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又见岩壁画

    这个老头儿,便是跟我分别在两个队伍的吴临一。_!~;
    吴临一死了么?
    没有。
    仿佛听到了旧日战友的呼唤,在经过一阵摇晃之后,吴临一睁开迷蒙的双眼,虚弱无力地抬头看了一下我们,眼睛骤然亮起,然后艰难地从喉咙里迸发出一句话来:“快去救洪队长他们……”这句话一说完,他便剧烈咳嗽,脸憋成了紫红色,吓得杨操赶忙拍打他的背部。
    好一会儿,他呕吐了两下,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来。
    在这段时间里,我环顾四周,发现这石笋转角处,还倒伏着十来具尸体,有的是我们的人,有的则身穿着黑色棉袍,脸覆恶鬼面具,想来就是那些鬼面袍哥会的成员。
    冯排长带着士兵们在查看这些伏尸倒地的尸体,过了一会儿,走到我们面前来。
    他脸色铁青,说没有活口,全部死了。听到这话语,我们都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这得是多惨烈的战斗啊,除了吴临一之外,竟然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存活下来。而且双方居然都没有时间来收敛尸体,打扫战场,可见这战斗在此刻,都还是处于胶着状态。
    除了部分士兵持枪警戒之外,我们都纷纷围到了吴临一的身边来,想从这个幸存者口中,知道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此之前,黄鹏飞有些不舍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子,倒出两颗药丸来,递给吴临一服下,然后给他喝了一些水,拍背送服。
    缓过气带的吴临一脸色苍白,指着小溪的下游,西边的方向,说:“我们到达了五里牌,正好撞上了鬼面袍哥会的部众,当时洪队长领着我们一番冲杀,倒是死了不少袍哥,他们一直退却,跑到了一个山洞里,在通知了部队之后,我们乘胜追击,冲了进来。结果前面的道路还好,但是过了暗河,对手便越来越多,越来越厉害的,各种鬼蜮伎俩,纷呈而出。我们损失了不少弟兄,直到了此处,鬼面袍哥会的坐馆大哥,张大勇出现了……“
    这是一场最简单的示敌以弱的战役,有心对无心,所以我方惨败,洪安中这一队是主力,共有二十余人,对手也却只有十几人,结果一番折损下来,七七八八,竟然死了十来个。i^剩下的人,在红安中的带领下,朝着小溪的下游退去。
    在整个岩洞里面的战斗,发生在二十分钟之前。
    我们面面相觑,谁都没有想到,自今年五月开始掀起暴风骤雨似的打击活动之后,我们都以为邪灵教这些组织,会小心翼翼地猫着身子来,潜伏过冬,然而没想到敌人亡我之心不死,竟然通过病橘事件,将我们所有人给引入瓮中,准备用鲜血的教训,作为最狠戾的报复。
    如此深谋远虑,运筹帷幄,似乎并不是张大勇这个鬼面袍哥会的坐馆大哥,能够计划出来的。
    难道又是邪灵教的掌教元帅出了手?
    我感到浑身发冷,有巨大的阴谋自头顶笼罩下来,让人喘不过气来。杂毛小道的脸色也不好看,他眯着眼睛,瞧向了西边,然后拿雷罚挑开头顶垂下来的头发,沉吟说:“除了张大勇,对方还有什么高手?”吴临一喘着粗气,胸前和嘴唇之上尽是鲜血,尤为的狰狞。他仔细回忆了一会儿,说当时太混乱,又都带着鬼脸,瞧得不是很仔细,不过可以肯定地是,鬼面袍哥会剩余的几个有名头的高手,比如二娘子,羽麒麟,还有吴老乱,都在这里。
    我对鬼面袍哥会并不是很了解,所知道的,也就是四大巨头。但是杨操等人身居西南久矣,听到这一个个响当当的名字,都不由得惊叹出声音来。
    我略有些奇怪,问这二娘子,是什么人物,名字怎么忒奇怪,和那个十三姨一般。
    杨操在旁边跟我解释,说你还真的说对了,这十三姨是张大勇的姘头,而二娘子,却跟曹砾是对食夫妻。我点头哦了一声,表示知晓,不过目光却飘到了杂毛小道那里,他转了一下眼珠子,表示知晓。
    黄鹏飞心虑青城二老,问吴临一有没有瞧见王道长和秀云大师两人。
    吴临一也显得很奇怪,说他们先前在这里战斗,并未曾见过青城二老。而后他又晕过去了,更是什么都不知道。
    事情一下子变得十分棘手起来,退又退不得,道德约束,而且我们这里有人有枪,这么退回去,实在不像话;但是若要前进,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岩洞子里,生命变得如此脆弱,稍不注意,我们便会报销,见马克思的见马克思,魂归幽府的魂归幽府最重要的事情在于,鬼面袍哥会向来都是玩弄鬼魂的大拿,死在他们手上,那就不是一死了之,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这选择对于我来说是个难题,对于其他人,也是一般无二,即使那些刚刚失去泽袍的军人,都不由得沉默起来。
    在这空档,我想起一件事情来,于是返回了我们刚才的来路去,走上台阶,用手电筒往黑暗中照射,只见在距离门口十几米的地方,堆积着一大堆的石头,有潜伏者人为地将我们的退路,给封堵上了。
    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给犹豫的大家时,又是一阵惶恐没有退路了,现在是关门打狗的节奏。
    冯排长通过步话机联络外面的战士,结果听筒那边传来的,是一阵滋滋的声响。我和杂毛小道、朵朵、小妖朵朵和虎皮猫大人来到了角落里,看着惶然失措的众人,不由得心中也是一阵焦急。我问虎皮猫大人,说老大,我们现在怎么办,到底怎么逃出去?
    虎皮猫大人抖抖身子,甩落好多干枯的碎屑和绒毛,说这一堆傻波伊,脑袋都转不过弯来,顺着鬼面袍哥会的思路走,最后的结局,不过就是死亡而已。
    杂毛小道点点头,说是,然后环顾四周,语气变得低沉,说吴临一有问题。
    我的眉毛一挑,说你也看出来了?
    杂毛小道点头,说是啊,看看这里,这么多人都死了,很多尸体都看得出是有补过刀的痕迹,然而偏偏吴临一这么一个重要人物,虽然也是身受重伤,但是却没有死成,光凭这一点,都不由得人怀疑了。我在想,杨操等人其实心中或者有所疑虑,之所以没有说出来,只是因为太熟悉了,惯性思维而已。不过我们却不一样,大家本来就不是路人,何必惺惺相惜,不肯面对现实呢?
    小妖冷哼,说早就看那个怪老头子不满了,要不要我去把他揍一顿?
    我赶紧拦住这个暴脾气的小狐媚子,这周围,可并不都是我们的兄弟,真当冯排长带着的那些战士,拿的是烧火棍儿呢?
    而就在我们几个窝在一旁,小声商议的时候,吴临一在杨操的掺扶之下,踉跄地站了起来。
    他悲愤地举起双手,大声喊道:“同志们,兄弟们,我知道你们心里都在害怕,都在犹豫,都在想着如何退回地面上去。不过,现在我们没有退路了,相逢狭路间,道隘不容车,唯有勇者,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看看我们身上的衣服,看看我们手上的武器,国家供养了我们这么多年,不就是等待着我们,杀光藏在暗处的敌人,保一方平安么?有种的,跟我一起冲,救出洪队长,杀他娘个片甲不留!”
    吴临一的话语很有煽动性,顿时间,就把所有人的情绪给挑动起来,喊了两轮口号后,纷纷要求前去救助被追杀的同胞们。
    看着大部队准备起拔了,杂毛小道问我,说小毒物,怎么办?
    我看着那十几把自动武器,冷冷地笑,说跟上去,盯着他,有什么异动,立刻出手。杂毛小道点头,说好嘞。这时吴临一捂着胸口,看向我们这里,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陆左,你们几个怎么在这里,要不要一起走?”
    我含着笑,说这当然,还请吴老师在前面领路,我们这回,一定要把洪老大他们,从重围中解救出来。
    吴临一说好,我们现在就走吧。
    说完话,他在杨操的搀扶之下,带着众人沿着小溪,朝着下游走去。站在杂毛小道肩头的虎皮猫大人环顾四周,说我先去四周查探一番,一会儿再来找你们。我不由得暗骂,说这肥母鸡,每逢有事,总是及时开溜,然后到紧要关头再出现,以体现其重要地位这到底是什么心态?
    这一回,我们并没有领头,而是跟着大部队缓慢行走,越过了好几个石笋,小溪蜿蜒入洞口。
    这时一个隧道式的长洞,从岩壁的形状来看,能够瞧得出有人工开凿的痕迹。我们行了十多分钟,洞内寂静,并没有见到有人或者尸体,不过有血,新鲜的血液,成喷溅状的洒落在地上或者墙壁上,触目惊心。而就是这些血,让我们开始注意到岩壁上面。
    突然间,我的背部一阵紧张发麻,在手电筒的照耀下,一副副明暗斑驳的壁画,上面的技法十分熟悉,无数线条勾勒的图形中,有着数不清的三眼小人,在上面浮现着。

猜你喜欢: 《与陆与之的二三事》 《北派那些事儿》 《英雄联盟之竞技之血》 《发个红包去未来》 《女神的贴身战兵》 《神权》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