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那一刻,我飞了起来

    当浮出水面,一见到这巨大鱼头的巨兽之时,我的心中猛然一跳。
    这货,不就是我们曾经在青山界的耶郎祭殿里,所碰到的那个恐怖的鮨鱼么?
    当时它可是将我们一整队人马给弄得九死一生,我差一点就挂在了那暗河之中,倘若不是虎皮猫大人用耗尽精力为代价,召唤出了不死鹍鸡这种传说中的大拿,将其秒杀,只怕我们当时便已经裹入鱼腹,哪里还有那么多后来的故事?
    只是,再次面临这样恐怖的对手,我的心中仍旧是满满的恐惧。
    大人上次唤神,已然是元气大伤,昏昏沉沉好久,到了后来,差一点都要挂了。
    它一直经过了大半年时间的回复,方才好一些,不过依旧是没有精神。此次,我们还能够指望大人,再来一次么?在惶恐的同时,看着面前这个满嘴利齿鱼嘴、鱼头的脖子处尽是摇晃青黑色触手的大家伙儿,我一对比,发现它仅仅只是比青山界的那一头,要小上一点点。
    天啊,我们到底有没有这么倒霉啊?徐修眉的这一声呼唤,竟然将这么恐怖的家伙,给从老巢之中,弄了出来?
    我记得我穿的可是红色底裤啊?
    心思闪动,就在一念之间,心中巨震的我还来不及再想太多,一条黑色触手,便朝着我们这边,飞速射来。我赶紧沉下水底,然后朝着江边跑去。杂毛小道一直跟随着我,在这样的怪兽面前,他的心中也不淡定了,大声催促,说快走,快走。
    虽然有着避水珠抵消阻力,但是我们哪里能够有那河中鮨鱼,那般灵活机动?刚刚迈出几步,我的脚下一紧,竟然被一条触手给圈住了右脚脚踝,然后一紧,一股庞大的力量便传过来,将我给往后面拉拽过去。
    所幸杂毛小道的炁场感应也是无比灵敏,就在我的脚踝被圈的那一刻,他果断出剑,这一剑如同风雷,而且也有蓝色的雷意,从剑尖处逼透出来,堪堪击在了那有着无数吸盘的触角之上。
    不知道杂毛小道使出了什么手段,还是这雷罚里面的雷意,正好克制住这种来自《山海经》传说中的鮨鱼,仅仅一轻触,我脚脖子处一松,那触手居然又缩了回去。说时迟那时快,接触就在短暂一两秒钟,然而我的上身,还在保持前进的状态,所以一下子就控制不住重心,重重地摔倒在了河底的水草里。
    这一摔,让我有些方向感迷失,还未反应过来,便感觉到一直守在我身边的杂毛小道好像在跟谁交手,刷刷几下,竟然有巨大的法力波动传来。
    我爬起来,眼看着杂毛小道就要冲出了天吴珠形成的水肺范围,大声提醒他不要出去。
    这个哥们的水性其实并不算好,以前还是个旱鸭子,所以我的心都快跳了出来。不过好在他与那对手也是一触即收,然后返身回来,将手中的剑一震,抖落数滴鲜血。
    紧急时刻,他并没有说这个对手到底是何物,而是紧张地冲我大喊,说快,快上岸。
    在说话的这当口,他手中的雷罚已经连出了三剑,每一剑,都准确地点在了前来袭击我的那些青黑色触手之上。与人对战,雷罚不过就是一把带着电棒功能的木剑而已,然而对付这些神志鬼怪里的恐怖之物,它却有着让人敬畏的力量。之前我们在青山界拿它毫无办法的鮨鱼,此刻几次出手,竟然都给杂毛小道给阻拦。
    哦,我错了,对付鮨鱼还是有一招绝对有效,然而我和杂毛小道却都没有那个条件了。
    这情况紧急,我心中虽然还挂念着奔出天吴珠中,去追杀厉鬼的小妖,但是却也顾及不得太多,奋力点地,朝着岸边快速奔行一步、两步、三步……很快,我们就浮出了水面,那河水刚刚只能够漫延到我的胸口处。杂毛小道很激动,轻身朝着岸上冲去,然而就在此刻,从下游处,突然冲来一道阴影,如东风卡车,朝着我们这边急速撞了过来。
    人的速度,终究还是不如这常年在水中生活的鮨鱼快速,而且当时根本就避无可避,我和杂毛小道别无选择,果断地将手中的木剑祭起,朝着前面这凶兽挑去。
    杂毛小道临危不乱,手中的雷罚,稳稳地朝着这头鮨鱼碧油油的左眼处前刺;我的剑术到底还是初学,心理也没有稳定下来,鬼剑前挑,欲将提前冲过来的青黑色触角,给削断一条来。时间迅疾,当时的情况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当我的鬼剑顺着纹理,削下末端的一节须肉时,我的身子也被如约而至的鮨鱼,给重重撞到。
    砰
    在相触的那一瞬间,我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体里面的骨骼,正在痛苦的呻吟着,似乎快要碎裂一般。
    而后,我的身子腾空飞了起来,带着水花,朝着上游七八米处跌去。
    而在空中,我竟然还看到杂毛小道也被撞飞了起来,不过他显然是有所准备的,身子紧缩,在腾飞的那一霎那间,方才将四肢张开,像一只鸟儿,好似在飞翔。
    咕嘟……
    我又入了水中,感觉四面八方,全部都是黑暗,感受不到任何人,在我的周围。
    我带着天吴珠,将其收入怀中,手中的鬼剑紧握,担心杂毛小道的安慰,果断浮出水面,然而却看不到杂毛小道的身影,那条巨大的鮨鱼正在我目力所及的下游,奋力地拍打这水面,利齿密布的大嘴里,还有如同婴儿般的痛苦叫声,传达出来。这声音的频率密集,嘤嘤嘤,让人不寒而栗,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不要命地涌了出来。
    一个小小的身子,在我的前方,张开双手,散发出隐隐的黑雾,护卫着我。
    是朵朵,她当日所受的癸水之力,便是虎皮猫大人将青山界的那头鮨鱼斩杀之后,凝炼精华而得。此刻的她,本源的力量,与那头鮨鱼师出同源,这样的气场,让鮨鱼有一点疑意,故而没有第一时间再次伸出触角。当然,想来是杂毛小道刚才的那一剑得了手,此刻的鮨鱼眼睛受了重创,还在痛苦地大叫着。
    我心中大定,然后叫了声朵朵,让她跟着我往河边跑去。
    就在我离那河岸还有四五米的时候,我的余光处,突然发现在下游出现了一个人头,湿漉漉的身子正奋力往着岸上游去。看他那被水浸润,乱草一样的头发,我便知道是杂毛小道。然而我还没有惊喜,心脏骤然一紧,只见刚刚从痛苦中挣脱出来的那条鮨鱼,已然再次冲到了杂毛小道身前,张开巨大的嘴巴,朝着杂毛小道咬去。
    “小心!”
    我朝着他大声喊着,便见到他身子一挺,竟然从水中站了起来,然后有一股血一样的红光,在夜空里面照耀开来。
    骤然而起的光亮,让我的眼睛忍不住的闭上。
    虽然闭上,不过我的心中又是担忧,又是期冀,希望杂毛小道的血虎红翡,里面那头来自远古的血虎,能够给他抵挡一二。我沉入水中,又想着再次浮起来,先上岸再说,然而就在此刻,身边的暗流涌动,一阵寒意,从我的左侧滑了过来。
    我猛然一惊,瞬间就想到了这一次攻击,应该是来自于将鮨鱼召唤出来的徐修眉,这个茅山中十大长老之一。
    心中巨震,不过我还是下意识地将手中鬼剑前绕,将这一击偷袭给抵消。
    然而身为茅山水战中最是厉害的水虿长老,他的伺机一击,哪里是我能够抵挡的。就在我的鬼剑与他的分水刺撞到一起的时候,从黑暗处,冒出来一掌,正中了我的后心。这手掌劲气喷涌,力量倒也不大,但是却如同一个顶级的煽动者,将我血脉中那被死死压制的阳毒,在那一瞬间,引爆出来。
    轰
    我感觉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在燃烧一般,倘若不是在这冰寒的河水中,我估计自己肯定就如同那个被火娃焚烧的二娘子,整个人就燃了起来。徐修眉在水中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在我中了他蓄力引导的一掌,防守顿失之后,分水刺连着出击,他并不想杀我,所以朝着我的手脚几处要害,猛力扎去。
    疼!疼!疼!
    陡然间,我身中四刺,浑身又如同火烧,感觉天地间,一下子,就塌了下来。
    不过就在此刻,朵朵赶来,朝着徐修眉咬去。徐修眉也玩鬼,哪里能够被朵朵伤着吗,反手一制,欲将朵朵擒住。朵朵被驱赶无力,躲入鬼剑之中,操纵鬼剑,与徐修眉相斗,竟然堪堪抵住他的进攻。
    我在背后被印一掌之后,整个脑袋如同一锅沸腾的热粥,根本就想不了许多,感觉好像跟徐修眉又斗了几个回合,然后突然嗡嗡嗡一响,然后那条鮨鱼又缠上来了,将我的脚踝抓住,然后往空中一甩。
    我昏迷了,最后的记忆,是我飞了起来,好高,好远……

猜你喜欢: 《凤倾美人谋》 《偷菜系统》 《追击男神99次》 《阿媛》 《我不当明星》 《天才神医混都市》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