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战蛇灵

    当时的情形危难万分,茅同真和徐修眉随时都有可能回来,我本来应该马上遁走,然而见到这个穿着和老萧一样灰色囚服的老家伙,顿时就停下了脚步。
    这个家伙,居然是吴临一,那个曾任医科大学教授、西南局少数几位权威蛊师的吴临一!
    他怎么会落入这般田地,被人囚禁于此呢?
    难道,他果真如我们之前想象的一样,真的就是鬼面袍哥会的第四号人物,首席大蛊师?
    我的心中,有着满满的疑问,瞪着面前这个形容憔悴猥琐的老苗子。
    他倒是没有昏迷,不过浑身无力,神情恹恹,眼窝子里满是堆积的眼屎,似乎经受了难以言叙的折磨。夏宇新见我疑问的目光,浑身有着一股凝重的气息,锁定住他们两人,慌忙解释道:“陆左,陆左,还记得跟你联系的刘小姐么?我就是她口中的内线,此番前来,就是配合你,解救出你朋友萧克明的,不要误会!”
    原来如此,我想明白了,刘小姐和小周之所以提出来帮我,原来他们主要的目的,竟然是吴临一。
    我看到他眼神闪烁,或有些疑虑我知道他在心惊,为何我竟然变得比他想象中的利害。不过我并不理会小人物的心理,只是指着吴临一问道:“你,是不是鬼面袍哥会的首席蛊师?”
    吴临一神色惨然,不过倒也淡定,说然也。
    我顿时有些气急败坏,倘若不是身后还背着昏迷的杂毛小道,怕他有什么闪失,我肯定上去,啪啪就给这个家伙一个大耳光了,以报心头之恨。
    要知道,我如果不是被吴临一这个老乌龟算计到了西南,便不会入了那耶朗祭殿,就不会与鬼面袍哥会的人血拼,也不会被黄鹏飞趁虚下黑手,失手反杀,更不会有后面那些一系列的逃亡和冤枉。所有的一切,如果追根溯源,吴临一这个狗贼,可以说是我们落入这步田地的重要推手!
    如此的仇人见了面,哪里能够不眼红?
    见我一双眼睛冒着火,吴临一反而笑了,说陆左,你觉得冤屈,我便不冤了?想我吴临一,出身于苗蛊世家,自小异于常人,博古通今,中外兼容,攀爬了四十余年,一辈子小心翼翼,终于坐上了纵横川中鬼面袍哥会的第四把交椅,风光一时无二。然而邪灵教出了个掌教元帅小佛爷,天纵奇才,手段无双,竟然在短短时间,削藩整合,中央集权,而我们这些打拼江山的老家伙,却成了踏脚基石……
    他的声音悲呛:“我这冤屈,又跟谁说去?”
    吴临一似乎饱受打击,悲声连连,夏宇新见他这般失态,不由得劝解道:“吴老师,您就别悲恸了。小佛爷这不是派我们过来,救你了么?你知道么?为了救你,小佛爷将刚刚出狱的魅魔都给派来了,您看看,这可是天大的面子呢……”
    他边说,边扶着吴临一往楼梯口里走去,还一边劝解我:“两位,跟上来,我带着你们出去,有什么仇怨,那都是过去的,现在这会儿,我们可是站在同一战线上……”
    我不理他,追上前,问吴临一你是怎么进来的?
    吴临一惨笑,说还不是因为你?萧老炮跟陈魔头这两个家伙联手逼迫,中央调查组来人,东窗事发,逼得我一路逃遁,最后在这里落网了。
    我见吴临一浑身乏力,想来他也是经历了一番折磨,想着留他,还能够给翻案留下证人,便没有再起了杀心,背着杂毛小道,转身朝着角落的机电房跑去。
    夏宇新见我与他背道而驰,顿时急了,大声叫道:“唉,你们要去哪里呀?”
    回答他的,是一道沉重的摔门声。
    邪灵教这名头,太臭,沾上一点儿,就如同鼻涕虫,甩都甩不脱。
    我与邪灵教有着太多的龃龉,从一开始,就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并没有想过要与他们同流合污,更不用说是什么自己人。我之所以能够隐忍不发,不与之翻脸,是因为前几天有过布置,他们并不可能逃得过官方的控制。而像吴临一这种人,死在我的手里,还不如落在官方手中。
    那时候,他反而就像一根刺,能够深深地扎在某些人心中。
    我将铁门关闭,然后将这门锁从里面,用电缆线死死捆住。
    背过喝醉到无意识酒鬼的朋友可能晓得,昏迷的人浑身发软,没有骨头一般,不着力,很难背动。于是我将杂毛小道放平,掐了一下他的人中穴。我掐了几下,并无动静,小妖跟上前来,往杂毛小道体内打入一道青木乙罡,他浑身一震,然而还是没有醒转。
    我无奈,唯有双手合十,高声唱诵道:有请金蚕蛊大人现身……
    十秒钟后,杂毛小道悲鸣着醒转来,睁眼瞧见了我,开口就是一顿软弱无力地臭骂:“你大爷的,小毒物……”
    我嘿嘿一笑,也来不及再叙离别之情,将他又背负起来,然后跳下了下水道里。
    跳入下水道,这段距离一人爬行,也难以通过,唯有我在前面领路,而小妖和朵朵在后面,用法力裹着全无气力的杂毛小道,往前移动。
    去的时候,可比来的时候速度快上许多。因为囚室遭劫,虽然有夏宇新作内应,但是此处为重中之重,看守者定然会有所防备,打响警报,随之而来的反扑一定会异常激烈。即使有夏宇新和吴临一在外面,帮我吸引注意力,但是我这边若不赶紧逃开,一定会被衔尾追击,咬住不放的。
    要知道,虽然那个刘小姐,也就是夏宇新口中的魅魔刘子涵,她可是才被小佛爷从白城子中救出,即使有着底蕴深厚的邪灵教作支持,她也定然回复不了巅峰的状态,战斗力未必比茅同真和徐修眉的任何一个,高上多少。
    而且组织的地盘上,她们未必敢就耗下去,自然是稍微吸引一下注意力,便赶忙逃遁的节奏。
    所以我唯有赶紧跑,逃出战团,放能够避免随后而来的追杀。
    有着这样的紧迫感在,我们很快就爬过了建筑下面的狭窄管道,来到了会馆的主干下水道里。
    路过刚才偷听夏宇新和马四说话的地方,从地漏上面,传来了斗法的那种轰然响动,威力甚大,有让人惊恐的场震荡,从上面传递而来。
    在肥虫子的帮助下,杂毛小道恢复了一些意识,也能够抓紧我,我没有再作停留,在两个朵朵的帮助下,拉着他便往回路逃去。路行到一半,前方无数蟑螂奔逃,我突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惊悸,下意识地回过头去,但见身后的黑暗中,突然亮起了两盏绿油油的灯光来。
    小妖也感受到了异样,回手一照,手中的强光手电立刻将后路,照得通透。
    那对绿幽幽的光芒开始变得晦暗,而一条巨大的怨鬼蛇灵,已然出现在了我们的后方。
    在小妖灯光照过去的那一瞬间,这头蛇灵突然张开巨口,蛇吻几乎有一米来长,上面是密密麻麻、交错生长的雪亮利齿,尤为吓人。这蛇灵,我们曾在川滇交界的山林中见过一面,当时的它被我们狠狠教训了一番,不敢造次。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在这狭窄的空间里,我们连转身都困难,哪里有施展的空间?而这蛇灵,却是如鱼得水,这蛇吻巨张,好几丈的身子隐于暗处,然后挺直身子,朝着我们这边,挺射而来。
    情况便是如此危急,简直就糟糕到了极点,不过我的心中却还是极力稳定下来,将杂毛小道的身子往前一推,然后大声喊道:“小妖、朵朵,照顾好你萧叔叔……”
    此话说完,一阵腥风顿时迎面扑来,我的震镜在手,一翻,一声无量天尊,蓝色光芒大放;而此刻,那头巨大的蛇灵已然扑到了我的面前,张开的嘴巴,几乎就要将我给吞噬。
    我半坐着身子,在巨吻合拢只之时,将这嘴巴给上下撑了起来。
    哐当一声响,震镜跌落在地上,而我则用手和脚,将这惊人的咬合力给死死抗了下来。
    一人一蛇灵,在力量的领域里,这并不是两个可以相提并论的对手,然而就在此刻,我却感觉到有一股荒芜之气,从小腹下面的下丹田处,开始往我的双手掌心处聚集左手希望,右手毁灭,这两个符号突然在我的心中开始游动起来,一波又一波的能量,开始集中在我的手掌心,然后化作了寒冷,与灼热。
    那蛇灵在翻滚,嘴巴里面如同匕首一般的利齿在颤抖,里面的信子不断舔舐着我的脸,不过无力,显然是被我一双恶魔巫手给镇住了。那蛇灵的身长四五丈,痛苦起来,将整个下水道弄得翻江倒海,污水秽物四处飞溅,前后都开始刷刷地掉砖头。
    小妖在前面喊:“小毒物,你再不弄死它,我们就要被堵住了?”
    我一愣,嘿,这小狐媚子居然这么没礼貌?我这一生气,双手的劲力就大了许多,在临界点的时候,奋力一撕,阻力冲破。我的双手交错,那头巨大的蛇灵头颅,竟然被我撕裂,崩溃了。
    空间里,回荡着一声凄厉而痛苦的叫喊声这声音,我听出来了!
    是徐修眉那个老泥鳅的叫声!

猜你喜欢: 《孩他爹身份好像不一般》 《末世重生之空间商人》 《瑕疵美人》 《超级科技图书馆》 《妻华》 《乡野如此多娇之梦中新娘》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