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小澜身死,举手立杀

    “好的,小师妹!”
    有人恭声说道,脚步声渐远,估计是从这巨大的石厅边缘,开始盘查起来。
    我看了一眼离我不远的那樽熄灭灯盏的棺柩,然后捏了捏拳头,虽然肥虫子在我体内不停地为我修复,然而它毕竟不能够让我马上就活蹦乱跳起来,那四根桃木钉打出体内,基本上我能够正常行走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倘若与人拼斗起来,恐怕不出十秒钟,我就真正跪了。
    王珊情和小澜在我藏身之处的六七米处站定,两人依旧在讨论着一些话,从她们的交谈中,我能够感觉到,小澜应该并不是邪灵教成员,至少不是正式成员,想来她可能是有把柄掌握在邪灵教手上,在家人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仅仅只是一个柔弱女子的她也没有办法,唯有按着邪灵教的指令行事虽然她未必会喜欢这么做。
    相比起良心未泯的小澜,王珊情的心完全就是那灶台的黑色锅底一般。
    这个女人能够在加入邪灵教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就成为了闵魔面前的红人,地位比同门兄弟高上许多,其心机和手段,都远远超出了她的同龄人,阴狠毒辣得很。她告诉小澜,说别看陈老魔带着宗教局的人赶了过来,准备将她们一锅端,殊不知所有的一切都在她师父的掌控之中。
    她自信地表示:陈老魔此番前来,必然是有来无回,性命定然要交待在这里了。
    小澜问她为何会有这样的自信,王珊情笑而不语,不作回答,只说过了今天,所有的一切自然都会见分晓了。小澜迟疑了一阵,谈及她的身份,既然都已经被曝光了,而陆左、萧克明又都被困于阵中,她的任务是不是就已经结束了,可以过上平静的日子了呢?
    王珊情哈哈大笑,说既入我门,怎么可以放弃这么宝贵的机会呢?上面自然还会有新的任务安排给你的,倘若做得足够优秀,到时候你弟弟,以及你的家人都会过上好日子,而且完全不会受到任何的威胁。
    我忍不住从角落的承重墙探出头来,瞧了前面一眼,在昏黄的灯光下,我能够看到小澜洁白莹亮的小脸上,一瞬间露出了绝望的面容,咬着牙,似乎十分不满。而王珊情则根本没有在意小澜的看法,朝着远处的一个壮汉喊道:“张小黑,怎么样,找到没有?”
    张小黑回答及时没有,王珊情就颇有些不满意了,埋怨道:“快点啊,师兄弟们都在拖延那个厉害的道人呢,你若不行,我把你派过去抵挡作战便是了!”
    她这话说得骄纵,我以为那个长相粗豪的张小黑会反驳一二,没想到他脸上虽然露出了羞恼的神色,但是并没有发作,而是开始加速寻找起来。王珊情继续对小澜说道:“刚才师父传信给我,说陆左已经被他囚困于此,让我过这里来将其带出,到时候就可与阵外的陈老魔谈条件,将其诱入阵中,一举捕杀了!”
    小澜诧异,说以陈老魔那等的城府和见识,他怎么可能会上当?
    王珊情笑了,说不一定哦,陈老魔对待你这两个老板的感情一向很好那个家伙理智的时候,就如同一块冰冷坚硬的生铁,一台高速运转的计算机,然而一旦意气用事,根本就是一个疯子……不过说起来,陆左和萧克明也当得起陈老魔的高看和栽培,谁也没有想到,这两个家伙现在居然会如此厉害,竟然能够将我师父逼得如此狼狈,只有到了水池深处,才将其转移至此师父他老人家发给你的锦囊记得带好,可防蛊虫,免得一会儿,反倒被他给阴了……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张小黑一声大喊:“小师妹,你看这是什么?”
    张小黑惊讶的大叫打断了王珊情和小澜的对话,我看到有一道黑影从我的身边飞过,从三点式换成一身劲装的王珊情站在我刚才受困的悬棺之下,盯着那盏熄灭的长明灯,脸色阴郁地说道:“每一樽棺柩之上都有一盏灯,它代表着布置在棺柩里面的阵法和灵体存在。而这里没有……难道那个家伙就在里面?”
    她的脑海迅速展开了联想,过一回儿,转头瞧向了围上来的张小黑,下巴一抬,缓慢说道:“你,打开来瞧一瞧!”
    这个张小黑不敢违背王珊情的指令,咽了咽口水,握紧了手上那把黑色军刺。
    他之前也见识过我的本事,不由得有些忐忑。不过害归贵害怕,他还是一个心理稳定的男人,将军刺轻轻插入棺材盖子与主体之间的缝隙,缓缓推开来,伸头往里面一瞧,脸色勃然而变。王珊情并算不高,瞧不见,忙问怎么了?
    张小黑伸出手,在里面一阵掏弄,竟然摸出了两根带血的桃木刺来。瞧见这东西,王珊情的目光开始往四周扫瞄:“显然,他进来了,不过独自逃离了,这里出口只有一处,而我们又来得这么快,他怎么可能逃得出去?他还在里面,搜!”
    她说完这话,没有再袖手旁观,而是带头开始四处搜查起来,一边看,她还一边拿出一个古怪的蛐蛐笼,朝着里面嘀咕,似乎是在通过这东西与其他人通讯,找寻援手。
    我浑身疼痛,伤口虽然均已结痂,但是四肢都使不上力,一捏拳头,便疼得厉害,即使有肥虫子在也不怎么管用。我藏身的这处承重柱平时也说得上隐秘,但倘若真的有心找寻,它反而成为了最有嫌疑的所在,我惟有强忍着疼痛,将身子往里面挪动。
    然而我刚刚移动了一个身位,一双美腿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我心中狂跳,木然地抬起头来,正好与小澜那诧异的目光对视上。
    小澜猛一瞧见,脸上竟然有比我还要浓重的惊慌,张了张樱唇,但是没有声音出来。
    我见自己已经被发现了,反而坦然了,平坐在地上,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面前这个“前下属”。在短暂的诧异之后,小澜收回了目光,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在她身后不远处传来了王珊情的问话:“小澜,你那边有什么发现么?”
    “哦……没,没有!”做过这么长时间卧底的小澜,心理素质自然也是极好的,她很快就稳定下来,然后目光越过平坐在承重柱后面的我,视我为无物,与我擦肩而过。
    在那一刻,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激动,被一种卑微的温暖所包围着。
    一瞬间,我突然能够理解小澜的悲哀了一面是自己的亲人,一面又是自己的朋友,她总试图选择对自己更重要的一方,然而又对另一方心怀愧疚她是一个善良的人,是一个柔弱的人,也是一个可怜的人。
    她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甚至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搜查几分钟后,三人又聚集在了悬棺底下,王珊情的表情颇为狰狞,低声咆哮道:“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突然就消失不见了呢?师父交了这个任务给我,我怎么能够弄砸呢!”
    此时的我已经站了起来,心里盘算着这三人身上所携带的东西,是否真的对肥虫子有克制作用,如果没有的话,我是不是就可以先发制人,将王珊情和张小黑给制伏了?然而当我刚刚想要探头出去的时候,突然就跟一个冰凉的头颅,碰到一块儿。
    我定神一瞧我艹,小鬼闹闹怎么会出现在此处呢?
    小鬼闹闹的出现让小澜之前的努力便成了虚妄,毫无悬念,四肢皆受困的我被这头鬼娃娃一番撕扯,又添无数伤痕,最后倘若不是王珊情下了命令,只怕我已经一命呜呼了。
    当小鬼闹闹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嘶吼,悬空浮起的时候,王珊情走到了我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嘴角上面的笑容在这一刻,阳光灿烂,如冬日里的那一米阳光。她并没有先跟我说话,而是扭头看向了小澜,颇有玩味的说道:“小澜,你刚才是真的没有看到么?”
    小澜惊恐地摇头,一边后退一边解释道:“我没有,我真没有……”
    她话还没有说完,便见到王珊情身形一闪,如电,倏然出现在了小澜的面前,当头一拍,印在了小澜的额头之上。小澜浑身一震,接着从她的双眼、鼻子和口中,涌出许多鲜血来,将她清丽秀美的脸容染得尤为恐怖。
    她气息一闭,竟然就这般死了过去,生命终结。
    王珊情温婉地笑了,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在品味着生命的味道,然后吩咐道:“张小黑,将她给放到棺柩里去,师父应该会喜欢这种鲜活的身体!”
    张小黑一言不发,将小澜的尸体搀扶了起来,然后朝着我刚才藏身的棺柩走去,而王珊情则蹲下身来,看着浑身累累伤痕的我,笑了笑,说:“老板,你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今天吧?”

猜你喜欢: 《爱上千年老妖》 《嫡女夺权》 《[综]男主他每天都在烦恼钱太多》 《还你六十年[娱乐圈]》 《爱豆王爷傲娇妃》 《总裁在上我在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