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洛氏姐妹

    其实不用我出言提醒,众人都已经感觉到有人来临了,此处除了我们,倘若有人也都是敌人,于是都纷纷伏卧在地,不做动弹。这浮岛之上尽是石碑,藏人却也方便得很,很快,在那两人走到近前崖边之时,我们都已经藏匿好了身形。
    作为一个成熟的修行者,我们都知道如何收敛自己的气息,并且在遁世环的帮助下,倒也没有外泄气息。我不敢直视下方的悬崖边,生怕敏感的对方会发现我的注视,不过仅仅从刚才的那一瞥,我的胸中已经了然,来者二人,应该就是洛氏二姐妹大姐洛飞雨,小妹洛小北。
    虽然经历过一番苦战,不过对付起这二人来,有莲竹禅师在我方,我们其实还是蛮有信心的,不过两人在谈话,我们便也不急着出现,竖着耳朵监听,试图从她们的对话中,找到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密来。
    这姐妹二人边走边谈,洛飞雨似乎对洛小北的行为十分不满,高声指责道:“……此番前来收集桃元,你答应过我,你只在幕后瞧见,绝对不会走上前来冒险的,为何又跑去跟那个陆左凑在一起?而且还将毛乙久给杀了?你知道么,刚才我与陆左他们遭遇,那小子就用你的青锋宝剑和灵宝驭兽环来威胁于我,倘若不是被我识破,只怕你老姐这会儿就被他们给制住了你啊你,真的不省事啊,早知道我就不答应老妈带你出来了,没一件事情让我省心!”
    听到姐姐的抱怨,洛小北浑然不觉,当做没事人一样笑,说安啦安啦,我知道错了。不过这一次你们能够在这东夷迷幻杀戮阵中自由穿行,还不是得益于我在中间指挥调度?倘若不是我,你们说不定就在这个大迷宫里面打圈圈,最后饿死得了……
    说到这里,洛飞雨似乎停下了脚步,揪着自家老妹儿问:“我说这次来寻找桃元,你这么上心呢这东夷迷幻杀戮阵,你怎么会了解得这么清楚?”
    洛小北摆出一副很不屑的样子,嘲笑她姐姐:“洛飞雨小妞儿,一看你就是个不爱读书的坏孩子。你不记得了?我五岁的时候,还是你带着我去翻老爸的书房,结果翻出一本落款是屈阳的手写书来《古今阵法概略演义》你还记得不?当时你跑去翻那修行的白皮书,结果我倒是抱着那本手写体读了好几年,人都痴了,不离不弃。”
    “《古今阵法概略演义》?”洛飞雨笑了,说:“怎地不记得?当初你疯魔了,老妈吓得半死,说这孩子哑巴也就算了,如今又变成一个呆子,那可怎么办?她还说屈阳这个***,害了外公郁郁而终就不说了,现在还害得小北这丫头疯魔,果真不是一个好种!”
    听洛飞雨这般说起,洛小北满鼻子的不满意,大声说道:“可不能这么说,屈阳他可是人家的男神,世间是有怎么样的奇男子,才会写出这般广博专注的书文来?实话告诉你,这东夷迷幻杀戮阵,可也是屈阳书中的记载,要不然我哪里能够知道这消失了几百年的物件?”
    “好了,好了,不说那个叛徒了,小北,你跟我说实话,那几个和尚是不是你放进来的?还有,你为何纵容陆左杀害毛师傅?你可知道,他可是我们滨海鸿庐数得上名号的高手,他此番死了,我如何跟小佛爷和老妈交代?”洛飞雨的声音变得有些严肃了,似乎在凝视这自家的妹子。
    洛小北阿嚏一声,揉了揉鼻子,不满地说道:“老姐,实话跟你说,毛矮子我早就怨恨已久,他这次死了,也算是了解了我的心愿反正又不是我杀的;至于黑蝠,这个连自家师父都敢杀害的怪物,我觉得掌教元帅收留他,并且委以重任,绝对不是一件明智之举,这样的错误,如果能够通过敌人的手来解决,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一人做事一人当,倘若此事暴露,我自当一力承担,绝对不会连累到你和老妈的……”
    洛飞雨一声轻叹,说唉,小北,我知道你对教内很多人、很多事情看不惯,你觉得只有打破这些东西,重新树立规矩,才能够将我们厄德勒发扬光大,但是你可知道,上溯至沈老总,再到你外公他,历届先贤划下来的圈子就是这样,哪怕是掌教元帅,都跳不出这个圈子。你这丫头,果真如小佛爷所说的,是一个自我毁灭的性格,真真就是一个作死的命,总有一天,你会自己作死的!
    她知道自己劝也劝不听,于是一声长叹之后,不再说话。
    两人在崖边待着,彼此都有生对方的闷气,也没有上到这悬空浮岛的意思,我趴在石碑后面,与旁边的杂毛小道面面相觑,没想到这姐妹二人彼此的观念,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区别。沉默啊沉默,沉默了好一会儿,洛飞雨才开口说道:“莲竹老和尚的加入,使得陆左等人实力大增,让这次行动变得诡异莫测了,我们不要再牵挂东夷人留下来的财产,离开吧你知道如何离开这大阵么?”
    洛小北的情绪有些恹恹,不过还是答道:“简单,那悬空浮岛就是一个电梯模型,倘若想要离开,只需驱使下面的符文水汽,就可以很快脱离此处……”
    两人说着话,从东手边的通道里跑出两人来,正是之前消失无踪的周林,他旁边还跟着浑身大汗淋漓的老罗。
    瞧见这两人急忙冲来,洛飞雨眉头一皱,急声问王宇辰、丁道人他们人呢?
    周林的左臂缠着绷带,脸色有些阴沉,没有说话,反而是老罗喘着粗气答道:“王宇辰被莲竹那老和尚刷中,阵破人亡,而丁道人刚才引人的时候落了单,结果被一群游走的狼人盯上,我们赶到的时候,已经被撕扯得只剩下一个头颅了……”洛飞雨的脸色阴沉,喃喃说道:“死了三个,三个!”
    洛小北才不管究竟死了几个呢,直接问周林道:“黑蝠,陆左和萧克明他们的情况怎么样?”
    周林眉头皱得紧紧,他阴着脸说道:“刚才按照你的计划,我把他们引入了那面积尸之墙,然后将口给封堵上,本以为能够两面夹击,将他们几人弄死,结果没想到那突然出现的老和尚坏了大事他有一种五彩霞云的法器,在我的这阵脚上上面刷了几记,结果那结界法阵就动摇了,最后负责支援的王宇辰给那老和尚弄死了我的真影分身是有冷却时间的,幸亏他们为了应付暴露在空气中的尸墙诡物而没有追来,不然说不定你们就见不着我了!”
    听到周林的这番话语,洛小北不由得有些诧异,说你黑蝠不是自夸厉害非凡么?为何此番又这么低调?
    周林盯着这个漂亮非凡的平胸妹子,脸色难掩阴霾,一字一句地说道:“倘若是陆左和萧克明,我自然手到擒来,只是旁边还有那个修了一甲子佛法的莲竹老家伙,我虽然自信,但是没有到完全没有脑子的地步,也知道什么叫做进退!你再想想办法,看看如何将陆左、萧克明与那几个和尚分开来,不然我完全找不到机会下手!”
    洛小北耸了耸肩膀,说没有办法了,我老姐刚才说了,我们准备撤离此处,回到地面上去了。
    听到洛小北的话语,周林的眼睛顿时一股,那帅气俊朗的面容顿时变得有些扭曲,死死盯着洛飞雨那美得如鲜花绽放的脸,一字一句说道:“为何?”
    洛飞雨没有瞧他,而是将目光瞧向了黑黝黝的悬崖下方去,先是一顿,继而缓缓说道:“没有为什么,只是此番人死得太多了,而且莲竹和尚的出现,也代表着宗教局插手此处,如果我们再不逃走,说不定就给官方给卷包,堵在了这里我不能拿自己和别人的命,来做赌注!”
    听到洛飞雨的解释,周林顿时眉头一跳,大声叱喝道:“人死都死了,还能活过来么?既然死了,为什么不让他死得有价值一点?这里是东夷人曾经的据点,里面一定会有大量的法器,一定会有很多秘密,可以供我们厄德勒需要。我们不能走,在这样的大阵中,即使宗教局来人又如何?填一千个人来,照样还不是一个死字?”
    洛飞雨并没有理会周林的嘶喊,她的眉头越发的皱紧,耳朵不停地动,害得我们都不敢看过去,紧紧低伏着身子。不过她所关注的东西显然不是我们这儿,因为在这个时候,空间里开始弥漫着难闻的尸气,还有古怪的声音从下方传了上来。
    这声音是……我的心中一阵激灵,视线朝着水瀑下方瞧去,只见之前一直跟在我们背后的尸群已经出现在那洞口,推推挤挤,有的已经跌落了黑暗深渊中,接着那头五米尸怪出现了,正攀着悬崖的岩壁,努力朝上面攀登而来。
    在它的身上,有着浓黑如实质的怨灵缠绕,发出了如怨如慕的哭喊声来。

猜你喜欢: 《百鬼众魅图》 《主神公敌》 《十二州歌》 《印加帝国的覆灭》 《武侠之父》 《今天你撒谎了吗》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