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锋芒尽显,左道以寡敌众

    这陡然而响起的声音让我们喜出望外,四处望去,想要找到虎皮猫大人的方位。
    然而很快我才想起来,这诡异的黑雾能够隔绝声源,相隔超过一定距离,断然不会有声音传入我们耳中,难道这声音是幻觉?正当我开始怀疑起自己来的时候,却见无边的黑暗开始变淡,仿佛这些浓烟就如同那杯中的药水,给持续注入的清水给稀释了一般,随着时间飞逝,越发淡薄起来。
    而随着这空间里的黑雾淡去,我发现身边围着十来个人,全部都在额头上面贴着黑色符箓,然后小心朝着我们围上来。
    他们本来是准备偷袭的,结果这大阵中的黑雾逸散,就如同潮水跌落,全部都露出了真面容来,彼此都有一些尴尬。不过他们人数众多,偷袭不成,那便强攻,那个戴高帽的黑白无常摇动手上的招魂幡,顿时有四五头猛鬼从上面飘了出来,如那烟雾,环绕不止,接着空中有怪声连连,如泣如述,如怨如慕,让人心头发麻。
    我和杂毛小道背靠背,警戒着这么一堆人围攻上来,想着此番肯定是不能善了了。
    然而就在我们深锁眉头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大猛子人呢?
    这一群人,不是以大猛子为首的么?想到这里,我的目光越过人群,朝着远处望去,但见我们刚才破墙而入的地方,大猛子怒发冲冠,身上有鬼影游动,青光缓溢,身形也陡然大了好几份,与当日出租楼前那波诺附身的情景,一般无二,似乎正在跟什么东西在缠斗。
    张静茹浑身是伤,吴萃君和老庄又都是文夫子,谁能够将大猛子逼得如此狼狈,甚至还将法相真身,给显露出来了呢?
    很快我的眼睛终于瞪圆了,但见一袭白衣在大猛子宽阔的背影中闪现,还有一个娇俏的身形,在大猛子法相之上纷飞是雪瑞,还有小妖朵朵!
    昨晚通电话的时候,她们还在东官公司附近的钱柜唱歌,没想到到了这下半夜,她们竟然如同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了这里。
    雪瑞师承天师道北宗罗恩友老爷子一脉,虽然是半路出家,但却已经被点化了天眼,又与缅北的百年传奇蚩丽妹习过艺,那些都是顶级的修行者,“虎父无犬子”,她自然也不会太差,脚步移转,身法经如同凌波微步一般,无论大猛子如何攻击,都沾不了她的片衣。
    而小妖则轻松很多,看向颇为狼狈的我们,大声笑道:“嘿,没想到我们不在身边,就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真麻烦啊,想不操心都不行……嘿,波诺,你这个多手怪,挺有本事的嘛,死而复生,生而复死,蛮有毅力的嘛!”
    小妖嘴上调侃着,但却已经跟大猛子的法相真身斗作一团,一时间青光黑雾萦绕,分不出你我。
    雪瑞和小妖的出现,代表着我们的援兵来袭,但见朵朵也从黑暗中冲了出来,她朝着我们这边飞,口中大叫:“陆左哥哥……”
    她随手就打出了一道白光,将朝着我们围攻而来的众人身形凝滞。
    然而她还没有抵近,便有一道黑影将她扑在了地上,满是獠牙和腐液的嘴巴大大张开,朝着朵朵的脖子咬去。是闹闹,正在拼杀中的我心中不由得一跳,但见朵朵被闹闹扑到了大厅的一个角落,那鬼东西脑袋足有两个篮球一般大,十足的畸形,瞧见同为鬼体的朵朵,它兴奋得直叫唤,然后与朵朵厮打成一团。
    然而朵朵鬼妖之体,癸水涤身,修炼《鬼道真解》多日,又与鬼妖婆婆习了无数妙法,醍醐灌顶,哪里会比这小鬼娃娃弱上半分?她立刻翻转过来,将这个小鬼闹闹给压制在地。
    两者正在缠斗,又有一条白影划过,那东西却是不怎么常见的咒灵娃娃,它以吉娃娃的面貌出现,然而气势凶悍,不比在缅北少上一分,有它在旁边帮衬着,朵朵绝对吃不了亏。
    我心方安,周身的袭击已经如林降临,让我旁顾无暇。
    我发现围攻我们的这些人,基本上是以缺耳朵和黑白无常为首,缺耳朵持着一柄短矛,身手凌厉,而黑白无常则在外围摇幡,催动空气中有摇摆不定的气流吹过,而数道丝滑的黑雾在头顶盘旋,不时俯身下来,凭空出现一只指甲尖锐的利爪来偷袭,风声呼啸,牵扯着我们的心神。
    但凡稍不留神,就被周身的这些家伙击中,没多时,我身上的伤口便开始出现。
    而就在此刻,大厅里面的黑雾全部都消失无踪了,一只肥硕的身影出现在了我们头顶,它甫一出现,就逮到一头幡上恶灵,肥母鸡似的身子在此刻显得格外灵巧,紧紧揪住脖子,俯身一吸,那凶煞莫名的东西发出一声惨叫,然后化作扭曲的形象,给吸入那坚硬鸟喙上方的鼻孔中。
    吸完之后,虎皮猫大人不由得打了两个寒颤,舒爽地大叫道:“好爽!”
    这喊声刚完,它身子一闪,又逮到一头恶灵。
    这样恐怖的效率,使得黑白无常摇下来的幡上恶灵吓得四处逃散,不复之前的恐怖。少了这些牵绊,我和杂毛小道终于可以全力对付起围殴上来的闵魔手下与门徒。这些对手手段各异,有持刀的,有使拳脚的,还有一个手上反扣着一把手枪,在旁边鬼鬼祟祟,等待偷袭。
    我们其余不怕,就怵这热兵器,要知道以我们的反应速度虽然可以跟上子弹,但倘若是分了神,很容易就被人阴了。
    然而手持利器者是最容易被人攻击的,那个家伙刚刚往后躲去,想把掏枪来射,突然身体一阵僵直,动弹不得。我的炁场感应中,在那个家伙体内多出了一条小东西,正在全力控制他的心神是雪瑞的青虫惑,正在与狂化之后大猛子拼斗的雪瑞放出了蚩丽妹送给她的传承,将这个准备偷袭的家伙给控制住,使不得坏。
    这些制肘都没有了,我们则开始狠厉拼杀起来。
    杂毛小道先前破墙,身体略为有些损伤,然而此刻却也是夷然不惧,手中的鬼剑恍若一条游龙,在我们身边起舞,这哪里是在拼死作战,分明就是在挥洒艺术的光辉,而在这金光四溢的剑光中,敌人那如同潮水袭来的攻击,总是在最恰当的时机给瓦解不见,即使再凶险,也多了许多平和;而我则简单很多,围攻上前来的这些人,手上的家伙什纷繁众多,使得我惟有聚精会神,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方能不被卸下什么零件来。
    不过即使是在被围攻,我们也不放弃重创敌人的机会,虽然我身上的各个地方火辣辣地疼,然而却也激发出了怒火,血热得如同汽油,一点即燃,没三两下,在我的手上,已经又多出了两条人命,而同样的,我的左胳膊和臀部,也多了两道刀伤。
    我们这边斗得正酣,而随着黑雾散去,角落处的战斗也落在了我们眼中,在那里翻腾的是姜钟锡老头儿,而他的对手则是青面獠牙的谢一凡、罗喆和老沈,至于之前那个王姓保安,则不见了踪影。
    激烈的搏斗依然还在继续,这样高强度的生死对抗,每一秒钟,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种考验,虽然下腹中的气息开始沸腾起来,并且源源不断地给我提供力量,但是持续的失血感,让我脑袋发晕,头昏昏的,自己的每一动作,都像是在透支,极度地考验着我的耐力。
    在背部又中了一刀之后,我终于感觉心中的猛虎出了笼,口中不由自主地大声念喝道:“镖!”
    此言一出口,我错步飞纵,长拳陡出,一拳击中了那个手持短矛的缺耳朵胸口。
    劲力喷涌而出,缺耳朵狂喊一声“啊”,脸色瞬间就变成了褚红色,背上的衣服悉数裂成了碎片,而他张得大大的嘴巴里面,一口老血喷出,仿佛里面还有内脏残余。
    下一秒,缺耳朵目光涣散,人飞到了半空中,背部如遭雷轰,万马践踏,生命已然消逝。
    这一招使得我心力交瘁,往着杂毛小道身后躲去,避开了周围人等疯狂的追杀。
    而随着缺耳朵以这种悲惨的方式结束生命,旁边的邪灵教众虽然还在拼死,然而心中多少也有些一些恐惧,才知道这两个明明看着并不怎么出众的家伙,并不是他们所能够力敌的对手,而就在此刻,凭着一己之力对抗雪瑞和小妖围攻的大猛子终于扛不住了,他身上的那头多手黑魔被小妖揍得奄奄一息,而庞大的身体也被雪瑞以先知先觉的优势,在身体上面击打出无数的伤痛来。
    东北角那一直紧闭着的门突然被打开,那个消失不见的王姓保安突然出现,朝着大猛子大声喊道:“外面有条子来了,不要纠缠,扯呼!”
    这话音一落,正在与我们缠斗的众人四散,身形恍惚。
    虎皮猫大人见此情形,大声叫道:“五行遁术,靠,尼玛又来这套?”

猜你喜欢: 《本王不吃软饭》 《至高运薄》 《海贼之超级卡牌系统》 《江湖妖孽传》 《独占韶华》 《公子的落魄天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