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事件猜测,燃符问路

    我们的心情其实早就已经绷得紧紧,在这空荡荡的厂房里,出走无路,郁积得很,乍然听到这迟缓的脚步声,顿时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朝着门口旁边的员工更衣室,快速跑去。
    从传出声音到我出现在更衣间门口,仅仅用了两秒中。
    这个更衣间里足足有一百多平方米,在我面前的,是一排一排的鞋柜,间隔而立,刷的是淡银色的油漆,虽然有三个多月没有用,但还是传出一股咸鱼一般的味道来这间厂房很多地方都是无尘车间,所以进入之前,都需要更换工厂提供的工鞋。人一多,味道自然不是很好。
    那拖着鞋子的脚步声,是从靠里面的地方传来。视线被鞋柜所遮挡,整个房间里,只有门口顶上有一盏安全通道灯,淡淡的绿光照耀在我和杂毛小道的脸上,古怪之极。
    在这样的情况下,房间内里传出来的声音,就显得格外的瘆人,杂毛小道将鬼剑提在了身前,而我则骤然点燃了恶魔巫手,一步一步,分成两边,包抄靠近。当我与那脚步声隔得只有三四米远的时候,我一咬牙,双脚一蹬,猛然出现在了更衣间的角落。
    我抬头一看,昏暗的环境中,我看到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孔,正面无表情地朝我看来。
    小雷?我的心脏骤然停止,但见刚刚死去的小雷正在更衣间角落里作那无意识的运动,双手双脚随着身子移动而摆动着。我的陡然闯入,使得小雷发现了我,接着他伸出双手,朝着我脖子掐来,喉咙里还有雄狮一般的闷吼,獠牙张起。
    我擦!这么快就进入了僵尸的节奏,这效率,也实在太快了吧?
    在陡然的惊吓过后,我稳住心神,伸腿就是一大脚,将凶猛扑来的小雷踹了个狗啃屎。从生命炁场来看,此事的小雷已然死去,那么他就不是人类,我自然也不会对如同谢一凡那些家伙一般手下留情,将大腿高高抬起,然后一个下劈,将试图爬起来的小雷再次击倒在地。
    杂毛小道挽着剑花冲了过来,看到这景象,惊讶地喊道:“刘雷?”
    地上的小雷试图再次爬起,杂毛小道伸出鬼剑,在它后脖子处挑动了一个筋,倏然割裂,一道黑气冒出,他大叫一声:“小毒物,震镜!”我听得吩咐,将震镜掏出,然后兜向那股黑气,经过牛头蓝血滋养的震镜立刻运转,久未与我交流的人妻镜灵开始勤恳地转化起这道气息来。
    杂毛小道深深吸了一口气,除了臭咸鱼味,似乎还感受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他皱着眉头,说小毒物,有没有感觉,这个地方,仿佛一块死地一样,很压抑,似乎被动了什么手脚只是他们为何会选在这么一个人流密集的地方呢?一般来说,像闵魔这样身份的人,他待的地方,不是应该在深山老林或者偏僻海岛么?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我想起之前我的猜测,说倘若这并不是他的决定,而是来自于邪灵教掌教元帅小佛爷,以及他们身后的老东家呢?
    杂毛小道依旧皱眉,说吃力不讨好,那他们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我说你还记得傅小乔案件的黄一没有,他接受到的指令,就是尝试着用非常手段,开始将马炎磊的生意盘子弄过来;同样的情形,似乎也在做灯饰的郑立章郑老板身上上演倘若这些都不是巧合的话,这意味着邪灵教有一个庞大的计划,使得他们现在对于资金有着异常的渴求,正规做生意,他们不行,但是通过种种手段敛财,“劫富济贫”。
    商业恶性竞争,说不定这便是此次跳楼事件的真正原因。
    邪灵教的海外后台是影子政府,那是一个又一个大型财团和银行组成的基石,并不缺钱,而邪灵教现在有表现出了对资金的渴求,是不是也间接表明了,他们与那个恐怖的庞大组织也有着不合,甚至有分道扬镳的可能性。
    倘若真的如此,其实最高兴的,还是想大师兄这样身份的人,因为终于可以闲下来了。
    没有财力支撑的组织,永远得不到长足的发展和进步。
    看着地上已然没有动静的小雷,我们两个对视一眼,正想商议下一步的计划,哪知从员工出入口那里,又有声音传了过来,听这动静,似乎有些古怪。我犹豫了一下,问莫非是那股阴风,将门给吹开来了?杂毛小道并不愿意猜测,而是扭身朝着更衣室的门口冲了过去。
    我蹲下身子来确定了一下小雷的死亡,然后跟着出去,却见在门口出现了两个我根本没有想到的人吴萃君和她顾问公司的高级风水咨询师老庄。
    这情况不仅我诧异,杂毛小道诧异,便是走进来的吴萃君和老庄也是诧异万分。
    当我们还在怀疑这两人的真实性的时候,吴萃君率先开口了:“那个、那个,萧老板,我们只是看到这间厂房的罗盘指数很高,就进来瞧上一眼,没想到两位居然都在这里。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先告辞了……”我不知道杂毛小道到底对吴萃君做了什么,好像她很害怕的样子,慌忙想要逃离。
    杂毛小道连忙叫住她,说你们是怎么进来了?
    吴萃君有些忐忑,旁边的老庄举着手中的罗盘,说萧老板、陆老板,我们刚才听到东区宿舍楼那边发生了一起跳楼事件,于是赶忙跑过去,结果路过这里的时候,发现罗盘一直都在晃动,反应很大,于是就摸黑过来了,想着也许会有一些发现……
    我阴沉着脸,说你们在外面,没有发现什么东西么?他摇头说没有,我追问,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见着?他点头,说是啊,外面空荡荡的,也没有人,所以我们不知道你俩在这里,我们这就走。
    他回头,将那门给推开,正想往外面走,眼睛瞧过去,顿时就傻了眼。
    这外面,哪里还有走进来的形象,分明就是一处万丈深渊啊!
    我们怕出现刚才张静茹那种惨状,快步跑过去拉扯住两人,伸头一看,之前那种平静的场面没有了,依旧是恐怖的万丈深渊这个地方,居然还会变幻无常,根据不同的人,出现不同的景物,还真的是有些可怕啊。
    吴萃君和老庄看到我和杂毛小道这一脸的紧张,也有些吓到了,哆哆嗦嗦地问到底怎么回事?杂毛小道将我们在厂房里面所遇到的事情,简略地告知了他们,当听到出不去了,两人顿时就傻了,说这可不就是一个牢房般,许进不许出了么?
    老庄有些不相信,说莫非是障眼法吧。
    他从衣兜里面摸出他的大诺基亚,看了一下,通讯神器信号格打叉,这手机也用了有些年头,所以也不可惜,断然将手中的大诺基亚往外面扔去。那手机一出门口,立刻有一阵无形的罡风吹来,刷刷刷,无数零件散落,掉下无尽深渊中去。
    瞧到这副场景,两人吓得脸色苍白,吴萃君颤颤巍巍地说道:“往日曾听我父亲说过,在合和石坟山附近有一处迷宫阵,走进去,便出不来,最终饥渴而死,我当时去过几次,并未碰上,也不信世上还会有这般神奇的事情,没想到今朝却是巧合了……”
    从吴萃君和老庄的描述中,我们得知了一件不好的事情,那就是在这偌大的工业园中,没有人知晓我们的存在,也没有援兵到来,所有的一切,我们都需要自己拼搏,将这间工厂里面的幕后凶手给找出来,方才能够平安脱身。
    人在被逼到绝路的时候,总是会爆发出一种霸蛮而一往无前的气势,将吴萃君和老庄的情绪稳定了之后,我们将现在的境况说与他们听,让他们跟着我们走,最好不要离开我们视线,否则我们都不能够保证他们的安全。
    吴萃君和老庄虽然都是行内人,但他们都是文职,也就是掐指推算耍嘴皮子的,比不得我们这些武夫子,所以此刻尤为忐忑。
    我们沿着走廊往回走,朝着之前出现无欲天魔肉菩萨阵的车间摸去,尝试着从哪里找到线索。
    在那一刻,我们都无比地怀念及时雨虎皮猫大人,倘若它在的话,我们基本上都不用动脑子了,这么复杂的阵法奥妙,还是留给肥母鸡这种用生命在研究的家伙去操心吧。唉,只可惜……
    世上没有后悔药买,整个厂房里,除了我们的脚步声,一路上再无动静,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是梦幻。
    我们走得慢,用了十来分钟才走到那里,姜钟锡大师依然还在坚持,只不过人非圣贤,小兄弟已经开始反应起来,情况十分危急,我瞧着那些翩翩起舞的美人儿,各个都长得绿茶*的模样,多胞胎一般,似乎跟王珊情,又有一些相似。
    其间吴萃君和老庄的惊异自不细说,杂毛小道也将他的祖传红铜罗盘拿出,仔细地查探了一番,然后从怀里掏出三张黄色、红色、青色个一的符箓来,喃喃说道:“我信了你的邪!”
    这符箓乃祝香神咒符,寻找邪魔,我自己也会画,然而这三色符确是升级版,秘法绘制,一经燃烧,立刻有烟生成,直指角落某处。

猜你喜欢: 《炮灰修仙记事》 《次元界法师》 《武林大恶人》 《全职道长》 《喜结》 《在修仙界玩网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