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坚决的打脸

    在六楼里间一处昏暗的办公室里,我见到了闻名已久的袖手双城,赵承风。
    和我想象中的很不一样,赵承风是一个很富有魅力的中年人。
    他的眉目间长得跟青虚有些像,帅气,天庭饱满,地葛方圆,声音也洪亮,振振有词;年纪似乎比大师兄还小一些,待人接物,给人予如沐春风的感觉,我本来以为自己所面临的是冷枪暗箭,风雨飘摇的鸿门宴,早就憋着一肚子怒气,没想到完全就不是,赵承风拉着我的手,说了一大堆家常,还夸我,说他知道我在集训营的表现是数一数二的,要不是后来受了重伤,真的想把我调到帝都,加入大内呢。
    赵承风动情地拉着我的手,说陆左,之前真的是委屈你了。
    我这个人有一个“缺点”,就是吃软不吃硬别人对我像革命政委一样,春天般温暖,我就觉得他跟亲人一样。拉着赵承风,我把这几天受到的委屈,给全数都倾倒出来,说吴临一这哪是在救人,简直就是要我的老命。
    赵承风摆摆手,说小陆同志,你不要闹情绪嘛,吴老作为西南局顶尖的几名蛊师之一,既然承诺你没有事,就一定不会有事的。不过呢,我们做工作的原则,不但要灵活应变,而且需要尊重当事人的想法,不然,那不就成法西斯了么?好的,既然你不同意吴老的方案,那么我给你批一个条子,让你自己,领导起一个实验室来,所有的配置,一律参照最高标准。希望你能够不辜负组织的期望,尽快完成任务。
    听到赵承风的话语,我激动得眼圈子都红了,站起来表态,说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
    赵承风让我坐下,放松,不要紧张嘛,在大是大非面前,我们所有的内部矛盾,都是次要矛盾。你看看,一沟通,所有事情也就解决了嘛。小陆同志,你也有不对的地方,昨天根本就没听吴老的解释,就私自跑出去了,这样子,就很不好嘛。不过你是年轻人,犯的错误,上帝都会原谅的。一会儿,你去找吴老道个歉。要挣面子,就让成果,来证明你的一切。
    我点头,说我也有不对的地方,这个我省得,我会去跟吴老道歉的。
    听到我的承诺,赵承风站起来,跟我握手,说好嘛,好嘛,我们国家,就需要你们这样敢做敢当、又勇于承担责任的年轻人。你的实验室,大概会在下午批下来,我很期望看到你和老吴、还有其他专家教授一起打擂台、赶进度,等待你的喜讯!嗯,悄悄告诉我,我很看好你哟,哈哈……
    赵承风的笑声阳光而爽朗,我也不由得笑了起来,激动地泪花闪耀。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把与赵承风的会面学给杂毛小道听,他忍不住地鄙夷,说这个老家伙,收拢人心的功夫,比他自身的实力要大十倍百倍,果真厉害。我冷笑,说原来不知道大师兄为什么叫做黑手双城,而他叫做袖手双城。现在知道了,所谓的“长袖善舞”,便是如此,有手腕,而且善于社交,钻营取巧,说实话,我自己都有些佩服他呢。
    杂毛小道满满地喝了一大口番茄鸡蛋汤,抹了一下嘴巴,说他们这些能爬上去的,个个都是人精儿,哪个没有一把手段?不过他既然发了话,那么你倒是不用顾忌吴临一的态度。到时候,比他早点弄出方案和解药的法子来,这才是啪啪地打脸,看他还扯大旗,装波伊不?你有没有信心?
    我并不配合,愁眉苦脸,有气无力地说没有。
    杂毛小道一口鸡蛋汤,差一点儿就喷了出来。缓口气,问我见赵承风的时候,把话说得满满,怎么现在就蔫了?我苦笑,说大话谁不会,但是要真正地弄起来,我哪里是那一堆专家教授的对手?现在只有祈祷金蚕蛊,能够给力了。要不然,到时候我可要被嘲弄死了。
    为了脸上的那一点儿面子,我当天下午就去董处长那里领了权限,然后开始接掌了六楼a号实验室。
    因为知道了我和吴临一的矛盾,那两个被分配过来给我帮手的助理实验员(硕士学历)拖拖拉拉,并没有上任,不过我并不理会。有杂毛小道帮旁边出谋划策,小妖和朵朵两个乖宝宝帮忙打杂,一时间倒也不缺人手。
    我迫不及待,找刘思丽领了二十来份来自不同产地的样品病橘,然后由朵朵和小妖分门别类布置,当天下午,就开始与这一整栋楼的专家教授、博士硕士院士,开始较量起来。
    这里公布一下本实验室人员的学历构成:本人陆左,高中毕业,理科生;顾问杂毛小道,学历小学肄业作为一个道士,自小接受家庭教育,而真正上过的学校,仅仅只是小学二年级,接着便上了茅山后院;小妖,不详,反正也是个没文凭的货;朵朵,学前班大班,至今已经自学到了小学四年级的课程……
    好吧,相比较而言,作为本实验室的领导者,我还算是高级知识分子了,
    当然,我们还有一个高级顾问,那便是虎皮猫大人,这厮虽然来历不明,但是学贯古今,触及旁通,倒是我们这里最能够拿得上台面的家伙。只可惜这家伙太过于疲怠,并不肯出死力,谁也没招。
    不过我所要做的,倒也挺简单的就是把这二十来份病橘剖开,露出里面的蛆虫来,然后标识清楚,让肥虫子挨个儿地吃,而我则闭上眼睛,感受肥虫子脑海里面的反应。对于肥虫子来说,这些东西当然都只是些开胃小菜,但是我却能够从其中的感受中,抓到一些实验之外的反应。
    有了这些数据积累,我便能够从十二法门中育蛊一章,以及山阁老留下来的总纲规律,找出一些能够解除毒性的方子来。
    短短三天时间里,我就已经琢磨出二十来种方子,这些都是治蛊防虫法子的变种,略为粗糙,很多细节,都还需要耐心打磨和调整,然后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来。
    当然,我最需要的还是小白鼠,也就是能够让我自由实验的活人。
    因为有肥虫子在,并不用担心中毒的危险,所以我们可以无限实验,最快的确定出最终方案来。
    我环顾四周,发现适合的只有我和杂毛小道。当得知了我的想法,杂毛小道抵死不从,说要吃那一堆由肥蛆组成的橘子肉,他宁愿去死。他不愿,就只剩下了我,然而我几次咬着牙,将这橘子放到嘴巴前的时候,都还是忍不住吐了,始终鼓不起那种决绝的勇气。
    既然我们两个都不行,那么就只有求助于旁人,我找到董处长提出申请,结果被他断然驳回。
    我至今还记得董处长指着我鼻子,气愤大骂地场景。那叫一个狗血喷头,其中各种慷慨激昂,简直把我当成了残暴的日军731部队。没办法,我只有去找愿意为人民做牺牲的白露潭,结果她借口时间紧任务重,把我当成神经病,躲了好几回。
    一时间我们陷入了僵局,虽然可以通过小白鼠等医学动物来进行实验,但是这些都不能够说话,不能够快速地得到结果。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我和杂毛小道坐在楼道口哀声叹气的时候,这几天一直把我们的工作看在眼里的刘思丽,怯怯弱弱地跑过来问我,说陆左,你所说的实验,真的没有生命危险啊?
    在我们诧异的目光之中,刘思丽咬着嘴唇,小心翼翼地说:“不如,让我来吧……”
    如此,我们有了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实验对象,如获至宝。
    接下来的几天里,肥虫子几进几出,几十进几十出,在刘思丽体内来回穿梭,不辞劳苦,而刘思丽则每天闭上眼睛,试吃各地柑橘,让自己积累病原体。这个女孩子并不是修行者,只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主修心理学,没什么背景,考公务员的时候就分了这么一个冷门单位。看着她不断用心理暗示的法子,开脱自己,然后将一瓣瓣橘肉放入口中咀嚼,我心中不由得赞叹。
    看来想要混官场,还真的需要强大的心志,并不比我们这些修行者差多少。
    当然,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我们对刘思丽的敬意,都不减一分。
    颠来倒去,又是一个多星期,我们终于确定了一份以板蓝根、茯苓和紫菀为主药的方子,配合驱疫神符,对于治疗这种病症有着很好的临床效果。这成果的快速得出,第一功臣是金蚕蛊,第二则是刘思丽的付出。根据这份方子,我们又会同了相关实验室,衍生出了大范围防治的喷雾式中药抑制剂。
    董处长将信将疑,后来我们通过方子治好了两位数以上的病人,他大喜过望,立刻责成其它实验室做同层对比测试,如果成功,即将进行大批量的推广和使用。
    当然,那些已经变成白痴的人,因为脑神经受损过度,已经无效了。
    我到了专案组的第十三天,再次参加了案情通报会。会上,董处长通报目标已经确定集中在了渝城下辖丰都境内的数个小村子里,专案组正准备筹集队伍,对这些区域实行排查和确认。

猜你喜欢: 《本王不吃软饭》 《至高运薄》 《海贼之超级卡牌系统》 《江湖妖孽传》 《独占韶华》 《公子的落魄天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