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剧毒的蓝蛙

    林中小屋的灯光骤然亮起,从窗户里探出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头颅来。
    她的目光正好与鬼鬼祟祟的大和尚相对,大惊失色,周边的空气顿时被她一口吸干,然后化作了惊天动地的尖叫声:“有贼啊……”这农妇的尖叫声让秀云和尚十分尴尬,这佛爷一辈子化缘吃斋,何曾做过这等不问而取的丑事,于是单手作揖,长呼了一声佛号,曰阿弥陀佛,然后解释道:“女施主,别误会,贫僧此番前来,只是为了……”
    他说了半截话,这才幡然醒悟过来:咱家不就是过来抓人的么,那还解释个啥呢?直接动手啊!
    然而最先动手的却不是秀云和尚,而是窗户里另外冒出来的一个脑袋。
    在昏黄灯光的映照下,我看到这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四十多岁,他这愁眉苦脸的表情,跟我家乡那些小孩没钱读书、老人没钱治病的同龄人一样,生活的艰辛和磨难,早早地在他脸上刻下了无数沟壑,胡须拉碴,脸色蜡黄,一双眼睛红通通,并没有什么神采。
    当然,这仅仅只是他刚刚露面的样子,当瞧见了左手托着符文瓦钵,右手拿着青铜短柄禅杖的秀云和尚之时,他的眼珠子里,突然爆发出了一抹鲜血一样的红光。
    有灯光照耀,按理会光明一些,然而秀云和尚身边的黑暗,却变得更加浓重。
    接着这些黑暗迅速凝结,然后化作了身着明光铠、手持长陌刀,古代士兵形状的鬼灵。总共两具,一前一后,朝着秀云和尚生劈而来。战斗在一瞬间就打响了,秀云和尚怕的是这小娘子的误会,却并不惧这等凝结如实质的鬼灵之身,当下一声长笑,右手的青铜禅杖一抖擞,顿时就有好多小铜环相互击撞,发出町铃哐啷的清脆声响,接着迎击上去,堪堪架住了前面一位,最猛利的劈砍。
    此时的我、杂毛小道和王正一三人,已然将身子化作狂风,足下用力,朝着这林中小屋冲去。
    而虎皮猫大人,则迎上了一只在暗处的猫头鹰。
    整个林子里,依然还飘荡着那用易拉罐制作而成的简易报警系统,哐啷啷的响声。
    这些响声便是那集结号,随着声音的延续,和在整个林子山坳的回荡,有无数的黑雾,从树上、地底以及茂叶繁枝的深处涌出来,聚拢成了一道道不停旋转的黑雾,而那些枝头上沉甸甸挂着的柑橘,无论是橘红的,还是青色的,都纷纷脱离了枝头,从上而下,雨点一般落下来。
    我们踏过落叶,踏过林间的土地上,头顶上砸落下来的柑橘被那些黑雾裹挟,如同气球一样爆炸开来,汁水喷射。
    这种强度的爆炸,自然不会损人分毫,也无法阻挡我们前进的速度,然而那些喷洒出来的橘肉里面,却是一大堆白花花、不断蠕动的蛆虫,此刻也如同有人指导操控一般,大量地往我们的头上、身上附着而来。
    我们快速接近,一路爆响,那场面,让人震惊,记忆深刻。
    王正一看到这幅场景,却越发地兴奋起来,大声叫道:“那个男的肯定就是曹砾,就是鬼面袍哥会的四把手。”他似乎有些略为兴奋,一说话,一大篷橘汁就飙射入嘴里,灌了一大口,里面好多蛆虫顿时顺着他的食道,欢快地往下溜走,使得这老道顿时紧紧闭上嘴巴,不再多言。
    王正一吐了两口,身子一震,身上的那些腐烂橘肉全部都被劲气逼开,周身都有一道隐隐的气场。
    我和杂毛小道有样学样,老萧凭借着血虎红翡,而我则有金蚕蛊那种天生震慑群虫的淡淡蛊威,效果也都很不错。当我们从上坡冲到了林间小屋的时候,只见秀云和尚已然将那两头黑暗鬼灵,给一举镇压,不再猖狂。不过他的对手毕竟是一位蛊师,万般防备之下,还是遭到了暗算,当我们来到近前,只见这大和尚的脸上,尽是幽蓝之色,眉头黑雾浓郁,嘴唇翻开,这模样,似乎中了剧毒。
    王正一跑到跟前,刷刷刷三下,从手中飞出了三道竹片精制的符箓,钉住了其他的三个方向,将那些回旋的黑雾驱散,这才急忙问大和尚,说这是咋了?
    秀云和尚惨笑一声,左手上面的瓦钵交到了右手,然后左拳一翻,摊开来,只见在这佛爷宽厚多肉的手掌之上,竟然有瓜子壳大小的一个黑蓝小点。我睁开眼睛仔细瞧,原来是一只小得可怜的蛙状两栖动物,双眼鼓突,周身皆是靛蓝色,皮肤滑腻粘稠。
    因为被捏死了,一滩蓝紫色的浆液,附着在了大和尚的左手之上。
    我眯着眼睛,仿佛间,看到一股爆烈的黑气,正通过手少阳心经脉,往他的全身四处扩散。
    好剧烈的毒性!倘若这黑气行于秀云和尚全身一周,甭管大和尚全身的修为成就有多高,都只有去见我佛如来的下场。我脑门的汗水往下流,虽然不知道品种,但是我也知道这瓜子壳一般大小的蓝蛙,必然是十分难得的毒物,而且它除了有毒性之外,对修行者还有一股天生的邪气压制,就到这一点,它必定也是恭请了五瘟神像之后,蛊毒的产物不愧是鬼面袍哥会的首席蛊师,果然名不虚传。
    这里需得提点一下,这蓝蛙能够伤得了青城二老之一的秀云和尚,而肥虫子却偷袭不了并不如秀云和尚的青虚,这主要有两点,其一是豁不出这条小命,金蚕蛊已然有了本我的智慧,趋利避害,不会如此决绝,一往无前;其二,则是因为其为半灵体,天然受到道力的影响,而并非金蚕蛊不如蓝蛙。
    正当我们发愁的时候,秀云和尚手上的那蓝蛙,已然被一条暗金色的肥虫子给叼住,然后胡乱几口,竟然给全部吞噬干净。
    我朝着紧紧绷直身子的秀云和尚低声喝道:“大师,放松戒备,让我的灵蛊,帮你解毒。”
    听到了我的招呼,秀云和尚终于放宽了心,任由肥虫子从他的手掌钻入,然后用右手背,抹了一把汗水,叹道:“大意、大意,今朝差一点儿就栽在了这里。陆左小友,大和尚我欠你一条命,有机会,我自当补偿于你。”
    有了金蚕蛊入体,秀云和尚终于敢行气,将蛊毒集中于一处,然后任由肥虫子快速吞噬。
    几秒钟后,肥虫子心满意足地回到了我的手上,我朝着这个可爱的肥和尚笑,说无妨,都是并肩子的战友,何故说这等疏远的话,不用的,不用的。
    就在我跟秀云和尚解毒的这时间里,王正一和杂毛小道已然将这林中小屋,给全然封锁,然后由王正一通过联络器,知会了在村外留守的杨操、黄鹏飞等人,找到目标,急速赶过来增援。而杨操则回报,说他们已经和部队先行增援过来的一个排汇合,现在立刻出发,最迟二十分钟后就能赶到。
    给秀云和尚解完毒,这时的我才有时间,仔细察看这栋林中小屋。
    因为我们的及时赶到,那屋子里面的人并没有出来,与此相反,他们把门窗紧闭,然后灯光也关住了,里面一片寂静,仿佛是一间空房。不过,我们却能够通过空气中微微的异动,以及“炁之场域”的波纹反射,知道里面曹砾肯定还在里面。
    这家伙居然还在这里,我就有些奇怪了,因为在我的想法里,既然那个孟老太是此处守门人,那么两者之间,必定还是有着一些快速联系的方法。而我们在大阵中被困这么久,期望曹砾毫不知情,这个想法,显然不切实际。
    然而曹砾却还是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就在这林间小屋里。
    这还真是奇怪。
    完成了调兵遣将的王正一也开始关注起了这小屋子来,他手持拂尘,踏着七星斗转罡步,牵动炁场,数秒钟之后,他的脸色一变,招呼我们喊道:“不对劲,冲进去……”
    我们一时间都有些发愣,不知道这老道士为何变得这般惶急,似乎瞧见了鬼一般。只见他的拂尘在空中炸响,然后不管旁人,一脚就朝着正门飞踹过去,破门而入,然后在那里面的黑暗之中,传来了一阵拳脚相交的沉闷声音。
    王正一开始拼命,我们自然也不敢贪生怕死,不过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刚刚解完毒的秀云和尚。只见这佛爷化作一道庞大的风,也朝着里面扑去。
    我和杂毛小道紧跟着冲进屋子,还没有适应里间的黑暗,便赶到有劲风扑面而来。杂毛小道挥舞雷罚,剑意奥妙,而我的胸口一震,两个朵朵都匆匆赶来,抵住了这攻击。几秒钟之后,我发现王正一和秀云和尚两人似乎从堂屋冲进了卧室,里面破空的音爆,不时炸响,使得这处房子都不由得一阵摇晃,头顶上面的瓦片不住呻吟,显示出了高手强横的破坏力。
    轰
    又是一通响,几秒钟之后,里间终于又回归平静,而我们也已经消灭了黑暗中袭击我们的鬼灵,冲进里屋,只见青城二老正蹲在地上察看。而那原本那放着一张床的位置被掀开,露出一个黑黢黢的地道来。

猜你喜欢: 《凶灵偷渡师》 《百鬼全书》 《远走高飞》 《重生九零之一程山路》 《重生之妖孽横行》 《三千位面大抽奖》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