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绝境之最大的王

    当听到这个女人叫到我的名字,并且在我前方四五米处站定的时候,习惯了被当作空气人的我这才反应过来,她能够感知到,并且还认识我。我盯着她瞧,白衣长发,脸庞模糊,但从这身材气质上来看,正是刚才被硫酸毁尸的女研究生,穆昕宇。
    很多时候,鬼魂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总是喜欢以自己临死前的惨状示人。
    不知道是想以此吓人,还是维持这种形态,不需要费多大的力气,我看着硫酸泼面过后的白衣女人,心中虽然也有些害怕,但更多的,却是好奇。
    最开始看到她的照片之时,我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记忆被放在了某个角落,刻意翻,却找不到。
    而如今她叫起我的名字,像老熟人一样跟我说“好久不见”的时候,这种感觉终于可以确认。
    没有人可以帮我,我惟有沉下心来,深呼吸,然后平静地问道:“我们认识?”
    白衣女人叹了一下气,低头,一袭长发水一样地流下来,迷雾中,看不见她的表情。好一会儿,她才轻轻说道:“故人相见不相识,人生总是如此悲哀。去年一别,花开花落已有两载。当日在凤凰城里,沱河江边,昕宇亲眼见先生吩咐乡民,焚烧邪物,当时还将信将疑,至如今,香消玉殒,身死成灰,这才知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们不知道,只是因为我们太过于渺小了……”
    我浑身一震,回想起我在湘西凤凰,去找寻炼尸人地翻天的时候,曾经跟三个姑娘有过一面之缘,而其中的一位,似乎长相颇为美丽,让我也不由得心动了一下下……我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小穆?”
    白衣女人点头,说我是小穆,相隔两年,先生倒是还记得我,并没有把我当成陌路人。
    我讪讪地笑,说相逢即是有缘,怎么能淡忘?只是当年在凤凰古城,神仙美地,匆匆一别之后,便再无联系,彼此都把对方当作人生风景里的一过客,却没成想到,我们在某年某月某一日,竟然会以这等方式见面。至如今,我们阴阳相隔,人鬼殊途,回想起来,倒是有不胜唏嘘之感不用叫我先生,你我年纪相仿,叫我一声陆左,彼此相处,也还算惬意。
    我知道小穆作为一个文艺女青年,喜欢装腔作势说话的调调,故而说话起来,刻意文绉绉的。
    果然,她的态度和善了许多,跟我聊了几句离别,不过总是忍不住地叹气,顾影自怜。
    见她这一副凄惨的模样,我忍不住劝说,说你的遭遇,通过刚才的那投影,我已然知晓,天理昭昭,王侨华作为杀人凶手,自然应当受到应有的惩罚,我会尽力推动这件事情的;而你,人鬼殊途,不如早些魂归幽府,得享安宁,也好过每月初一十五,挨那九幽深渊吹抵而来的阴风洗涤,受莫大痛苦。
    小穆听到我这句话,身子顿时一僵,抬起头来,顺滑的黑发往两边散落,露出一张红白肌肉翻滚的鬼脸来,一双眼睛黑黢黢,空泛,颤抖着说:“我何尝不想得享安宁,但是我的仇人没死,心中有恨,便是到了幽府,到了那十八层地狱里,也暝不了目!我要我所有的仇人都死去,痛苦而绝望地死去,这个时候的我,才能够开心……”
    我被她疯狂的笑意吓得后退一步,喃喃自语地说道:“所有的……仇人?”
    小穆肆意地大笑着,十几秒后,突然骤然而止,直勾勾地看着我,说对,所有的仇人。我穆昕宇生前孤芳自赏、顾影自怜,总是生活在别人的圈子之外,不过我却没想到我死了,居然还能够发掘到这学院里最大的秘密,我终于明白,只有拥有了力量,拥有了权力,才能够自在。我自己的仇怨,永远不会寄期望于别人的手上,我要自己处理,所有伤害过我的人,我都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学院里最大的秘密?
    我感觉抓到了一些重点,见她的意识似乎给仇恨和阴风给腐蚀,成了怨气冲天的魂灵,身无长物的我惟有小心翼翼地问道:“害你的人,除了王侨华,还有谁么?”
    小穆的脸阴沉下来一坨烂肉自然看不出个究竟,但是我却分明能够感受到她情绪里散发出来的凛冽寒意。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你真的以为我平日里,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我摇头,说当然不是。她说那你知道我这肚子里面的孩子是谁的么?
    我摇头,说我怎么可能知道呢?这个事情,应该还是要问你吧?她呵呵冷笑一阵,往前走一步,说我也不知道。我一愣,说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
    小穆扭过头去,四处看了一下,手一招,便见到一个头颅破裂、脸露白浆的男人,从远处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这个男人光着膀子,穿着一件黑色大裤衩,浑身都留着红色的血,滴滴答答地滴落在地下来。从脸上辨认不出,但是我却知道这个男人,正是那个跳楼身亡的林陌。
    小穆笑了,咧开嘴,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她走到跟前去,一把拽住林陌,然后推倒在地上,使劲儿地踩。我这才发现她穿着一对红色的高跟鞋,那高跟就像尖锐锋利的刀子,将林陌踩得遍体鳞伤,像野兽一般嘶嚎,然而他却不敢反抗,而是瑟瑟发抖的恐惧着。
    我心中立刻联想起来,这两起案件里面,应该是有一些联系的,不然小穆为何谁也没找,就找上他们了呢。
    果然,小穆咬着牙,满怀恨意地说道:“这个家伙,还有他的助手杨奕,以及另外两个毕了业的家伙,就是他们四个,利用玩笔仙的机会,使用了手段,迷迷糊糊,就将我和冬冬给奸污了。四个人啊,我怎么可能知道,哪个是孩子的父亲?陆左,你说要是换了你,你会怎么做?”
    我的眼睛瞪得滚圆我当日就感觉这里面定有蹊跷,但是却没有想到是这一回事。
    我艹,林陌、杨奕他们这个灵学研究会,定然是知道一些小法门,比如催眠的诀窍,然后利用这东西,来迷惑同玩的女性,而小穆,则应该就是这场游戏的受害者。
    如此说来,小穆死得真冤,她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小王老师的事情,她仅仅只是被一群畜牲给侵害了。
    这是一场罪恶,但是应该给它负责的,绝对不是一个柔弱的女生。
    我迟疑地问道:“林陌他们是有罪过,你要报复,我自然也不会管你,但是陆婧、车宏保、杨紫汐、胡雪倩这四个人,却都是大一的新生,跟你无怨无仇,并不因果,你为什么要对他们下手呢?”
    小穆很奇怪地问道:“我这是在提醒大家呀,让所有人都小心,每一个玩笔仙游戏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这个事情,能够告诉所有人,防止更多像我这样的女孩子,不受伤害。有的时候,牺牲几个人的利益,换取更多人的幸福和安宁,难道不应该么?这就是富有特色的集体主义啊!”
    我无语了,这人一旦做了鬼,思维跟普通人相比,果然完全就是两回事。
    至少,生命在它们的眼里,已经不值得尊敬了。
    小穆一步一步地走近我,话语开始变得虚无缥缈起来:“其实,我现在并不恨了,我现在很快乐,你知道么?拥有力量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仓央嘉措说过,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我现在的感觉便是,在我的地盘里,我是这天地间的所有者,你们都得听从我的。收集大量的灵魂,我甚至可以重生,回这个阳光照耀的世界,所以,你愿意为我而死么?”
    听到小穆的话语,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我面前的,并不是凤凰古城中的美女旅客小穆,而是一个满怀怨气的恶鬼。人性都已经扭曲成了怨毒,她哪里是在让我做判决,而是在温水煮青蛙呢。
    一明白这里面的道理,我转头就跑,朝着远处跑去。
    前路广阔,我一口气跑了上百米,从小树林,跑到了一栋宿舍楼的边缘。四下都是漆黑一片,只有远处有三两盏模糊昏暗的灯光,那宿舍楼黑窟窿冬的,一点儿亮光都没有。我顺着台阶往上跑,没走几步,前面黑影一闪,小穆出现在我的面前,白色飞舞,衣袂飘飘,肆意地大笑着:“我跟你说过,在这个世界里,我是最大的王!谁也逃脱不了的,哈哈……”
    我大惊,往回退去,突然从黑暗中伸出一双手,将我的脖子紧紧掐住。我勉力扭头一看,只见一个烂稀巴的头颅,朝我撞来。我这身体脆弱,本来就跑得腰酸腿软,这样一掐住,更是痛苦,不过危机关头,我还是拼力挣脱开来,又跑了几步,腰眼就被一脚踹中,腾云驾雾地飞了起来。
    还在空中,我就被小穆一把揪住,修长的指甲高高扬起。
    我使劲儿挣扎,但是完全没有反抗能力。
    小穆附在我的耳朵边,轻轻说道:“别恨我,我也是没有办法,你去死吧……”她那尖锐的指甲,朝着我的脖子处划来,眼看我就要身首异处了,心怀着最后一丝希望,绝境中的我高声大叫起来:“有请金蚕蛊大人现身!”

猜你喜欢: 《我和外星人老婆的甜蜜生活》 《女孩子就是用来宠的》 《医妃惊天:王爷,求恩泽》 《反宋》 《念你此生无憾》 《我与极品美女特卫》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