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一入其间,浑身冰凉

    陡然间看到这幽幽的眼睛,在黑暗中,我的心不由得一沉。
    我可不会天真地以为面前的这头剑脊鳄龙,会因为小喇嘛江白的关系,就待我们如朋友一般。
    凶兽便是凶兽,它即使受到了真佛的感化,成为佛陀座下的八部天龙、怒目金刚,也不过是负责征伐的强大武力,照样会杀人,会吃人,根本不留半点情面源自生物本能的食肉性,并不会因为佛性,而骤然更改。
    更何况,对于这头镇守水眼的凶兽来说,杂毛小道于它,那是导致它左目失明的罪魁祸首。像它这般的凶蛮野兽,眼睛长在两边,是为了捕捉猎物,眼观四路,然而左目被刺之后,它半边的世界都消失不见了,这可是天大的仇怨,怎么会与我们和平共处呢?
    不过这货也是个精明狡猾之辈,经过上次的较量,它知道我们在毫无损伤的情况下,断然是占不了便宜的,故而祸水东引;而在我们伏击发动的一瞬间,抽身离开,放开了茅同真,坐山观虎斗,使得我们两败俱伤;待到瞧着没有什么危险了,我们伤痕累累,被逼退至湖底时,它又浮现在我们眼前。
    此刻若说它还安着什么好心,说实话,我觉得这真就是童话故事了。
    果然,当我回过头去,与它对视两秒钟之后,一张血盆大口,陡然张开,腥风扑面,朝着我们这里咬来。
    这剑脊鳄龙身长五米多,但是光嘴巴,便有近乎一米,上下两腭张开,顿时间,白森森的牙齿,锋利寒光。我曾经见识过它惊人的咬合力,那恐怖的喀喀声,让人午夜梦回都忍不住打颤,便也不敢亲自去体验,倏然后退数米。
    那畜牲既然轻启战端,便不会善罢甘休,滑动着又粗又短的四足,尾鞭一甩,如同离弦之箭,朝着我们这边射来。
    若在岸上,我们自可凭着纵身提气之法,远远避开,然而在这湖底水下,本就不是我们熟悉的战场,仅仅只是勉力操纵天吴珠,仓皇闪避,反倒是这剑脊鳄龙,水中便是它的国度,凶性大发的它,如同一枚出膛的鱼雷,每一根毫毛里,都散发着凛冽的杀气。
    我往湖底逃了十几米,便被衔尾追上,屁股被那钢化般的头颅顶上,骨碌儿一转动,人就滚落到了一边儿去。
    杂毛小道与我一同跌落,捂着胸口,痛苦地叫道:“前有狼后有虎,内外交加,光挨打不还手,这样可不行,陆左,让小肥肥去暴它菊花吧!”
    我问他还扛得住吧?他点头称是,伤口已经结痂,想要快些好,也没有办法。
    我说好,有请金蚕蛊大人现身。
    话音一落,一道金线,就从杂毛小道身后浮出,然后朝着张口咬来的剑脊鳄龙口中,激射而去。
    我一边往后退,一边关心前方的战况,但见肥虫子射出了天吴珠水肺的范围,径直冲进了剑脊鳄龙张得巨大的嘴中,顺着食道,一路往下,直入胃袋中。
    前期进展顺利,然而刚刚滑落下去,突然就有一股浓郁的黑色之气,将其裹挟,不让肥虫子在里间翻腾捣乱。肥虫子周身立刻伸出无数丝带状的金色氤氲,与这黑气抵抗,短瞬间,竟然将前方那头黑麟青甲的畜牲,小腹照得透亮。
    经过丽江的脱胎换骨,我的精神意志越发强大,两种视角切换,也并没有带来什么不适感,然而让我失望的是,肥虫子并没有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反而深陷入重重的黑气包围中。
    黑气,黑气……
    我回想起剑脊鳄龙腹中层层堆叠的黑气,不由得大声叫了起来:“有妖气……”
    我回头看了一下左手边的小妖,吞食了茅同真玄武阵灵之后的她,精气神似乎都好了一点,没有一开始被红光沐浴时的那般惨状,黑色透亮的眼睛里,仿佛能够倒映整个天空。
    她听我这般说,立刻精神一振,说是妖,那就由我来处置吧。
    她挣脱开我的手,皓月洁白的小手一抖,花儿般绽放,接着那根九尾缚妖索,便已然出现在了她的右手上,尾端一用力,前方便灵动如游蛇,眼看着那头巨大的剑脊鳄龙就要冲到跟前来,我们即将葬身其腹中的时候,小娘倏然出鞭,啪地一下,抽在了剑脊鳄龙粉嫩的鼻梁子上。
    这剑脊鳄龙周身鳞甲覆盖,皮糙肉厚的,按理说并不是什么怕疼的小乖乖,然而小妖这蕴含劲力的一番抽动,却在水中,都打出了一个炸空响来。那畜牲的鼻头上,立刻出现一道焦黑的伤痕,而它的冲势也下意识地偏了方向,轰然撞在了湖泥之中。
    咕嘟嘟,一大股浑浊之色升腾而起,接着一道凌厉的黑光,又从湖面射入。
    倏,黑光穿过剑脊鳄龙背部的角质状翼片,扎在了湖泥中。
    咚!
    巨大的震荡波从那里传播开来,惊得我们连忙往后退,这才想起,在我们的头顶,还有一个恐怖的顶尖高手,正在虎视眈眈地瞧着这里间的动静呢。
    不过我退,小妖却是夷然不惧,竟然脱离了天吴珠的水肺范围,朝着剑脊鳄龙的背甲上跳去。
    这小狐媚子也是艺高人胆大,趁那剑脊鳄龙被无影箭伤了、精神慌乱的空当,跳过去,高高扬起手中的九尾缚妖索,口中念念有词,那根绳索倏然不见,几秒钟之后,再次出现之时,已然将这剑脊鳄龙的脖子,给死死捆住。
    要害被制,这头猛兽哪里肯善罢甘休?它顾不得头顶上那恐怖的威胁,奋力翻身,想要摆脱这九尾缚妖索的控制。
    它不怕,我却怕得要命,而且也担心刚刚还气息奄奄的小妖,抗不住它这一番疯狂的挣扎,当下也是掏出了久未开张的震镜,一声“无量天尊”,蓝光一耀,那家伙竟然就被冻僵在水中,四肢僵硬,不得动弹。
    震镜超常发挥,如此几乎持续了十秒钟,它沉重的身躯从上至下,缓缓跌落在湖底。而就在这段时间里,小妖已然完成了九尾缚妖索的捆制工作,将发丝嵌入了剑脊鳄龙的神经系统,稍微一动弹,便是铺天盖地的剧痛传来,使得它惟有继续保持之前的姿势,方才没有那种痛得想死的冲动。
    而一直在与其体内黑气作抗争的肥虫子,也在此刻,终于形成了压倒性的胜利,扭动着身子,这剑脊鳄龙但凡有所异动,肥虫子定然能够让其肠穿肚烂,血流当场。
    至此,这个一直潜伏在人民群众内部中的幕后黑手,终于再次落入了我们的手上,随意拿捏。
    这五米多长的傻大个儿,倒也是个极为精明的角色,不愧是成了妖属的凶兽,见风使舵的本领,那是十分厉害的,在小命捏在了我们的手上之后,立刻服服帖帖地趴在湖底,不敢动弹,仿佛一条小哈巴狗儿一般,全然不复之前的凶相,让人对它生不起太多的责怪之心来。
    不过我们又岂是光看表面之人,对于这头畜牲,最不爽的就是杂毛小道,这位老兄以前心中有过阴影,但凡是听到与“龙”有关的生物,就打心底地感到厌恶,待一切安稳,冲上去,就连踹了好几脚。
    他虽然胸口受了伤,但却还是有着一身蛮力,力道之大,即便是皮糙肉厚的剑脊鳄龙,那也是忍不住地龇牙咧嘴,表示压力很大。
    我见到杂毛小道的身形不稳,连忙拦住了他,说你跟这头畜牲较什么劲,别一会儿,把自己的伤口给崩开了。说不得我们脱困,还需要这个家伙出力呢。他听住了劝告,这才收住了架势。
    我虽然在劝杂毛小道,但本身对这种两面三刀的家伙,还是没有好感的,揪住它满是黏液和伤痕的鼻孔,说这天湖底,可有暗道,通向他处?如有,赶快带我们过去。你若是再敢耍花招,直接一刀斩你个桃花开!
    那畜牲吃痛,安好的右眼流下了滚滚的眼泪来,不过它大概也知晓了我的话语,猛点头。
    见它这般作态,我的心方才安妥了一些,既然有地下河,那么我们便可避开茅山的刑堂长老刘学道。此事甚妙,不然,以我们这些残兵败将的实力,上去也只是一盘一盘的送菜,还不塞牙缝儿。
    心情安定下来,我放在剑脊鳄龙鼻子上的手,隐隐地感觉到了有一点佛印。这是之前小喇嘛江白留在此住的,用来震慑,不过也有侦查之意,我们此番一弄,那小喇嘛江白,百里之外,估计也能够有所了解。不过这也无妨,终究是这畜牲的过错,我们到时候,讲清楚了便是。
    降伏了这畜牲,我们便也有了坐骑,全部都坐上这家伙的背上,握着那剑状鱼鳍的角质脊背,开始由这家伙领路,朝着湖底里深处潜去。
    到底是水中的土著,它游动的速度飞快,当它往湖中间潜过去时,我的心中骤然发紧,想起之前见过的那樽悬棺,以及关于天湖直通天下的说法,不由得紧紧揪了起来,不知福祸。很快,我们就到了之前的那个地方,然而并没有看见那巨大的黑曜石悬棺,唯有那处深深的黑色孔洞,存在着。
    根本没有任何商量,那头剑脊鳄龙摆动了一下尾巴,朝着黑洞之中,钻了进去。
    一入其间,我浑身,一片冰凉。

猜你喜欢: 《召唤系主宰》 《捉鬼小神仙》 《魔界之红莲》 《巫神纪元》 《都市风流狂医》 《绝地氪金》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