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南羌的黑瘿

    我听过一个说法,就是神秘的耶朗古国,最繁盛的时候,在东西南北中,五个地方,都有一个耗尽民力修筑的大祭殿,这个祭殿,就如同我们现在的道观和寺庙一样,是古巫祭祀们修行和参研自然的地方,也叫做神坛;与此同时,这五个祭殿,还镇压着来自地狱深渊的出口,无数的祭殿祭祀和护殿武士,在此日以继夜地修炼和祈祷,就是要镇压住这邪恶,然后让古老而神秘的耶朗大联盟,永世长存。i^
    因为目的不一样,所以这些祭殿,全部都修筑在了地下,在山峦里面。
    然而现在史书上面的记载是,河平二年(公元前27年),牂柯太守陈立杀夜郎王兴,夜郎国灭。
    中仰苗蛊的传人罗聋子曾经跟我提及,耶朗大联盟之所以这么轻易的被灭亡,并不是国力太弱,而是因为在南方,出现了大量的矮人,与耶朗国的精锐作战,最后将其整个文明给覆灭了。
    覆灭之后的耶朗大联盟,土崩瓦解,辗转千年,那些祭殿祭祀和护殿武士们的后裔,便形成了三十六峒苗蛊,以及各种不同民族的巫蛊传承。
    这是史书上面没有记载的,但是一直有很多文献,或者口口相授,使得这真相能够秘密流传至今,便是杨操等人,也了解一二,并跟我说,这些资料,其实是存档在他们局的图书馆里面,封存入库。
    然而我没有跟杨操提及的事情是,这所谓的东南西北中,五大祭殿,其实我已经去过了三处:
    北祭殿,位于神农架爬窝沟子处的一处洞穴中,在那里我们碰到了枭阳,也碰到了十香虫,经历的生死几轮回,最后使得整个山洞都塌陷了,使得三叔神神叨叨地以为三个月后的那一场灾难,竟然是因为我们的缘故;
    南祭殿,位于缅甸萨库朗的基地总部,先后被日本人和萨库朗占据,因为藏得太深,便是我,也只是在幻境之中见过一次,只以为当不得真,然而后来大师兄竟然从里面搜出了金砖,这使得我才相信,所谓的人彘幻境,竟然是现实中的投射;
    中祭殿,这最为神秘的中央祭殿,便是在我的家乡青山界中,那里有山海经中记载的鮨鱼,有恐怖的顶级飞尸,有耶朗遗族,有恐怖的恶鬼,也有以矮骡子为首的深渊生物,更有让人根本摸不着头脑的、诡异的时间和空间法则。i^
    这三处地方,我们每一次都是九死一生,午夜梦回的时候,都忍不住打哆嗦。
    人,并不是经历得越多,就越不知道恐惧,而是只有敬畏这天地,才会有勇气和力量,来战胜自己。我有的时候总是感叹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死了那么多的人,但是我虽然受了无数的伤,但是回回都没有死去。我以前一直以为这是上苍在眷顾我,然而到了此刻,我不由得猛吸了一口气。
    尼玛,这哪里是在眷顾我,分明就是老天爷没有玩够,准备让我所有的耶朗祭殿都经历过一遍,方才罢休。
    看到这岩壁上那熟悉的壁画和人物,我和杂毛小道都不由得共同吐出了一个词:“靠,这贼老天!”
    岩壁上面的壁画并不只是我们看到,杨操等人也注意到了,都纷纷停了下来,议论纷纷。我们在队伍的后面,只是吵杂,听得不是很真切,然后听到杨操在前面叫我,说陆左,萧道长,过来一下。我们拨开前面的人群,走上前去,只见杨操指着我们头顶,说你们看,这个东西,是不是跟我们在青山界榕树山洞里面的,几乎一样?
    我抱着胳膊,说是的,几乎没有什么差别。
    得到我的肯定,杨操有些欣喜,说难道这里就是耶朗古国传说中的西祭殿么?
    我点头,说是,应该是;不过这个并没有什么好开心的,我们现在不是科学探秘,而是在生死历险。如果这里真的是耶朗祭殿,是古巫术传承下来的遗迹,那么得到了这些传承的鬼面袍哥会,只会变得更加强大,更加难以对付,对于我们来说,这其实才是一场灾难。
    我们这六个修行者都不由得发起愁来,白露潭叹气,说是啊,敌人的强大,是我们的悲哀,这确实不是一件值得让人高兴的事情。
    这壁画上面,描绘的内容讲述一个繁荣的部落,生活、劳动、祭典,打猎的过程,以及与许多怪兽战斗的事迹,这样的内容让我们摸不着头脑,按理说,既然是耶朗大联盟祭奠神灵的地方,那么不是应该描绘一些耶朗人的生活往事么,怎么会扯到三眼小人呢?难道这些小人,便是耶朗人所崇拜的神灵么?
    看到三眼小人大败了巨人,在山河的五个地方设立了祭坛,镇压深渊,我们似乎明白了什么。
    继续走,我们的心情开始变得有些沉重起来,这样诡异的壁画,不但没有给我们增添历史的厚重感,反而让我们开始恐惧起来。一路行,小心翼翼,并没有遇到伏击,我们甚至怀疑自己走错了路。不过吴临一却说应该没错的,他自己,能够查别方向。
    然而此话刚刚一落下,我们便听到有潺潺的诡异水流声,从这浅溪黝黑处缓慢传来。
    宁静的洞穴中,这突然出现的声音,不由得让人心中胆寒,几束手电筒一齐照过去,只见在离我们四五米的地方,浮现出一排光溜溜的恐怖脑袋,似人似猴,天灵盖刚刚突出一点儿来,那猩红的眼睛,在水面上下浮动,手电筒的光打在上面,波光粼粼间,有着诡异的邪恶和恐怖。
    溪水里面的,是奈河冥猿。
    这种亦幻亦真的生物,我们之前已然交过两次手,不过第一次是直接用车撞死了,第二次不知真假虚幻,全数被杂毛小道用雷罚引雷术给轰灭,而在这洞穴中,它们又再一次出现。不过依然还是有人并不认识这些东西,冯排长一脸茫然的旁顾四问,说这是啥东西?这个……
    想到了这熊玩意个个都跟拉登大叔培训出来的一样,我就忍不住狂喊道:“射击,全部杀光!”
    我的话,对于这些战士的作用力并不大,但是吴临一和杨操却也都在我之后纷纷叫道:“射击,不要让它们靠近!”
    战士们听到了这个命令,又见到冯排长第一个抬起了枪,纷纷不敢示弱,举枪,瞄准,扣动扳机,这些动作,一气呵成。他们用的是八一杠,这种制式自动步枪通过了严寒、酷暑、风沙、泅度江河、浸泡海水等严格条件的考验,虽然比不上95式精细,但是胜在火力凶猛,一时间,十多条火舌就舔进了溪水中,将这些冒头出来的奈河冥猿,有一个算一个,悉数射杀。
    奈河冥猿跟矮骡子是差不多的一种生物,神秘,但终究还是血肉之躯,挨上一颗子弹,照样会流血、会死亡,在震耳欲聋的枪声中,那溪面顿时浮现出了一团团血花,然后在溪面上蔓延开来。
    这些奈河冥猿本来伏在我们的前方,等待袭击,结果自己都没有做好隐蔽工作,饱受了现代化火器的蹂躏,顿时就有些发懵。很多骤然死去,也有的还剩下最后一口气,沉入水中时自爆,咕嘟嘟,爆出一大篷骨血来,水花四溅。
    在此之前,我们早就已经往后狂退了,倒也没有沾染到什么,有幽幽的阴火附着在那些散落的骨肉上,缓慢燃烧,整个空间里,顿时阴寒下来许多。然而就在这一刻,从水面突然冲出了三头青灰色的奈河冥猿,冒着枪林弹雨,朝着我们这边冲锋。
    子弹在前,我们这些修行者只有在后面躲着,冲不上去,然后那些水猴子就要拼死冲到前面来,黄鹏飞这时突然前刺一剑,然后有一暗红色的石块飞到了战士们的前面。
    奈河冥猿不出意外地自爆了,漫天的血肉附着这阴火,朝着四周飞扬,然而黄鹏飞的这块暗红色石头,竟然在此刻,爆发出一道红色的光芒来,呈半圆形,将我们所有人都笼罩。
    杂毛小道在我的旁边惊呼道:“绛血石符?”
    看到老萧这副震惊中挟含着羡慕嫉妒恨的表情,我便知道,尼玛,又是一件宝贝。不过黄鹏飞舍得拿这宝贝来救助众人,倒是让我对他的观感,好了一些。奈河冥猿自爆的骨血拍打在这红光之上,如遇打芭蕉一般,噼哩啪啦,倒是没有多大威胁。战士们继续射击,将水中轮番清除了一遍。
    然而此刻,在前方的黑暗中,突然抛过来一个蜂窝一般的东西,轻飘飘地砸在了我们的前方处。
    这东西刚一落地,立刻有一大篷黑雾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一秒钟之后,前方的整个空间,都被这密密麻麻、蠕动的黑雾所占据。见到这玩意,吴临一像被人摸到了屁股一样,惊声尖叫起来:“天啊,这是南羌黑瘿,我们死定了!”

猜你喜欢: 《清歌行》 《美味战国》 《大明厂督》 《我的英雄学院之最棒英雄》 《元能战记》 《武学大伽》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