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成精何首乌

    这支队伍,在了我们面前不到十米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
    我和杂毛小道都知道如果直视对方,会给人一种聚焦的不安感,很可能就会暴露,于是只有强忍着抬头的想法,不敢看过去,只得用余光扫瞄。我心中止不住地狂跳,天知道他们怎么会来的这么快,难道他们其实早就已经锁定了我们的方位,在得到老君阁的通报之后,立刻赶了过来的?
    那个脑袋上没有几根头发的老者徐修眉,望着举手示意停下来的茅同真,问道:“老茅,为什么要停下来?”
    茅同真张望四周,鼻子在抽动,然后点名问了一个人:“夏宇新,有没有感觉到他们的存在?”
    有一个穿着黑色中山装的瘦高个儿走上前来,然后从怀里拿出一个红铜小风车,放在头顶。
    那风车转动,不时散发出微微的黄光。
    借着这黄光,我瞧的仔细,这瘦高个儿年轻人,竟然是我们在东官浩湾广场的地下室里,和黄鹏飞、曹彦君一同出现的那个家伙。我大概记得,他和黄鹏飞是同门师兄弟,都是师出于实力仅次于大师兄的杨坤鹏门下,我某次听得曹彦君提起过他,好像是在那次事件不久后就回茅山宗再次修行了,没想到在此地,又见到了他。
    他大概是因为跟我们有过交道,故而被杨知修硬塞进追捕小组来的吧?
    我对他印象不深,似乎是一个很低调的人,当日所有的风头,都被黄鹏飞给抢了。被茅同真点名,夏宇新将风车举高,然后收回来,恭声答道:“回禀茅长老,此地确实有妖气停留,如果‘验妖旋灵’所示无错,那么他们应该刚刚从这里经过,只要继续向前,相信他们根本就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了。”
    听到夏宇新的话语,茅同真连说了几个“好”字,心情大畅,回头对着徐修眉说道:“自十二月份来,这两个小子借助能在水中呼吸的法器,两次逃脱。几经周转,竟然突破重重包围,跑到了这里来。如果此番再给他们跑了,只怕我们下次抓捕的地点,就要越境,去跟那些整日玩尸体和虫子的南洋降头师打交道了。所以我们务必要在此次,将这二人抓捕归案!”
    徐修眉淡淡望着前方的黑暗,嘴角似乎有傲意:“我来了,他们再入水,就跑不了了!”
    一个多月的时间,使得茅同真的脸皮越加受挫,听到此言,顿时大喜,拱手说道:“有劳徐师弟了。”
    徐修眉摆手谦让,说这是分内之事,师兄无需多礼。
    两人一番谦让,然后志得意满,并未驻足,继续朝前追去。待这一行走了好一会儿,我和杂毛小道才从草丛中站出来,我低头看了小妖一眼,知道此刻他们主要是通过追寻妖气,而小妖和朵朵身上,都有草木成精的精怪气息,所以才被追踪查询到。
    小妖也是极为明了的,不过她竟然提出,说由她将气息释放开来,将追兵引走。
    她这提议引起了我和杂毛小道的一致反对,我笑着挠了挠她的头发,说得了吧,抓不到还好,抓到了,到时候我和你萧叔叔还不拼了老命地自投罗网啊?话不多说,我让小妖和朵朵各自入了六芒星精金项链和槐木牌中,然后与杂毛小道折向,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行去。
    此地正处于横断山脉的腹地,山川高耸起伏,林深茂密,路难行,脱离了茶马古道那种现成的路,以及两个朵朵的引导,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走,我们的速度并不快,奔行了一个多小时,才翻过三个山头。听到远处有缓缓的水流声,我们十分兴奋,跑上前去,发现仅仅只是一条刚漫过脚踝的山中小溪,并不足以将我们的气息掩藏。
    不过有水便有源,我们决定朝着上游行进,如果能够有山中暗流,我们或许可以在里面,躲过风头。
    即使追兵近在咫尺,但其实我和杂毛小道的心情倒还算平复。要知道,在黑漆漆的夜里,莽莽的群山中,莫说是找两个人,便是找寻一只刻意隐藏起来的军队,那都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我们沿着溪流往上行,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突然杂毛小道拉着我的胳膊,朝着旁边的草丛中拽去。我不解其意,不过依然顺势隐蔽起来,刚刚蹲下,便见到茅同真和夏宇新两人从斜里杀出,朝着前方追去。我的心猛然一跳,没想到我们差不多拉出了十多里的距离,居然又被他们给辍上了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寂静的夜里,我们也不敢说话,只是用眼神交流,不过我从杂毛小道的眼睛中,也看到了迷茫。
    难道……大师兄送的那东西,有猫腻?
    我看向了杂毛小道紧握在右手上面的遁世环上,这个青铜圈被他激发,不断发出一种与周围炁场相合的气息,将我们所掩盖住,源源不断,毫不停歇。
    遁世环没有问题,那么到底是什么,暴露了我们的方位呢?茅同真和夏宇新走得也快,身形飞掠,与林中的草木发出“刷刷”的声响,朝着我们原本行进的方向追去,不一会儿就消失了。我擦了一把额头上面陡然冒出的冷汗,捅了捅杂毛小道,说那个夏宇新,到什么来头,追踪术竟然这么厉害?
    杂毛小道摇摇头,说不知。
    他离开茅山的时候,夏宇新入门不过一两年,记忆中就是个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蔫孩子。至于他手中的风车,想来是以前茅山宗一个叫做“千里独行”的前辈所有,是用来追寻妖气的法器,跟孙静她姨奶手中的那颗黑珠子,貌似差不多。
    我咽了咽口水,说那徐修眉呢?所谓的水虿长老,到底有什么本事,会说“即使到了水里,也能够将他们给生擒住”的大话?
    杂毛小道苦笑,说他并没有说大话,在我没有离开茅山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茅山水性第一的人物了。据说已经修炼出了水肺,能够在水里待上三天三夜,不停歇。
    我大惊,说你莫不是在说笑话,没有天吴珠这样的逆天法器,人怎么可能在水里,待那么久?
    杂毛小道不屑地说道:“瞧你这眼皮子,所谓修行,不就是深度发掘人体的奥妙么?人是从水里面来的,远古记忆里就能深潜,天赋异禀者,如浪里白条张顺,‘没得钿五十里水面,水底下伏得七日七夜,水里行得似一根白条’,这便是如此。我离家多日,修眉师叔是否能比那天赋异禀者还要厉害,就不得而知。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即使到了水里,也是一番恶战,免不了的!”
    他说这话,我心中惊疑的同时,也在祈祷不要与那个长得像条鱼的水虿长老,碰面。
    我们都已经估摸着茅同真与夏宇新离去的时间,正待起身离开,突然从他们消失的方向,又传来了一阵急切的脚步声,这让我们的心,不由得又提了起来。事出反常必为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难道我们真的被夏宇新给看了个通透,藏身无处了?
    想到这一点,我和杂毛小道都不由得有些惊恐,要是如此,我们还跑个毛啊,直接跟他们拚了算。
    而就在我们两个咬着牙准备拼命的时候,在我们的视线尽头,突然出现了一道淡黄色的光芒。
    它行进得并不算迅速,像兔子一样蹦跶,忽明忽暗,不过在这黑夜中,还是很清晰。
    很快,那道黄光沿着溪水边前进,离我们越来越近,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突然想明白,有可能并不是我们暴露了,茅同真他们追逐的,也许是这道黄光。果然,一道黑影从视线尽头疾掠而来,像一只猎鹰,瞧这种速度和身形,正是那夜朝我们发动进攻的茅同真再靠近一些,真的是他。
    只见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种莫名的兴奋,如同高速奔行中的猎豹,眼中就只有这道黄光。
    随着两者越来越接近,那道黄光突然一摇,准备往土里面钻过去。
    茅同真放声大喊:“宇新……”
    从他的身后突然射出一道白色的光芒,正好击中了那土地上。就这一下,那黄光一滞,再也进入不得,吱吱叫了一声,竟然朝着我们藏身的方向,奔逃而来。我的脊梁绷紧,紧张到了极点,突然听到嗖的一声响,那道黄光凝滞不定,停在了我们藏身草丛前的三米处。
    听到脚步声传来,我们都不敢再看了,紧紧低伏在地面上,没有动弹。
    这时前方传来了紧急的脚步声,接着是一阵小心的处理,茅同真似乎将那东西给收了起来,而夏宇新也走近了,有些惊喜地问道:“这可是成精了的何首乌?”
    茅同真说然也,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没想到那两个小贼没找到,倒是碰到这宝贝。
    夏宇新大声恭喜,而茅同真也是有些志得意满,说此遭真是赚了。我的烈阳焚身掌,孤阳不长,那些阴魂已然谐和不了。有了这个,我的瓶颈,又能够突破了。我和杂毛小道默默听着,不过听到成精何首乌的时候,杂毛小道的身子,突然剧烈地动了一下。

猜你喜欢: 《爱上千年老妖》 《嫡女夺权》 《[综]男主他每天都在烦恼钱太多》 《还你六十年[娱乐圈]》 《爱豆王爷傲娇妃》 《总裁在上我在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