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朵朵破阵,长老重伤奔逃

    封魔阵成,并非是将人困在此地,而是有着诸多让人受制的手段。
    这件事情,我本来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然而看到地上突然裂出了一道小半米的裂缝,心里依然还是猛地一阵悸动。
    裂缝产生,里面顿时就有翻涌的黑气喷出,那黑气的浓度粘稠,让人心惊胆跳,我往后退了两步,小心地回望了一眼正在照顾杂毛小道和虎皮猫大人的小妖。只见这小狐媚子将杂毛小道给平放在地上,然后抱着昏昏沉沉的虎皮猫大人,将那根九尾束妖索当成了鞭子,手腕一抖,啪啪作响,女王范儿十足。
    小妖将周遭的黑雾触手驱散,然后隐隐地制住了其中的一个隐形纸符之灵。
    肥虫子周身散发着暗金色的氤氲,丝线缕缕,已然将一头人形灵体给扯住,厉害的金蚕蛊大人如同最高明的琴师,在一点一点儿的拨动间,那头恐怖的符灵已然变得越发淡薄;火娃个儿小,已然化作了一条红线,绕着一处空档不停飞舞,有隐约的热力,将空间中的阴寒驱散。
    小伙伴们虽然不敌顶级道门茅山宗的长老,然而对付这些小角色,它们却是游刃有余。
    回望过来,我终于看到了我的对手,两个如同霹雳布袋戏里面的玩偶人物,一男一女,常人身高,裹挟着滚滚黑雾,从地缝之间跳了出来。而与此同时,从阵中的四个方向,陡然传来了四股隐隐的威严气息。在我的感应中,除了一股有些游摆不定之外,另外三股,让人从心底里,又是一沉。
    这四股气息我自然晓得东方苍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这是茅同真当日在山中,洋洋得意地与我显摆的。只可惜当日被虎皮猫大人一招“托马斯甩翔”,给陡然破掉,然而其中的威力,绝对是我以前,所不能够抵御的。
    茅同真此人虽然刻薄寡恩,然而却极爱说废话,见到己方这两个古怪的布袋戏玩偶站定在自己身边,顿时底气大盛,脸上有着淡淡的装波伊微笑,指着我说道:“进了我这阵中,即使你打了鸡血,吃了灵药,大德活佛灌了顶,也绝计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哈哈,束手就擒吧,我还可以留你一条生路!”
    我望着面前这个年近花甲的白胡子长老,呼了一口气,终于将自己心头的疑问,说了出来:“茅长老,我与黄鹏飞之事,最重要的过错并不在我,我是在自卫,是被冤枉的。这一点,我想你和很多人都知道,为何还要苦苦相逼呢?”
    茅同真的眉毛一掀,说哦,你果真对鹏飞没有一点儿杀心?
    我将手中的鬼剑一挽,隐隐地压着那两个散发着冷漠气息的玩偶,冷然说道:“我屡次救了黄鹏飞,甚至救了进洞的所有人,如果我真的有杀心,他早就不能存活到想要趁虚杀我的时候。我就不明白了,你们这些人,是被什么魔障,一叶蔽了目,这等小孩子都能够看出来的东西,竟然还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鬼剑前挥,斩断一律黑雾,我咬牙切齿地问道:“你就不怕,污了自己道心?”
    茅同真沉默了一下,将手中的铜棍指向了我,说道:“我如何行事,岂是你这等邪魔外道的小贼,所能够揣度的……”说完这话,他看着我依旧不屈的脸,淡淡地说道:“你不要怪我,成王败寇,这就是真理!政治,小孩儿,你不懂的!”
    此话说完,他身边的那两头木偶脸色僵硬,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的怒意升腾,终于止不住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是不是谁掌握了力量,谁就可以肆意妄为呢?没有了道德,没有了法律,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力量的搏斗是么?是不是掌握了暴力,就可以践踏一切,包括人的财产和尊严呢?这就是你的道……”
    一股压抑不住的荒芜之气,从我的下丹田中,升腾而起,然后遍布于我的全身。
    那气息,类似于金蚕蛊所给予我的力量,不过更加原始,也更加浓郁,充满了我的浑身的经脉中。
    那两个木偶一般的家伙冲上前来,手一扬,数道看不见的细线,在空间里剧烈抖动。倘若我被割到,必然就是大卸八块的下场。这两个家伙,是我所见过的,那通过简易阵法召唤出来的阵灵中,最恐怖的其中之一,气息僵硬,阴森寒冷。不过我却也不怕,鬼剑一震,朝着前方嗡的一声刺去。
    在我腹中力量的灌注下,此鬼剑似乎转化为了小型“黑洞”一般,对着四周的阴灵之体,有着强大无匹的吸引力,那些堪比最锋利刀刃的无形之线,瞬间就变得软弱无力,缠绕上来。
    一剑破线,两木偶动作僵硬地冲将上前来,一样的黑虎掏心,从不同的角度朝我攻来。
    我举剑平削,刚一接触,顿时又火星迸射,巨大的力量从那里传过来,让我止不住地后滑。而茅同真则大叫一声,铜棍举过头顶,朝我砸来。不过也就是在此刻,三声不似人言的凄厉惨叫,从我身后传来。
    小妖、肥虫子和火娃,先后将那三道纸符阴灵给弄得烟消云散。
    我的眼睛血红,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化作了虚实线,景物已经不再是景物,而是能量的强弱,一种莫名的强大自信席卷上了我的心头,站稳脚步的我稍微平移两步,接着飞去一脚,竟然将冲将过来的茅同真给逼退一旁,而也就是在了此刻,那两个木偶人已然冲到了我的近前,朝我抓来。我将鬼剑朝着它们的头顶一斩,削断了无数联系,然后将鬼剑插入背包,点燃恶魔巫手,一手一个,将那两个木偶人的脖子给掐住。
    那一下,我感觉自己仿佛擒住了两只花斑吊额的猛虎,奔腾不休的力量,从双手间狂涌而来。
    见我竟然一下子变得如此凶猛,伸手便将他所凭恃的阵灵擒住,茅同真极为震惊,大叫一声:“怎么可能?”
    他急着想冲将上来,而此时肥虫子和火娃已然摆托了牵制,一左一右,飞抵前方。
    二转过后的肥虫子,噬尽万骨的火娃,一直都是茅同真所深深顾忌的,不然他也不会一开始就启动四象降魔阵,牵制这两个小家伙。见此情形,他也慌忙稳下来脚步来,身子一抖,然后有一股青蒙蒙的光芒附身,逼得双蛊不敢前行。
    蛊毒危害巨大,稍不小心就容易着了道,这也是上层建筑无数年来,对我们一直压制的主要缘故。茅同真虽有秘法,但是也不敢怠慢。他将铜棍一收,手并剑指,遥遥定住了火娃,口中念念有词,似乎想像上次一样将火娃策反。
    小妖见到杏眉一竖,也开始与之对念起来,争夺火娃的控制权。
    在短暂的时间里,两者陷入僵持。
    而就是这个时候,我已然将手中这两头具有恐怖力量的木偶,用恶魔巫手的功效,将其融化。这段时间虽然漫长,而且艰难,我几乎以为自己都扛不住了,但是奇迹出现了,这两个往日足以将我给弄得欲死欲活的古怪人偶,最终还是在我手中化作了缕缕黑烟,然后消失不见。
    两股气息,从我的掌心中流入,我感到自己体内的力量,似乎又在累积了恶魔巫手,杀的黑暗生灵越多,吸引的仇恨便会越重,而力量,则越加强大!
    正在与小妖争夺火娃操控权的茅同真见到此情形,口中陡然吐出了一大口血,睚眦欲裂:“你……”这一句话没有说完,他头昏脚软,恨声大叫:“苍龙白虎、朱雀玄武,速来助我!”此话音一落,那施加于我身上的压力,顿时又沉重数分,而茅同真则往后面跳去,隐入黑暗。
    几股庞大的气息在暗处的角落流动,我的心骤然提了起来,倘若茅同真此番真的驱使了四象,那么我就危险了。
    一声虚弱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小毒物,左七右五,单跳!”
    我一激灵,这是虎皮猫大人的声音,作为左道组合的阵法资深顾问,我毫不犹豫地按照大人的指示开始做“右三退四,连走三步!”大人开始不断地下达指令,我依次照做,身上的压力居然开始逐步缓解,茅同真在暗处冷笑,说:“你便是知道法门又如何?没有外力助你,这一辈子,你都走脱不得!”
    虎皮猫大人哈哈一笑,说没人助我?朵朵
    话音一落,一道鹰啼从我们的头顶落下,飓风扇过,黑影浮动,有呼呼的风声吹来,虎皮猫大人的声音也骤然高亢了:“小毒物,左七,手扶地下,拔!”我照做,顿时摸到一道令旗,拔将起来,周遭的昏黄顿时消失无踪,大人又命令:“折断……”
    喀
    阵法消失,而我面前六米处,茅同真朝天狂喷着鲜血,仰天长啸:“啊,怎么可能……”
    虎皮猫大人大声叫道:“小毒物,阵法被破,他身心俱疲,擒下!”我错步而上,哪知茅同真火符一燃,身形就化作虚幻,不见踪影,唯有地上一大滩的血,预示着他曾经重伤于此。
    我心中发苦,这等老贼,果然还是有防身之计的,正待回转去扶杂毛小道逃遁,突然就在这个似乎,从转角处又出现一个黑影,朝我叫了一声,丢了一个包裹过来。
    我抄手接过来,笑了。

猜你喜欢: 《鬼谷子心理术》 《凡之念》 《逆袭的一百种路线》 《南北朝之征伐天下》 《我的私人电视台》 《网游之九转轮回》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