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闵魔成魔,真魔

    幕天席地的威压自下而上,又自上而下地平压下来,让人心生恐惧,杂毛小道去势不止,鬼剑递到一半,就有罡风从地缝之中呼呼吹来,将这凌厉的一剑给倏然引到一边去,歪了方向。
    闵魔的瞳孔变成了通红,里面又有隐隐游动的青色旋涡,有熊熊燃烧的力量在他古怪的身体里生成,青灰色的鳞甲开始迅速覆盖住他原本粉嫩滑腻的下半身,原本如同章鱼一般身子,此刻却变成了好莱坞电影中《异形》的黑色甲壳,黑色的黏液泊泊冒出,有黑烟出现,焦糊的味道四处飘散。
    与此同时,整个石厅空间里开始摇晃起来,这是稳固的空间被那股恐怖的气息震慑得不断颤抖,我的双脚也开始随之颤抖,站不住脚,虽然能够勉强站住,但是脚掌发麻,整个小脑嗡嗡嗡地响,加上威压在心头的这股气息,包括闵魔现场剩余两个门徒在内的很多人,都失去了平衡,跌倒在地。
    啪!本来就不是很厉害的曹彦君一屁股摔在地上,看着周边那些没有被符火烧死的腐尸,哇哇大叫:“各位撑住,陈局正在调度全局,围剿邪灵教外围的成员,很快就能和总部的林队长赶到了,坚持,坚持住!”
    他这是在给旁边的人打气鼓劲,其实也是在威胁闵魔,让他晓得我们的援军源源不断,倘若此刻不逃遁离开,那么很可能就走脱不了了。
    然而闵魔并没有理会曹彦君的话语,此刻的他浑身冒着黑气,而那骨瘦如柴的上半身却变得通红发烫,似乎承受着莫大的能量灌注,有些膨胀。此刻的他,双手一直在结因,一个个古怪的手印生成,然后拍出来,在他周身形成了一个又一个隐隐的符文,强横的意念似乎在于某种伟大而古老的存在,进行交流,紊乱而辽阔的脑电波已经明显得我们都能够感应到。
    想起虎皮猫大人所说的话语,我不由得大声叫道:“攻击,攻击,他在请魔上身,倘若成功了,只怕我们所有人,都要死去,这一整个工业园,都不会有几个活人了!”
    我的话语让曹彦君等几个刚刚赶来的宗教局成员吓了一跳,不过他们并不怀疑我话语里面的真实性,因为从这股汹涌磅礴的气势中,他们已经能够感知到其中的恐怖来。
    我们这边的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几乎都忘记了自己的安危,一齐冲上前去阻止。
    然而闵魔原本个儿并不算高,之前虽然有一些触手,但多少也与我们平齐,而此刻触手角质化,人陡然便足有三四米,我们根本够不着,许多人都还没有冲上前去,便被挥舞而来的角质触手给一鞭抽着,人便飞了出去。
    大家伙儿都有些急了,那个傲气青年从一口悬棺之上爬起来,脑门上面全是血,他心急如焚,嘶吼着,从怀里摸出三枚骨针,口中一段咒文飞快念动,然后抬手一甩。那骨针便化为三道白光,射向闵魔。
    闵魔被人纠缠着,避无可避,唯有挥动触手去挡。
    这一挡不要紧,那几根可硬可软的触手被白光所破,蕴含着黑气的内腔破裂,碎出了好多淤血一般的黑色物质来,似气似水,粘稠如墨,而之后,那三根触手便垂了下去,像废气的塑料水管。
    事实再一次证明了“围殴乃王道”的这一事实,尽管闵魔此刻已经将自己的潜能给逼到了最巅峰的境地,然而在众人不计成本的攻击下,他还是有些败势渐生,至于他剩余的那些徒弟,包括我的老同学杨振鑫,则在黑白无常徐亚军的带领下逃逸,没有再管他。
    闵魔三分之一的触手被废,就在我们以为光明即将来临的时候,这个遍体狰狞阴森的魔物突然将头使劲往上仰起,那头颅居然都与脖子分离开来,唯有十数根触须一般的软体组织,将它给紧紧连着。
    他的脸上满是欢愉,长声叹道:“来了,来了,这就是万骨蚀化登仙池真正的奥义,我明白了,那恐怖的魔头,不过就是心无挂碍,天地随我,万物皆如蝼蚁,杀杀杀!”
    随着他杀气凛然的狂吼,倏然间,一道墨绿色的光芒从不知名之处,笼罩在了闵魔身上,先前出现的那股苍凉而雄浑的气息终于正式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这种恐怖,比起缅北小黑天以及阴司牛头来说,更多了几分凶戾和狂暴,让人心生畏惧,腿肚子直发抖。
    不过情形已然恶劣到了这个地步,除了要着牙包谷顶上,我们还有什么路可以走?
    当下我的眼睛也是一阵通红,瞧着朵朵被一条青灰色角质触手给卷着,然后朝着地缝里扔去,心中已经被浓烈的战意弄得熊熊燃烧而起。我一遍又一遍地念着九字真言,每一个字蕴含的真义都在我的心间萦绕着,随着这念诵,我仿佛能够站在巨人的苍穹高度,体会到佛的感受。
    几息之后,我避开了好几道倏然袭来的触手,冲近了闵魔身边来,将小腹下丹田位置蕴含的气海搅动,腾空而起,再一掌,拍在了闵魔后背的肩胛骨之上。
    砰
    这一击可不是开玩笑,我感觉自己浑身的劲力如同决堤之洪水,从我的手臂间喷发出来,重重地擂出。
    手掌在于闵魔背部接触的那一瞬间,我不由得狂吼起来:“啊!”
    我双手皆是疼痛欲裂万万没想到,闵魔此刻的背脊之上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鳞甲,指甲盖儿办大小的鳞甲之间还有滑腻粘稠的液体,黑乎乎,我一掌拍去,大半的力道都被卸往旁边而去,而就在短暂的一秒内,他的皮肤之上开始生成了许多倒刺,插入了我手掌的皮肤里,瞬间就是血肉模糊。
    一击之后,闵魔退后两个身位,而我则朝着反方向惨跌而去,眼看着就要摔在了黑黝黝的地缝中去,身子被一双小手给托起来,脸上有荧荧光芒的小妖朵朵目视前方,冷静地说道:“他要成魔了!”
    “成魔?”
    我的屁股已经着地,看到那个叫做李彦的矮胖男子再次轰出一枚掌心雷之后,被一根触手挥中脖颈,整个人就像一颗人肉炸弹,重重地装上一樽棺柩。巨大的力量将那棺柩撞烂,而那个李彦大半个身子也被塞进了棺柩里,仅仅余出一双脚留在外面颤抖着。
    被击飞的不止他一个,曹彦君、高傲青年还有雪瑞,都分散在了各处,皆有受伤,有一个宗教局的成员从怀里拿出一把造型古怪的枪,有点像是三连发,扣动扳机,从里面射出弹头有着古怪液体的子弹来。
    这子弹不多,被闵魔避开了几发,最后一发集中了他的胸膛,顿时间水银乍现,冰冷的寒光将他大半个鳞片化的胸膛冻得铁青,上面挂满了白色寒霜。
    怒发须张的闵魔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整个人陡然又高了数分,一道青灰色的触手如鞭抽来,凌厉恐怖,那个成员避无可避,拿枪一挡,人就腾飞起来,倏然射到了西面的石门处去。他撞倒了石壁之上,轰隆一声响,软趴趴地滑落下来,墙上悚然出现一个清晰的血人印儿。
    见这魔头气势嚣张,一直在外围游而不击的杂毛小道那一圈蕴含至理的罡步终于踏完,朝着我喊道:“小毒物,掩护我!”
    听到“掩护”二字,我下意识地掏出震镜,高声叫道:“无量天尊!”
    一道蓝莹莹的光芒打在闵魔身上,未曾临体,那已然不复人型的怪物鳞甲内就喷出一团黑气,竟然将这震镜之威给屏蔽住了。我的心中惊诧莫名,要知道我这震镜自镜成以来,对付这种黑暗生物,不管级别高低、力量强弱,都是能够定住一下的,区别也只在于时间长短而已。
    便是那恐怖的阴司牛头,也栽在了此法器上,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人给抵挡住了。
    而就在我激发震镜的同时,杂毛小道口中呼喝着:“天罡茅棘,无动为风!”
    话还没念完,他整个人便毅然冲了上前去。没有震镜的掩护,杂毛小道这蕴含着茅山至高剑意的一招就变得危险之极,倏然前冲之后,虽然一剑挑开了两根触手,直入闵魔胸口,但很快,四五根触手便将鬼剑紧紧缠绕住,即使面前这个道人携着罡步之威,也不得寸进。
    那鬼剑虽然是他篆刻铸就而成,但毕竟没有经历过养剑过程,与鬼剑并不算熟络,也根本无法发挥鬼剑所独有的特性,匆忙间想往后退,结果被闵魔下盘的触手给缠绕住,层层叠叠,不得逃脱。
    而就在此刻,全身上下都被活动的肉芽包裹蠕动的闵魔终于停歇下来,平静了,稳定成了一个四米多高的人型怪物,浑身都是滑腻的鳞甲和粘液,头颅古怪,呈圆滑的倒三角形,宽阔的额头处开了一只裂缝一般的眼睛,外翻的鼻孔不断地嗡动,呼吸着沉闷的空气。
    此刻的闵魔,业已成魔,真正的魔头。

猜你喜欢: 《情到深处自然浓》 《种田旧事》 《绝色总裁爱上我》 《发个微信给神仙》 《镇香令》 《枕边尤物》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