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三个死亡名额

    在这东夷巨魔来婆婆的面前,我们这些人都像还没有学会走路的孩童一般,根本就不是对手,本来瞧着她颤颤巍巍好欺负,结果没走两步,就被无数湿滑的藤蔓给束缚住双脚,走动不得,更要命的地方是,那藤蔓之上有刺,扎在皮肤上面,麻麻痒痒,挠又挠不得,让我难受得很。
    我在想,即使我们的修为都没有被封禁,估计也逃不脱这个面相和善的老婆子手掌吧?
    实力这东西,有时候真的不是天赋什么的,所能够弥补的。
    瞧着这老婆子要跟我们玩着人性选择的游戏,大家都不由得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
    说实话,人性都是自私的,每一个人都自然会首先想着自己能够活下去,然后让自己亲近的朋友活下来,我、杂毛小道和小妖是一堆,洛飞雨和洛小北是一对,至于释方和尚,便是独苗苗一个,谁生谁死,这种直指心灵的残酷话题,要如何应对呢?
    沉默半响,见我们都不开口,导演这场闹剧的来婆婆眉毛一竖,瞪着我们所有人道:“怎么,难道你们情意深重,愿意一同慷慨赴死?”
    “情意深重倒是算不上,只是觉得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来婆婆,这地上死去的狼人强壮又多毛,一看就是阳精气旺之辈,既然能够到达这里,想来也是听从婆婆的指挥,说明您老人家并不缺乏血食,为何一定要难为我们这些小辈呢?”洛小北舔着嘴唇,身子在发抖,而眼睛却显得格外坚毅。
    她的话语也使得我们幡然醒悟,就是这般道理,倘若这来婆婆不缺吃食,那便是在拿我们来作消遣罢了。
    说的也是,这老家伙被镇压在阵底不知多少年,那心灵早就被腐蚀得黢黑,哪会如同表面上看的那般慈祥温和?
    果然,来婆婆笑了,身形一闪,又出现在了另外一侧,放开手中的拐杖,伸手舒展,浑身的骨骼啪啪作响,佝偻的身子顿时就挺拔了数分,我们被绑得紧紧,也瞧不见她的面容,只是听到有悠悠的话语传了出来:“小姑娘,你很聪明,真的很聪明,如同当年的我,只可惜,你并没有喝到我手中的茶,成为如我一般的存在,那么就必须按照我的规则来行事机会就是这样,你错过了,它永远便不会回来。”
    洛飞雨的眼皮一跳,放弃了斩断这些藤蔓的出头鸟想法,出声问道:“谁生谁死,对半开,我们如何做得了决定?”
    “这样的方法很多啊,只不过你们没有去想而已,比如有人可以提出来自愿受死,也比如你们比较不喜欢谁,便投票让他去死地下一日,世间千年,老身重回人世,就想看看这样的戏码。怎么,你们难道不能满足我么?”此刻来婆婆的鹰钩鼻显得格外诡异,她就像中古神话中邪恶的老巫婆,整个人都完全是一种偏执的疯狂状态,使得我们心头沉重无比。
    这时候有一个人站了出来,地上的藤蔓都拉扯不住她的动作:“我第一个先来吧,我死!”
    这声音说得决绝,我的心一跳,大声喊道:“不可!”
    说这话的是小妖,也只有天生与植物亲近的她不受那藤蔓束缚,瞧见小妖自愿受死,来婆婆先是惊异,在凝视三两秒钟之后,释然地摇了摇头:“老婆子我倒是看错了,你这个没有血肉的小妖精竟然连我都差一点欺骗住。我明白你的想法,你是想趁我将你融合的时机,进行意识反灌入,从而反客为主,对不对?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是对你的方法表示抱歉,这几乎不可能……好了,排除你,眼下只有两个人可以活下来,到底是谁,你们自己决定吧!”
    见被这来婆婆一眼识破,小妖顿时一阵气苦,一挥手,与植物的亲和力使得她与地上的那些魔化藤蔓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然后她气呼呼地说道:“未必,你可敢一试?”
    来婆婆不再理会赌气的小妖,而是深深呼了一口气,这空气间的温度顿时就少了好几度,我们的皮肤发凉,她凝望着我们,说道:“时间不多,这三个死亡名额如何决定,你们有一个定论了么?”
    “阿弥陀佛!世间无常,国土危脆,四大苦空,五阴无我生灭变异,虚伪无主,心是恶源,形为罪薮……既然要人死,那么贫僧便勉强凑上一个吧!”释方大和尚将双手勉力合拢在胸前,一口佛号长呼结束,似乎放下了所有的挂碍,竟然盘腿坐在了地上,念起了经文来。
    “第一个!”来婆婆显得并不意外:“你们这些光头儿的信徒,跟当年一模一样,满口子的‘忍让谦和’,不足为奇。好了,还有两个人,谁来?”
    小妖身无血肉,释方自愿赴死,剩下的便是我、杂毛小道、洛飞雨和洛小北两个人,当时我们站着的方位,大致围成了一个圈,我抬起头,只见洛氏姐妹两人都用热切的眼神看着我们,似乎期待着我和杂毛小道头脑一热,一显绅士风度,去将这真实的死亡名额给顶包下来。
    然而经历了这么多江湖风雨,见过的龌蹉事情不胜繁举,我和杂毛小道岂是那样板戏中的“高大全”人物,倘若对方是自己的亲人或者恋人,那也就罢了,好歹也留下一个念想,可这两个美女,一个是邪灵教高层,一个是屡次想要谋害于我们的小狐狸,倘若我们顶了那名额,只怕别人不但不会感激,反而只当你是那脑袋缺根弦的二货。
    不过沉默终究不能解决问题,杂毛小道咳了咳,清完嗓子之后,抱拳对着洛氏姐妹说道:“两位,虽然我们之前一直为敌,但是经过这些事情,也算是有了短暂了解,立场不一样,未必不能够成为朋友。两位也都是不世出的天才,倘若闲暇有时间,必当与你们好好交流一番,不过大时代的浪潮便是这样,总是停不下脚步来,时至如今,也算是一场迷梦谈正事,既然还剩二人名额,我提议,不如我们双方,各选一个,如何?”
    杂毛小道提出了这么一个提议,洛飞雨连思考都没有,直接答好,可以。这话对着杂毛小道说完之后,她转过身来,看着来婆婆说道:“第二个死的人,便是我吧!”
    “不可!”洛小北大声叫道,伸手去拉洛飞雨:“姐,要死我去死。我修为不如你,为人处世不如你,协调旧部的能力也不如你,我从小都是在你的影子下面生活着,像娘说的一样,我就是米虫一个,而你却贵为厄德勒右使,集所有老派长老的期望于一身……你身上有比我更沉重的责任,这些事你逃避不过的,所以,要死一个人的话,就是我吧!”
    洛飞雨看着急出了眼泪来的妹妹,叹了一口气,说小北,我知道你从小就一直很羡慕我这个风光的姐姐,可你却不知道,姐姐却一直很希望能够做像你一样无忧无虑的人,平凡地活下去啊……世界少了谁都还是会照常转动,但是幸福,却只能够自己感受,你活下去吧,不要管厄德勒了,找个地方,好好地过活……
    洛小北使劲摇头,朝着来婆婆说选我,选我!来婆婆摸了摸自己尖尖的鼻子,缓缓说道:“原则上,谁先说,就是谁,所以没办法,第二个人,就是你姐姐。”
    “第三个人,就是我吧!”她的话音刚落,杂毛小道立刻出声说了起来。
    正在看着洛氏姐妹的感情独白,突然听到这句话,我顿时就急了,说我艹,老萧你个***,死也要抢啊?杂毛小道嘿嘿笑,说小毒物,咱们哥俩儿也有些日子了,你身上承载着太多的东西,可是遗憾却不少,比如感情,你小心翼翼地不敢流露,搞得自己生活不性福,远远不如我舒爽我年纪比你大,见识比你多,看过的风景,走过的路以及玩过的女人,都比你多,所以呢,也该有这么一天了,老哥我先走,去那幽府瞧一瞧,倘若好,给你占个位;倘若不好,你让虎皮猫大人带路,将我救回来便是……
    我苦笑,说艹,什么责任和期望啊,这人家洛小北的台词,拜托你别抄袭好不?
    杂毛小道耸耸肩,又说道:“陪着我死的有一个大美人,这黄泉路上,倒也不寂寞,所以,无需多言了。”他的话惹得洛飞雨一口呸,我依旧心中不痛快,看到那一双落寞的眼神,叹息,说你何必如此?这个家伙突然沉默了,好一会儿,他也叹息道:“别自责,小毒物,其实早在九年前的黄山,我就应该死了……”
    我们都没有说话了,而来婆婆则问道:“你们都决定好了么?”
    洛飞雨和杂毛小道都点头,来婆婆突然狂笑了起来:“哈哈,好好笑,好一场生离死别的场景,真的比戏里面还好看。不过你们实在还是太幼稚了,你们真的以为我会将知晓所有秘密的你们,放过去么?”
    这老婆子仿佛看见了一件十分可笑的事情,笑得恣意,一种与她声音完全不符的冰冷嘶吼在半空中疯狂响起:“你们……全都得死,哈哈哈!”
    “未必!”一直盘坐在地上念经的释方大和尚突然站起了身来,盯着悬空的来婆婆说道:“魔头,你好像忘记了,这里是谁人的道场!”

猜你喜欢: 《变种人的日常生活[综英美]》 《绝世战魂系统》 《伴你左右星辰》 《总裁又盯着她了[穿书]》 《中国猎人》 《羽民的月球表面》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