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谜底的揭晓

    一拳打碎颅骨,这个胖子惨烈地嘶叫了一声,然后直截截地倒在了地上,口中鲜血直溢。_!~;
    黄鹏飞已经以伤换伤地又弄死了一个家伙。
    白露潭及时补刀,将那个手持骨箫、被小妖一拳击飞的男人,给一刀捅中,鲜血迸发出来,溅了她的一身。
    小妖缠住了最厉害的供奉二娘子,而这五个人中,最后还剩下一个竹竿高个儿,被我们这凶猛的杀气所震慑,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不过众敌环视,他哪里能够跑得脱,刚冲出战团不到五米,我手中那个碗口大的石块,便已然飞临到了他的后脑勺处,砰的一下,那人应声而倒,溅出了许多血浆。
    黄鹏飞这个人像条疯狗一样,二话不说,冲上去就习惯性地进行补刀,生怕这个家伙没有死,连续捅了十来刀,鲜血将他的脸溅得狰狞恐怖。
    我突然发现,他跟白露潭,都有一点中了邪的感觉。
    见到自己会中的兄弟一个一个死掉,正在跟小妖奋力拔河的二娘子口中大声尖叫起来,超越了上百分贝。
    她之前和我们从上面一同掉落潭中,浑身湿透,本来正裹着棉袄烤火,一打斗起来,棉袄掉落,露出了十分有料的胸脯来。这打得越激烈,胸口就是越是一阵大幅度的摆动,晃晃悠悠的。我们都围将上去,只见二娘子单手持鞭,右手突然朝着胯下摸去,瞬时间,她的右手又闪电一般前挥,朝着身边周遭的我们,洒出灰来。
    这是一片绿油油的粉末状东西,我们既然知道她是曹砾的女人,那么身上藏着一两种救命的蛊毒,这也是应当的,故而一直都在小心地防范着。这女人手往前一挥,除了小妖巍然不动之外,我们都一齐朝着后面退了三四米,避开了这一波药粉。
    见她施展蛊毒,我自然也不甘示弱,一边急退,一边双手合十,口中大声念道:“有请金蚕蛊大人现身!”
    这句话一般都只是客套客套,主要是因为这小家伙学了肥母鸡的范儿,有些稍微装波伊,平日里其实并不用我叫,它便会立刻蹦出来,结果这回一叫,却并无动静。我心中暗道不好,静心审视,只见体内这头肥虫子,居然是在之前与南羌黑瘿一役中,吃得太多,有些稍微地消化不良,故而又沉睡过去。i^
    关键时刻,怎能感冒?
    二娘子洒出来的这蛊毒蓝汪汪的,十分霸道,我们虽然及时闪开,但是地上那些新死去的尸体,却都还有沾到了一些。被这粉末洒中,这些尸体顿时一阵抽搐,手臂和关节,都反方向地扭动起来,似乎有站起的前奏。不过我很快发现并不是,因为这些尸体也开始如同被化尸粉溶到了一般,异常地消溶下去,到了最后,除了衣服之外,就变成了一大滩的烂肉。
    而就在这烂肉脓水的上面,开始大量生成出密密麻麻的蛆虫来,无数的黑头肥蛆开始爬动,四处游走。
    想来这些粉末,便是曹砾用那些病蛆柑橘里面的成分,炼制而成的吧?
    不过小妖却冷笑着,把另外一只手,也搭在了那人皮鞭子上面来。
    这小妮子天生自有远古神兽麒麟的魂魄,那气力一旦较起真来,可不是一般人能够阻挡的,倘若是张大勇前来,那就另说,但只是二娘子,还真的并不够看。果然,当小妖咬起牙来的时候,二娘子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小妖身上也沾染了一些粉末,不过她不是血肉之躯,所以并不怕这些。不过她也有些厌烦地上翻滚的蛆虫,往后急退几步,使劲儿一拉,那二娘子不肯放手,自然就朝前面踉跄走来,小妖的武技十分厉害,便是集训营的我,也只能够给她任意欺辱,而二娘子也着了她的道,一脚被踹中了膝盖,顿时就跪在了地上。
    地上一地血浆,以及蠕动翻滚的蛆虫,经她这么一跪,顿时死伤无数,化为肉泥。
    二娘子惨叫起来,只见她的膝盖处,也开始有一阵黑烟冒出。
    “救命啊!”她高声惨叫起来,花容失色。
    小妖虽然在冷笑,但是见到二娘子接触地面的腿都给消融了,有些犹豫地看了一下我。我点头,然后小妖几步冲上前去,将二娘子拽起,掷进了冰冷的潭水中,给她稀释毒血。白露潭还记得刚才这个女人怂恿三狗子侵犯自己的事情,顿时忍不住出声,说为什么要救她?难道你……
    我回过头来,瞧着满脸通红、神情激动地白露潭,然后指着那个矮个子刚刚跑掉的黑暗通道,说你们自己看,往那里走,便能够碰到张大勇。倘若你们能够生擒下张大勇,我自然也没有什么话好说,如果不能,那么留下二娘子,至少还能留下一条后路,或许还能够从她口中,得知其他通道的逃脱之法。
    有着张大勇的威胁,特别是看到张大勇露的那两手,我们也不敢耽搁太久,将二娘子浸在潭水中稍微一会儿,又将她给提了出来,逼问她有没有别的通道。
    再次将二娘子从水里面捞出来的时候,这个女人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艳容,脸色苍白,浑身直打哆嗦。
    她的双腿,从膝盖处起,残缺了一大块肉,泛白,不过倒是没有了蛆虫翻滚。
    第一时间浸润寒水,竟然能够阻止这毒蛊的蔓延,小妖的眼力真的越来越厉害了,让人心生佩服。
    黄鹏飞此时又开始兴奋起来,掏出来自三狗子身上的刀子,抵住了二娘子的心口,说二姐姐,给弟弟我指条活路吧,不然大家一起死,多不痛快?
    二娘子疼痛得要死,她这属于自作孽,图穷匕见,然而却将自己给栽到了里面去。她一双眼睛疼得肿了起来,然后盯着我们瞧,说你们逃不出去的,在这个地下山洞里,没有人,能够是大爷的对手,他只不过不想损耗实力,不然,哼,谁都不是他对手……你们要么投降,要么死,如此而已。
    黄鹏飞的刀子已经递进了二娘子的心窝子里,还差一丁点儿,就要透进皮肤了。
    他冷冷地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同归于尽吧!”
    正当黄鹏飞准备发力的时候,二娘子突然大声喊道:“等等……”黄鹏飞扬眉,说你还有什么遗言么?二娘子指着左边的一处黑暗,说道:“哪里,前走五十米,就是真正的祭殿大门。如果你们能够有办法进去,那么完全就不用担心大爷的报复因为只有那里,才是大爷唯一进不去的地方!”
    听到二娘子的这话语,我的心中莫名其妙地有一种不安感来,然而黄鹏飞和白露潭却是大喜过望,回转过头去,朝左看,确实有那么一个狭长的通道,似乎也是一个出口。
    黄鹏飞和白露潭将二娘子给扶起来,问她有没有什么药?
    二娘子说在篝火旁,有一个黄色瓶子,淋一些在伤口上,可以结痂止血,快一点,不然就没用了。
    我们给二娘子草草处理完伤口,在黄鹏飞和白露潭的搀扶下,他们朝着左边的那一条小道行去。我和小妖走在后面,看着旁边的小狐媚子,以及她那鲜花一样娇嫩的唇瓣,我不由得想起在潭水之下的遭遇,张嘴想说点什么,但是却无从说起,十分尴尬。小妖见我奇怪,瞪了我一眼,说干嘛,还不快走?
    我说:“呃,那个……”
    小妖白我一眼,说你别想多了啊,刚才我们只是最纯洁的人工呼吸,小娘要不是看你快窒息得挂掉,才懒得理你呢。不准自作多情啊,人家还小呢……
    我无语了,跟着来到左边巷道的尽头,远远就看见有朦胧的灯光,走上前一看,又是一道石门,跟我们上面所见到的,一般无二。不过在石门的门楣上面,有两盏明亮安静的油灯,从它散发出来那淡淡而熟悉的气味,我便知道,这是黑鲛人鱼的油膏。
    看来此处,才是真正的祭殿之门,至于上面那个,应该就是个高仿的冒牌货吧。
    仰首看着这巨大的石门,感受着这来自几千年前的古老技艺,我们心中都有些震撼。二娘子被放置在了门前的小坎上,摸着自己残破的腿,忍着疼痛说道:“自从大爷在五年前,发现了这处地方后,便一直想着通过各种方法,尝试着进入这祭殿中,然而在参研了上面的文字符号,便知道暴力破解的背后,换来的只有一同毁灭。而且此处隔绝魂灵,我们豢养的恶鬼,没有一个能够通过这结界的。所以你们要想逃,便只有进入这里当然,无数盗墓高手都栽在了这里,你们未必可以……”
    我看着门边这栩栩如生的猪头怪人,心中不由得揣测起了这里间的涵义来。不过考古一事,得闲而已,想着张大勇时刻都会出现,我没有再等,走上前去,将刚刚结痂的中指,杵进它的眼睛里。
    一股神秘的吸力,从很深的地方,蔓延到了我的手指上。
    轰隆隆
    这石门很快就动了,缓慢地往上提起,而就在这一刻,我看到了二娘子嘴角处,有一抹诡异的笑容出现。

猜你喜欢: 《爱上千年老妖》 《嫡女夺权》 《[综]男主他每天都在烦恼钱太多》 《还你六十年[娱乐圈]》 《爱豆王爷傲娇妃》 《总裁在上我在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