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香艳的度气

    身子在急速下坠,入目是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四周都是呼呼的风声,以及好多惊恐的呼喊声。_!~;
    巨大的超重感,将我浑身的血液一股脑地挤到了大脑里,这种感觉让我喘不过来气,心脏在那一瞬间,骤然停止。我伸出双手,在空中乱抓,然后也如同我身边的那些家伙一样,张开嘴,大声地狂叫起来,让空气从我的喉咙里尖锐冲出,化作震破耳膜的尖叫。
    啊
    啊……
    轰……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重重砸入了一汪深潭之中,急速坠落的我在入水的那一霎那间,遭到了巨大的打击,即使以我持续锻炼的身体强度,也抵受不住那剧烈的撞击。
    一瞬间,全身的肌肉和骨骼受到无所不在的力量挤压,我的脑海里一阵空白,突然就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无边的阴冷将我给拉扯回来。
    我吸了一口气,那冰冷的凉水就顺着我的呼吸道,管涌进了我的肺叶中,火辣辣的疼痛,刺激得我的意识开始瞬间清醒过来。我使劲摇了摇头,发现自己依然还是在深潭之中,看不到任何东西,却能够感应到身边有好多人,有的在挣扎着往上漂浮,有的则一声不吭地垂落到了水底去,早无声息。
    我的双臂酸软疲惫,感觉自己的口鼻之间,都有鲜血流出来,脑子里乱轰轰的,好像有一个疯狂的摇滚乐团在里面开唱,嘈杂得厉害。
    而就在这个时候,求生的意志使得我挥舞双臂,开始努力往上潜去,几秒钟之后,我终于冒出了头来。然而刚刚深呼了一口潮湿而清冷的空气,润湿肺叶,便看到十来个人正站在水潭的岸边,用强光手电朝着这边照射过来。
    我们既然落入了敌人的圈套里,这岸上的人,便是敌非友,我刚一露出水面,见到这憧憧黑影,便下意识地又潜了回深潭里去,朝着反方向,扎猛子游。
    我从小就在三江汇聚的晋平长大,那里的亮江水,是我儿时的伙伴。想当年,我还是一个光着屁股的小孩儿时,就跟老江这一伙儿时的小伙伴们,在江中嬉戏,整日整日地玩耍,练就了一身的好水性。虽比不得水浒梁山中的浪里白条,但也是一等一的水性子,之后得了肥虫子,道力淬至先天,更是如鱼得水,故而摸着水路,凭着刚才的那一口气,朝着水潭深处游去。_!~;
    这水潭很大,几百见方,内中也有石笋林立,所幸我们刚才跌落下来的时候,并没有撞上这东西。
    要不然,就是那有九条命的猫儿,都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不过也正是这些石笋,使得我能够有了遮掩的藏身之处。在胸中的气息殆尽之时,我再次悄然浮出了水面,身后是黑黝黝的暗道,前方则到处都是明亮的灯光,以及熊熊燃烧的篝火。岸边有四五个穿着黑袍的家伙,正拿着一种加长的抓耙,前面是铁制的钩子,往深水里面捞。
    在此之前,已经有两个人从水里爬出来了,其中一个就是触动机关的那个女人。
    跌落水中的她,袍子和面具都脱掉了,露出了前凸后翘的姣好身材,我看此人,正是之前在地道处朝我们甩暗箭的那个女人。
    她,应该就是吴临一口中的二娘子吧?
    我们之前之所以怀疑吴临一,很重要的一个证据就是,他口中围攻他的邪教高手里面,正好有这么一个人,然而当时的二娘子,却正在我们追赶中,怎么可能分身?
    我一边小心地躲闪灯光照射,不让人发现,一边心中惶急,担心老萧也掉落下来,被这群家伙给搂住,若是如此,我不知道能不能控制住自己,不去拼命。
    直到此刻,我的记忆力依然是一片混乱,糟糕得很,想不起我们跌落下来的时候,有没有涉及到门边处。
    我抬去头,朝上面看,在高高的地洞之上,并没有见到任何光亮,想来我们的脚下就是一个暗门,打开合拢,就在一瞬间。一想到杂毛小道和两个朵朵留在了上面处,孤独感顿时就浮上来我的心头来,空落落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正在我患得患失的时候,我突然看到前面一阵吵闹,然后岸边的那几个人就跳下了水里,大声地喧闹起来。
    我眯着眼睛看,只见一个挽着道髻的头颅浮现在水面。
    我心中狂跳,继而放宽下心来这不是杂毛小道。去年的时候他被剃了头发,今年的还没有留得这么长,系了个小马尾呢。不是老萧,那么这个人便是黄鹏飞了。只见这厮倒也英勇,浮出水面之后,手中长剑一抖,立刻有一个会众捂着脖子往后倒去,四肢伸展,鲜血溢满了水面。
    人一死,岸上的围观者立刻就炸了开来,从篝火旁立刻走出一个四十来岁的精干男子,短寸头发,眼睛在黑暗中像星辰一般,闪闪发亮。旁边还有几个没有带着面具的男女,各有气势,但最终还是众星捧月一般,围绕在了这个男子的身边来。
    那人排众而出,手一抖,立刻有一条长长的绳索抛出,朝着黄鹏飞射去。
    这绳索不清楚是什么材质,黑乌乌一团,似雾,阴灵组成,有生命,如游蛇一般朝着黄鹏飞袭来。黄鹏飞倒也是个厉害角色,举剑就削。而另一边,白露潭也浮出了水面,大声地咳嗽着,然后朝着人少的岸边游去。
    黑蒙蒙的,我也看得不是很仔细,眨了一下眼睛,便见到准备拼死反抗的黄鹏飞已然被束住了手脚,再也动弹不。周遭的众人一拥而上,将这厮像死狗一样,给拖上了岸边来,至于白露潭,她倒也没有太多决心,有人提剑朝她冲去,她便高举双手,表示投降,不再抵抗。
    很快,两人被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然后给仍在了篝火旁边。
    那个精干男子缚手背在身后,然后看着黑黝黝的深潭,厉声问道:“没有人了么?”他一边问,一边扫量,我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即使知道自己在黑暗中,他未必能够看到我,但还是躲藏了起来,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有人回答,说老大,没有了,兄弟们都捞了三遍,能起来的,都起来了……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响起,那个精干男子愤怒地咆哮道:“捞不到,不会下水去找么?我张大勇,什么时候有了你们这一帮混帐手下,事情都不会做了么?”
    老大发怒,旁人自然震惊,没几秒钟,就听到几声扑通的响声,有人跳进了这深潭中游来。
    我心中也震撼极了,没想到这个精干男子,竟然是受邪灵教总舵之命,统率一方,且自成体系的鬼面袍哥会坐馆大哥,张大勇。
    这种级别的大魔头,哪里是我能够敌得住的?
    我心中慌乱,听到划水声越来越近,不由得沉入水中,朝着更深的地方潜游过去。几秒钟之后,我刚一浮出水面,便听到那张大勇依稀的声音:“二娘子,你确定那个陆左,也一同跌落下来了?”
    一个娇媚入骨的声音回答说:“是……呃,属下并不清楚,我就是在他面前启动的机关,不过他当时好像往后面跃了一下,不知道……不知道有没有掉下来。”
    张大勇并没有责怪这个女人,只是点头,说没下来也罢,困上他们几日,也就什么都好办了。
    我还待再听,从我前方五米处传来了水花的响声,竟然有人放弃了搜寻落水的地方,转而朝着黑暗的暗河这边,摸索过来。
    我刚才粗略看了一眼,岸上可有二十多号人,其中高手无数,而最让人胆寒的,就是那个恶名昭著的张大勇。这种级别的魔头,他的对手是大师兄这样的人,而不是像我这般的乡下小子。要是让他们发现,死无葬身之地这种下场,都还算是轻的,只怕我的灵魂,估计就永世都不得安宁了。
    不能被发现,我正准备下潜,突然身后被人轻轻一拍。
    就这一下,我顿时毛骨悚然,一股凉气,从脚板心腾地一下,往头上窜起来,头皮处,一阵又一阵的鸡皮疙瘩。我几乎是僵直地回过头去,暗淡的光线中,看到小妖这个傻妞,正冲我直乐……
    我的心情又如坐过山车,一会高峰一会低谷,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小妖挨着我,说陆左哥哥,下面那里有一个凹槽,躲到那里去,就不会被搜到。说完话,她拉着我的手,一起下潜。我们向潭底里游,顺着石笋往深处行,然后在一个黑乎乎的地方,果然有一个凹口。
    小妖把我推进去,我俩刚刚蜷缩好身子,便见有人在我刚才的那里出现,划着水,四处张望。
    我胸中仅有一口气,然而那个家伙却迟迟不肯离开,在我刚才驻留的地方,来回搜寻,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三分钟后,我终于到了极限,口中不断有气泡冒出来。我不断地坚持,然后又不断地退缩,又熬过了一分钟后,身体缺氧到了极限,终于忍不住,准备出去。
    而这个时候,一片冰凉的嘴唇贴在了我的嘴上,然后有一口温热的气息,度了过来。

猜你喜欢: 《彼岸墨花开》 《妹纸不是人》 《热血青春之烈焰骄阳》 《使徒召唤》 《高维文明养成手册》 《星际超级生物文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