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山林诡事

    ……
    宫老七看着就是个乡间的农民,但是颇有些说书人的瘾头,值此关键时刻,却吊起了人的胃口,我们想要探知更多的信息,于是只得适时捧哏问道:“啊,是什么?”
    宫老七一拍手,露出了抑制不住的惊喜:“你们知道么?那棵大桃树突然桃花绽放,奇香扑鼻,一大团光线爆发出来,说不出什么颜色,好像做梦一样我文化低,形容不出来,反正那些恐怖的怪物脸上顿时就变得和善起来,一双眼睛晶莹透亮,也没有再朝着我扑来。我当时吓坏了,慌慌张张地爬上老桃树上,看见树下面有一团莹亮,那些毛绒绒的大家伙都趴在地下,像哈巴狗儿一样,舌头伸得长长。”
    宫老七怕我们不相信,将手不断挥舞,跟我们形容起那些怪物的模样,和当时的情形,口沫飞溅。
    我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很久以前我们曾经在火车上听过这种怪物的消息,据说在高密一个奶牛场里面还被人抓到过,死了几个警察,至于尸体被运到了哪里,却无人知晓,没想到宫老七竟然会在那地方遇到。
    至于那颗老桃树和一团莹亮光芒,跟我们所要寻找的桃元,有九成九的相像。
    想到这里我们不由得激动起来,问宫老七那地方到底在哪里?
    宫老七挠了挠头,接着说他那天晚上一直趴在树上,结果到了下半夜,困得不行了,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谁知道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四处一张望,哪儿还有什么桃花林,周边根本就是平常所熟悉的景色,居然就在金牛山的山腹之中。
    他跌跌撞撞地跑了回来,才知道都已经过了三天,家里人找他都找疯了,见到他欢喜得很。
    然而当他将这件事情说给别人听的时候,都被笑,说他是在山里面迷路迷傻了,编了瞎话来糊弄大家呢。不过说得多了,也有信的,市里面有个干部知道了,就跑过来找他,带着好几个人同他一起进了山,然而转了好久,几乎将金牛山都摸了个遍,结果都没有找到。
    那个市里面来的干部倒也客气,没有多说什么就离开了,村子里面的人却风言风语,有人说他怕被人笑话故意说了谎,有人说他遭了邪,有人说他被鬼缠了身,这样的话儿多了,他便也懒得去争辩,渐渐就少说了。
    不过也奇怪,他年轻时摔过腿,得了风湿,每逢下雨天都痛,然而那次事情之后,他就再没有过,而且身体壮实,跟个小伙子一样。他觉得那颗老桃树应该就是传说中王母娘娘蟠桃园中落下来的桃核生成的,他所有的病,就是吃了那树上长的桃子才好的。
    “找不到了?”虽然事先已经知道了,但是我们还是忍不住地又问了一遍。
    宫老七点头说是,找不到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事儿本来都已经过去了,结果这段时间又前后来了三拨人,都找他询问此事,有人还花了大价钱请他一同去寻找,可惜这一次依然还是没有找到,就连他自己,都感觉莫非真的是喝酒喝大了,做梦了不成?
    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什么直立行走的狼人,哪里会有轻飘飘像精灵的荧光团,哪里……
    不过每次回想起来,都是那样的真实,很多时候他会做梦,又回到了当初的那个夜晚。
    我们问来找他的,都是什么人?
    他说都是大老板呗,要不然还有谁有这闲心来弄这个?也真是奇怪了,你们是怎么找过来的呢?
    我们笑,多少也能够估计到,这事前年的时候影响小,故而没有传多远,今年出现了这神秘狼群事件,而宫老七所说的那个市里面的干部,肯定是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案情分析的时候将这个案子也一同转交上去,结果就让人注意上了,既然林齐鸣能够想到这与桃元有关,那么别的人自然也能够知晓,有人来查,也是情有可原。
    我们在这里沉默不语,宫老七倒也是叹息,说要是能找到就好了,他老娘快七十了,一身的病,倘若是能弄一点儿仙桃来,说不定就不会这么磨人了。
    我们笑了,说好啊,倘若是我们找到了,定给你弄点仙桃来吃。
    听到我们的话语,宫老七很高兴,在我们拿出来的地图上面指点,跟我们大致说了当时的线路,因为当时他喝醉了,脑子不记事,所以具体的也说不上来许多,只是记得进到那坡弯子里面的时候,有一片蓝色的山崖。
    虽然我们同样劝说宫老七带着我们前去,但是他似乎对这件事情的兴趣已经没多少了,即使我们答应出钱,他也不愿意,背起农药桶来,径自去打农药去了。
    我们拿着被宫老七画过的地图出来,然后出了村子,找到在车里面等待我们的小康,让他带着我们去城里面买一些在山林野地的装备和补给。三军未动,粮草先行,经验丰富的我们足足带了两个大包裹,为了行路防身,还在军品店买了两把95式多用途山寨刺刀。
    如此准备齐全,已经是下午时分。
    天色虽晚,但对于我们来说却并无挂碍,在与小康交待完之后,我们就开始从宫老七上次进山的路子,往里行走。齐鲁大地多平原和丘陵,即使是山,也不会如同我的家乡那般连绵不绝,不过因为背靠泰山西麓,此地也是颇有些起伏。
    我们行至夜幕降临,太阳留在远山上的光辉消失不见,并没有停留下来安营扎寨,而是趁着夏夜里清爽的风缓行,并且将朵朵、小妖和虎皮猫大人一起放出,四处搜寻。瞧着这重峦叠翠的山林子,我不由得心中感叹,倘若肥虫子这小东西还醒着,指不定飞得有多欢畅呢。
    如此一路走,一路缓慢搜寻,行至下半夜,感觉周边的景色开始变得生疏,似乎已经深入内里,然而一路上却根本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这个结果并没有让我们多沮丧,须知除了我们此行之外,这处地方至少已经有四五波人查探过。
    倘若有,早已被人捷足先登,倘若无,我们未必是最幸运的那个。
    我们生活在这滚滚红尘之中,没有人生来便是这命运的主角,故而我们对此并没有抱着太大的期望,于是失望便也相对的少一些。
    小妖得了我和杂毛小道的激励,与虎皮猫大人打擂台,看看谁能够先将那处桃花源地找寻到。
    她一开始雄心勃勃,试图争一个先,然而随着时间缓缓流逝,聚精会神,很多地方似是而非,然而最终还是没有如宫老七所描述的情景再现,走了好多冤枉路,饶是这小妖精出发时神采奕奕、精神抖擞,此刻也是有气无力,吐着粉红色的舌头直含泪,太费神了,不找了,不找了挖地三尺也不是这样一个找法!
    最为悠闲的倒是虎皮猫大人,这头肥母鸡根本就不打算出力,它似乎在防备着什么,鬼鬼祟祟的,像是来做贼一般。我们不明其意,叫住它,问为何这么紧张?
    大人飞下来,在朵朵怀里蹭了蹭,然后低声说道:“这里是泰山西麓,算起来也是那老妖婆的地盘,凡事得小心,不得不防……”听虎皮猫大人这般说,杂毛小道略为不满地说道:“大人,这泰山奶奶‘庇佑众生,灵应九州’,统摄岳府神兵,照察人间善恶,庙宇生祠遍布北方各地,香火鼎盛,信徒无数,俗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我们虽然不是那秃头和尚,但是这口业,还是少造一些吧?”
    杂毛小道说得恳切,虎皮猫大人却是忿忿不平,说倘若往日,大人我与她半毛钱关系也没有,自然尊崇她的地位与司职,敬她一声“奶奶”,只是当日大人我从那幽府回转,九死一生,过那阴阳界的时候就是被这多管闲事的老家伙摆了一道,惶急之下,才寄身于这一只痴肥的鹦鹉体内,而且还浑浑噩噩过了好几年,卑微地做着一头卖不出去的学舌蠢货,倘若不是你爷爷将我带回点化,大人我此刻说不定一缕雄魂无落,如此大仇,你说我为何还要敬她?
    瞧着大人这一副气鼓鼓的模样,看来它在阴阳界上,似乎记起来很多东西,不过肥母鸡爱卖关子,翅膀一飞,又不见了踪影,想要找它问更多,却也找寻不到。
    不知不觉,我们来到一条小溪旁,曲径流觞,但沿径并无桃花,这一晚上我们也累了,停下来歇息,洗洗手脚,顺便嚼裹些干粮,补充一点体能,然而还没有坐上一会儿,本来正在溪中戏水的朵朵突然身子一紧,竖着耳朵四处听了一阵,朝着我们低声喝道:“有人过来了,速度很急,快避开一下!”
    我和杂毛小道莫名其妙,不过也赶忙将背包带上,藏入溪边大石之后。
    没过半分钟,便听到有人一前一后,从着西面朝溪边这里狂奔而来。还没清楚情况,便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声,一具人体重重摔入溪水之中,发出了沉闷的响声,不再起来。
    溪水染红,死人了!

猜你喜欢: 《以撒说》 《篮球之神奇装备》 《暗黑神界》 《元龙》 《超级纨绔系统》 《龙魔血帝》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