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苏醒之两狗相斗

    n6bqrw^~)v){0hxh b)^}lhio^m
    金蚕蛊摇头晃尾,嘴叼甲壳虫,依然是一副吃货样儿。
    我伸出手,这小东西倒是乖巧,三两下,就将占它小半体格儿的青黑色甲壳虫给吞食殆尽,然后攀到了我的手指尖儿上面,啾啾地叫着。时间也就三两秒,我感觉它吃的那东西,似乎有些眼熟,往记忆中一翻腾,这才想起来,竟然是我们在神农架耶朗祭殿,将我和三叔、杂毛小道等人迷得几入幻境的十香虫。
    这个打屁虫一样的东西,十分厉害,当日将它找出来的虎皮猫大人甚为得意,还告诉我们,这玩意是幻术界的大拿,金蚕蛊身有皇冠,横行无忌,但是却惧怕它,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可是如今,肥虫子吃它,就如同一酒友磕花生米一般,轻松简单,香脆无比。
    这时候我才发现,肥虫子真的如我在幻境中所见到的那样,大了一圈,周身眼纹都仿佛活过来一般,如有魔力,而在它身体周围,则有淡淡的金色氤氲,几如实质,将我的手指弄得痒痒的,也热,暖洋洋的。
    金蚕蛊的黑豆子眼睛盯着我,我也盯着它,想笑。
    我知道就是它救了我,不然我估计就沉浸到幻境里,难以苏醒过来了。我转过头来,问围上来的雪瑞,说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旁边这些人,都昏倒了?
    雪瑞看了一眼小妖,说刚才那笔仙之灵自动画出了一张六芒星图,结果它与藏于这地板之下的巨**阵相呼应,引发了一场大幻境,将所有人的意识都拉扯进去了唯有我们仨:我身具天眼,能够“通天彻地”,慧眼识物;夭夭麒麟胎身,天地造物,神魂坚强;而你家乖朵朵,她是变异鬼妖之身,又精通迷幻之道,在那里面是一等一的高手,那东西自然不会将她拉入,增添敌手……
    我眉头一掀,说那东西?
    这个时候,我才看到雪瑞手中有一串黄金质地的华贵项链。这项链是那种中世纪西欧的款式,维多利亚风,吊坠是一个指甲盖大的小牌子,上面绘制着一个精致的六芒星阵,而我的脚下,地砖被掀开大半,一片狼藉中,有数根凌乱破碎的玻璃管子,碎开的地方,是银白色的水银,缓缓流动。
    雪瑞回答说那东西,应该是一个恶灵,飘飘荡荡,懵懵懂懂之间,来到了这个地方;本来这里的法阵是有隔绝灵体作用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它就进来了,然后寄居在这串六芒星项链中,滋润了神魂,才能为非作歹。
    雪瑞见我打量那项链,递给我,说她师傅罗恩平在讲到西方神秘学史的时候,曾经跟她提过六芒星,十分厉害,它在西方神秘学的地位,就如同中国的阴阳鱼,而这项链的材质,并不全部是黄金,里面掺杂了一些地球上没有的陨石金属,这种金属,在西方,人们通常把它称之为“精金”。
    精金?
    我将这项链举起,朝着灯光出瞧去,确实能够看到有略微的银蓝色,十足的光泽感。
    雪瑞见我皱眉,说你是不是觉得奇怪,为什么会有人在这个小小的社团办公室地下,费心布置下这么复杂的西方“魔法”阵,还把这么贵重的法器,放置在这里?
    我点点头,说是啊,为什么,如果不是脑子抽筋的话,那又是什么原因呢?
    雪瑞摇头,说她也不知道,不过这法阵倒是一种汇集阴灵的隐秘布置,要不是夭夭急得把这地板给掀了,谁也不知道此处竟然还藏得有这个东西。上次你跟我提过东官浩湾广场的事情,我刚才突然在想,莫非那个始作俑者,是想用这里的某种东西,温养这串项链?
    我玩弄了这项链一阵,准备还给雪瑞,说如此说来,那个英国留学生倒有很大的嫌疑,这么贵重的东西,就扔在这里,他倒是放得下心来。
    雪瑞摆手,说她用不着,这项链跟她的功法相冲突,收着不妥,倒是朵朵这小可爱,能够利用这项链,隐匿身型,吸收灵力,便给她吧。事关朵朵,我掂量了一下,并没有拒绝雪瑞的好意,收入囊中。突然想起一事,说小穆呢,到哪里去了?
    雪瑞一愣,说小穆?哦,你是说穆昕宇,就是寄托在这里的笔仙魂灵么?她刚才仓惶而出,然后被小吉给吃了。
    吃了?我顺着雪瑞的手指看去,只见那个白茸茸、巴掌大的小家伙很享受地舔了舔舌头,朝我直哼哼。
    我心中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小穆生前的遭遇是凄惨的,这个文艺女青年承受了她不应该受的罪过死去,后来经过阴风洗涤,迷惑了心智,又骤然获得了强大的力量,所以才会变成了恐怖恶灵,满心怨愤,不肯归于幽府,妄图加害更多无辜的人,重回人间。
    可是……她最终的结局,竟然是被咒灵娃娃出身的吉娃娃,给一口吃掉,当做了夜宵。
    痴儿,可怜可悲的人啊!
    不过伤感总只是暂时的,我看着这遍地昏迷的人,说他们怎么了,不会是在梦中死去,变成植物人了吧?
    说着,我亲了亲金蚕蛊,把它递给了朵朵拿着,然后走过去。
    我用右手中指和无名指,按在了小婧的脖子上,感觉到脉搏正常,并没有什么大碍。雪瑞疑惑,说按理讲这六芒星阵,和致幻关键的那黑色甲壳虫都已经被破了,他们并无大碍,一会就能够醒过来啊,怎么还昏迷?对了,陆左哥,你刚才昏迷的时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我回忆起小穆给我看到的一切,不由得对躺倒在地上的小王老师和杨奕,都深深鄙视起来。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如果不是这些混蛋,哪里会发生后面那一系列的事儿?
    正说着,趴在地下、桌上的大家伙儿都醒了过来。
    小王老师脑袋动了一动,然后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大概清醒了几秒钟后,突然抬起头来,正好与我对上。只见他的脸孔扭曲,狰狞可怖,眼球的玻璃体里,尽是鲜红色的血丝。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他呼的一下,猛然站起,然后朝着同样揉着脑袋、迷迷糊糊的杨奕冲了过去。
    小王老师拳头紧紧攥起,当头就朝着杨奕的脑袋砸去。这一拳蕴含着他无限的怒火,正中了杨奕的鼻梁之上,还没有弄清怎么回事的杨奕“啊”的一声惨叫,被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仰头就朝着后面倒去。
    小王老师一击得手,并没有罢休,停下手来,而是骑上了杨奕的身子,举起拳头,抡圆了打下,正中眼眶际眉梢,只一拳,打得眼棱缝裂,乌珠迸出,惨叫声尖锐而恐怖。这时我才反应过来,小王老师这哪里是要教训杨奕,简直就是要往死里打,我来不及,叫了一声夭夭,小妖立刻飘身上前,拦住了小王老师捶向太阳穴的那一拳,手一翻,小王老师偌大的身子就往空中翻腾,摔落在了地上。
    他被摔得脑袋发晕,但是人却如同疯了一样,嘶嚎着又想爬起来,口中大骂道:“我杀了你,杀了你……”
    小妖朵朵双手结印,指尖点在了小王老师的脑门顶上。
    劲气一发,他的眼睛顿时一直,僵硬不得动弹。
    小妖制住小王老师,得意地拍拍手,说臭流氓,那人死了没有?我蹲在杨奕的旁边查看,只见他的眼窝子一片淤青,眼看着左眼肿大,流露出粘稠的液体,仿佛里面破碎了小王老师起了杀心,中指骨节突出,要命得紧。小婧、胡雪倩、车宏保等三人这时也都醒了过来,见到杨奕杀猪一般地大叫,纷纷围上前来,问怎么回事?
    杨奕痛得快昏过去,大叫,说谁知道王侨华怎么了,***一上来就打,想要杀我呢!
    小婧这才反应过来,迟迟疑疑地说道:“不对啊……我刚才看到你和林社长,还有另外两个男的,对一个女孩子……是不是,真的?”胡雪倩和车宏保也反应过来了,都点头,说是啊是啊,我们也见到了!杨奕被揭穿脸面,百口莫辩,话也说不出来了,含含糊糊地说了两句,感到左眼钻心窝子的疼,哎哟一声,就要昏倒过去。
    场面一时混乱,但是我仔细瞧了一下小婧等人,但见她们额头上面的黑气,已然消失无踪,我也不在停留,雪瑞打120救护车,而我则打电话报警,将这里的情况跟警察说明。
    因为有专案组,所以警察来得很快,我出示了工作证,然后领头的那个警察跟上级确认了一下,跟我握手。
    案情很简单,小王老师不知道在幻境中经历了什么,似乎幡然悔悟了,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至于杨奕,自然也由警方接手。不过据我目测,似乎左眼保不住了。忙碌半宿,我把小婧她们劝回宿舍,然后心情激动地准备返回宾馆,和肥虫子好好亲近。路上,我接到杂毛小道的电话,他告诉我,大师兄,来东南任职了。
    是一把手。

猜你喜欢: 《何以戏命》 《游戏在影视世界》 《双姝之谁是谁的替身》 《帝国重器》 《呆萌大小姐的逆袭》 《圣者的遗产》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