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周林啊周林,你在作死咩?

    瞧见这副场面,洛飞羽不由得大为惊讶:“这尸群怎么被引到了这里来?难道那些家伙也顺着原路,跑回中枢来了?”瞧见头顶处伸出几个人影,那个恐怖的尸怪仰头瞧见活人的气息,兴奋不已,不由得发出“嘤嘤”的叫声,叫人耳膜发麻,朝上攀登的劲头更加的足了,巨大的手将岩壁震得一阵抖动。
    它往上攀登,而身后跟着的无头尸群或者攀附于它,或者循着它攀爬上来的通道,蚂蚁一样,密密麻麻地上来,场面一时间有些蔚为壮观,气势惊人,漫天的腐臭死气在这悬崖上下弥漫。
    洛飞羽、洛小北和老罗的心思都被这悬崖之下攀爬上来的巨大尸怪和无头尸群所牵绊,然而周林却并不理会这些即将降临的威胁,而是拉着洛小北问道:“你跟我说过,这悬空浮岛之上,是可以了解到身处大阵之中的所有人踪迹,对不对,你赶紧查一下,萧克明、陆左那两个杂毛到底在哪儿?”
    洛小北对周林本来就观感不佳,又值此危机时刻,见周林只为私恨,对跟前的危机根本就不管不顾,不由得气愤地说道:“理论上是可以,只要你上得了那悬空浮岛,心里面强烈地想着对方的形象,就会出现不过也做不得准,什么样的程度叫强烈,你的脑电波能否被这法阵运转的意志所吸收,这都是不能够猜测得到的,你若有那本事,我倒是想看看……”
    洛小北的话语模糊,而且还有嘲讽之色,然而周林却如禀圣旨,嘴角流露出一丝邪异的微笑:“别人不行,我却是可以的!多么神奇的东夷之术啊,杰出的巫师文明,先行者必定是以为深渊的信徒,才会有如尸墙这般天才的构想……”
    他的话语未落,身子便朝着后方行去,缓缓退了几步,头朝着上面扬起,蓄势,然后一个箭步,朝着比崖边高出好几米的悬空浮岛飞跃而去。周林这个家伙的身体素质好得出奇,我看着没有半分把握的那种高度,他根本一点儿安全措施都不用,身形如同翔于天空的苍鹰,飞腾而来,来势又急又猛。
    眼看着就轻松跃上了悬空浮岛,正在此间,一道身影出现在他落脚的地方,刷,刺出一剑。
    这身影自然是对周林恨之入骨的杂毛小道,这家伙见有这便宜可占,也顾不得暴露身形,青锋宝剑刺出,凌厉得发出尖啸之声,瞧那轨迹,在下一秒钟周林的喉骨就要被杂毛小道刺穿。
    喉骨刺穿,气管被割,我能难想象周林这个***还能够活下去。
    然而周林这个家伙到底是靠敏捷吃饭的家伙,居然在这千钧一发之机,将身形强行扭转,伸手拍在了这凌厉的剑势之上。刷他虽然躲闪及时,然而受伤包扎起来的左臂衣袖却化作碎片飞扬,气停急顿,周林落于悬空浮岛边缘,脚步未稳,冲到跟前的我便是一招绝杀,后脚蹬身。
    黄狗撒尿蹲身在地,右脚朝后上方,如狗儿撒尿一般,将腿高高踢出!
    周林胸口中了这一脚,本身就立足未稳,此刻更是整个身子都失去了平衡,啊的一声惨叫,便朝着悬空浮岛旁边的深渊跌落而去。瞧着这***跌落深渊,我心中不由得一阵狂喜,这家伙,终于要死了么?我有些难以置信,杂毛小道也冲到了浮岛旁边,往下瞧去,并没有见到什么东西。
    然而此刻的他,心情并没有大仇得报的快感,反而是一阵摸不着头脑的迷茫。
    周林就这般死去了么?怎么可能?
    使出反常必为妖,我们都不敢相信周林就这般的死去,于是均戒备着四处找寻,而悬崖之上,我们的出现也使得洛飞羽和洛小北吓了一大跳,洛小北大声叫道:“原来他们上了浮岛,太过分了,他们是怎么过来的?啊,对了,他们将那头护阵兽灵给降服了!”
    她抖着洛飞羽还给她的灵宝驭兽环,大声唱和起来,试图将那头威猛的护阵兽灵给反正,殊不知此刻的兽灵已经改名做了二毛,而且还凝固成了石雕貔貅状态。
    就在洛氏姐妹准备冲上来的时候,一只青墨色的巨手带着浓烈的尸臭味,攀上了悬崖。我们都幸灾乐祸起来,那尸怪可是她们留给我们的敌人,结果现在却盯上了她们,可谓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啊。然而我们这儿幸灾乐祸,后方却传来了释永空的一声惊叫。
    “啊……”
    释永空的惊叫声让我们吓了一大跳,回过头去,却见周林那***从斜边处攀着底部重新跃了上来,伸手一抓,竟然将离得最近的小和尚半件僧袍都撕扯下来,刷的一声,露出了白色的内袍。此刻的周林似乎有些发狠,之前还说对付有几个和尚在旁边的我们,不可力敌,现在却是不管不顾,那一股子蛮劲儿也腾升而出,身形如鬼魅,在莲竹禅师救徒的当口,朝着我们这边扑来。
    身形提升到了极致的周林还真的就如同一只黑色蝙蝠,在高速行驶中还保持强大的反应力,避开莲竹禅师的攻击,舞动双拳,朝着最为痛恨的杂毛小道当胸砸来。
    杂毛小道本来没见到人,一直在疑惑,此番却释然了,手中锋利的青锋宝剑挽动一朵剑花,朝着周林的喉间抹去。周林的手臂上面有铁质护臂,与剑交击,顿时一阵铮然鸣声响起,接着身怀本命血玉的杂毛小道竟然不敌,朝着后方疾退几步,终于在即将掉下浮岛的时候稳住了身形。
    杂毛小道退后,自然是我上前抵御,鬼剑游绕,我一剑划破了周林的小腹,衣袂翻飞,却感觉这一剑竟然砍在了木头之上,并没有鲜血迸发,反而是那剑止在了肉里。
    杂毛小道在我的身后急声提醒我:“小毒物,这个家伙已经将玉灵凝练于身,气力和体质都已经不似人类了,你小心!”鬼剑与我心有灵犀,上面传来了浓重的阴寒之气,周林嘴角露出了邪魅的微笑:“提醒晚了,你们这两个小杂种,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祭日!去死吧……”
    周林的身上突然出现了巨大的黑色阴影,那阴影庞大,如雾摇曳,幻化成了一只巨大而狰狞的猪嘴蝙蝠,那蝙蝠一如之前的那种小蝙蝠一般模样,不过在经过成倍放大之后,根根毛发竖起,就显得恐怖了,周林的双手在一瞬间绷大几分,五指皆有长长的指甲,黑色、尖锐、含着黏稠的毒浆,然后朝着我当胸扬来。
    鬼剑被锁,而周林的手臂陡然长了一截,眼见着我就要被这恐怖蝠爪给抓到当胸,在十分之一秒的时间里,我做了一个决定:将鬼剑松开,然后朝后疾退数步,大声喝道:“齐!”
    一股旷达平和的心境涌入灵台之中,再次看向外表柔美、部分狰狞的周林,我感觉没有那么恐怖了,而此刻反应过来的诸人也都没有了一开始的惊慌,我与杂毛小道兄弟联手,迎着周林而上,即使是硬碰硬,也步步为营,不畏半分;朵朵在照料昏迷的释方,小妖却已然将那块石雕纳入怀里,此刻也冲了上来,对着冒着森严妖气的周林就是一阵乱打。
    场面太乱,莲竹禅师和释永空并没有在冲上来交手,不过莲竹禅师在周林的退路上站定,一边遥遥控制场面,一边防备着下方正在与尸怪火拼的洛氏姐妹和老罗上前过来援手。
    被周林剥去半边僧袍的小和尚释永空踞住东南一角,手中佛珠陡现,不是一颗飞来,劲道大得厉害,总能够破解掉周林的一次凌厉进攻。
    与周林战斗,我的心越发惊奇,初遇周林之时,感觉此人不过是有些道行的世家子弟,身怀金蚕蛊的我随时能够让他跪倒在地,然而经过神农架耶朗祭坛之变故后,这个家伙已然入魔,在巴东黑竹沟腊制人肉,当时就变得十分强悍了,至此,已经成就了让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此刻的周林,真的已经有了继承李子坤的实力,成就一方人物了。
    然而我这边心惊,身处围攻中的周林却是更加着急,他本待借助着仇恨的怒火将我或者杂毛小道速杀,然而陷入这番泥潭一般的围攻当中,优势不再,便有了遁去之意,在与杂毛小道的一次交锋中,他将多来的鬼剑朝我一甩,腾身而起,跳到了空中,衣袖一卷,一阵烟雾朝着后方的两个和尚扑去,然后身子竟然能够在空中借到了力量,像一只巨大蝙蝠,朝着悬崖下方滑翔而去。
    这家伙腾空足有三四米,陡然之间,我根本够不着,心中恼恨,难道就这样,又让他逃脱了吗?
    我喊着小妖名字,那小狐媚子却被一大团黑色蝙蝠纠缠,来援不得。
    然而当周林滑到悬空浮岛的边缘,却被一股无形力量所挡住了,缓缓地滑下来。惊诧莫名的他会转过头来,看见手放在石碑之上的杂毛小道嘿然说道:“周林,你别忘了,虎皮猫大人的半部《金篆玉函》,我可没有白学!”

猜你喜欢: 《大明1617》 《爹地请你温柔点》 《双天行》 《快穿之老攻在手[快穿]》 《梦游诸界》 《战末为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