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砍瓜切菜,无端凶猛

    看到这个大汉,我不由得大吃一惊:“田咸?”
    杂毛小道一剑将那个短发少女逼退,然后回头过来瞧,与我异口同声地喊道:“大猛子?”
    这几人走得近了些,我发现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个一脸胡茬的男人,正是当日与我们有过一战之缘的闵魔座下大弟子田咸,匪号大猛子。他曾败于杂毛小道和雪瑞的合手联击之下,附身魔灵也被雷罚斩杀,重伤获擒,然而在押运途中又被闵魔给劫走,没想到他居然又出现于此处,而且瞧这气势,似乎比以前更加惊人。
    短短不过一年多的光景,他竟然能够比以前更加厉害数分,想来定是用了非凡的手段,方才会有如此成效。
    在大猛子旁边,还有两个表情麻木的男人,一个缺了半边耳朵,一个左边脸上有一条蜈蚣一般的难看刀疤,颇为狰狞。而在黑暗处,似乎还有几个人影在闪动,速度极快,以至于我精神高度集中于面前对手的时候,难以察觉分明。
    这四人出现,气场顿时一阵凝滞,听到大猛子口出狂言,杂毛小道不屑地激道:“手下败将,还敢如此嚣张?还不赶紧把你那瘸子师父叫出来,给我们兄弟俩虐待一番,好消一消心头火气?”
    听杂毛小道说得狂妄,大猛子不由得火气顿生,粗豪的声音大叫道:“就你们两个,还需要请我师父出马,你们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想见我师父,先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杂毛小道这人平日里说多过于做,但是关键时刻,他却从来不废话,那个大猛子话都还没有开始说完,他的身影就已然冲上了前去,挺剑就往着大猛子的胸口刺去。
    大猛子见这个道人来得如此迅急,不慌不忙,从身后掏出一条荆棘满满的铁鞭,此鞭为硬鞭,跟我们乡下门口贴着的那尉迟敬德所使铁鞭,一般无二。他手上一搓动,顿时浓烟滚滚,朝着杂毛小道身上打来。
    我还待冲上前去护翼,没想到身后又是寒风一闪,被杂毛小道逼开的那个短发少女,又手持银刀冲了上来。
    这少女的刀法十分凌厉,泼洒开来,简直是大篷刀球扑面,无数的劲风横起。
    她根本没有做法,仅凭着一身武艺与我敌斗。倘若拼武艺,我从小学的是语文、数学、自然和思想品德,而人家却是日日练刀,自然是不能够比拟的。然而一法通,百法通,我却也不惧,眯着眼,凝住心神,一边在旁边周旋,一边去查探此人刀法中的破绽。
    很快,我发现她的刀法轻而快,凌厉有余,而力道似乎有些欠妥,周身的防备也有些松懈,当时也是起了些小心思,暗自联络肥虫子,将其唤出,然后有意识地往旁边退却。
    待过了一会儿,我见她突然脸色一惊,脚底软了七分,有气而无力,顿时心中狂喜,知道肥虫子得了手脚,错身而上,左手将她挥来的刀光挡住,右手捏着硕大的拳头,当头就朝着她的面门揍去。
    这个短发少女脑门中了我一拳,头顿时就往后一仰,满脸失血,桃花开遍,然而她却也并不放弃,那边银刀转了一下弯,朝着我的腹中捅来。我哪里能够让她得手,左手探出,准确地抓住她握刀的手腕,一用力,喀嚓一声响,她的手骨便开始发出了让人牙酸的响动。
    危机关头,除了那些初出茅庐的多情公子,没有人会因为外貌和性别等诸多因素去轻视对手,要倘若如此,早死了八百回。我也不例外,根本就没有那怜香惜玉的心思,照着这个短发少女的脑袋就是一阵猛敲,拳头和那坚硬的颅骨紧密接触,只三下,她面前五官皆有鲜血流出来,显然是被震倒了脑子,昏迷过去。
    我虽然全力于此女拼斗,但是余光还在关注身后,知道杂毛小道一对三,总是有些吃力,当下也顾不得许多,揪起这个少女娇弱的身子,就朝着前方甩去。
    风声飞来,杂毛小道稍微一闪身,那个持刀少女的身子飞向前方,狠狠撞上了缺耳朵身上。我用的劲儿大,两人一撞上,滚地葫芦一般倒去,杂毛小道也趁此机会,摆脱了三人的纠缠,身形一缩,然后如同利箭一般,飞向半空中,鬼剑轻挑,将被紧紧束缚吊着着的张静茹给解救下来。
    我果断跟上,将这个手脚皆被捆住的大美妞儿抱住,骤然的掉下,使得张静茹闷哼一声,五官都挤在了一起,我刚刚把她扶起来,落下地来的杂毛小道立刻默契地将鬼剑递了过来,刷刷刷地七八剑,将张静茹身上贴肉捆束的绳子全数割裂,竟然不伤她丝毫肌肤。
    这高明的手段,便连他的对手大猛子,都忍不住喊了一声好。
    然而对手之间的惺惺相惜,并不代表着他们不会生死相搏,但见此时的大猛子比之以往,更多了许多速度和敏捷,一根铁鞭挥洒出满天的鞭影,旁边的蜈蚣刀疤脸也是凶猛得很,一把廓尔科弯刀在手,与大猛子形成了极为默契的配合。
    两人拼命,使得返身而上的杂毛小道一时之间,招架竟然有些吃力茅山道士主要的专攻,是鬼物精怪,对人,倒是没有太顶端的必杀技,唯有徐徐图之。反正比起耐力,他们并不及我俩。
    我将张静茹扶起来,只见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全部是瘀红的青肿,浑身无力,努力站了一下,脚又有些软了。我抓着她的胳膊,不让她倒下,然后焦急地问道:“台湾妹,你师父呢?”
    张静茹咬着牙站立,表情坚毅,雪白的脖子处有青筋暴出来,蚯蚓一般游动,似乎在蓄力。见我问起,她焦急地说道:“我师父在那边的房间,被一个骚女人引去斗法,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我眉头一跳,这女人骂女人,说话还真的是恶毒,不过“骚女人”三个字,不由得让我想起了王珊情此人。放开手,我发现张静茹已经完全能够站立,便不再管她,冲上前去,加入战团,去支援杂毛小道。
    战团里面只有四个人,杂毛小道面对着三个男人,至于那个短发少女,已经被我用最刚烈的手段将其打至昏迷,不复醒来。瞧我冲了过来,大猛子脸上的恨意浓重,张开嘴,露出一口雪亮的牙齿,恶狠狠地说道:“向尚、贾子依,将这个小子先弄死,我来对付这杂毛道士!”
    旁边的缺耳朵和蜈蚣刀疤脸道了一声“是,大师兄”,然后避开杂毛小道,朝着我这边冲来。
    那个缺耳朵手持一根两头冒尖的银色短矛,而蜈蚣刀疤脸则是一把廓尔科弯刀,听语气也是闵魔弟子,此番朝我冲来,凶猛异常,我的鬼剑被杂毛小道所用,手上没有趁手的兵刃,不由得后退两步,想去捡那短发少女落在地上的银刀,结果头顶一闪,感觉头皮凉飕飕,一把短矛擦着我的脑袋过去,深深地扎在了我面前三米的地面上。
    我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恐惧,捡起银刀,便感觉那两个家伙已经冲到我的身后,我回手一刀,这刀正好与蜈蚣刀疤脸的弯刀撞上,巨力传来,我的手腕一阵发酸。
    倘若比气力,自然是我更胜一筹,然而我并不是用刀的行家里手,连握刀的手法都不专业,故而吃了些亏,正在另外一个缺耳朵准备冲上来的时候,一根绳索朝他卷去,余光中,只见张静茹银牙咬红唇,将刚才捆束自己的绳索选了根长的当作武器,然后朝着我这边支援而来。
    张静茹手段也还算是不错,极大地分担了我的压力,短短几个回合的交手中,我的心思暗动,又唤起了肥虫子,这回得给大猛子来上一记猛的。然而他似乎知道我的想法了,朝着我们面前两个家伙喊了一声:“可以了,我们走!”
    这话一说完,他根本不顾昏迷的短发女子,返身遁入黑暗。
    想来便来,想走便走,世间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然而杂毛小道鬼剑前指,冲上前去追击,却见大猛子跳下地面的一个窟窿,然后一阵黑雾涌起,那窟窿霎那间不见踪影,反倒是呛了杂毛小道,咳嗽不已。老大撤退,缺耳朵和蜈蚣刀疤脸都知晓不能力敌,各自找到去处逃逸。
    然而肥虫子早已埋伏多时,再次一个绝招(你们懂的),那蜈蚣刀疤脸身形一滞,接着就被张静茹的绳子缠住腰身,不过他还是奋力朝着机器旁边的那个窟窿跳下,我心知不妙,也不顾忌不得手段,冲上前,银刀一挥,硕大头颅冲天而起,无数温热的鲜血喷溅而出。
    这些鲜血,将被蜈蚣刀疤脸挣扎着拉近的张静茹,喷了一身淋漓。
    见此动静,杂毛小道冲了过来,看了一眼,然后抓着有些呆住的张静茹问道:“你师父本事如何,此刻是否还在坚持?”
    他的意思是她师父倘若已然被擒,那我们还是先逃命的好。得了杂毛小道的提醒,一身血浆的张静茹终于恢复了一些,惊叫道:“师父。”说完话,她捡起地上的廓尔科弯刀,朝着里间冲去。
    杂毛小道没有说话,朝着地上的那个短发少女补了一刀,跟在后面。
    冲到另外一个车间,我们并没有看见鲜血横飞的场面,而是十二个穿着比基尼的曼妙少女,正在围着姜钟锡大师跳舞。
    这舞蹈火辣,一时间,臀波乳浪,不一而足。

猜你喜欢: 《太监的卖萌生涯》 《我的美女警花老婆》 《万兽自然》 《边缘地带》 《镇墓兽》 《田园闺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