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鬼妖,取舍

    这老婆婆神出鬼没,让人心中好不恐惧。
    事实上,我已然大概清楚,这个佛塔里住着的老婆婆,似乎并不是人类之身,不然也不会如此轻灵诡异。然而她这般陡然出现,又死死地盯着我们瞧,看得我们心中直发毛。黑夜中,一盏油灯如豆,这个老婆婆的眼睛仿佛能够吸收光,幽幽冥冥。
    四下暗哑,我上前拱手为礼,然后攀谈道:“老婆婆,可是我们这里太过喧闹,打搅到了您的休息?如是,我这里就约束众人,尽量不会发出声音来的……”
    她并不理会我的话语,而是用一种很复杂的情绪,凝望着将右手食指放在嘴唇中咬着、惴惴不安的西瓜头朵朵。
    朵朵也能够感觉到这老婆婆对自己的关注,远胜于旁边的人,我们又都瞧向了她,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坏事,努力回想,没有啊?于是有些委屈,一双忽闪的大眼睛,顿时就留下了眼泪来:“朵朵没有闹啊,我很乖的啊……呜呜……”
    我们都不知道朵朵为何情绪爆发,哭出声来,有些诧异,而那个待在黑暗中的老婆婆,她一直僵硬着的老脸上,突然就流露出了一丝罕有的暖意来,略微慌张地走上前去,把委屈的朵朵搂入怀里来,口中喃喃说道:“哦,乖哈,没有人怪你闹呢,你越活泼,婆婆才会越高兴,哦哦哦,乖,不哭哈……”
    这突然的变化,让我的眼珠子,都差一点儿掉出来了。
    要知道,这个神秘的老婆婆所给我们的印象,那可是神秘的绝顶高手,白居寺的喇嘛对那个邪灵教右护法找寻不得,也只有差遣转世尊者江白小喇嘛,前来问计,何等之牛波伊,之后对我和杂毛小道又是爱理不理的,可让我们感受到了顶尖高手,那种高处不胜寒的风范。
    然而她所有的冷漠,竟然在朵朵这个鬼萝莉的哭泣声中,一秒钟变成了慈祥和蔼的藏族老太太,怎能叫我不惊讶?
    更让我好笑的是,朵朵这小屁孩子天性就爱干净,我但凡没怎么洗澡,她都会直截了当面跟我说:“陆左哥哥,臭臭!”,至于其他人,倘若是脏一些,都会离得远远的。然而抱着她的这老婆婆,还真的不能算是干净整洁,周身上下,都洋溢着沉沉暮气,但朵朵却乖乖地由这老婆婆给抱着,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泪水:“好,我不哭,嗯,呜呜……”
    朵朵这个孩子,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不一会儿,她便在这老婆婆和小妖、肥虫子的哄下,喜笑颜开了。
    气氛被朵朵这一闹,竟然和谐温暖了许多,我们请老婆婆坐下,然后再次拱手为礼,道歉说打扰了。这佛塔并不算大,除了周遭的佛堂和佛像外,起居室并不多,房间墙壁上的这些佛教壁画,显示我们身处的,也是一间小佛堂。我们这一伙人,性质复杂,在这佛堂中寄居,确实有些不恰当。
    这老婆婆本来有些冷漠,然而此刻被可爱的朵朵将心中的坚冰融化了,倒也是极好相处的,见我这般说起来,便反驳我,说在佛面前,众生平等,心念向善,便是那喋血屠夫,放下屠刀,也能成佛。佛者,觉悟真理者之意,有教无类,你们莫有心理负担,只管住着便是。
    说完这些揭语,她指着怀中擦眼泪、不好意思嘻嘻笑的朵朵,说:“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也只是因为看到了一个同类,心中欢喜,所以才会过来一瞧而已。”
    听到这句话,本来坐着的我们,被惊得腾地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什么,同类?
    我仔细地瞧着面前这个老婆婆,所有的外貌特征、心跳、呼吸以及其他,都和普通的藏族老人,没什么区别。只是在我的第六感中,能够感应到面前这个老婆婆,身上有种让人心悸的力量存在。
    当然,她从内到外,都没有透露出半点力量来,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感觉。
    然而作为一个神秘的绝顶高手,口中说出来的话语,自然不会有假,一想到同类,我立即回想起朵朵的身份鬼妖!因为某种玄之又玄的契机,缔结出来的特殊灵体,兼俱鬼与妖,两者的优势,乃百年难得的奇异现象。难道我们面前这位,也是……鬼妖?
    念及此处,我陡然想起了很久以前,杂毛小道的小叔在香港时,曾经跟我们提过一次,他年轻时曾经游历天下,在藏区日喀则地区,某处佛塔前,远远见到过一个鬼妖,老婆婆打扮,除了日光最盛的时候,白天是可以自由行走于阳光之下,而无所碍的。
    当时他还想走近一观,却被友人劝住,恐有危险,这才作罢。
    宇宙之间的奥妙是玄之又玄,这世界上的鬼妖并不能算多,而且日喀则、老婆婆、佛塔这几个字眼一联系起来,莫非这老婆婆,便是小叔口中的那个鬼妖?
    杂毛小道也是恍然大悟,躬身问及,那老婆婆倒也爽快,并不遮掩,说是的,老婆子我的身份,在这附近的知情者中,倒也不算是什么秘密。
    见她如此畅快,并不隐瞒,我们皆站起来,向这个老前辈行礼,其一是赞服她的实力,其二也是对她厉害如斯,却终年厮守于这佛塔之中的忠义行径,表示尊敬。
    鬼妖婆婆让我们不要多礼,她之所以能够有今日的成就,多亏了当日那喇嘛将她给点化,并且用佛法熏陶,安宁心神,不然她资质再特殊厉害,也不过是头遭了魔怔的凶灵,只能为祸人间而已。
    我们连忙对着那位已然圆寂的上师,表达了敬意,而一旁的小妖朵朵则问道:“老婆婆,江白小师傅,应该就是那位上师的转世灵童吧?”
    她的问话,使得这位修为高深的鬼妖一阵发愣,好半天,才点了点头,说是的。
    彼此都说了真诚的话语,也交了底,这聊天的气氛变得格外的浓烈起来,在我们对着老婆婆实力惊诧和尊崇的同时,她却也对我们这一个小团伙心生感叹:一个生命磁场各种古怪的养蛊人,一个身怀重宝、符箓才情顶尖于世的小道士,一个远古神兽精血孕育的小妖精,一个百年难遇的修行鬼妖,两条功效各异的顶级蛊虫……
    天啊,这是怎么样的一伙人,竟然凑到了一起来?
    当老婆婆得知朵朵真正成为鬼妖的时间,才两年多的时候,不由得惊呆了,感叹自己成就鬼妖的那十年里,懵懵懂懂,甚至还不及朵朵此时成就的四分之一。
    人比人,气死人,鬼妖比鬼妖,一包眼泪水啊。
    我们都好声安慰这位老婆婆,说您现在的成就,足以让我们所仰视,何必计较这些呢?
    鬼妖婆婆咧着嘴,说这可是老身,修炼一百多年的结果……
    我笑了,朵朵之所以进步能如此神速,并不是我监督得力,而是虎皮猫大人那厮心疼这未过门的媳妇儿,各种使力滋补,方才有这般厉害。鬼妖婆婆自然不是在哀怨自己的悲惨往事,而是在逗乐朵朵而已,果然,此话一出,朵朵便乐了,说还是我厉害,哼……
    如此一番喧闹,大家情绪都很高,我便求问这鬼妖婆婆,说我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朵朵,像正常人家的小朋友一样,有一个快乐幸福的童年,能够自由自在地在阳光之下,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您老既然能够白天出行,那么不知道……能不能求教一下。
    鬼妖婆婆沉吟了一番,并未作答。
    我见她似有隐衷,再次起身鞠躬,肃容道:“还请赐教,只要能够让朵朵自由行于阳光之下,无论是做什么,我都是乐意的。”
    鬼妖婆婆告诉我,说人为阳,鬼为阴,白天为阳,夜晚为阴,此为人伦天道,寻常是难以违反的。不过大道五十,遁去的一,凡事终有例外,鬼妖属性各半,若想要白日行走,必须能将自己的妖性,和鬼性随意转换,炉火纯青之时,便是功成之日。
    而如何做到这自由转换呢?有人凭天材地宝,有人凭自我修炼,而她,则是依受这佛法熏陶,三十年后,终有成效。倘若想要朵朵能够白日行走,可将这小丫头留在此处,由她调教,她可从江白那里,借得那舍利佛珠,渲染,无须长久,三五年之内,便可。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喜爱朵朵这个小西瓜头乖乖,三五年说得轻松,比起她来,却缩短了十倍岁月,想来她定会在朵朵身上,耗尽很多精力。
    我还在犹豫,而旁边的朵朵却不乐意了,撅着嘴说不,我不要跟陆左哥哥分开,我不要跟小妖姐姐分开,我不要跟肥肥和杂毛叔叔分开……我不!
    听到朵朵倔强的拒绝,鬼妖婆婆笑了笑,慈祥地摸了摸这个小家伙的西瓜头,说你这个小丫头,着什么急呢,短暂的分离,是为了长久的相聚,来日方才,你何必急于一时呢?
    朵朵不管这些,眼泪又涌上了来:“我不,我一天,不,一分钟一秒钟,都不愿意离开大家。”
    听到她的话语,我的心中又是温暖,又是疼痛。
    想到我们目前还处于茅山宗的追杀,政府方面也在通缉,随时都有可能丧命,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来照顾朵朵,我的心中就疼,故意板起脸来,让她去练功。
    朵朵瘪着嘴,说歇一天不行么?
    我虎着脸说不行,业精于勤而荒于嬉,你本来就笨,再一懒惰,这辈子,都不敢想有这婆婆的成就了,知道不?快去!
    朵朵哭丧着脸,在我的御用监军肥虫子的押运下,出外修炼,而小妖也陪着小姐妹一同出去。
    经过今天的虹化观摩,小妖似乎体悟到了一些东西,话也少了很多。同样有所感悟的,还有肥虫子,只不过它不会说话,我也只能隐隐感觉到它的一些想法。
    见人都走开了,我深呼吸,开始对鬼妖婆婆说起自己的想法来。

猜你喜欢: 《重生恶婆婆》 《锦堂归燕》 《兵王少爷在都市》 《总裁的试婚甜妻》 《宇宙疯狂大乱斗》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