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受挫,陡现

    正主儿都不见了,我们在这里奋战个毛线?
    这是我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随后,杂毛小道也提出来了:“刘师叔,擒贼先擒王,我们这般耗下去,只会被这源源不断的恶鬼给吞没,精疲力竭而亡。这可不是法子,只有将那面鬼旗子给灭了,堵住源头,我们方能够有一线生机啊!”
    刘学道何尝不明白此间原理,但是周围的压力,让他抽不开身去,听杂毛小道此番一提,便大声叫道:“也罢,萧克明,你和陆左帮我压住阵脚,待我冲进阵中去,将那小贱人给擒住,免得这样,源源不断,耗死所有人!”
    我和杂毛小道听他说的这话,往刘学道身后的位置一卡,齐声唱诺道:“得令!”
    听到了我们的承诺,刘学道稍微放宽了心,他双手前拍,将涌上前来的数头恶鬼驱散,然后吸气、呼气,那宽大的道袍鼓胀,人顿时就大了一圈儿,身形也拔高了几十公分,与此同时,他的口中念念有词地高声唱诺道:“九曜顺行,元徘徊,华精茔明,元灵散开……”
    此咒符一落,他周身青光蒙蒙,符文缠身,如同一只利箭,倏然冲向了前面黑雾翻卷的阵中。
    我们肉眼凡胎,并不能够瞧见那黑乎乎的阵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晓得刘学道破开无数恶鬼,跻身其间,顿时有无数鬼哭狼嚎,翻涌出来。而刘学道走后,我们所面临的压力,更加地沉重,无数从黑色浓雾中冲出来的恶鬼,紧盯着我们这边的缺口,奋力前冲。第一百二十八回
    一时间我们猝不及防,被逼得连连后撤,在此之前,我们已经确定过了,刚才那个飞跌在地上的老喇嘛,不知道是不是受创过重的缘故,已然圆寂,了无生息了。
    战、战、战!
    战得我身子酥软,脚步轻浮,全凭着胸口一股气在支撑着。
    倘若这口气跌落,只怕我也已经跪在地上了。
    我尚且如此,身上还有伤的杂毛小道,却是更加不堪,此刻的他已经将雷罚给收入背后,在前一番的拼斗中,那把雷击桃木剑,已然处于崩溃的边缘,宛若玻璃。
    杂毛小道降妖除魔,最重剑技,不然身上符箓不多,光凭手脚,实力却也要打半折以上,所以我将手中鬼剑交予他,专心使用恶魔巫手,与这些奔涌而来的恶鬼,贴身肉搏。我们两个应付得狼狈不堪,不过所幸有虎皮猫大人给罩着,查余补缺,倒也是能够勉力维系的。
    在我们奋力维持缺口的时候,因为刘学道的加入,场中又开始有了一些变化。
    到底是茅山宗的宿老,刘学道身上的手段,倒也让人瞠目结舌,只见黑暗中传来了好几声闷雷一般的炸响,那浓稠如墨的黑雾,便被驱散了几分,我看到了刘学道的身影,在他身边的,还有两个虎背熊腰、身高两米的黄巾力士。
    这黄巾力士,乃道教中最常出现的酱油角色,青色长裤,黄色头巾,上身裸露,一身练过健美的肌肉呈古铜色,散发出力量的美感。这两个黄巾力士虽说只是道门符兵中的小杂鱼,但却是刘学道给唤出来的,无论力量,还是神魂坚固,都比洛右使通过恶鬼墓唤出的无边恶鬼,要高上好几个档次,故而金光闪闪,将周遭的火力都给吸引了一些。
    我们这边的压力,这次突然一松,没有那种摇摇欲坠的感觉了。
    黑雾中,我并没有见到洛右使,也没有见到青山界飞尸,这两者依然藏身于黑暗中,不知道在做些什么,而刘学道唤出黄巾力士之后,仅仅停顿了三两秒,又陷入了黑雾中。满天的佛音环绕石厅,之前的篝火早已被踢灭,我们都不解其意,勉励维持。
    我旁边不远有一个老喇嘛,看着眼生,想来是日喀则或者拉萨过来的援兵,他的嘴唇一直在动,佛音来回扩散,突然他的眼睛一瞪,一道金光射入黑雾中。
    我感觉到有一股强大而坚定的意志,射入里间去,然后搜寻目标。第一百二十九回
    我心中狂震,这可是尹悦当日给我内参中,噶举派最为玄妙莫测的“夺舍秘法”,即是将一种身体的心识,迁移到另一副身体上,或者是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达到控制还魂的效用?
    此法我当日还曾有期冀,想着倘若朵朵能够学得,也多一条路子,实在到了万难的境地,也能够借尸还魂,重生天地。
    然而让我遗憾的事情发生了,这名白教喇嘛的意志,并没有连接到任何一活物,扑了一个空,不但没有起到效用,反倒让自己受了些暗伤。瞧到这神秘的夺舍秘法产生又湮灭,我的心狂跳不已,才知晓自己现在参与的,可能是我自出道以来,实力最鼎盛的一场争斗。
    这一回,参与其间的每一个人,都是名动一方之辈,个个顶尖,反倒瞧不出太多的厉害来。
    没待我将心情平复多久,场中突然平地起惊雷,一声震耳欲聋的音爆陡然产生。
    轰隆隆……轰隆隆……
    我感到了一股巨大的气浪,以场中为圆心,朝着四处散播而去,巨大的风压,将我的头发吹得飘扬起来,呼呼作响,凛冽的寒风如刀,刮在我的脸上,生疼。而我头顶上正在滑翔的虎皮猫大人,因为空间气流紊乱,竟然也把握不了力度,颤巍巍地朝着身后暗河处跌去。
    我闭上眼睛,半秒钟之后睁开来,看到一道身影,从空中飞出,朝我们这边斜斜跌落,瞧这模样,竟然是刚才极为生猛的刑堂长老刘学道。
    这个实力在茅山宗里,名列前三的高明道人,进去还没过一根烟的功夫,竟然像面口袋一般,给人活活扔出来,这是什么节奏?
    我有些发愣,杂毛小道却是长剑连刺七八道,将前面的恶鬼逼开去,腾身而起,将刘学道给接住。
    哪知刘学道这厮身上所蕴含的力道太大,惯性又重,将杂毛小道给带着往地上跌去,滚地葫芦一般。
    啊……杂毛小道一声惨叫,胸口的伤口崩裂,鲜血流出来。
    而此刻,我正与一头肚子硕大,浑身皆是流脓癞子的恶鬼拼斗,它满是细密利齿的嘴巴张得大大,想要咬我头颅,却被我用双手顶住,左手严寒,右手灼热,将它给一点儿、一点儿地化作了青烟,挥散而去。
    接应我的是凶残的虎皮猫大人,此君吸了好多恶鬼之灵体,浑身雾蒙蒙的,仿佛也是一头恶鬼一般,此刻从河岸边倏然飞出,双翅一震,竟然有让人站不住脚的风力,从后面席涌而来,将这些个恶鬼,给重新刮会黑雾之中。
    我回过身去,俯身察看两人的伤势,但见杂毛小道还只是脸色惨白,胸廓有血迹洇出,但是刑堂长老刘学道,却是面如金箔,呼吸迟缓,就如同临终了一般。
    我吓了一大跳,不知道他在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这个在我们面前宛若天神的老道士,变成这般模样难道他一进去,就放大招,梭哈了么?
    我又惊又疑,正诧异间,一声宛若雷霆巨震的声音,从天空中打落下来:“妖女休走!”我转头过去,但见老喇嘛般觉浑身金光灿灿,宝相庄严,宛若金刚像身,额头皱纹深壑,似开一眼,凭空虚推一掌。
    这一掌推出,他原本无一物的左前方,顿时就跌落一个娇小的身影,身穿紧身黑衣,正是那导致此处鬼气森森的洛右使。
    她刚一现身,一道浑身黑色的青山界飞尸,也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挥手一抓,被洛右使给闪开去,五指抓在了岩地上,石碎,炸裂开来,而洛右使虽然借助了灵动至极的身法闪开,但仍被那碎开来的石子给击打到,一声娇喝,好不凄惨。
    此刻露面的洛右使,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在她的后背,衣服有一道很大的裂纹,露出来的,是一道从脖子到屁股的抓痕,血肉模糊,显然在刚才的拼斗中,她也受了重伤,才想着隐遁离开。
    然而她的这小伎俩,哪里能够瞒住周围这一群喇嘛,在被般觉上师阻止之后,她身形一扭,又遁入黑暗。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维系整个大阵的小喇嘛江白,突然扭头,瞧向了暗河处,口中惊叫道:“怎么,会……”
    我不解其意,回头过去,只见河道里水波翻涌,轰,一道巨大的水花冲天而起。
    然后,我看到那头剑脊鳄龙跳出水面,尖锐的尾椎正在与一个小小的身影缠斗。这俩个家伙,自然就是失踪久矣的小妖,和她的座骑剑脊鳄龙,然而让人奇怪的是,本来已经被驯服了的剑脊鳄龙,突然疯狂起来,奋力摆脱了小妖的控制之后,脑袋一扭,大大地张开了嘴,朝着我们这边,似箭袭来。
    它的眼睛,红如血,直勾勾地盯着阵中的黑雾。

猜你喜欢: 《万古第一少帝》 《杀神崛起》 《穿越之凤君逃亡录》 《绝世武侠系统》 《因为为师貌美如花[穿书]》 《幻世回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