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水遁趵突泉

    听到这句话,我们不由得都笑了,似乎所有山神出现的时候,都会念叨这一句,简直就像是我们日常打招呼时说的“你好,吃了没”,或者老外平日里的say-hello一样,简直就烂到了大街。
    我们遇见过的山神不多,但是也有那么几个,所以还并没有太过于上心。然而虎皮猫大人见到我、杂毛小道和两个朵朵在那里没心没肺的笑,不由得心中大急,破口大骂道:“我艹,小明,小毒物不晓得,你也不知道?”
    见虎皮猫大人说得严重,杂毛小道顺着口中念了几遍“东岳泰山天仙玉女碧霞元君”,念到第三遍,不由得眼睛凸起,失声大叫道:“泰山娘娘?”
    一说到泰山娘娘,我的心不由得也跟着跳了起来,这位可真的是大人物啊这泰山顶上是玉皇大帝的玉皇庙,接着是碧霞祠里的泰山娘娘,山下岱庙里的宋天贶殿里,供奉的是东岳大帝黄飞虎,气应青阳,位尊震位,独居中界,统摄万灵……
    去除玉皇老儿乃天命不谈,其余的那两位,可都是这地界实打实的大佬啊!
    号称“天下第一山”的山神娘娘,那是怎样的存在?
    难怪泰山崩于面前而面不改色的虎皮猫大人会惊慌如此,因为这会儿上来的,正是那泰山龙脉的山神娘娘,大人刚才呼风唤雨的法阵,其实依托的还是人家的道场,它此刻又哪里来的脾气,胆敢对付泰山奶奶呢?
    眼瞅着这股气势越来越凝重,似乎就要脱体而出了,虎皮猫大人焦急过后,眼睛一转动,立刻想到了一个主意,朝着我们大声喊道:“小明,小毒物,走,走!黑龙潭,此刻唯有那里,方才是一线生机了!”
    大人朝着阴阳界幻化出来的奈河飞去,我们则跟在后面跑动。
    我还是有些莫名其妙,匆匆喊道:“即便是山神娘娘那又如何,咱们跟她讲讲道理便是,何必跑呢?”虎皮猫大人魂儿都吓飞了,听到我的话语,气冲冲地说道:“那一伙人日夜供奉,我们这些人却是过路客,山神是神也是人,倘若是你,动动脑子想,你会帮谁呢?”
    我在心里盘衡了一番,发现我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于是放弃,随着虎皮猫大人往前跑去,那边的释方大和尚瞧见了我们要遁走,想起师叔祖的交代,不由得冲出金色佛光笼罩之地,大声喊道:“休走,要走也留下你的那邪魔来!”
    没有了虎皮猫大人主持法阵,他将手中的佛珠一抖,那些朝着他扑来的鬼魂立刻化作灰散。
    释方大和尚朝着我们这边飞奔而来,他的身子庞大,然而速度却并不算慢,后发先至,眼看着就够到了我的后背,将身上挂着的佛珠解下,然后朝着我的后心飞甩而来,威势莫名。
    瞧着眼前的杂毛小道和两个朵朵都朝着前方跳下,我感受到了后面袭来的危险,忍不住回过头去,想要伸手抓住那佛珠,结果虎皮猫大人大声喊道:“不可!陆左,不要回头……”
    然而此刻已经来不及了,我回头朝着袭向我身后佛珠抓去的时候,但见身后的天空之上,浮现出一张巨大的脸庞,这张脸庞属于一个算不上漂亮的女性,庄严肃穆,宛如天神。她的眼睛冷漠而无情,高高在上,似乎是在俯仰着整个世界,世间的所有事物,在她的面前都仿佛那蚂蚁在打架一般。
    一种庞大到了极致的意识,在我与空中的“她”对视之后,顺着蔓延过来,我的脑海里漫天都是那巨大的头颅,成倍数量级的信息在我的脑子里面,轰然爆炸开来。
    我那可怜的脑容量根本就容纳不了这些,顿时就变得剧痛,五孔流血,感觉身子仿佛变得轻飘飘地,朝着后方飞了出去。
    轰……我的脑子一片空白,人就像一叶浮萍飘零,晃晃悠悠地,朝着底下直坠而去。
    恍惚间,我似乎感觉到有人在努力地掌控着我的身子,调整着,再调整着,接着我的脑子化作了破碎的浆糊,再也感受不到一丁点儿东西,永坠沉沦之海中。
    在死寂一般的“无”里面,有一个愤怒地咆哮声在狂吼:“贱人,贱人,贱人!”
    回荡,回荡……
    ******
    但我从无尽的沉睡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有一只白嫩的小手掌在不断地拍打着我的脸,而虎皮猫大人的声音从我的前方传来:“小妖,赶紧催他醒过来,这黑龙潭底里面可是有那猪婆龙的身影,倘若不及时离开此处,只怕一会儿那个‘老妖怪’将其惊醒过来,我们可都得遭殃了。”
    杂毛小道闷声闷气的声音在我的左侧响起:“哎呀,猪婆龙不就是扬子鳄么,这等柔弱的畜生,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战了一夜,正好饿了,直接烤来吃,多美啊?”
    “你可拉倒吧,扬子鳄是扬子鳄,猪婆龙是猪婆龙,这玩意不比你们在黄山碰到的那条龙蟒,差劲半分,有过之而无不及,不想死的话,赶紧让小毒物这个家伙醒过来,驱动天吴珠,顺着狭长水道遁走,那个老女人不计较便罢,倘若真的追究起来,只怕咱们都见不着明日的太阳了!”
    听到虎皮猫大人这乍乍呼呼的话语,我终于努力争开眼睛来,感觉天空是一片黑乎乎的,像倒扣着的碗,四处晃荡,哗哗的水流充斥在耳间,伙伴们在身边拉着我的手,而虎皮猫大人则站在我的胸口处,不满地抖着潮湿的羽毛。
    见我醒过来,众人大喜,好是一番热闹,不过倒也不敢大声喧哗,在虎皮猫大人的指引下,我驱动着天吴珠,带着大家朝着潭底的间隙行去。
    总共宽不过一米的地缝,我们行了差不多一里地,眼前才开始霍然开朗起来,一条宽敞的暗河顺流而下,虎皮猫大人顾不得天吴珠范围潮湿,急声催促我们继续前行,我不明所以,问大人今天为何风度尽失?
    虎皮猫大人哀声叹气道:“有把握时端着叫做装波伊,没把握时端着叫作死!你们是不知道那个老妖婆的厉害……小毒物,你知道你刚才有多么危险么?倘若不是你神魂强大,此刻说不定就脑死亡、植物人了,走,你被她记住了,还留在此处,分分钟死去!”
    虎皮猫大人对此地似乎十分熟悉,在前面带着我们领路,一路前行,不知道行了多少里路,前面的水道突然岔开了三条路来。
    虎皮猫大人停在岔路口,说咦,右边这一条,什么时候出来的?
    杂毛小道见他如此熟悉此处,便问说大人以前来过这里?它点头,说泰山北麓泉城地下,有大量的暗河水道,石灰石层中便有那蕴积千年的雨红玉髓存在,往日我便是在这里得的,可惜当初藏于水底,水文变化,前两天去寻过,但没有找到。
    虎皮猫大人的过往,它不说,我们无人敢问,便指着这三条路口,问往哪儿走?
    虎皮猫大人说往左走的话,直通泉城趵突泉公园;中间这条,直走据说能通黄海,不过我估计是那地底深渊;往右走的话这右边到底***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我们对视一眼,都觉得不要冒险,还是从趵突泉里面冒出来便是,右边的且不管它,我们现在是在逃命,可没有那闲得蛋疼的时间来探险。
    就此商定,我们准备往左离开,突然虎皮猫大人用爪子挠了挠头皮,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东西,忍不住朝右看去。我们问它怎么了?它说感觉那里有什么东西在,我们笑了,说莫不是你藏匿在此的龙涎液?虎皮猫大人摇头说不是,走吧。
    我们往左转,一路潜行,路程曲折而蜿蜒,自不必说,终于见到前方有开阔所在,光亮照下,遣了小妖上去瞧,见是一个小池子,左右都是亭台楼阁,环以扶栏,又有许多依依杨柳,翠绿鸣春,池中三股清亮水泉,不断涌出。
    杂毛小道笑了,说此处正是趵突泉,只是这池子边上可有人?
    小妖回答说有,不过不多,瞧着天色似乎是清晨,大清早也没有几人有游园的兴致。
    既已如此,我们便不多言,顺着狭窄的水道缓缓攀上去,然后从角落依次爬出,拧拧身上的衣服,虽然潮湿得要长霉,但也没有落汤鸡的那种丑态,于是将两位朵朵收了,离开了这被康熙爷御赐的“天下第一泉”。
    出了趵突泉公园,我们就近找了一个宾馆住下,洗完热水澡,换上干燥的衣服,伸着懒腰听那骨头喀喀作响,倒是颇为惬意,直到此刻,方才想起通知还在泰安的小康,说我们泉城有事,先回来了,让他帮我们将那行李,也一并带回。
    小康电话那头虽然有些疑惑我们为何一夜之间跑到了泉城,不过他知道我们都是些神神叨叨的“领导”,也不敢多加埋怨,只是让我们把地址给他,他会赶过来的。
    我洗漱完毕,躺了几分钟,睡不着,然后到杂毛小道房间里去串门,没想到一进去,便见到桌子上面摆放着一把寒光凛冽的宝剑。

猜你喜欢: 《虹猫蓝兔之七剑至尊》 《我在聊斋当城隍》 《领主万万岁》 《九叔》 《位面之娱乐圈大亨》 《史上最强中介商》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