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好歹是亲戚,我来看你死

    让人作呕的腐肉熏臭,铺天盖地地袭来,当时我整个的脑子“嗡”地一下响起,腹中翻腾,差一点儿就要被这臭味给熏翻在地倘若想要了解这种臭味的,人家乡下办丧事的时候,停棺三天,你趴在棺材盖旁边,使劲儿吸鼻子,大概就能够隐约晓得一些。
    骤然之间,我也数不清这整整一面墙上,到底有多少具尸体堆叠,成百上千的腐臭尸体,有的伸展、有的蜷缩,有的则是一团碎肉,根本分不清是什么器官和结构这些尸体看着有很久的年头了,不同区域有着不同的颜色,有青灰、有黑浆、有粉嫩……
    让人惊奇的事情是,这么多的尸体,竟然没有看到白色的蛆虫爬在上面,整面墙保持着诡异的整齐,强光手电照上去,完整极了。
    密密麻麻的人体堆积着,充斥在我们的脑海中。护阵兽灵撞碎的那一块薄薄的墙体粉碎,瞧着那散落各地的碎块,我感觉应该不是岩石,而是那研磨之后的骨灰凝结而成。将这外层的骨灰层撞塌之后,护阵兽灵继续跟那两头巨狼厮打,不过时间慢慢过去,它身上也开始渐渐地积蓄起力量来,有淡如雾气的黑烟生成,灼热顿生,在其背上的小妖推了朵朵一把,让她到陆左哥哥那里去。
    朵朵朝着我的这个方向飘来,在她身后,那堵尸体堆砌而成的墙上开始有一股深刻的阴寒在积蓄,像滚冒的开水,咕嘟咕嘟,朝着场中淡淡地散发出来。
    见到地上那一具挂满黑色血浆黏液的尸体穿着黄色的僧袍,高瘦个儿,释方仰头一阵悲鸣,热泪肆流。好一会儿,他左手拿禅杖,右手便准备不顾肮脏地扶起那具尸体。
    我瞧着那尸体上裹覆着的血浆,心中不由得胆寒,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袖,沉声道:“不可!”
    释方想也没有想,直接一个甩手,想要将我的手给撇开。
    然而我仍旧将他的衣袖抓得牢牢,语气坚决地再次重复道:“不可!”
    “他说得没错,释能这身体被阴寒之气感染了,有毒!”释永空这会儿也看出来了,伸手拦住释方,口中的语气低沉:“传说东夷巫族的祭师视人命如草芥,视死亡如回归,一旦杀戮,动则堆砌成人头京观,此番更是将人身堆砌成墙,看来他们的绝迹,还是有一些缘由的。”
    上天有好生之德,杀戮过重则为逆天,总是不被这个世间所容的。我们陷入这东夷迷幻杀戮阵中,迷幻已经历好几趟,终于要面临着杀戮了。
    越是这诡异情形,我越是心头宁静,想着这肥城泰南之地政通人和,向来太平,哪里会来这么多尸体,供人堆积在一起?倘若这尸体有了一定的年岁,还不早就腐烂殆尽,化为白骨一堆,又怎么会出现这般人间地狱的景象?
    而这三头陡然出现的巨狼,与这里又有什么样的关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的心头疑虑着,还没说话,便见在小妖的帮助下,护阵兽灵用前爪按住一头两米巨狼,而另外一头也被吓到了,竟然直立而起,朝着角落跑去。它自然是跑不脱的,横空飞来一根长长的水磨镔铁禅杖,将这飞奔而走的家伙砸得一晃荡,继而被悲愤欲绝的释方一拳,击在颅骨上。
    这畜牲的头倒也是坚硬,击打在上面,如钟轰鸣,却并没有死去,然而当它再次爬起来想要做恶的时候,喉口处突然出现了一枚拇指大的檀珠,滴溜溜地转动之后,打入颅腔之内,两秒钟,便轰然倒地,不复起来。
    我惊讶地看了一眼释永空,没想到这个满脸青春痘的小和尚指力竟然会这么强,区区一弹指,竟然将偌大一头巨狼给杀死,果真是名师出高徒佛爷也有怒,罗汉不超度,这些吃斋念佛的出家人并不是不会还手的教条呆子,瞧见自己的同门惨死,自然是也有忿怒的。
    将这三头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的巨狼或杀或擒,我们聚拢到了一起来,都觉得这样的地方,实在是太过于阴森诡异。
    闻着这浓郁的尸气,我感觉实在太过难受,立即从身后的背包里摸出五张裹着艾蒿的湿巾,分发众人蒙上,这刚刚系到头上,便听到一声骨头关节的滑动,在释方身前的那具死尸居然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接着便是扭动,反关节地抽搐,手拍打在地上,发出古怪的啪啪声。
    我们面面相觑,不由得齐声喊道:“诈尸了!”
    果不其然,这具尸体哆哆嗦嗦地抖动,最后居然站起了身来,虽然没有头,但是却能够明白我们的方向,伸出血肉模糊、白骨乍现的双手,朝着我们这边缓慢爬来。
    我们这伙人见过的场面自然不少,诈尸什么的,对于我们来说并不算稀奇,不过这头都没有,却有些奇怪须知此类僵尸诡物,它一般都是由恶魄凝聚而成的灵体牵引,这恶魄常寄居于尸体的气海、神庭之窍内,而这些地方都藏于头中,脑袋都没有了还能够继续行动的尸体,除了传说中“以乳为眼、以脐为嘴”的大巫刑天之外,实在少见。
    瞧着这缓缓爬起,并且行来的无头尸体,莲竹禅师默然不语,其余两个大小和尚则咬着牙,似乎经受着佛祖的考验。
    见旁人都无反应,杂毛小道不得不挺身而出,鬼剑拔出,倏然间出了两剑,一刺心下绛宫金阙,二刺脐下三寸命门宫。这两剑皆为人体丹田位置,倘若能够藏魄,那么必是此处无疑。
    而这个时候释永空小和尚也动了,他右手上有一根圆润无痕的木头圆棍,就是平日里用来敲木鱼的那种虽然他的师门同伴此刻诈尸,但是人既已死,还是超度前往幽府好些,残魄留在人间,反而亏损道行,白白修行半生。
    杂毛小道两剑刺下,然而那尸体只是短暂停顿一下,然后又接着前行而来,倒是小和尚的木鱼棍子敲在那尸体背后,凭空起了一阵爆响,那血肉模糊的尸体便停滞不前,接着脚下中了一扫腿,啪的一声倒在地下。
    虽是自己打造篆刻,但是这鬼剑杂毛小道终究用不习惯,于是便抛给了我,大叫换剑。
    闻声我把手中的青锋宝剑抛向杂毛小道,那汗水津津的鬼剑一入我手,顿时一阵喜悦的轻颤从剑身之上传来,剑尖蜂鸣,我一个错步上前,也顾不得什么穴位,直直刺入这无头尸身的胸口,然后将鬼剑效能一阵激发,顿时就有一股阴寒之气被吸收至鬼剑之上,在这镀着精金的金属表面上,竟然都结出了一大片白色的凝霜来。
    “镖!”瞧见这东西,我也不惊慌,一声大叫,真言凝聚精神,剑尖挺刺,将先前腹中那股阴寒意识的境界仔细回顾了一番,然后手中恶魔巫手的力量透过剑尖喷发,我面前的这一具无头尸体颤抖一番,终于停止了所有的声息它的恶魄,已然被鬼剑给吸收了。
    这一招颇帅,我忍不住想跟杂毛小道炫耀一番:“嘿,老萧,看看,鬼剑在我的手上,就是不一样吧?”
    我这话音未落,尾音刚刚一拖长,便听到杂毛小道的脸色一变,大声叫道:“小毒物,快跑!_”
    随着杂毛小道的一声呼喊,我的心脏骤然收缩,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气息正在身前左侧的肉墙之上凝聚蔓延,突然间那肉墙一阵摇晃,本来砌得整整齐齐的墙体下方黑烟一冒,堆积的尸体化作了脓汁,上面的大堆人体便倾泻倒了下来。
    瞧着那无数肉块铺天盖地倒下,我的精神一震,感觉事不可为,跟着杂毛小道便朝着回路跑去。
    释方和释永空这一大一小两个和尚感觉到了那一股庞大的力量,前者大叫一声好,握紧水磨镔铁禅杖准备战个痛快,哪知那不说话的莲竹禅师也二话不说,朝着回路奔跑,立刻愣了一下,脚步迟缓,结果落在了最后面。
    我跑了几脚路,小妖在后面大喊一声“陆左哥哥”,身子便腾空而起,再次被阵灵二毛给顶到了徐徐冒烟的背上来。杂毛小道在前方奔走,瞧着眼热,不由得大声喊:“卧槽,小毒物,这东西给力啊,不如将我给载上?”
    杂毛小道一心想坐顺风车,然而二毛却不乐意自己的背上坐一大堆人,拐过头去,并不理会。
    见这畜牲矫情,小道破口大骂间,很快就返回了我们刚才回到的岩石破口,正想冲出去,却见一道黑影守着,黑暗中红光明亮。瞧见这货,杂毛小道也不骂了,脸色阴沉下来:“周林,你终于出现了!”
    守在门口的周林见到我们这疾速奔走的一行人,又听到杂毛小道满含怨恨的话语,脸上不由得一阵冷笑:“是啊,我来了,黄泉路上,送你们一程,也算是尽尽心意吧,好歹也是亲戚一场!”

猜你喜欢: 《回到明朝做塞王》 《升棺发财》 《九天道祖》 《终极兵王》 《巨灵战纪》 《炼丹笔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