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豪气,反击

    “伤离别,离别虽然在眼前;说再见,再见不会太遥远……”
    被杂毛小道好是一番嘲笑之后,我抹干眼泪,大声唱着张学友的《祝福》,手提鬼剑,扛在肩头,然后朝着前路行去,故作潇洒,然而心中却满是疼痛和难过。
    杂毛小道在我后面大声嘲笑,说小毒物,好在你丫平日里少有唱歌,不然以你这公鸭嗓子,平日里一定是个大祸害来着,好好的一首歌,就给你这样糟蹋了。
    我们往西行走了一阵子,一开始光想着如何避开朵朵,让她不好找过来,却忘记想自己的目的地,应该在哪里。结果走了十几里路,杂毛小道往路两边的山上左右一瞅,捅了捅我的胳膊,说呀,这个不是南卡嘉措他们村子附近的山域么?
    我一瞧,哎哟喂,还真的是,刚才脑子乱哄哄的,还没有想起来,这回一看,翻过前面远处的那两道山梁子,应该就能够瞧得见村头十里地前的那个小石房子了。
    我和杂毛小道在山中的背风处,左右瞧了好久,并没有看到那附近,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商量了一番,估计我们两个曾经藏身于此的消息,暂时还没有暴露出去。不过想来也是,在藏区,宗教局的作用,大部分还在于协调和服务,并不如内地一般,有着诸多的功能,也不强势。
    只要班觉上师和江白小喇嘛有意帮我们遮掩,依托着宗教局的茅山,所能够得得到的讯息,必然不会是全面的,这也大大减缓了他们的反应速度,追击的力度也被极大的削弱了。
    那么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回到南卡嘉措的家里,将我们遗漏在那里的一些东西,给找回来。
    那些东西包括两只黄大仙尾毛制符笔,相关的符箓原料,数根雷击桃木钉,以及很多我们日常所用的随身物品和衣物,因为毕竟当初只是想过去看下热闹,并不准备久留,所以进藏时很多行李和衣物,就都放在了南卡嘉措的家中,没有收拾。
    这些东西,除了那两支笔比较珍贵之外,其余的,都是随时可以舍弃之物,包括那三根雷击桃木钉。不过既然茅山的人没有追到这里来,那么我们倒是可以尝试着回去,将行李收拾,并且带上足够的干粮和补给,以免在山里面,被活活地给饿死、渴死和冻死。
    人毕竟不是神,也不可能活在虚幻之中,不吃饭、不喝水、不睡觉,搁谁都扛不过去。
    我们两个商量了好一会儿,决定还是回去一趟,顺便跟南卡嘉措的家人,道一个别。
    我们并没有走大路,而是在山道里行走,虽然绕得比较远,费些气力,不过无论如何,谨慎一些,总是没有错的。
    毕竟,那个刑堂长老刘学道,我们也都有瞧见,个儿虽然不高,但是对付我们两个,简直就是牛刀宰鸡,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上的对抗。
    当然,我们也没有什么可以气馁和遗憾的,就如同佛塔里面的鬼妖婆婆所说的,他们毕竟是有那么多年的岁月累积,这一大把的年纪,不可能都活在了狗身上,比我们厉害也是正常的。然而即便如此,我们才这般的年纪,却能够让他们头疼,也算是可以骄傲自得的了。
    望山跑死马,特别是在藏区这种旷达而辽阔的山梁,并没有苗疆那种连绵起伏的小山头那么好行走,我们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翻过了两个山梁子,瞧见了远处的路上,确实如我们所想,感觉不到那种凝重的气氛,于是放宽了心,继续前行。
    在山脊上面,我们又走了两里地,远远看到了路边一个石块堆积的白房子,确实是南卡嘉措家所在的那个小村子。
    我们对视一眼,不由得都笑了起来,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巧,那个鬼妖婆婆所居住的佛塔,离这儿,居然只有小半天的脚程。
    我们顺着山梁往下走来,杂毛小道眼尖,捅了捅我,说哎哟,你徒弟啊。
    我顺着他的手指,往下面瞧,但见莫赤那个黑小子,正在石房子的前面,对着凛冽的寒风,大声喊叫,我们这儿正好顺风,隔得老远,也能够听到他口中那九字真言“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声沉势威,确实有了很大的进步,似乎跟我初出茅庐的时候,一般无二了。
    果然不愧是被虎皮猫大人所称赞过的后生,他此刻的进步,倒是让人侧目。
    很快,我们就走下了山梁,走到了路上来,莫赤这个小子自从练习了真言之术后,耳目倒也变得十分聪敏,很快就发现了我们。不过他好像并没有太多的惊喜,而是紧张地一阵飞奔,朝着我们这边跑了过来,而且还一边跑,一边挥手,示意往回退。
    见到他这般的样子,我们的心中便多少也有些发虚,虽不明就里,但也是闪身朝着旁边的斜坎处趴下来。
    待到莫赤气喘吁吁地跑到我们面前,蹲下,我皱着眉头,问他刚才,是什么意思?
    莫赤见到我们,又是惊喜又是着急,喘了好久的气,回过身去瞧了好一阵,然后蹲在我们身边的坑中,说师父,我搁那儿好久了,就是在等你们呢。我奇怪,说等我们,有必要这么紧张么?
    莫赤说不是,是这样的,昨天我夜里起来练功,看见两个道士模样的人到南卡大叔家里去,盘问了好久,然后出来。他们并没有离开,而是隐藏在了村子后坡的山里面。我知道你们两个身份特殊,早晨的时候,南卡大叔一脸晦暗和紧张,就知道不妙。大叔可能被人盯得死死,不敢动弹,但是我却不会,所以自作主张,跑到这里来,就是怕你们回来,碰到那两个道士,有什么麻烦……
    杂毛小道心中惊讶,但是脸上却是风轻云淡,问他那两个道人的打扮和特征。
    莫赤仔细回忆,说两个人,一老一中,老的那个脸长得很方,颧骨高高,左颊有颗大黑痣,上面一撮毛;年轻一些的那个,虽然穿的是黑色中山装,但是却留得有跟那个老道士一样的发髻,脾气不太好,似乎还跟大叔吵了几句架。他们两个从大叔家里面出来之后,两个人在屋角,还偷偷摸摸商量了好久……
    根据莫赤的这一番话语,我大致能够猜得出来,这两个人,应该就是茅同真,和杂毛小道的同门师兄龙金海。
    这两个人都不是很好对付,茅同真是茅山长老级的人,那自然不必说,单说这龙金海,师出名门,而且手段自然也是极厉害的,要不然也不会跟我纠缠那么久,而且他的心中,一直有恨。这恨其实也挺无妄之灾的,无论是对他,还是对我。
    当日我将他击倒之后,搜身,摸出一块如同杂毛小道本命血玉一样的东西,只可惜当时脾气火爆的小妖竟然根本没有听我招呼,便将人家的本命玉给踩个粉碎。
    这种行为,如同断人钱财,自然是会惹得死拼的。
    不过小妖既然这么做了,作为我的立场,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下这份帐,毕竟一来大家当时处于敌对,留一条性命已是仁慈,二则小妖朵朵既然跟随着我,那么她所有的事情,我自然都会为之负责,这是男人的责任,不然我拿什么,来报答这个小狐媚子的跟随呢?
    当然,此时的小妖朵朵,正在六芒星精金项链里面沉睡,既不知道此事,也不知道我们留下朵朵的事情。
    想到这两个人盯着小村子,我们便也没有进村取东西的心思,于是准备转头离开,而莫赤拉住了我,说师父,你们回去,可是想要拿回你们的行李?如果是,那我倒是可以帮忙,将那些东西给弄出来的,我人小,目标低,过去窜一个门,也不会给人盯着的。
    我为人谨慎,正想要拒绝,不过杂毛小道却是一口答应了,说可以,那你回去拿,自己小心一点儿,拿到手了,也不用回这里,直接去天湖那边,我们在那里等你。
    莫赤一心想要给我们办事儿,一是为了报恩,二也是想哄我们高兴,传个一招半式的,于是大声说哎,好嘞。他怕我们反悔,屁颠屁颠儿地往回跑去,头也不回。
    我看着莫赤远去的背影,责问杂毛小道,说既然知道他回去,应该会被人盯上,为何还要他去拿?
    杂毛小道嘿嘿一笑,说既然是边跑边打,打痛他们,那么就趁着人少,我们先练练手吧?
    他说这话时,脸上露出了很强烈的自信,仿佛茅山长老茅同真和真传弟子龙金海在我们面前,不过是土鸡瓦狗一般。不过他并没有妄自尊大,约见天湖,似乎也是想着借助那头剑脊鳄龙的力量。我刚刚与朵朵分离,心中正是不得劲儿,见杂毛小道这般豪气,顿时心潮澎湃,说好的,这一回,搞他娘的!
    杂毛小道哈哈大笑,说走,我们提前过天湖去,布置一番,这一次,可得让这些追兵晓得,咱们的厉害。

猜你喜欢: 《唯有情深似暖阳》 《精灵之沙暴天王》 《医家女》 《助理建筑师》 《乞丐帝师》 《三界外卖app》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