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壮汉脱裤,老头清醒

    因为敌方故意弄出这吓人的鬼嚎,弄巧成拙,反倒使得杂毛小道发现破绽,并且突然爆发,将这墙壁撞碎,使得我们并没有循序渐进地朝这通道深处走去,而是以这种形式,陡然出现在了诡异工厂的这些幕后操纵者面前。
    在我视线中的十几个人,为首的依然是闵魔首徒大猛子,除了他和刚才露面逃遁的缺耳朵之外,还有一些其余的人,有一两个我还颇为眼熟,但又想不出来哪儿见过,然而当我朝着左右扫量的时候,却发现在左侧一块空地上,有着两个我颇为熟悉的女人。
    第一个女人我并不惊讶,她曾经是我手下的店员,一个漂亮机灵的普通西川姑娘,然而她此刻的身份是闵魔弟子,邪灵教的核心成员;第二个女人着实让我们大吃一惊虽然我们曾经无数次猜测她就是身边的内线,但却又无数次否决,因为她毕竟是我们最不希望的人选,而且杂毛小道似乎对她还有一些情愫存在。
    这两个人,一个叫做王珊情,外表美艳而内心蛇蝎的女人,而另外一个,是清纯可人的茅晋风水事务所美女前台,张君澜。
    看到小澜,我似乎瞬间就想明白了茅晋事务所里面的很多事情,也想明白了虎皮猫大人和两个朵朵为何会没有与我们同来或许并不是雪瑞有意为之,这里面,多多少少也有着这个内应的怂恿和挑唆,使得本来没有什么警觉心的雪瑞,间接成了此番计划的助力。
    惊讶的并不仅仅只有我和杂毛小道,小澜当看到血虎破墙而入,目光与我们对视在一起的时候,顿时也吓得魂飞魄散,颇有一种高考作弊时被监考老师抓到、或者被丈夫捉奸在床的那种惊慌,想要躲起来已经来不及了,唯有低下了头,不敢看我们。
    看着杂毛小道喷火的眼睛,我虽然不知道他是通过什么方式知道了小澜在此,但多少也能够理解他为何会如此癫狂。
    其实就我而言,小澜不但是我们事务所里面的员工,而且也一直当作朋友在相处,万万没想到这个贱女人竟然真的就是邪灵教的卧底,而且还屡次陷害我们,背后捅一刀。
    她此刻的身份,使得我们之前的感情付出,便如那镜中花、水中月,付予一空,这种背叛的感觉让我们恶心到了极点。
    血虎破墙而出之后,并没有扑向面前这一群闵魔门徒,而是守在了洞口,不让其余人等偷袭,我制止了吴萃君和老庄的跟随,让他们在稍微安全的通道内照顾好张静茹,与杂毛小道并肩走进这处大厅里来。
    杂毛小道并没有瞧向大猛子等人,而是直愣愣地瞧着小澜,沉声说道:“那么……潜伏在我们事务所里面的内奸,就是你咯?”
    小澜没有答话,低着头,恨不得钻进了地缝里。
    她不答,倒是她旁边的王珊情开始说话了:“这位道士小哥哥,对待女孩子,可不能这么严肃哦,女孩子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吼的,你吓着我们了……”
    杂毛小道恶狠狠地看着这个化妆之后如同女神一般的女人,眉头一挑,说果然是居移气、养移体,做了闵魔的弟子,人也变得邪里邪气了,黄鳝,话说你的资质倒是蛮高的,这无欲天魔肉菩萨阵居然是由你来主持的,让人意外这肉身布施手段,想来是你这几年生活的真实历练吧?
    在两人对话的过程中,我这才发现在王珊情和小澜的后面,有十二个仅着丝缕的女人在疯狂舞动身躯,而场中所盘坐不动的,正是消失很久的姜钟锡大师。
    这场面与我们在地上所见的几乎一样,而唯一不同的是,这十二个女舞者跟上面的图像投影,有着本质性的区别写到这里,对于怎么形容这些女舞者的外貌我有些犯了难,倘若我把凤姐拿来作对比,她的形象便顿时拔高了许多,勉强作比较的话,《西游降魔篇》中空虚公子身旁的四大美女,那气质,或许能够勉强与之抗衡。
    如此歪瓜裂枣、长相奇葩的十二舞者,简直让人瞬间显露出即将要怀孕的征兆,让我彻底理解了“电视上都是骗人的”这句话的真正内涵,也知道了杂毛小道之前谈及此阵时,那种淡定和从容是因何而来。然而身处阵中的姜钟锡大师,却并没有这般的感受。
    他的脸色潮红,显然已经是被虚幻中的无数美女给撩拨到了忍耐的意志极限。
    听到杂毛小道这夹枪带棒的一番言语,王珊情不但没有羞耻,反而更加放荡地浪笑起来,百媚横生,惹得旁人纷纷侧目,忍耐性低一些的,都开始咽起了口水来。
    然而在见过这女人丑恶德性的我眼中,她还不如一坨猪肉美丽。笑罢,王珊情媚笑着说道:“成王败寇,天下间的道理,莫不如此,何必问太仔细?呃,陆左哥,我们好久没有见,为什么你一见我,就这一副喷火的表情,是对我念念不忘么?”
    我冷笑,说是啊,好久没有见过了,我们是应该好好亲近一下才是。
    想起闹闹的遭遇,我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大步朝着王珊情冲上去。然而此间的王珊情哪里还是以前我店中的小美,护花使者何其多也,立刻冲出两个彪形大汉,挡在我的面前。我冷笑,这两个夯货虽然人高马大,高我几个头,但是修为到了我们这一个层次,决定胜负的,永远都只有力量。
    这力量包括速度、敏捷、反应力和爆发力,拥有这等力量的我,哪里会被两个壮汉给吓住,脚步根本就没有停,冲到近前,错身躲开一直拳,抬腿就朝着左边的那个两米壮汉肚子踹去。这灌注了我浑身精气的一脚踢中了那汉子的小腹,预料之中的情形没有发生,这个汉子只是身子晃了一下,竟然站得稳稳,反而是我,仿佛踢到了钢板上面一样。
    猝不及防的我不由得后退几步,抖了抖发疼的脚尖,抬头瞧着汉子,只见他脸上颇有有些得意之色,嘿然说道:“小子,听说你蛮厉害的,不过,咱家自幼习练金钟罩铁布衫的硬派气功,哪里会怕你这等小小气力?”
    我站稳身子,瞧见旁边另一个肩膀上面宽得可以跑马的壮汉也是嘿嘿笑,说不过就是一个猴儿一般的小子,居然能够引得师父如此重视,真的不知道你有何本事。老子捏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居然还敢亵渎我们的女神,简直就是不想活了,李长志,弄死他!
    这两人像两座肉山,挡住了我与王珊情之间的路,然后如熊瞎子一样,朝着我扑了过来。
    瞧着两位的身板子,确实都是练过硬气功的家伙这所谓硬气功,注重的是**,强调以呼吸来引导,以不断地锤炼击打为方法,辅以药物和其他手段,将身体练得如同那钢铁一般。然而人体柔软,即使炼制再刚硬的地步,也会有功力不及的地方,也就是所谓的罩门。
    对于炁场灵敏的我,寻找罩门的时间并不用很久,三秒钟之后,我往空中一个后翻,手指那个两米巨汉,一声大喝:“着!”
    话音刚落,那个刚刚还雄赳赳气扬扬的家伙突然就跪在了地上,捂着肚子,刚要说话,口中的白沫就喷溅出来噗!这白沫喷在了宽肩膀的腿上面,接着一股酸臭不可闻的味道,就在空间中飘散开来。
    宽肩膀瞧着腿上面的白沫开始变成了密密麻麻的小虫子,这个儿比我还高出两个头的家伙顿时吓得脸色苍白,啊的一声大叫,手伸向了腰间。我发了愣,不知道这个哥们要干嘛。
    然而就在众人注视下,他竟然将裤子给脱了下来,然后发疯似地蹦跳。
    看来再怎么直的鲁男人都有着不可触摸的柔软之处,这个宽肩膀想来是怕极了虫。然而他似乎并没有想到,在他面前的这个小子,正好是一名招牌响亮的蛊师。
    对付这些邪灵教的邪恶之徒,我再也没有什么所谓的仁慈之心,肥虫子一经得手,立刻开始发挥起了它恐怖的功效来,那个大个子李长志捂着肚子开始滚地,喊得撕天裂地,仿佛他在生孩子一般,可见他肚中的小家伙,有多翻江倒海。
    就在我与这两名壮汉开始交手的时候,手持鬼剑的杂毛小道也与以大猛子为首的闵魔门徒,开始拼斗起来。此时的我和杂毛小道,已然是一方人物,不过还尤显稚嫩,所以对付这样的围攻,还是有些吃力,即使有肥虫子在后面偷袭,也没有达到一锤定音的效果。
    而就在我们即将陷入重围的时候,一直盘坐在地上的姜钟锡大师突然站了起来,眼神亮如恒星,双爪如坚铁,一抓便直入一个女舞者粗糙的脖颈,一捏,这人便如同小鸡,没有了气息。

猜你喜欢: 《农门小辣妹》 《文娱的良心》 《你是我的半条命》 《妃常锦绣》 《刺激召唤》 《凉城好景》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