扭曲,在我将房间四角都插满线香的时候,她突然从病床上一跃而起朝着我的脸抓来,口中发出“嗬嗬”的嘶吼,仿佛有痰在喉咙里堵着。
    不过雪瑞早已有所准备,左手结印,拦住了这面目狰狞的杨紫汐,右手舞现一张黄色符箓,转了三转,啪的一声,拍在了杨紫汐的额头之上。
    这一招又准又狠,料敌于先,十分有雪瑞的风格。
    杨紫汐的额头上汗津津的,符菉黏在上面,稳稳当当。就像是电视剧上面的僵尸片一样,脑门子贴着符菉的这姑娘不再动弹,眼睛直勾勾的,似乎要掉出来一般,口半张,里面有雪白的牙齿。雪瑞摇头,说她不但是吓掉了魂儿,而且还中了邪咒,请来的那笔仙,不知道是何方人物,居然如此凶戾。
    叹罢,我们把她扶到了床上坐起摆直,刚想进入步骤,门外边就传来弱弱的声音,是杨母,母女连心,刚才那一声惨叫,使得她忘记了自己的承诺。我沉着脸走到病房门口,严肃地对外面这一堆人说道:“这是最后一次,要还有,我就翻脸了……”
    杨母心虚地说哦,然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似乎在找什么。我不管,把门合拢,返回病床前,只见雪瑞已然开始念起了喊魂咒。雪瑞声音清脆,念的是天师道的法子:“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乾罗答那,洞罡太玄,魂归来兮,莫徒留外……”
    这声音如同黄莺鸣啼,跟杂毛小道那机关枪式的念咒相比,更加好听。
    念完这番经诀,雪瑞开始清了清嗓子,喊道:“杨紫汐,快回来哟……”
    这是小妖朵朵便接上:“好哩,我回来了!”
    雪瑞又喊:“杨紫汐,你早点回来嘛……”
    小妖朵朵说:“晓得咯,我回来了……”
    这样的对话七八句,躺在床头的杨紫汐突然双目一瞪,然后剧烈咳嗽,好一番动静之后,从胃袋里面,吐出了许多熏臭的酸水来。那沾黏在她额头的符箓自然脱落,掉在床单上的秽物里,有烟雾升腾。杨紫汐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们,突然冲我一乐,说道:“你来了?”

猜你喜欢: 《怒指苍穹》 《东山再起[娱乐圈]》 《器灵失踪之后[快穿]》 《重生之我是一只鼠》 《霸道总裁宠上天》 《萌妻十八岁》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