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金蚕之国王归来

    刹那间,小穆尖利的指甲陡然一长,已然划到了我的脖子处,有短剑的锋芒透出。
    在我即将身陨魂消的关键时刻,小腹脐下二寸四分,下丹田的位置,突然有一股灼热发烫的气劲,咕噜咕噜地滚冒而出。这气感一经出现,便如同大堤溃坝,山河翻涌,黄河壶口的瀑布有多磅礴,它便有多磅礴霎那间,我浑身的热流激荡,全身仿佛浸润了三温暖,缠绕在我身上近半年的阴寒,弹指间,立刻被驱赶到了爪洼岛去,再无影踪。
    陷入了死亡阴影中的我,在这一刻,感受到了久违的力量,重回身体中。
    啊、啊、啊……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忍不住地放声长啸起来,感觉浑身的骨骼,都在霹雳咔嚓地响动,足踏大地,有源源不断的力量,从地底狂涌而来。小穆的指间如磨制尖锐的刀锋,然而并不能够割裂我的皮肤,将里面鲜嫩的肌肉,和炽热的鲜血给弄出来。
    因为在这指甲和我的皮肤之间,有一道灿烂的金色光芒,挡在了那里。
    我的背部重重跌落在了地上,看到久违了的肥虫子威风凛凛地出现在半空中。只见它的身体似乎更加肥硕了,比我大姆指还粗了一大圈,两对薄薄蝉翼,软如蚕丝,刚如刀锋,身躯一截一截,流光溢彩,闪现着黯淡的金色,低调且奢华,两侧的皮肤上面都有眼睛一般的图纹,栩栩如生,你盯着它,仿佛每一只眼睛都是活的,炯炯有神反地盯着你,能够看透人心中一般。
    总之,肥虫子此次苏醒,有两个最大的变化。
    第一是周身的瞳孔花纹,栩栩如生,充满魔力;第二,是那肥硕的身体周围,有着淡淡的金色氤氲,这氤氲乍看一团迷雾,然而细看,却如同牛毛的针芒,充斥着古怪的力量。
    肥虫子一出现,便朝着小穆的身子里钻去。这白衣长发的女鬼尖叫着,往后飘飞而去。她似乎对肥虫子周身这暗金色的氤氲十分忌惮,手一挥,两道蜿蜒游龙一般的黑雾,从地上冒出来,朝着肥虫子席卷而去。
    天地都黯淡下来,肥虫子就如同宇宙星空中,唯一的太阳,闪耀着华贵的光彩,那两道黑雾幻化成了其状如蛇的鸟物,四翼、六目、六足,其鸣自詨,带着恒古的气息,朝着肥虫子抓去。
    肥虫子伸缩躯体,转身看来,黑豆子小眼睛里,流露出了狡黠的光芒,在我目光所不及的一霎那,它电射而过,一道复杂之极的飞行线路蜿蜒盘桓,绚烂如烟花绽放。须臾之后,那黑雾幻化得很牛波伊的古怪生物,顿时土崩瓦解,崩溃成了一道道散落漂浮的黑色柳絮,四处散开。
    小穆像被人摸了屁股一般尖叫着,双手挥舞,无数黑气如利箭,朝着肥虫子射去。
    我双手撑地,正准备爬起来,突然感到地面震动,转头看去,只见林陌变成了姚明老兄的高度,朝着我大步踏来。这家伙脑袋碎了一大半,满目狰狞,半张着嘴,里面全部是破碎的烂牙,口中“嗬嗬”地吼叫着,像电影里面的怪兽金刚。
    我想起来了,小穆说过,在她的世界里,她便是这里的王。
    所以任何奇怪的事情,都变得正常无比。
    我未经思考,就准备逃开,然而双手撑地,久违的力量开始涌进我的双臂中来。我下意识地将这股力量化作热流,按照山阁老留于地穴石府中的心法,一路走阳脉之海,一路沉阴脉之海,最后一路,行偏门足阳内经,顿时全身通畅,感觉那枯竭的经脉中,如同夏日里被灌溉的田野,滋润无比,于是稍一翻身,鲤鱼打挺,猛然站了起来。
    林陌已然冲到了我的跟前,身影如山,巨大的拳头从天而降,朝着我猛力砸来。
    我头一偏,躲过这一拳,感觉身体仍然有些停滞,并不是很活泛。不过这也差不多够了,我蹲在地上,一个扫堂腿,正好将面前这个小巨人的脚给绊到。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林陌一点儿也不重,一扫即飞,漂浮于空中,一阵黑气萦绕。
    我暗骂一声艹,这个家伙本身就是个被拘了的阴鬼,自然不会和他的外表那般刚猛。我那阳脉之海的热流回馈,遁入双手之上,顿时熟悉的恶魔巫手一片莹蓝,霎那间有力量充盈。我激动无比,时隔半年,形同废人的我,又重新掌握了对灵体专克的恶魔巫手。
    看着手掌上面浮现出来的几个熟悉符文,或者希望,或者毁灭,它们代表着我陆左真正掌握着的力量。我顿时信心满满,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当头就是一把抓。
    这一抓,隐藏了诸多的奥妙,集合了九阴白骨抓、鹰爪功、抓奶龙爪手等等至高武学于一身,便是林陌这新晋鬼物也识破不得里间的变化,顿时被我一把抓住了脚踝,接着我奋力一扯,将这高高在上的鬼物一把拉到了地面上来,摔倒在地,一通猛踩。
    可怜林陌这偌大鬼物,姚明哥的身高,一旦被我抓住脚脖子,源源不断的热力涌入它的体内,竟然连反抗之力都没有,任我敲打。
    烙铁烫牛油,须臾之间,林陌被烫得整个身子都开始消融,神魂不稳,摇摇欲坠,有即刻灰飞烟灭的迹象。林陌这边差不多已经解决,我这才有精力去观察金蚕蛊的表现。这一看不要紧,吓了我一大跳,只见我头顶的天空,无数羽翼飞舞盘旋,诸多鸟物呱噪,不断朝着金光闪耀的肥虫子,疾扑而下。
    然而面对这样的攻击,肥虫子显得格外淡定,它周身氤氲,那些针毫般的细线开始延长出来,化作了随风飘扬的柳枝,四处扩散。
    这场景十分漂亮,本来只是一点亮光的肥虫子,在转瞬之间,变成了蒲公英一样的大花朵儿。
    那些飞扑而下的怪鸟,被这丝线给紧紧缠住了最富有攻击力的鸟喙和爪子,顿时就变成了跟海绵宝宝一般无害;扑来的鸟儿多了,便是鸟挤鸟、肉挨肉,轰然一下,比人还高的一大团鸟儿群体跌落在地上,无数羽絮飞扬。
    小穆悬浮在我左侧七八米处,此刻的她已然恢复了美丽的容颜,就仿佛放大版的周迅一般,她惊恐地指着地上那一堆翻腾的鸟儿,问道:“这、这是什么玩意,为什么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这不可能啊,在我的世界里,我就是上帝,怎么会有超脱于我力量的存在呢?”
    我张望了一下四周,看到宿舍楼、走道、校园和我跟前的台阶,早在我刚才和林陌打斗的时候,就已然消失不见了,便知道自己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而此处,正好被小穆给盘踞了,所以死去不到三个月的她,才会显得如此厉害。
    这就是她口中所谓学院的秘密吧,想来她也是有大机缘的鬼物,不然哪里能够如此幸运。
    我感觉手上的力量已经到了极限,放手一捏,林陌带着怨毒和惊恐,烟消云散。拍拍手,我一脸诚恳地对小穆说道:“小穆,你的仇怨,我会帮你伸张的,而你,还是早日回归幽府,不要再害人了,可以么?”
    小穆猛然摇头,尖叫道:“不!我是这里的王,我要永生,与天地同寿,我怎么会败给你,你去死吧,去死……”
    她的身子突然变得浓烟滚滚,无数红光冲她的身体里面喷薄而出,朝着我袭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地上那一大堆扁毛畜牲轰然散乱飞出,一道金光朝着小穆的心口飞去,我看到在那个地方,白嫩的乳沟之上,有一根黄金之色的项链。
    我刚刚来得及抬头,还没有看得仔细,便见到天地都为之一震,周边的景物都化作了碎片,空间如同破碎的玻璃,哗啦啦,包括我的身子,都化作了六棱形的碎片光芒,充斥于天地之间。
    ********
    “醒了,陆左哥醒了……”
    “是么,臭流氓醒过来了啊?”
    迷迷糊糊之间,我听到耳朵边有几声惊喜的声音,睁开眼睛,只见一张美丽而精致的脸孔出现在我面前,是雪瑞,一脸小紧张的她擦了一把汗水,双手犹自结着复杂的手印,而旁边轰隆隆地响,我站起身来,只见小妖已然把这房间的地板砖都掀开了大半,露出铺垫着的水银槽。
    我站起身来,感觉浑身酸痛,汗出如浆,后心风儿飕飕的,透心凉,再看旁边,除了我、雪瑞和小妖之外,所有人或趴或躺,全部都陷入了昏迷之中。无尽的疲倦如同潮水,朝我席卷而来,而朵朵则呼唤着陆左哥哥,冲上来抱着我的手臂,急得直哭。
    我看着左右的一切,恍然若失,喃喃自语:“这只是一场梦么?只是一场梦啊……”
    突然之间,一种极度的思恋情绪,涌上了我的心头,我有一种想哭的冲动:金蚕蛊,你这死肥虫子,你丫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
    拉着我胳膊的朵朵看着我眼角有泪水滑落,不由得愣住了,小心翼翼地问我,说陆左哥哥,你哭什么?不是应该要高兴的么?我讶异,问为什么要高兴?
    看!朵朵伸出手,指向下方,我低头看去,只见金光萌动的肥虫子,正叼着一只指甲般大小、状如水龟的青黑色甲壳虫,出现在我的眼帘中来。

猜你喜欢: 《极品大魔法师》 《萌妻火辣辣》 《互动之完全失控》 《祖师保佑》 《系统之重生这件小事》 《我的系统是咸鱼》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