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截人抢宝,恶鬼墓现

    一道红光乍现,待那一蓬将整个空间耀得闪亮的金光落幕,萎顿到了极致的血虎从黑曜石棺柩中奔逃出来,毛发稀疏,个头儿缩小好大一圈,甫一落地,便仓惶地钻进了杂毛小道手中的血虎红翡里,头也不回。
    杂毛小道心疼地往怀里收去,而从石厅的一处甬道中,一个娇小的身影正在快速冲出,如箭。
    来人,正是邪灵教的护法右使洛飞雨,从刚才我们所知道的情况来看,当年中止邪灵教内乱、并且全面倒向了西方那个隐形政府的邪灵教左使王新鉴,邪灵教曾经的话事人,正是她的外公。不过年纪轻轻,便能够成为新一代的邪灵教右使,除了祖上余荫之外,洛右使的一身本事,也是让人惊叹的。
    她一出现,根本就不管我们这边的状况,径直逃向了左侧出口。
    我不知道在甬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见此刻的洛右使,身法虽然依旧利落,但是黑色紧身衣上,却已经破开了好几个口子,鲜血淋漓,之前那一身蠕动的魔虫妖灵,不见了踪影,那头摩呼罗迦,也没有再瞧见。
    就在我们诧异地望着她离开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挡在了她的面前。
    高速奔行的洛右使完全就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见有人阻挡,立刻下以重手,手中的秀女剑下意识地朝着对方的脖子处,横削而去,就待着这人闪身躲开,她好快速逃离。
    然而出乎她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这身影不但没有躲开,还伸出双手,过来捉剑。
    肉身凡胎,岂能阻挡她这锋利的秀女剑?洛右使眉毛一挑,手腕一抖,嘴角含着笑,就刺中了对方的一只肉掌之上。洛右使是一个使剑的高手,剑尖触肉,也不停留,剑尖一旋,想要将这只手,齐腕削下来。
    然而她并没有称心如意,因为她终于发现,这只手,比那精钢坚铁,还要硬上好几分。
    剑尖一阵火化闪耀,铿锵一声响,紧接着,就被紧紧抓住,根本就拉扯不回。洛右使抬头看,才见到一个浑身白毛绒绒的女性僵尸,正在自己面前,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高耸的胸部。
    同为女性,而且还是僵尸,自然不可能是对洛右使这一对傲视群芳的大白兔,感兴趣。它所想要的,是深陷沟中的那颗黑色石头,也就是丹枫口中的“罗浮镭射石”。这颗装载得有高僧虹化能量的石头,使得青山界飞尸抛开了自毁兵刃的茅山宗刑堂长老刘学道,朝着洛右使攻击而来。
    洛右使大吃一惊,与飞尸就这秀女剑作为钮系,不断腾挪躲闪,避开了好几次致命的攻击。
    她也还手,左手不断地击打在传统僵尸最为脆弱的三个丹田部位,试图用劲力,将支撑维系生命的恶魄,震散。然而这飞尸存世,不知多长时间,恶魄早已跟这僵尸肉身,凝结如一,哪里会怕她这几拍,交击之下,顿时有拍中木头的咚咚声响传出来,颇为硬质。
    就在洛右使与青山界飞尸纠缠一起的时候,从黑暗处,紧跟着冲出了一群红袍喇嘛来,打头的一个,正是小喇嘛江白,见到眼前的一番情景,顿时失声大叫:“好浓重的死气!”
    八个红袍散成一圈,迅速封堵住场中,瞧见正在与飞尸剧斗的洛右使,有一个老喇嘛不厚道地笑了:“果然是恶人还需恶人磨啊!妖女,你若是将东西交出来,我们说不得还帮你度过这次难关,不然,光这一头千年难遇的僵尸,便能够将你送下十八层地狱!”
    他幸灾乐祸地笑着,然而人却还是有些紧张,开始往周围洒檀香粉,防备着这头大粽子,暴起伤人。
    所有人都关注场中,而我则提着鬼剑,并不管前面的这一群人,来到暗河边,将手伸入水中,将念头伸入,开始感触那水中的炁场变化。要知道,小妖和剑脊鳄龙之前,还是潜在这河道中,然而徐修眉、刘学道还有那樽巨大的黑耀石棺柩,都从水中冒出来了,小妖朵朵却没有一点儿反应,此刻的情形,由不得我不惊心。
    然而让我心沉下去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并没有感应到一点儿气息,仿佛小妖已然离开了此处这怎么可能呢?
    虎皮猫大人见我一脸愁容,问怎么了,小妖和朵朵呢?火娃呢?
    听它这么问起,我这才想起火娃那个倒霉蛋儿,给刘学道一指,竟然不知道弹到了何处,至于朵朵,我的嘴巴苦涩,难以开口,待到杂毛小道快速将事情经过说出来时,虎皮猫大人勃然大怒,飞到我头上,爪子乱抓,薅下我好几撮头发,然后又是无数怒骂。
    相比之下,傻波伊的话儿,反倒是干净得很。
    石厅之中的战况仍在继续,八个喇嘛将洛右使和白毛绒绒的青山界飞尸,给围成一个大圈,四下封闭,严防死守,而那个娇艳如花的洛右使,也终于面临着此行中,最大的危机。
    她此刻的对手,是一个速度与力量并俱的恐怖飞尸,而且浑身散发着阴寒的毒火,这一点,随着两者交手时间的推移,开始缓缓逼将出来。
    不过越是危急,越能够凸现出此人的真本事,能够成为洛右使所用的兵器,自然不会是凡品,但见洛右使力道略弱,抢不下手中秀女剑,于是将那剑给松脱,飘退两步,双手结了一个复杂的手印,朱唇轻点,突然间,那边被飞尸握在手里的秀女剑,铮的一声响,开始不停地颤抖起来。
    本来还在被虎皮猫大人劈头盖脸一阵猛训的我,眼睛都不由瞪得滚圆,失声叫道:“飞剑!”
    虎皮猫大人转头瞧过去,像被人捏住了屁股一样尖叫起来:“巫神导引术?”
    话音刚落,那青山界飞尸本来用手紧紧握着这剑尖,然而在洛右使这一番咒诀下来,竟有些握不住,在一声长吟响彻空间之时,那秀女剑终于挣脱了它的掌控,倏然飞抵在了上空,细小的剑身,开始发亮,宛若白昼当空的烈阳。
    这灼热的温度,使得青山界飞尸有些烦躁,退了两步之后,喉咙里摩擦出让人发麻的声音,接着一声叫唤,再次冲来。
    那柄秀女剑亮度骤然收回,变成了原来颜色,而下一刻,它出现在了青山界飞尸的脖子上。
    一剑而穿,眨眼之间。
    不愧是飞剑。
    然而那头青山界飞尸挂了么?没有!
    能够给刘学道、洛右使以及八位藏传佛教的红衣喇嘛带来如此沉重压力的凶邪,哪里可能这般就跪在此处?但见那柄颤动不已的秀女剑刺入青山街飞尸的脖子处时,一大蓬不断旋绕的黑光死气,从它的体内,爆发了出来。
    而也就是这么一下,从伤口处,有无数黑色的小肉芽冒出来,然后紧紧缠绕着那柄颤动不已的秀女剑,任洛右使如何掐诀念咒,那秀女飞剑都摆脱不了了飞尸的掌控它竟然用自己的身体,将那柄来去无踪、杀伤力顶端厉害的秀女飞剑,给困死在了身体里,动弹不得。
    如此狠厉和果决,它真的只是一具尸体么?我不由得想起了龙哥矮小的身影来。
    只可惜,这头僵尸可没有龙哥那么好说话,而且上一次,差一点,就将我们的小命给要了。这青山界飞尸也不能够光挨打不还手,它伤口处的黑色肉芽疯长,将秀女剑给卡住了,而周遭的空间,也开始变得黑沉沉起来。
    小喇嘛江白开始有些着急了,冲着洛右使谈判道:“洛飞雨,你将伦珠上师的魂体留下,让他转世,我们助你脱离此处险境!”
    黑沉沉的空间里,那头脖颈处插着一柄利剑的青山界飞尸开始发起狂来,一双手掌,上面指甲尖锐得吓人,朝着洛右使就是一阵疾扑。洛右使疲于应付这凶猛的攻势,身上的伤口也有些崩裂了。不过她倒是一个倔强的人,听到小喇嘛江白这合理的提议,脸上却是一阵冷笑,说老娘打小,最不怕的,就是威胁!
    洛右使口中这般说,几个玄妙无比的转身腾挪,凌波微步一般,刷的一下,从身上,又拿出了一面旗子来。
    她那柄似乎十分厉害的秀女剑,被飞尸用身子给卡住了,然而不愧是邪灵教的高层人物,洛右使就像那多啦a梦一般,身上的法器层出不穷,但见那道法器,上面描绘着我们十分熟悉的那三头六臂、凶神恶煞的忿怒黑佛雕,材质不晓得,但无论是做工,还是符文绘制,都是顶尖水准。
    这回尖叫的,是那个老喇嘛般觉上师:“恶鬼墓?”
    我有些奇怪,这一面旗子,哪里来的什么墓?然而还没等我想清楚,便见到那一道令旗招展,黑色氤氲环绕,从上面,突然涌出了好多形态各异的夜叉、罗剎、鸠槃荼、饿鬼、富单那、吉蔗、毘陀罗等等,我连名字都叫不出的恐怖厉鬼来。

猜你喜欢: 《诸圣之上》 《废材也搞逆袭》 《我在天庭代个班》 《仙妻多娇》 《异界武林神话》 《公子极恶》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