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眼熟的老妇

    冰尸回过头来,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它手上还提着三狗子被啃得只剩一半的人头,嘴唇和脸上,全部都是红色的鲜血,以及模糊的血肉,将它的面目衬托得更加狰狞,死鱼眼凸出,直勾勾地吓人。见它这么回望而来,我不由得后退几步,小心翼翼地解释道:“我这里还有几个朋友,深陷在这洞中,我不能抛下他们不管……”
    冰尸将手上面的人头又啃了几口,然后往着我们的来路扔去。这东西差一点儿就砸到了黄鹏飞,这个小子吓得后心赶紧贴住岩壁,生怕这头冰尸突然发起疯来。
    冰尸没有回答我,沉默,这死一样的沉默足足持续了一分多钟,黄鹏飞和白露潭都不安地往后面缓慢移动,而小妖则有意无意地挡在了我的面前。接着,我的脑海里突然响了起来:“唉,王,你还是这个样子,几千年过去了,都没有改变。不过,当你苏醒之后,你会发现,这些你珍惜为性命的朋友,只是你人生中的一个过客,并不值得你如此!”
    这冰尸表达的话语,倒是有些文艺腔的范儿,是按照我的潜意识来说话的么?不过我依然还是摇了摇头,说昨天不属于我,明天也不属于我,唯有今天,我仍旧把他们当作我生命中最珍贵的一部分。所以,不将它们救出来,我不会离开即使是死!
    见我说得如此决绝,冰尸那双死鱼一般的眼睛,顿时红光大亮,而它额头处那颗由纹彩绘出的眼睛,也开始同时睁开起来。
    我的身子一弓,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下意识的想要反抗。
    不过很快,我脑海中的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本来想让你们出去之后,再清理这些肮脏的老鼠,不过你既然这么坚持,那么……如你所愿。我给你打一道印记,以后你真正知道我是谁了,再来这里,通过这印记,联络我吧。”
    这话一说完,从他额头眼睛处激发出一道晶莹冰亮的光芒,落在了我左手的虎口上面。
    我虎口上面那黯淡若无的符文,开始疯狂转动起来,如同活过来一般。
    我感觉到一股冰澈澈的凉意,很舒服,不伤身体,然后融会贯通到了我的全身上来。莫名间,我与这冰尸的意识里,似乎就有了一丝联系,就如同与小妖一样,若有若无,十分奇妙。打完了这道光束,冰尸回身,来到我们路过的第三个岔路口,然后开始在前面领路。一路黑暗,只有岩壁上面,有一种微生物发出来的淡蓝光芒,能够让我们勉强找到脚下的路。
    不过即使是如此,也依然不住地摔跤,特别是白露潭,这个女孩子一半的实力,都是寄托于别物,所以自身的本领并不高明。这回一路前来,并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使得她精疲力竭,几乎都步入到崩溃的边缘。
    我看到了她的表情,脸色阴阴的,似乎对我刚才要折回的请求十分不满。
    这也不奇怪,陷在这洞里面的,都只是她的同事,并没有太多的感情。让她为之卖命,实在是太过于强人所难。不过现在的情况是,冰尸听我的,而并不会给她和黄鹏飞半点面子,他们或许也忘记了,自己之所以能够活下来,也多是由于我的缘故。
    所以我并不理会白露潭和黄鹏飞的臭脸,而是紧紧跟随着冰尸,朝着上面前行。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一个死胡同里面,冰尸似乎相当熟悉这里面的地形,抬起头,只见在岩壁上面,有一个掉洞坑,直通上方。在岩壁之上,还有好多些石梯垫块,看上去,好像有一些新鲜的痕迹。我们这一路来,并没有遇见那个穿这红色羽绒服的女孩儿,想来已经逃散。冰尸站在洞底朝上看,凝望了一会儿,突然双脚一跺,身子已然腾空而起,朝着上方冲去。
    飞尸?
    我深吸了一口气,原来这冰尸,竟然达到了第四级别以上的境界!
    白露潭和黄鹏飞都给吓了一跳,对视一眼,流露出了沉重的担忧。我一马当先,摸着岩壁突出的石头,朝着上面爬去,这掉洞坑足足有十几米高,我爬得艰险,但总算是摸了上来,差不多十分钟,黄鹏飞和白露潭也上来了。我们从这岩石地中又走了十几米,便听到脚下有动静传来,我们放慢脚步,四处张望了一番,感到有光亮,从前面的脚底下传来,趴下去,地下室一个又一个碗口大的小洞。
    我们趴在这洞口朝下望,只见到下面有好多人在地上盘坐,年岁从十六七的少年子,到六七十的垂暮老人,都有,皆为当地农民打扮。有一个妇人在说话,声音洪亮,好像是在传教,似乎很有煽动力,在每一个段落结束的时候,所有人的都在欢呼,似乎一点儿都不嫌吵。
    因为隔着碗口大的洞眼瞧,并不真切,也不全面,我找了好几个,都没有发现有穿着鬼面袍哥会黑炮的人在里面。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一股浓浓地疑问出现在心头,而就在这个时候,黄鹏飞一不小心,便将一块石头碰落到了下面去。
    这石头立刻引起了众人的警觉,纷纷朝上面望来,这处岩洞,离下间只有两三米高,很快就有人看见洞眼里面的人脸,于是场面一时嘈杂起来,叫嚷纷纷,而这个时候,终于看到了有穿着黑袍的家伙出现,向上望了一眼,然后挥手,就朝着我们这里召来一物。
    这是两头身体偏瘦的厉鬼亡魂,如同柳叶,朝这边张牙舞爪,倏然间,就通过小洞之中,扑将过来。
    我之前说过,南洋降头师和黑巫僧之所以常炼小鬼,是因为处于蒙昧时期的孩童,神志并不成熟,很容易被某些神棍巫师所利用,炼制成害人的小鬼,而且这个时候的孩童,因为对外界有一种很强烈的憧憬,但是却不幸夭折,使得它们心中的怨气,往往比常人要高得多,十分富有攻击力。不过这并不代表成人鬼魂就不能炼制,只是这方法十分困难,程序复杂繁琐,耗费的资源也相对要多一些,故而常为人所不喜。
    每一个能够炼制出这等厉鬼的人,都是修行界里面的“名门子弟”。
    比如浩湾广场里十二根柱子中的女鬼,便是如此珍稀。
    那两头厉鬼亡魂,如两道黑影子,从洞口中一浮现出,便挥爪朝我们抓来。白露潭离得近,反应不及时,左胳膊竟然被抓出了一道口子,瞬间有鲜血蕴染开来。白露潭一声惊呼,脸上似乎有黑气萦绕竟能伤人?我有些惊讶,往后一退,然后二话不说,下意识地点燃了恶魔巫手,朝着其中一头厉鬼的腰部,死力拍去。
    鬼的形态万千,能量足够,它们可以幻化成你能够想到的所有物体,不过维持这种形象的力量,实在是太过于庞大,所以一般的鬼魂,都是习惯于自己生前的样子。因为没有趁手的武器,白露潭和黄鹏飞都变成了鸡肋,反而是我,一双恶魔巫手点燃,碰触到了那鬼的灵体,顿时一阵灼烧,将其神志,给消磨殆尽。
    另外一头厉鬼,则被小妖给伸手捉住,这小娘一番撕扯,竟然像牛皮糖一样,将这头厉鬼给弄得烟消云散。
    下方传来了一个男人痛苦地叫声,尖厉之极。
    冰尸在旁边瞧着,并不动手。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感觉冰尸先前表现出来的狂妄,似乎收敛了一些。将这两头厉鬼给消灭完毕,我们抓紧时间前行,走了几十米,在前方的一个转弯口,冰尸刚刚一冒头,立刻听到了一声响亮无比的散弹枪声,整个洞子里都在抖动起来。
    冰尸并无防备,被一枪击得飞起,往后面跌倒。我们都低伏下身子,只见前面一阵错乱的脚步声,然后有三个大汉冲到路口来,举起枪,冲着我们喊道:“蹲下,蹲下,不然弄死你!”
    这三个大汉都穿着苗家蓝色短褂,肌肉发达,大声地咆哮,唾沫星子飞溅,然而这话还没有说完,一双手立刻抓住了为首之人的裤脚,使劲一拉扯,居然将这人倒提起来,然后往岩壁上面掼去。喀,一声响动之后,脑壳破裂,白色的脑浆子都溅了出来。另外两人反应过来,正想提枪射击,却被冰尸给掐住了脖子,脑袋逐渐变得透明,啪嚓一声,又一把枪掉落下地。
    我们冲到转角,白露潭和黄鹏飞皆俯身将地上的那两把散弹枪,然后面对着通道里汹涌传来的脚步声。
    我转过头,只见刚才我们从小洞里面看到的那一群农民,二三十个,围堵在了我们的面前。这群人少年和五十岁以上的老人居多,中年人就只有六七个。他们衣衫褴褛,手上都拿着一种奇怪的弧形短刀,眼睛死勾勾地瞧着我们。
    我顿时有些发愣,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普通山民,还是鬼面袍哥会的人员。
    放眼望过去,我突然发现,在人群末尾处,有一个鹤发老妇,长得似乎极为眼熟。

猜你喜欢: 《叩荒》 《花都极品主宰》 《时光古帝》 《红尘之轮:再见谎言》 《一个钢镚儿》 《星武狂潮》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