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冷静,暴起

    莫赤的出现,并没有让我们有多开心,相反,我的手心,开始忍不住地冒汗来。
    我很清楚的晓得,自进藏以来,我们所面临的第一场重大考验,即将在眼前。
    要知道,莫赤虽然说过,他一个人目标小,去拿东西的话,是不会引起人的注意,然而他毕竟年纪太小,斗争经验不足,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所面对的,会是怎样的对手,那些人的眼光之毒辣,哪里是一个半大少年,所能够欺骗的?
    所以从他一开始提出来,我就想着反对,不让莫赤来趟这滩浑水。然而杂毛小道既然提出将计就计,我们在此处,给茅山的追兵来一次迎头痛击的埋伏,将他们给打痛,给以后争取时间缓冲,那么我也不便反对,于是积极筹措起来。
    山脊那边的黑影走近了一些,我能够看见那黑影,确实就是穿着一身藏族传统服饰的莫赤。
    只见他扛着一个沉重的布袋,正从山脊上,健步如飞地走了下来。我越过莫赤的身影,朝着他后面瞧去,并没有发现有任何不妥,空荡荡的山脊上面,除了树木和野草,再也没有什么东西。
    难道真如莫赤所说,他就是一个小人物,所以没有得到茅同真他们的重视,将他放了过来,并不理会?
    倘若如此,那么我们便只有改变计划,将莫赤所带来的行李拿好,然后朝着山里面走。
    这一来是可以避其锋芒,二则是吸引注意力,免得他们去佛塔那里,找那鬼妖婆婆的麻烦虽说江白小喇嘛让我们在佛塔暂住几日,但是既然我们把朵朵留在了那里,自然不可能一直待着,坏了事儿,虽然茅山宗未必会为了我们而得罪白居寺去硬闯,但是通过行政力量,还是可以拿捏我们的,远远不如躲入山中自在。
    **山高寥廓,莫赤走了二十分钟,才穿过了原始森林,走到了湖边来。
    对于上次的经历,他依然是心有余悸,下意识地离那湖边远远的,然后站在一高处,手搭凉棚,四处望,想要找到我们的踪影。然而我和杂毛小道潜伏在暗处,自然不是他所能够找寻得到的,莫赤望了一会儿,并没有作为一个诱饵的自觉,开始用藏语喊起话来。
    他倒是也有一些小心思,不过我们却没有敢出来,只是谨慎地打量着四周,想要把有可能存在的敌人,给找寻出来。
    莫赤喊了一阵,仍然没有看到我们,于是坐在地上喘粗气。
    我观察了一阵,感觉不会有人跟着他,想要站起身来,过去找莫赤接收。然而刚要站起身,杂毛小道一把拉住了我,我回过头去,只见他无声地摇了摇头,眼神很坚决。我想了一下,所谓伏击,不过就是沉稳和意志的较量,不管是否有人跟过来,我们都应该沉住气,不给敌人任何机会。
    莫赤歇息了好久,站起来喊了几声,又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想到了自己有可能被跟踪了,所以我们才会不露面的可能。在经过一番思考之后,这个小子倒也是机灵,将背上的那一包布袋给放在了旁边一块凸起的石头上,然后朝着湖水叩拜,极尽庄严,仿佛在祭奠湖灵一般。
    完了之后,他拍拍屁股,施施然地转身离开。
    看到莫赤这般行为,我不由得击节赞叹,要知道,既然我们约定在天湖见面,而到了时辰,我们还没有露面,定然是出了状况,是什么问题,他自然不知晓,但是将东西放在此处,我们一定是能够知晓的。不露面,对他来说,其实是一种保护。
    看到莫赤离开了天湖畔,我的心情反倒是轻松起来,目送莫赤的身影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了对面的一处山坡脚下。我们并不急于去取在湖畔上的布袋,只是蹲在藏身之处,默默不言,如同死物。
    如此差不多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就当我的心已经宁静得几乎要融入那湖水中的时候,杂毛小道捅了捅我的胳膊,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瞧去,只见一道黑影,从西面的原始森林中出现,正在快速地接近莫赤留下来的包裹。
    此人身穿黑色中山装,挽着一个道髻,脚步如飞,正是我们在白居寺中所碰到的那个龙金海。
    我们顺着他出现的方向瞧过去,但见在林木稀疏之地,有一个佝偻的身影隐没其间,却是茅山长老茅同真。
    没想到他们两个如此确定,竟然都来了,想来是已经摸了些底细,才会如此的笃定。
    若只是他们两个,我们还有信心,与之一战。
    随着龙金海越来越接近湖边的那包布袋,我的心则提得越高,然而就在即将临近之时,平静如镜的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哗啦的水浪声,龙金海的身子僵直,如弓,一下子就弹到附近的一处凹下的草甸去,而在他的身上,竟然立刻就有淡黄色的光芒闪现出来。
    我不由得想笑,我们对这些追兵如临大敌,像龙金海他们这些二代子弟,未必不会惴惴不安,畏之如虎?见到龙金海激发出来的这光芒,我便知他对进我身上的这金蚕蛊,也是十分恐惧,提前将身上的防护工具给开起来,不让肥虫子钻了空子,将其偷袭。
    然而他哪知,湖面上闹出动静的,并不是我们,而是之前与我们协商一致的剑脊鳄龙。
    但见这畜牲从水面上陡然浮现,头颅高高昂起来,然后瞪着一只凶悍的眼睛,紧紧盯着二十米开外的那个中山装男子。
    陡然见到这条五米多长的古怪鳄鱼,龙金海也是有些忐忑,敌手并不是他所预料的敌手,这让他的脑子顿时就有些迷茫,下意识地望着茅同真那个方向看去。茅同真本来已经再次潜伏起来,然而看见剑脊鳄龙这货,便有些藏不住了,一道疾风吹过,他已然快步冲到了湖畔上来。
    两人在离布袋六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小声说着话,似乎在议论着湖中突然出现的怪兽,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们隔得远,并不能够清楚地知道他们谈话的内容,不过很快,龙金海从怀中掏出了一把雪亮的藏刀,寒光四溢,而茅同真手往前伸,他随身的那根铜棍已然在手,遥遥地指向了湖里面的剑脊鳄龙。
    那剑脊鳄龙见到这两人,庞大的身子开始下潜,咕嘟咕嘟,不一会儿,不见了踪影。
    凡是灵物,必有其宝,譬如我背上这把鬼剑,便是用一棵槐树精的尸体树芯制成,而小妖的青梅竹马糖糖,之所以遇害,就是因为身上的灵气充足,可以被青虚炼制成上好的丹药,诸如此类者繁多,便不一一举例。
    这剑脊鳄龙,观这外形以及整体气场,定是那有灵之物。
    此类妖物,一身重宝,即使没有凝结出妖丹来,这血肉尸骨和鳞甲,都是可以利用的上佳材料,这些东西,对于修行者来说,其实还是蛮有诱惑力的。
    说实话,我们也就是抹不开小喇嘛江白的面子,不然,说不定也会勾起那种龌龊的心思来。
    不过有一点让我十分疑惑,茅同真之所以跟辍过来,并且在林子里潜伏良久,显然已经估摸着我们就在湖边等待,才会一直跟我们比耐心,虽然静谧的湖畔让他们有些怀疑,但是此番又正大光明的出现,实在是有些不合常理。
    然而还没等我想清楚,那头消失了的剑脊鳄龙,已然从水中猛地窜出来,四条粗短而有力的腿在空中划动,然后朝着岸边的这两位道士冲来。
    它看似笨重蠢笨,然而却是极为精明的家伙,这一番出手,时机、气势和卡位,十分契合,瞬时间,如同一辆东风卡车,朝着这边撞来。
    强大如茅山长老,茅同真也不敢掠其锋芒,与龙金海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跳开,避开这沉重一撞。
    剑脊鳄龙甫一落地,并没有如我们所想象的那般沉重,而是像狸猫一样,尾巴往旁边甩动,啪,尖锐的骨质鳄尾在空中一个炸响,差一点儿,就能将龙金海的左臂,给切了下来。
    这畜牲的凶猛,显然将茅同真两人吓了一大跳,龙金海一个后空翻,躲开这凌厉一击,然后连退了好几步,扭头一看,脸色剧变,大声叫道:“休走!”
    他朝着左边狂奔,而在他前方的十米之处,正是小妖朵朵,提拎着包裹,就朝着我们这边奔行而来。
    龙金海见到陡然出现的小妖朵朵,自然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心头一股恶念顿起,一声大叫“呔!”,竟然抛开了正在与剑脊鳄龙缠斗的茅同真,朝着小妖大步追来。
    茅同真正在与面前这头恐怖的剑脊鳄龙争斗,能够镇压水眼的龙属,岂是易与之辈?他斗得也艰难,但见龙金海继红着眼跑开,顿时一阵急火攻心,大声喊“金海休追”,心中暗感不妙,然而就在此刻,给他沉重压力的那头剑脊鳄龙竟然转身一扭,身子就钻入了湖水里面去,狂喜立刻涌上心头,回身追来。
    小妖一直不紧不慢地跑,而龙金海则在发足狂奔,并未曾听到茅同真的警告。很快,他已然跑到了我们的伏击圈中来。
    我的身子微弓,在那一霎那,果断冲了出去。

猜你喜欢: 《情到深处自然浓》 《种田旧事》 《绝色总裁爱上我》 《发个微信给神仙》 《镇香令》 《枕边尤物》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