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水中剧斗,斗转星移

    正犹豫间,一道倩影从我身后冲出来,拉着我的手,就朝着池子中冲过去。
    我低头一看,竟然是小妖,只见这小狐媚子的右手处暗扣着一颗灰扑扑的珠子,可不就是天吴珠?
    我还来不及想明白小妖是何时从我怀里偷走的这东西,便感觉周身一沉,已然浸入了这腥臭的血水中去。一入水中,我便感觉有东西朝我甩来,我下意识地伸手一接,却是一个腐烂得不成样子的人头。
    这玩意势大力沉,我单手接住,整个人的身子却在往后退去。好几步,我才稳住身形,定眼看去,只见小妖将天吴珠塞在我的怀里,然后咬着牙,一副不甘愿的模样,冲进了天吴珠的范围之外。我知道小妖这是准备拦截住闵魔逃遁,但是想到闵魔先前散发出来的那种恐怖气势,心中就焦急得很,没有底,驱动天吴珠朝前游去。
    没走几米,我便看到小妖正在和闵魔战斗,重回血池中的闵魔全然不复岸上的颓势,腰身下盘的那些肉色触角不断飞舞,像极了章鱼,个个如同森蚺出洞,全方位360度无死角地袭来,将小妖朵朵小小的身子给围了一遍。
    然而小妖朵朵既然有胆敢追来,自然也是有些手段的,她手中拿着一根黄白相间的绳子,不断地抽打,每一根飞袭而来的触角都被这绳子抽中,绳端之上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使得这触角一触即收,根本不敢与之抗衡。
    这黄白相间的绳子便是杂毛小道在那九尾缚妖索之上添加了剑脊鳄龙最具韧性的一根粗筋,编织而成。细小的龙筋之上,被杂毛小道用微雕技术,刻上了密密麻麻如同小点儿一般的符文,威力自然不错,我曾经被追着做过试验品,但是抵死不从,使得这闵魔倒是享受了这绳子的第一次。
    有了九尾缚妖索在手的小妖朵朵,颇有一种女王风范,然而她面前的可是跺一跺脚,整个南方省的地下世界都要颤抖的闵魔,这个老家伙有着与自己名气相符的绝顶实力,见面前这个小妖精如同刺猬一般,颇为难缠,于是单手举起来,一股黑乎乎的光芒裹挟着池水,朝着小妖整个人压去。
    巨大的压力让身手灵活的小妖行动变得迟缓,每一个动作都会耗尽力气。优势不再,小妖脸上显露出了难过的神色,咬着牙,朝前硬顶上去。瞧见这情形,我果断冲到小妖身边,将左手捂在胸口,驱动天吴珠这天吴珠又名避水珠,江河湖海,再大的压强在它面前,也只是浮云而已,所以在我接近小妖的那一瞬间,水压一扫而空。
    瞧见我们再次袭来,本来准备深潜入那池底,驱动法阵的闵魔不由气得暴跳如雷,大声怒骂道:“黄口小儿,居然敢仗着自己身上的法器,如此欺我,今朝倘若不将你们这些扑街仔全部弄死,我闵鸿这辈子的名字,那就倒着写!”
    我忍不住笑了,这闵魔看着浑身恐怖如同恶魔,然而语气里面却还有着一些小可爱。
    不过我虽然笑,但也瞧出了此魔所说的话语是认真的,不敢怠慢,掏出随身的小刀,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朝着胳膊就抹了一下。这刀子是我们离开西藏的时候,我那小徒弟莫赤偷偷塞给我留作纪念的藏刀,十分锋利,我平日里也就拿来削削水果,故而并不曾说,此刻一刀抹下,那口子先是自我保护地收缩一下,然后有鲜血渗出来。
    不一会儿,我身周一米处,皆是这血液笼罩。
    这血液虽然稀释,然而却很管用,当我靠近闵魔之时,他哇啦哇啦一声叫唤,好似硫酸泼了脸,难过得很,那稳固凝结的身形就有些涣散,一个劲儿地往后退当时的场面十分搞笑,一个凶猛如同返世魔王的怪物在奔逃,而另外一个根本不能与之抗衡的家伙,则在一边给自己放血,一边飞蛾扑火,将怪物赶得连连后退。
    然而闵魔既然能够成就十二魔星的地位,即使是重伤在身,此刻又变成了这般模样,也不是我所能够比肩的,就在我追了闵魔十来秒,突然一道黑影冲到我的面前来,当头就是一抓。处于战斗中的我,意识十分强烈,果断后撤一些避开,然后伸手一个劈砍,正好击中了来袭之人,却见竟然是小鬼闹闹。
    此刻的闹闹比起先前来说,又有更大的不同,它的浑身长满刚毛,如同白线蚓一般呈棍棒状,头颅硕大无匹,根本不似人类,那一双眼睛里面所装载的邪恶,让人透不过气来。没有人知道小鬼闹闹为何会变得如此凶猛,当我一把抓在它胸口的时候,它的嘴巴立刻张开,上面有着昆虫一般的口气以及米粒细小的密齿,不合常理地朝着我的手背咬来;与此同时,它剧烈地挣扎着,力度之强烈,几乎将我的手骨给震松散。
    坦白的说,此刻的小鬼闹闹,根本就不是鬼体,似乎已经进化成了另外一种恐怖的生物难道这就是采用邪法,运用生辰八字和五行要术,通过精心安排和培育,让死亡变成一种进化么?
    我不得而知,只感觉到倘若自己的手背被这么一咬,恐怕半只手都要永远的离我而去了,匆忙间我换了一边手,抓住闹闹的身背,避开了它的一咬。这小东西拥有着巨大的力量,一咬不成,拼命挣扎,而且还有一股阴邪力量,通过我与它接触的地方蔓延而来,让我心慌意乱,整个人如同过电一般的酥麻。
    然而越是如此,我心中反而越加地生出不屈意志,想着非要将这货给超度了,免得让它遗祸人间,让自己真正的灵魂不得安息。
    此事一想,我立刻运用起小腹之中的那股磅礴力量,将其转换为恶魔巫手所需要的能量,左手阴寒如冰,右手灼热似火,两者一激发,本来被那小鬼闹闹带得四处踉跄的我终于稳住了身形,感觉到这个小东西身上的力量开始幻灭,逐渐减消。然而就在我准备一鼓作气,将小鬼闹闹给湮灭灵体的时候,突然池中一股震动,闵魔愤怒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里:“不可!”
    如此话音一落,池子里顿时就有滔天巨浪一般的压力,朝着我拥挤而来。
    我的心中咯噔一下,暗觉不妙,小鬼闹闹刚才这么一插手,给了闵魔充分的时间,他定然是已经将虎皮猫大人钉住这片区域发阵驱动的布置给破坏了,使得这恐怖的力量,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让我根本就立不住脚。一股虚无的力量从池子深处注入了小鬼闹闹的身体里,突然间,它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力量和敏捷,如同滑腻的泥鳅,一下子就滑出了我的掌控,然后双手交叠,朝着我身前一米处击来。
    我感受到了恐怖的水流之力极大在我的身体上,即使有着天吴珠的缓冲,我还是腾身而起,朝着身后摔去。
    然而这并不算完,四五条滑腻的触角缠上了我的脖子、腰和大腿处,死死箍着,然后往着池子底下拖去。至于我的双手,因为有着恶魔巫手的力量附着,反倒是没有遇上什么束缚。附在我身体之上的触角,那些本来柔软的米粒肉芽陡然变异,化作了尖锐的骨刺,扎在我的身上,疼痛感被瞬间放大,疼得我哇哇直叫唤。
    然而即便是如此,身体越疼痛,我的精神却是越加清醒,知道今朝倘若是让闵魔逃走,或者将阵法驱动,我们定然是死无葬身之地。想到这个结局,我不由得强打精神,往怀里一掏,摸出震镜来。
    此时的我们已经没有在那血池之中,而是通过血池地下的通道,不知道被拖到了哪里去。当时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小妖也惟有拉着我的衣角,方才没有被甩脱。水道狭窄,宽不过一米五,倘若不是小妖朵朵在给我把持平衡,这么高的速度,只怕我早已经撞死在了水道的石壁上。
    情形危急,震镜在手,虽然不知道闵魔会不会中招,我也只有硬着头皮一声大喊:“无量天尊!”
    话音一落,蓝光骤起,前面正在飞速游动的闵魔身形突然一滞,不再前行,而我也顺着这惯性,毅然抱住了这个家伙干瘦的上半身,顾不得他浑身的血污碎肉,头脑一热,张口就朝着他的脖子咬去。
    当时的我根本就想不出什么招式来了,高速之后的脑子有些迟钝,就想着弄死这个家伙。
    然而当干牛筋一般韧劲儿的口感反射到我的脑海之时,我才发现我怀里面的这一位,可是一个真正的怪物和魔头,他咬我还差不多呢?当我想起运用自己的恶魔巫手,消磨闵魔身上的魔性之时,他嘿然笑了,将我的震镜一把夺过来,然后揪着我的脖子,狞笑道:“小子,既然到了这里,就让你尝一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吧?”
    他伸手一划,左边出现了一个模糊的空洞,然后将我往前一推,我的意识顿时短暂地昏迷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四肢剧痛,仿佛被什么东西给贯通了,而全身,则被固定在了一个悬空的地方,晃荡不休。

猜你喜欢: 《本王不吃软饭》 《至高运薄》 《海贼之超级卡牌系统》 《江湖妖孽传》 《独占韶华》 《公子的落魄天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