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异变之六芒星阵

    杨奕的这一声喊,让我们的精神都为之一震,朝着桌子上面的那支笔看去。
    小婧和车宏保都是一副紧张得要死的表情倘若他们第一次还是在保持着猎奇的心理,那么这一回,心里面装着的,满满的都是恐惧。杨奕见他们心情太过于惶恐,导致那笔一直在抖,便催促,说笔仙过来了,你们随便问一些什么吧,不然它是不肯走的。
    昏暗狭窄的房间里,红色蜡烛的焰火,不断跳跃,映照着他们的脸上,阴晴不定。
    小婧无助地看着我,问我们要问什么啊?
    我掏出手机,在上面打着“你是谁”三个字,杨奕瞧见了,摇头,说不能问这个,笔仙会怪罪的,只能问自己的事情,不能谈及它的底细,这个是笔仙游戏里面的忌讳之一。我听他这么说,耸了耸肩膀,说那随便问吧,我没有什么意见的。
    说完这话,我开始闭上眼睛,认真感应起了这空间中,那炁场的流动来。
    片刻之后,我“看到”了一双素手,从不可知的地方伸出来,握在了笔的下端,推动着它的运转。这素手既遥远,又近在咫尺,让人无法捉摸,似乎留有一个随时逃脱的后门,想要直接揪住它,却担心它瞬间遁走。我睁开眼来,瞧向雪瑞,只见她也是秀眉紧锁,并没有任何动作。
    从本质上来说,我们所在的这个空间其实是交叠的,这个事情从高能粒子对撞机的科学实验中,已经得到了证实,而从我们所获得的传承上来讲,人有人路,鬼有鬼道,大家各行其路,少有重叠。
    就比如白露潭常常所请的山神,其实也是一种灵体,那东西应是寄居于各处山脉地煞之中,获得了某种规则的认可,就如同微博的实名认证,所以才会避免阴风的洗涤。至于它们存在于哪里,怎么生存,这个实在不好说。如同幽府,除了少数逆天的家伙,没有谁有发言权。总之,我感觉绝对不是地下,而是在我们所感应不到的世界中。
    人类受于**的限制,很少有知晓那个地方的,但是这个世界只要是存在,就总有蛛丝马迹,留下来,并且让我们所知晓、发现。
    小婧她和笔仙的问答活动还在进行,在我闭上眼睛的几分钟里,小婧问了这个笔仙三个问题:“我会死么?”、“为什么要杀我?”、“我死之后,还会有意识么?”小婧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她知道我们想要得到这个恶灵的信息,但是规则又不能直接询问,于是便旁敲侧击,迂回着问。
    在两人反握着的笔锋之上,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导引着,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会”,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是“有罪”,第三个答案,却是乱七八糟地一团弧线,乱麻一般。
    小婧和车宏保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思考了一番,对旁边的人说我来吧,谁和我一起?
    我的目光扫过去,胡雪倩和杨奕都回避了我的目光,雪瑞想起之前被我偷偷搂抱的事情,不由得俏脸发烫,狠狠地瞪了我这个臭流氓一眼,头偏到了另一边去。雪瑞身俱天眼,是一个很不错的合作对象,然而她不肯,我也只有把目光,落在了小王老师身上来。
    见我盯着他,小王老师浑身不自在,眼神闪烁,结结巴巴地说:“陆先生,你、你不会是想让我来吧?”
    我笑了笑,说有何不可呢?
    小王老师百般推脱,说不行,他玩不来这些新潮东西的,要不然还是有陆婧同学和车同学他们跟你来吧?我好是一番劝,最后把他架到了爱岗敬业的高度,最后他才勉强答应了。在杨奕的主持之下,小婧和车宏保姿势保持不动,然后由我和小王老师缓慢接替过两人,将那只存有笔仙的笔,反握住。
    当我紧紧握住那笔,以及小王老师的手,稳定了之后,便能够清晰感受到那神秘的力量。
    小王老师的手在颤抖,抖得像新婚之夜,揭开新娘头盖的汉子。
    这般握着,我突然想到了某些科普杂志上面,对于笔仙、碟仙的所谓解密,说这主要是因为呼吸,心跳,脉搏,血流等原因,两个人的身体随时随地都在轻轻的晃动,这种晃动是身体下意识间的反应,而笔所书写出来的结果,也是我们潜意识中所期望的一种答案。
    这是一种相对比较靠谱的解释,相信很多人玩这个,应该也就是这样的原因,然而此刻,我却能够感受到除了小王老师和我的力量之外,还有一种无形的压力,作用于笔杆之上。
    这力量就如风、如水,如同我们在游泳池中,感受到四面八方传来的力量在相互作用,最后朝着一个地方涌过去。
    力量,从不可知的地方而来。
    我突然能够明白了一些东西,力量的生成和消失,起源和成长,其实都是有规律可循的。这些规律便是“道”,每一个修行者都是在追求道,追求与自然、与天地和谐的超脱观念中,领悟力量,并且完成对自身淬炼的过程。我静静体悟,旁边的杨奕则嘀嘀咕咕地念了一大堆恭敬的话语,突然如同宣布比赛般地喊道:“笔仙笔仙请显灵,我等凡人,有话要问!”
    我放松双手,感觉到那笔尖在引导着我和小王老师颤抖的左手,然后在白纸上画下了一个大大的圈。
    这是同意的意思。
    我敏感地发觉到笔杆上面的那股力量,似乎也在颤抖,仿佛是激动,又或者恐惧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我也不知道,也许真的是我跟雪瑞吹嘘过的那第六感吧?我抬起头,看到雪瑞正闭着眼睛,脸朝着这边探来,门口处,背着身子的小妖也忍不住侧过脸,用余光瞧来,见我看她,又赌气地转过头去。
    我忍不住发笑,这小狐媚子,还真的是有趣得紧。
    清了清嗓子,我瞧向紧张得满脸是汗滴的小王老师,宽慰他,说不要紧,玩玩游戏而已,莫当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他木然地点头,但是却没有说话,嘴巴皮抖得厉害。我跟小王老师商量,说我们一个人问一个问题吧,要不我先来?
    见小王老师没反应,我朗声说道:“笔仙啊笔仙,我和王侨华,哪个更可爱?”
    听到我的话,紧张的小王老师不由得笑了起来,这笑容舒展,他拧得紧紧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不少,深呼吸,然后把手臂上的肌肉伸了伸,不再那么紧张。我们两个紧握着的笔开始行走,弯弯绕绕,最后化作一个大大的箭头,指向了我。
    看到这个情况,我不由咧嘴笑了起来,朝着周围紧张的几个人自嘲地说道:“虽然我破了相,但是似乎更加有爷们气魄一些,很讨人喜欢,对吧?”
    小婧、车宏保等人纷纷点头称赞,胡雪倩更是朝着我抛了一个媚眼,说陆哥,你很有男人味哟,看好你。雪瑞则给我了一个白眼,噘着粉嫩的嘴唇,朝我呸了一口,低声说道:“臭美……”小王老师也笑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接着我的话语问道:“笔仙啊笔仙,我哪里不可爱了?”
    那笔一阵抖动,不知道是小王老师的手抖,还是其他的原因。不过,它也开始在白纸上行走了。
    一分钟之后,那白纸上面出现了两个歪歪扭扭的大字:“有罪!”
    我抬起头来看向小王老师,他的脸色灰白,眼神躲闪。我心中一动,直起了腰杆,吸一口气,接着问道:“王侨华为何有罪?他究竟做了什么坏事情?或者,他对你做了什么,对么?”听到我一连串的问话,小王老师的身子突然一僵,下意识地要把我的手和那只笔给甩开去,然而我却紧紧抓着他的手,不让他脱离。
    我们的手悬空在了纸面上,暗自较劲,一阵抖动,正在这时,笔尖上突然滴落了三滴浓重的墨水,溅在白纸上。
    那墨水润湿白纸,竟然如同电路图一样,自行扩展开来。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巨大而标准无比的六芒星,在它的外围,第三滴墨水将其围绕成了一个真正360度圆形的圆圈。我心中差异,突然感到脚底一阵抖动,我和小王老师之间的课桌开始抖动起来。很快,我发现并不是这桌子在抖动,而是我们的整个地面,在不停地颤抖着,就仿佛发生了地震一般。
    我终于松开了小王老师的左手,那只毛笔跌落,笔尖戳在了六芒星图的正中点上。
    这一下仿佛点燃了**的导火索一般,整个空间都为之一震。
    我感觉我视线中的世界在那一霎间,分成了无数的重叠,旁边所有的人,与我的距离都变得无比的遥远,我似乎听到了小妖叫唤我的声音,也看见朵朵不顾旁人的恐惧,从我胸前冲了出来……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影子,我低头看向脚下,只见一个巨大的六芒星在我脚底蔓延,然后是漫天的黑暗,浓郁无边。
    当黑暗渐渐散去的时候,我们所在的社团办公室消失了,在淡淡的黑雾中,一对男女肩并这肩,朝我走了过来。

猜你喜欢: 《我的宿主是大腿》 《绝宠错爱:醉后遇见白马王子》 《时空古董商》 《重生之我是牛芒》 《通天仙路》 《江湖妖孽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