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神秘帮手,性命即在旦夕

    虽然我为人向来谨慎,而且又是在这处处危机的时刻,本不应该像这般失态,贸然地暴露自己的身份。
    然而当我看到面前这个男人时,却不得不大吃了一惊。
    是的,他便是我们上次出征青山界时,一同生还的武警战士小周。当时因为亲手将疯狂的贾微给杀死,使得他后来遭到客老太疯狂的报复,先是被诬陷,锒铛入狱,后来正好碰到机会,从运送的囚车中逃脱。他的经历,跟我有些类似,同病相怜,不过唯一不同的一点,是他为了活命,将阻挡自己的押运军人,给枪杀了。
    我很早就看出了小周这个人,是个狠厉果决之辈,不敬权威,要么能够成长为基层部队坚实的骨干,要么就是一代有着毁灭倾向的亡命之徒。
    他就像《血色浪漫》里面的冷血杀手宁伟,有一股亡命徒的气质。
    与当日比,小周的脸更加黑了,留着浓密的络腮胡子,眼神清亮,但是总是在滴溜溜地转动,时刻防备着四周的人。都说世界很小,不过能在这古韵古香的丽江街头,偶遇另外一个通缉犯,我莫名地感觉到有一些诡异。
    毕竟一起出过任务,也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小周显然也认出了我,他抓着我的手,说陆哥,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我说是啊,你别紧张,我只是路过,对你并无企图。
    我看到小周的腰间鼓鼓囊囊,显然是有枪的,而有着逃亡经历的我,能够明白小周这些杀人逃犯的心理,那就是两个字“够本”谁也别惹他,不然有一个杀一个,够本就行。
    我往日不惧,但是现在阳毒在身,比正常人还不如,所以也只有好声开导小周,不想让他误会。
    谁知道小周却是淡淡地笑了笑,说晓得,陆哥你现在的身份,跟我一般无二,满大街都是通缉令,谈不上谁抓谁。
    我一愣,继而笑了笑,说哦,原来你知道啊,那就好他说得夸张,一路走来,我也没有瞧见一张。
    小周引着我往巷子里面走,说现在风头这么紧,你居然还敢出来,胆子不小嘛。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并不愿跟小周有着太多的交集,想要离开。然而小周突然说出了一句话:“陆哥,你是想要寻找萧道长吧,如果是,我倒是可以帮你。”当小周说出这话来的时候,我的眼神凝聚,瞳孔收缩,紧紧地盯着他黝黑的面容。
    小周露出了憨厚而无害的笑容,说陆哥,你若是有意,请随我来。
    我心里面顿时就感觉到奇怪,不过以小周通缉犯的身份,并不能够将我怎么样,想着冒一次险,或许别有转机,于是跟在他后面,一同前行。小周对这一片地区十分熟悉,带着我在街头巷尾缓行,不时地绕过古老的建筑,在青石板上踏行,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他带我来到一家木质牌坊的茶楼。
    接近春节,游人也多,不过这里面喝茶的人,却是屈指可数,他要了一间单独的茶室,然后又跟伙计嘀咕了几句。那伙计眼睛一亮,说好嘞,顶级云雾茶,您雅间请……
    在方寸淡雅的茶室落座,我望着正在燃香的小周,感觉这个曾经的武警战士,现如今的杀人逃犯,十分不简单。
    时间有限,我也不跟他绕圈子,直接问他:“作为一个在逃的犯人,你不应该知道这么多信息的,我很好奇,你逃亡之后的经历,以及你为何会在此处,并且还知晓萧道长的事情?”小周笑了,说陆哥,其实你应该能够猜得到,我仅仅只是一个想帮助你、也能够帮助你的人,所以你才会过来的。既然是这样,我是什么身份,并不重要,是不是?
    我点头,说好,那么你知道什么,说来听听。
    这是雅间的房门被轻轻推开,走进来一个明艳动人的年轻女人,明眸皓齿、笑容盈盈。她穿着服务员天蓝色的旗袍,端着茶具,给我们表演了一番功夫茶。沏好之后,将两盏茶杯放在我们的面前,白嫩的手指点了点,眼珠子有如摄魂一般的动人,然后说了一声轻慢用,起身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个漂亮得像女明星一样的女人,她的身份,应该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服务员。
    不过显然小周并没有给我太多思考的时间,他直接掏出了几张照片和一卷地图,然后还有几张建筑的设计图来。我拿起在最上面的那一张照片过来看,只见昏迷的杂毛小道五花大绑,被人从车上押下来,然后朝着门中押去照片上我认识的,除了杂毛小道,还有茅同真和徐修眉,似乎在角落交谈着什么。
    另外两张照片,一张是一大片建筑物和掩映树林;另外一张,是一栋单独的三层建筑外景,是夜晚,有几扇窗户,散发着温暖的光芒。
    我稳定住自己的心情,抬头望向了小周,他并没有在意我眼中的疑惑,而是自顾自地指着茶几上面的这些,说道:“萧道长于6日中午,被押运到了鸿宾会馆,这个地方是有关部门的一个临时驻地。为什么没有安排在监狱或者是看守所,这个一来是因为萧道长的身份,二是条件不错,监管的人生活质量有了保证,第三,估计应该是在此设套,等着你自投罗网。”
    他瞧我面无表情,继续说道:“我们有内线确定过了,萧道长情绪良好,而且并没有受到什么不公正待遇,不过他双手双脚,被铐上了九十公斤的手脚镣,行动应该有问题。看看这些,这是鸿宾会馆的建筑图、地下设施管道图以及其他,相信对你,应该会有帮助。”
    看到这一切,我便知道与小周的相遇,并不仅仅只是偶然。
    显然,有另外一股势力,在盯着我们,而并不仅只是官面上的那一伙人。见我没有说话,小周继续滔滔不绝地说道:“给你讲一下背景,茅同真这个人,并不是杨知修一系的,他就是个独来独往的茅山道士,性格刻薄寡恩,一生无娶,专注修行,完全凭着实力,坐上的长老席位,谁也不讨喜。不过他此次被杨知修忽悠下山,应该还是因为黄鹏飞的缘故黄鹏飞小的时候,很得茅同真的喜爱;至于徐修眉,不知道你晓不晓得,他的孙女,便是黄鹏飞未过门的妻子……”
    听到小周给我讲的这些弯弯绕绕,我心中虽然在叹息此间的复杂关系,但是更加惊疑的,是我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他居然能够知晓这么多秘闻典故,他显然并不仅仅只是一个人,而是一整个团队,在背后支持。
    我虽然心急杂毛小道的安危,但是对于这种无事献殷勤的人,我心中自然知道,他们便如同魔鬼,或许会帮你完成一些事情,但是他所要索取的,远远不是我所能够给予的。
    为此,我不由得再次对面前这个年轻人确认道:“小周,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小周望着我的眼睛,诚恳地说道:“一个想要帮助你的人。”
    他不说,但是我心中大致有了答案,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而是直接询问道:“你们打算如何帮我?”
    小周笑了,说道:“你决定什么时候行动,我们便帮你潜入,然后引开看守的高手,让你将萧道长给救出来。”我又问:“你们需要什么报答?”小周表现得义薄云天的样子,摇头说道:“不用,我只是因为跟陆哥你有着相同的经历,所以才会出手相帮,并非心有所求。”
    我伸出手,与小周紧紧相握,眼角拼命挤出了眼泪,说道:“谢谢!”
    道完谢,我与小周商定好了联络方式,然后我起身,与他告别。
    出门时我看到走廊尽头,那个美丽的曼妙女郎,双手捧在心间,冲我微笑,仪态万千,看得我心中一团火。离开茶馆,我低着头走过好几条街,仔细确定了身后没有人跟随之后,打了个的,折回了加藤亚也宅院附近。
    刚一回去,我就看到加藤亚也正在门口,焦急等待着我。
    她的小脸儿,显然有些过于紧张,见我进来,问我怎么样了?
    我怕人监听,拉她到庭院角落,将我刚才碰到的情况,跟她讲明。加藤亚也听完后雀跃,说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我苦笑,说若真的是如此,就好了。这个小周之前跟我虽有交情,但是万万没有到这个份上。我的怀疑,是小周已然加入了某个组织,所以才会如此费尽心力拉拢我他现在也是一个修行者了,我虽然行不得气,但是炁场感应,却并没有丢失。
    听到我说的话,加藤亚也捂着自己的嘴巴,说什么也不敢相信这便是加藤亚也的可爱之处,单纯,不谙世事,心性并没有被太多世俗的东西给污染。
    我们又聊了几句话,突然加藤亚也小心翼翼地问我,说陆桑,你有没有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不适?
    我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叹息,相比之以前,我现在根本就是一个废人,而且身中阳毒,命在旦夕,时时刻刻都处于高烧的病魔掌控中。我难过,顿时感到颓丧不已,整个世界都灰暗下来。而见到我这般样子,加藤亚也竟然比我还要伤心,晶莹的眼泪立刻充满了眼眶,然后滑落下来。
    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忍不住了,大声哭喊起来:“陆桑,织田老师说依你现在的病情,可能活不到元宵节了……”

猜你喜欢: 《农门小辣妹》 《文娱的良心》 《你是我的半条命》 《妃常锦绣》 《刺激召唤》 《凉城好景》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