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借调的目的

    骤然相见,我们彼此都有些猝不及防。
    愣了几秒,倒是杂毛小道嬉皮笑脸地开了口,朝黄鹏飞打招呼,说哎哟,我的小师侄儿,我说怎么好久不见你了,原来是跑到这里来了。这妹儿,是你的妞么?长得还真水灵,我说你怎么好好的南方不待,跑这边来,是不爱江山爱美人的节奏么?
    听到杂毛小道的调侃,黄鹏飞脸色铁青,冷冷地说道:“你一个被逐出门墙去的家伙,有什么资格,喊我师侄?有谁承认你是茅山门下了么?真不要脸!”说完这话,他又冲着我说道:“陆左,你有没有纪律组织性?竟然将一个无关紧要的社会闲杂人等,带进这重地,这件事情,我会向上头投诉的!”
    这一通狠话说完,他头也不回,也不理旁边的白露潭,扬长而去。
    杂毛小道摸了摸鼻子,朝我笑道:“这熊孩子脑袋进水了么?”
    和他相处已久,我知道老萧虽然笑容满面,但是每次摸鼻子,都代表着怒意横生,甚至是起了杀心。不过以杂毛小道的涵养,只要不是触及逆鳞,倒不会真的动手。我耸耸肩膀,说也许把,这熊孩子向来如此。然后我转头看向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白露潭,挥手打招呼,说小白,还久没见了。
    白露潭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说话,完全出于震惊之中,这会儿才回过神来,惊喜地拉着我,说陆左,你居然好了啊?天啊,这真的是一个奇迹,上次……医生不是说,你这辈子都下不来床了么?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刘思丽,笑了,说干我们这一行当的,见得最多的,不就是奇迹么?
    我们站在转弯处,闲聊了几句。白露潭告诉我,她集训结束之后,因为表现优异,先是在湘湖升了职,后来又被上调到了帝都。一个月前,又跟随上峰,从帝都调到了西南局,目前参加本次的专案组,和黄鹏飞搭档,在江北江南查询那散播毒虫的踪迹,刚刚从外面回来,正准备去汇报情况呢。
    我点头,跟她握手,说我也被借调过来的,不过应该是跟吴临一他们那一组。
    白露潭很高兴,说我们老同学又能在一起做事,太高兴了,还真的是有缘啊。不过我急着去汇报事情,一会儿再过来找你。我点头,说好,你先忙。白露潭走出两步,突然回过头来,咬着牙,说陆左,我说句不好听的话虽然我们和黄鹏飞,在集训营的试炼中是对手,但是回到工作和生活中来,却都是同事。他这个人有本事,也有傲骨,但终究不是敌人,所以我劝你,最好还是跟他缓和一些关系的好。
    我睁大眼睛,有些诧异,然后苦笑,说我倒是想缓和,奈何人家并不甩我。
    白露潭环顾四周,走到我耳边来,悄声说道:“黄鹏飞的舅舅,是茅山宗的话事人杨知修,你不晓得吧?所以……”她在我耳朵边吐气如兰,搞得我耳根子痒痒的,忍不住笑,点头说知道了,知道了,果真是道家二代,我惹不起,躲得起。
    白露潭离开之后,杂毛小道看了我一眼,说这个女孩子,跟你好像挺熟的,是你们那次集训营的同学?
    我点头说是啊,很厉害的一个女孩子,湘西落花洞女出身,请神探知,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杂毛小道还没有说话,站在他肩膀上面的虎皮猫大人就乍呼起来:“毛,说是山神,就真的是神了?蜗牛是牛么?天牛是牛么?不过就是跟几个踩到狗屎的山精野怪有一腿子的浪货,小毒物你把她捧得这么高,这眼光,倒是低得让我不齿尼玛,以后别说你认识我!”
    我没有接话,看向旁边的刘思丽,这个女孩儿倒是机灵,也不理这鸟儿,头扭到一边,装作听不见。
    杂毛小道笑得捂肚子,我也苦笑,说大人,您老人家的眼界,高瞻远瞩,但我却只是一个出道不久的小角色,您口中的山精野怪,在我眼中,都是厉害的大拿……
    虎皮猫大人呸我一脸唾沫,然后振翅一飞,朝着林子顶尖飞去,屁股一撅,一大泡翔,就洒落下来。
    我赶忙闪躲,那翔正中哈哈大笑的杂毛小道,啪唧一声,惨不忍睹:
    “肥母鸡,你大爷的……”
    这里分配到的宿舍条件不错,单人单间,还有单独的洗手间,杂毛小道没有名额,不过刘思丽找后勤再搬来了一铺床,倒是不错。下午的时候,杂毛小道一个人出去晃悠,说去解放碑摆摊,看看美女,而我则前往之前报到的主楼,参与专案组的案情通报会。
    这次通报会的主角是白露潭,她和黄鹏飞领导的搜查二组,通过近一个星期的排查,已经将毒虫撒播的源头,最终确定在了以渝城丰都为中心的近三千平方千米的土地上来。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发现,因为病橘的爆发范围,遍布西川东南部,渝城大部以及黔西等部,甚至巫山以北,都有发现,能够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从这么大范围的病发区域中找出源头,而且有理有据,足以证明了白露潭和黄鹏飞的能力。
    本次专案组的组长是袖手双城赵承风,不过他老人家贵为大区副职,事务繁忙,所以具体的领导是一个叫做董申磊的中年人,我听别人叫他处长。
    白露潭这个女孩子比较会说话,汇报的时候,言必称专案组相关领导的指挥下,在组员们奋力的工作下,故而得到了董处长的大力表扬。搜查二组里黄鹏飞是正,白露潭是副,因此也少不了黄组长的亲历指挥和决策,面面俱到。
    会议开得比较杂,我大概捋了一下,知道这起病橘事件,目前有三个重点,第一就是组织专家小组,针对性地研制特效药,并且防范其扩散,和来年的继续漫行;第二则是要追查出幕后凶手,将研制毒虫并且将其散播的那些罪人,给绳之以法;第三,那便是要找出偷偷收购这一批有毒柑橘的商家,避免其流到市场上,危害更多的人民群众。
    会议结束的时候,董处长也给专案组的各负责人介绍了我,说是从东南区请过来的专家,也是一名蛊师。
    大家对于我的到来,报以热烈的掌声,不过我很敏感的发现,这掌声里面,依然还是有一些敷衍。
    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我的到来,比如黄鹏飞。
    这起事件,对于大集体来说是一件危害甚大的事情,但是换一个角度,如果能够顺利结案,未必不是一场政绩。会后董处长找到了我,跟我谈了一会儿话,对我的到来,表示了个人的欢迎,并且跟我说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到他,能够满足的,就尽量满足。
    这场合我见得也多,表示一定会尽力工作,争取早日出成果。
    出了董处长办公室,我又被一个工作人员领到了另外一栋比较有现代气息的大楼,经过介绍,才知道这里是实验大楼,针对致病柑橘的防治和医疗工作,就是在此处封闭式的集中进行。这里说是专案组,但其实是一个应急指挥中心,集很多功能于一身,有多个不同的团队在支持。就比如此处,大楼里召集了很多医学、生物学相关专业的专家教授,正在夜以继日的研究和实验,与此同时,像吴临一这样养蛊人身份的人士,也有好些个。
    在真正的危机面前,以国家为单位的团体爆发出来的力量,实在恐怖。
    我在五楼实验室找到了吴临一,他正在带领着五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女在做实验,没空理我。
    我闲得无聊,走到临门的实验台,看到柜子上面摆放着很多玻璃的培养皿,用英文字母和数字分门别类标注清楚,我低头看向第一个,里面是一块切成四分之一的柑橘,橘黄色的果肉里面已经腐烂了大半,尽是些蛆虫爬行。很奇怪的是,这果肉被蛆虫吞食大半,但橘皮却毫发无损,一如寻常。
    “橘子皮里面含得有大量的柠檬烯,性温、辛苦,细胞形状不规则,壁不均匀增厚,有浓重的气味,这些都是蛆虫不喜的,所以很多柑橘到底有没有病,只能够剥开才知道。”
    我身边传来传来了吴临一的声音,只见带着淡蓝色口罩的他出现在我的旁边,一边取下橡胶手套,一边指着培养皿中的蛆虫跟我说道:“之所以请你过来呢,主要是因为你所养的蛊,乃金蚕,这东西据古书记载,是蛊中之王,所以希望你能够出一些主意,并且用你的金蚕蛊,贡献一些解药的研制方法。
    贡献……方法?
    我问现在都有什么难点呢?吴临一说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解除这病橘的毒性,以及确定防范之法。你的金蚕蛊是剧毒,无人能解,而本命金蚕蛊又能解百毒,最强的矛、以及最强的盾,你都有了。我初步的想法是,先从你的金蚕蛊上面取一些样品,然后做研究……
    我听着,脸色不由得严肃起来这哪里是让我过来研究,这分明是要拿我来做研究。
    当我的金蚕蛊,是小白鼠么?

猜你喜欢: 《大明1617》 《爹地请你温柔点》 《双天行》 《快穿之老攻在手[快穿]》 《梦游诸界》 《战末为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