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泰山三宝

    接到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和杂毛小道察看鲁东的地图,因为没有来过,所以要大概熟悉这一带的地形和道路,免得以后行动不便,小妖在发呆,而朵朵则在我的旁边闭目修炼,吸收我体内尸丹的精元。
    听到林齐鸣的声音,我急忙打开手机扩音键,然后问他说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不靠谱啊?
    他在电话那头连声道歉,说本来中午都还在泉城的,结果下午高密这里出了一点儿事,急匆匆地赶过去,一通忙碌,估计这几天都回不来了。
    我皱着眉头,说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麻烦,要不然我们直接过来找你吧?
    林齐鸣支支吾吾一会儿,才说道:“这件事情本来还在保密阶段,不过既然是你们哥两个,那我也不瞒你们高密这里的一个山村里面,有的村民目击到由数百条狼组成的狼群,在山岭之间呼啸而过,引发了当地的恐慌,我们傍晚的时候匆匆赶到,确实看到了好多狼行的痕迹以及排泄物,摸黑排查了大半夜,刚刚轮换下来,这不就赶紧儿打电话给你们了么?”
    我表示不信,说我艹,鲁东乃孔府故地,中华源流,早就开发了几千年,还有狼群呼啸而过,忽悠谁呢?
    林齐鸣在电话那头沉声说道:“恰恰因为如此,才是最奇怪的地方,所以才会找到我们啊。要不然,关我们什么事情,直接找林业局以及部队猎杀捕捉了便是,何必费这么多事情呢?要知道,林队长我的出场费,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给得起的。”
    我没有理会他的调侃,问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林齐鸣告诉我,说双羊镇、阚家镇这一带基本都已经戒严了,相关的部门都在积极配合,不过问题在于,我们跟踪那些痕迹到了一处山窝中,结果所有的一切都陡然消失不见了,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目前上面的要求,基本上还是在保证当地居民的财产和生命安全,至于其他的东西,还要等待明天天明的时候,出动人手进行调查才知道。
    我问这就是你此次前来鲁东执行的任务?
    林齐鸣骂了一声晦气,说本来这狼群是出现在泰山南麓的泰安附近,结果几天时间不到,又转移到了东海之滨,这事情实在太过于诡异,这样大规模的狼群在整个鲁东到处乱窜,在白天的时候,愣没有人能够捕捉到它们的行动路线,神出鬼没的,所以才会十分头疼。
    我看到桌子上面的地图,说这高密不就正在崂山附近么,传说中的崂山道士,有没有参与进来?
    说到这里林齐鸣就来气,说之前派了局里协调处的人去崂山求援,结果这伙一心求道的杂毛道士直接回复说宗教局的内务,他们不好参与。靠,他们好像也是归属宗教局统一战线的吧,这会儿倒是端起架子来了,真的让人心里面不爽,保境安民的责任都不负,白白吃了那么多拨款,享受了那么多供奉。
    我不说话,想着这种事情,其实跟我和老萧这两个在逃犯也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太过于介入,指手画脚的,也颇为不好,便问起了桃元的消息,说这东西是不是也在高密?
    林齐鸣说不是,在肥城,肥城你晓得吧?
    肥城我自然知晓,这个位于泰山南麓的小城以盛产肥桃著名,而且我知道天下间的道士,所使用的桃木剑,大部分都来自于此处因为肥城桃木,质密细腻,木体清香,为辟邪镇灾之神物,故而深得道家方士之宠爱青睐。何谓桃元,此乃汇集无数桃木灵气而蕴生的天地灵物,上次林齐鸣提高密,我只以为桃元在高密,此番听他这么一说,我反倒是觉得理所应当了。
    肥城种桃的历史已经有了几千年,是世界上最大的桃圆,也唯有此处,方才会诞生出那种汇聚天地精华、万灵成精的桃元出来。
    我问林齐鸣发现的具体地址是什么,他笑了笑,说陆左,那个人也是迷迷糊糊的误入其中,包括后来出来的时候,也是一知半解,糊里糊涂,有朋友曾经顺着当日的路线进去过,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桃园,也没有任何灵气焕发之处。
    倘若是知道了,他也不必打这个电话,让我们千里迢迢地赶过来了当然,大概的范围,他还是可以告诉我的。
    林齐鸣告诉了我一个地址,说大概就是泰山南麓这一代,至于能不能够碰到,那可就真的是靠运气了。还有,这个消息已经被传播了出去,这桃元可是重铸灵身,除鬼驱邪一等一的融合剂,无论是将其融入桃木剑中,使剑有灵,还是分封入印,制作桃印懋,或者布阵斩旗,都是可以的,所以估计会有不少行内的人前来,对这东西进行抢夺。
    所以呢,好东西都是有德者得之,祝福你们吧,希望你们人品够用。
    我一听这家伙说这话儿,心里面就直犯嘀咕:我擦嘞,这什么地址也没有,找个毛线啊?
    不过林齐鸣一点儿自觉心也没有,说今儿太困了,明天还要去追查神秘狼群的事情,所以就不跟我多聊了,我们在鲁东一行中,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安排给我的工作人员小康,这孩子挺实诚的,相信如果不出什么意外,都可以帮我们处理。
    林齐鸣挂了电话,我嘴里面还在嘀咕,说这狼群的事情,仿佛哪儿听说过啊。
    杂毛小道说可不,以前我们坐火车的时候,有个鲁南的商人就曾经说过他们那儿95年的时候,闹过一阵子狼人,你还记得不?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此事有林齐鸣他们这些总局的专业人士处理,我们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于是便说起桃元之事来。
    我对着杂毛小道苦笑,说林齐鸣这个家伙估计也只是道听途说,听风就是雨,消息都还没有确认;上回说是在高密,这回说实在泰山南麓的肥城,连个具体地址都没有,就急吼吼地叫我们过来,拿咱当猴儿耍了。现在什么头绪都没有,这可如何是好?
    杂毛小道笑了笑,说你没听那个家伙说么,不光是咱,还有别的人也在打桃元的主意呢,我们只要注意一下,或许也会有发现呢。再说了,其实这种不确定的东西,若要真的找起来,除了虎皮猫大人说过的黄金鼠,或许小妖和大人更加占优势,你们说对不?
    杂毛小道瞧向了正在发呆的小妖,后者感受到了注视的目光,摇摇头,说小娘才不会给你们找那没有蕴积成精的灵物呢,那可是我自己的同类,造孽不造孽啊?
    这小狐媚子就是两个字“矫情”,她乃修罗彼岸花出身,哪里会将这种没有诞生意识的灵物当做同类。我和杂毛小道自然知道她的脾气,于是好言相求,哄得这小狐媚子高兴了,半推半就,也就点了头。
    林齐鸣说小康这个年轻人实诚,果不其然,第二天清晨就拉着我们跑到共青团路那儿去尝他们这儿老有名的孟家扒蹄,他居然还外带了泉城大包,这香浓的杂碎汤拌着肉汁鲜美的大包下肚,扒蹄和排骨让我和杂毛小道这两个肉食动物吃得满嘴油,赞不绝口。
    还别说,这家铺子别看门脸儿不大,但是生意却兴隆得很,周围人来人往,倒也热闹非凡。
    我们吃着鲜美的泉城特色小吃,正兀自美哉,结果听到旁边有人在谈泰山三宝。
    说咱中国人,自古都以泰山作为心中信仰的神山,历代皇帝,也都喜欢来着泰山来封禅或者祭祀,昭告天下和神灵,这所谓登泰山而小天下,便是这个道理。其实泰山最高海拔也不过1500,算不上什么高山,但是因为它在古代人们的心中便是有如此神圣的地位,所以也就高居庙堂了。
    相闻写诗特多但是不咋地的清乾隆,曾经去过十次“天下第一山”,留下140多首咏颂诗、130多块碑碣,除了热爱涂鸦文学之外,这个顶级的“高富帅”还御赐泰山岱庙祭器30多次,祭器数量多达300多件。其中,温凉玉圭、沉香狮子、黄釉青花葫芦瓶被誉为“泰山三宝”。
    这泰山三宝广为泉城及泰安人民所熟知,并不足奇,然而邻桌这边侃侃而谈,说了好一会儿之后,那个主导话题的大脑袋低声说道:“你们可知道,平日里在岱庙展厅里面展示的,那都是赝品?”
    旁人点头,说自晓得,那国家级的珍品,自然是得放在条件适宜的库房里。
    那大脑袋神神秘秘地说道:“你们可知,这三件宝贝儿,为什么能够在这数百件御赐贡品里面脱颖而出,成为镇守咱泰山的三件宝贝儿么?”
    他的小伙伴们都摇头,说李旭男,老李,你个球啊,不卖关子你会死啊?
    见自己引起了众怒,大脑袋咳了咳,清完嗓子之后说道:“我也是偷听我旅社那三个家伙说的,说那葫芦瓶里面,可装着真龙的口水呢……”

猜你喜欢: 《我的眼睛能扫二维码》 《我的暖男养成记》 《女人有毒》 《舅爱兄欢》 《穿越漫威之至高强者》 《王的一等狂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