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离奇的重逢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我们所有人的热血都沸腾起来,小朵朵也叫嚷着,攥着拳头冲了上去。
    两个小宝贝儿都打了前锋,我自然也不敢落在后面,大步飞踏而去;杂毛小道紧随其后,在虎皮猫大人的加油声中,雷罚已然祭了起来。
    在我们的身后,是杨操、黄鹏飞和白露潭,以及冯雷带领的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军人。
    这些军人,虽然并不及老光他们那种国家战略级别的红龙特种部队,但是却比吴刚他们那种武警,无论从技战能力、心理素质以及备战精神,都要厉害得多。所有人都启动起来,一时间,整个通道里立刻出现了一大片脚步声,气势惊人。
    感觉到受辱的小妖,一旦发起疯来,谁也劝导不住,我惟有紧紧跟在后面,不让她跑出我的视线。
    追了几十米,我看到前面有两个身影在颤抖,小的那个自然是小妖,而那个比我矮一个头的,便是那个黑影子。我二话不说,掏出了震镜,快步上前,当头便是一照:“无量天尊!”人妻镜灵果然给力,一大篷蓝莹莹的光华,便笼罩在两人的头顶。
    然而让我诧异的事情是,小妖被人妻镜灵给定住了身子,但是那个黑影子却回头瞧了我一眼,转身跑掉。
    在震镜的光华中,我瞧见了那个人的模样,正是之前在果林小屋里,从窗户里第一个探出头颅的那个女人在青城二老的追击之下,她竟然还有闲心过来伏击我们,看来此间的情形,还真是十分不利。我顾不得小妖朵朵对我的一大通责骂,硬着头皮一个劲地往前冲,见到那个女人跑着跑着,突然身形一坠,又不见了踪影。
    我赶到了她消失的那个地方,但见那里有一个小小的洞口,似乎是另外一个地下通道。
    当下我也不敢犹豫,二话不说就唤出金蚕蛊,让它去把那女人咬住,不得逃脱。肥虫子领命而去,然而当所有人都跟到了我这边来时,它也摇着尾巴回了来,并不收获。小妖朵朵不服劲儿,跳下那黑洞爬进去,结果在里面大声臭骂,说那娘们,居然在这里放了断龙石,没有开关,挤不进去啊。
    断龙石?我听到这个名字,立即想起了几千斤的石头,那个女人,倒是一个未雨绸缪的狠角色。
    我们几个人围堵在这里,头疼,也没有办法。从那个女人逃脱的方法上来看,这整个地下世界,鬼面袍哥会的人在此必然经营日久,四通八达的,倘若他们纠集到了一定的人手,将我们断然分割,只怕我们现在的处境,就变得十分危险了。
    如此延展开来,我们不由得想起,曹砾之所以没有走,还露了一面,是不是因为他是作为诱饵而存在的呢?
    若真如此,整个西南病虫柑橘事件,就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我突然想到,只怕此次事件,完完全全就是冲着我们宗教局而来的,大概就是为了报复上一次差点全军覆没的仇怨,故而设局,将我们引入此处,好宣泄一番愤怒吧?
    要知道,这次病橘延续的范围如此广阔,为何我们会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找到了传染的源头,并且很快就确定是鬼面袍哥会的首席蛊师,曹砾所为呢?我的心中狂跳,回头看向了白露潭和黄鹏飞。调查之所以会有这么快的进展,主要就是这两人所负责调查组的功劳。
    大家都是聪明人,一点就通,黄鹏飞冷着脸没有说话,而白露潭却并不能够沉默。面对着大家的疑问,她告诉我们,本来事情如此顺利,她便一些怀疑,因为每次调查陷入死胡同的时候,便会莫名地收到一些关键提示,然后循着蛛丝马迹,最终找到了这里来……
    白露潭疑虑地说,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是有些奇怪,好像有人一步一步地挖好坑,等着我们跳进来一般。
    我皱着眉头,说这个情况,当时你们汇报的时候,怎么没有听人说起?
    白露潭慌乱地看了一眼黄鹏飞,而黄鹏飞则目无表情地瞄了我一眼,说我们汇报什么,不汇报什么,需要跟你商量么?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汇报呢?你……
    他这话儿还没有说完,便见手影一闪,“啪”的一声响,黄鹏飞的脸颊上面立刻红了一片。
    出手扇人的杂毛小道若无其事地揉了揉手,淡淡地说道:“你小子还是小时候那死不认账的德性,这一巴掌,是为牺牲了的同志扇的,其余的帐,我们出去算……”
    被当众扇了一巴掌,黄鹏飞的怒意一下子就爆发出来,口中一声怒吼,七星剑霎那间出鞘,剑尖一抖,朝着杂毛小道,如毒蛇缠去。
    他的这七星剑是由红铜缠金制成,上附七颗宝珠学过化学冶金的朋友应该知道,这两种主要构成的质地偏软,远远不如钢铁的硬度,并不适用于铸就兵器。不过作为一个道士,通常面对鬼怪的几率,要比人类要多得多。红铜此物,常用来铸就罗盘,或者铜钱,性阳而驱邪,是不错的契合金属,而金,则是富贵之物,在我们苗疆一带,建房子的时候,通常都要放一点在梁上,用来镇宅。
    如此打造出来的七星剑,锋利非常,确实也是一把杀人的好武器。
    杂毛小道熟知黄鹏飞的尿性,知道他定然会暴起反击,早有防范,于是一边退开,一边出剑,将他这凌厉的剑势给化解得软绵无力。我们自然都不希望两人打将起来,纷纷上前劝架。要论战力,黄鹏飞并不如杂毛小道,于是发了一下疯,被杨操、白露潭等人给劝住。
    我没有劝,抱着胳膊在一旁,嘴角泛着冷笑。
    吵完闹完,大家又聚集在了一起,讨论下一步的行动。
    杨操虽然资历较深,但毕竟不如王正一、秀云和尚这样的成名宿老有威望,故而对是进是退,我们爆发了一场大讨论。持退意见的人,说既然这是一场陷阱,恐怕敌人早已经做好了周密的布置,再不退回,只怕就要葬身于此了,我们无所谓,还要为身后那十几名战士考虑;而坚决不肯同意的,则认为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我们有枪有炮,怕啥子?
    再说了,王道长和秀云大师两人就在前方,倘若深陷囹圄,我们又岂能见死不救?
    这一番讨论足足用了五分钟,我们还待争论,突然从我们的来路处,传来了一声轰隆隆的滚轮声,这声音听着沉重而刺耳,让人心中胆寒。一直在打盹的虎皮猫大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展翅飞起,大声叫嚷道:“跑,快往前跑,不然都死啦死啦的……”
    说完,它老人家率先就朝着前方冲去,我们不明就里,但是却也不敢耽搁,跟着使劲跑。
    我们一直跑,那个声音却越来越近,听得让人心中胆寒,有一种通道都要倒塌下来的恐惧感。这种害怕促使着我们快速跑动,足足狂奔了几分钟,突然眼前一阵开阔,我们竟然跑到了一处广阔的岩洞里面来。出了通道,我们前面是凹口台阶,虎皮猫大人歇斯底里地大叫,让我们都往两边闪,我们纷纷照做,结果还是有人来不及,落在最后的两个战士刚刚出得通道口,便听到轰隆一声巨响,一个直径长达两米五的滚圆石球,裹挟着他们两个,带着巨大的动能,朝着下方的石厅重重砸去。
    咚,咚,咚……
    从出口到下方的岩石大厅处,落差有五六米,那石球将两名战士碾压成了肉泥之后,又跳动了几下,然后重重撞到了一处突起的石笋上面来。
    巨大的动能,撞击得整个岩洞里一阵轰隆隆的声响,地皮都在抖动,我使劲扶着墙,心中狂震。
    一切都静下来之后,我们跑下那天然生成的石阶,来到了那两个死去的战士旁边。
    看着这两具脸色模糊、骨头碎裂、内脏被挤压一地的尸体,我们不由得都开始后怕起来。倘若不是虎皮猫大人出声提醒,只怕我们的大部分人,都差不多整个模样了。
    我们身边的十几个兵哥哥都忍不住心中的悲伤,内敛一些的紧咬着嘴唇不说话,有人蹲在死去的兄弟面前默默流泪,有人则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这些哭泣,并不是恐惧,而是悲伤,也是愤怒。看着这活生生的生命消失在我们的眼前,没有人再想着离开,心中只有复仇的怒火。
    这里面,也包括我此时的我,已经是热血当头。
    然而愤怒终究是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打量身处的这片区域,发现这个宽阔的岩洞,竟然非常大,到处都是石笋和柱子,将我们的视线隔断开来。头顶的岩壁高的,离地足有四五米,低的只有一米,呈弧形落下,在西边的方向有一条浅浅的小溪,手电照过去,泛起亮光来。
    我们四处探查,突然听到杨操大喊一声老吴,我扭头,只见好多人纷纷朝着小溪那边跑去。
    我也跟着跑,匆匆来到溪边,转过数根石笋,只见地上有好多具尸体,而杨操蹲在地上,抱着一个老人,正在奋力摇动。
    ********************分割线********************
    很感谢大家的支持,好多很久没有见的id出现了,也有好多陌生的读者留言,满满都是正能量。
    我白天手机看网页版,不能回,不过都看到了,谢谢你们。今天是七月的第一天,崭新的一天,崭新的一月,名次并没有上涨,不过我仍在期待。感谢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的朋友,我看到了你们的支持,至于很多问题,我不能一一回答,这里给一个链接,去看看/review/848363。这里讲一个误会,就是勾兑了自动订阅,但是没有看的,是不算订阅的,这是为了照顾大家不乱花钱。我开通了一个微信公众平台,叫做“南无袈裟理科佛”,每天晚上都会做推送,附链接,大家加一下我,然后点击链接即可,谢谢。
    七月,成败在此一举,小佛就争一口气,先行谢谢了。
    今天有加更。

猜你喜欢: 《快穿之永生》 《重生七零年》 《长蓁》 《正义的使命》 《剑破九天》 《巫师之灾》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