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九霄慈航阵

    有人找我们?到底是谁?
    听到小丫头连新奇的手机都不玩了,拉着我们要出去,我有些奇怪,脑海里第一个想法便是她那年纪不知道有多老的师父,传功长老邓震东。不过奇怪便奇怪在这里,要知道,大师兄口中所说的那个不理世事的长老,最主要的便是他,也唯有他,才有能力和威望将杨知修给压制得服服帖帖。然而他却选择了两不相帮、坐视不管的立场,超然于物外,而且近来又身体有恙,足不出户地窝在自己的修行之处,怎么会遣人过来找我们呢?
    我不解,杂毛小道倒是什么都明白,拉着这包子的小手儿,问是不是他小姑找他?
    包子一脸诧异,说哇,你也太聪明了,怎么知道是姑姑找你啊?
    杂毛小道的小姑萧应颜早年前入了茅山门墙,跟的是一个与陶晋鸿同辈的女居士,若排起辈分,自然也得叫包子作那“小师姑”,不过这小丫头从小在这清冷道门长大,虽然辈分奇高,但伙伴都没有一个,小姑这些年随着传功长老镇守陶晋鸿闭死关的山门处,两人应该熟络,而瞧她叫得这般亲切,完全不按辈分,应该是对小姑有着不一样的感情。
    孩子小,对于女性长辈总是有着异常的眷念。
    既然是小姑遣人来找,而瞧这包子,应该也不可能是被别有用心者支使过来的,于是我们欣然答应了,与震灵殿中的诸位弟子拱手道别,李泽丰有些担忧,说他师父与大师伯一会儿就要回返,倘若找不到人,那可不好,不然等他们回来再说吧,好不好?
    我们并没有说什么,那包子小道姑便摇着头反对,她包子什么时候需要等人?于是将这李泽丰给数落一通,然后拉着我们扬长离去。
    这小丫头别看个儿小,然而手上却也有一把子气力,发起疯来,不比那彪形大汉的劲儿小,拉着我们都站不住。没办法,杂毛小道只有拱手朝着李泽丰告罪,说我们先去你应颜师姑那儿,碍不得事,不多时便自然会回来的。包子小道姑在这茅山上显然是有些恶名,李泽丰也不敢阻拦,只是与我们拱手告别,说他会在这里等我们回来的。
    包子拉着我们的手走出了震灵殿,路过那汉白玉牌坊的时候,她回过头来瞧了一眼,说这帮臭道士跟他们师父一样木讷抠门,每回到他们震灵殿,连块麦芽糖都没有吃到他们的,下次找机会给师父告个小状先……
    这话儿听得我们一头汗水,我搜了一下身上,摸出一根能量棒,果仁夹心巧克力味,是上次去鲁东肥城时剩下来的,这玩意不知道是谁塞在我身上的,一时间也没有更好的东西,于是塞在了包子的手上,她拿过来,笨拙地拆开来,放在嘴巴里,眼睛没多久就变得圆滚滚,嘟着嘴儿幸福地大叫:“天啊,这世界上竟然还有比咸菜包子还好吃的东西啊,我的天啊……”
    她大惊小怪,吃了三分之一就舍不得了,跑过来翻我们的衣服兜儿,我既好笑,又有些心酸,这能量棒主要是为了补偿体能,味道算不上好,却让这个小姑奶奶兴奋得大喊大叫,倒也有些好玩儿。
    在得知没有存货后,包子咬牙切齿地批驳我们是小气鬼,我们没办法,反复保证下次回来的时候,跟她带上大大一袋能量棒之后,她才放过我们。
    这般吃吃说说,不知觉就下了石阶,转过岔道,朝着这五指环绕的后方林深处行去,包子说她本来在让姑姑给她梳头发的,结果姑姑说她侄儿到了,她守阵而不得离开,又思念得紧,所以便遣她过来,找萧克明前来一见说到这里,她又瞥眼瞧了我,说陆左哥哥,姑姑找的是萧克明,你怎么也跟来了?
    这话说得我哭笑不得,明明就是这小丫头拉着我的手出了殿门,结果现在反倒成了我屁颠屁颠跟过来,真的是让人头疼。
    不过包子转头又说了,说你这个人不错,居然敢将黄鹏飞那小子给杀了,顶端的豪杰,带过去给姑姑看一眼也好。这小姑娘这般自说自话,倒是也好玩她叫原本是自家师侄的萧应颜作姑姑,又非逼着杂毛小道叫她师姑奶奶,这会儿又叫我陆左哥哥,脑子里面完全就没有这些辈分观念,满满的童真洋溢,倒也让我们觉得好玩极了。
    最关键的地方是,我一看见她那包子一样的精致小脸儿,就忍不住想笑。
    进了林子,起初也是树木稀疏,青翠的竹子倒是有很多,旁枝斜出,而后来那林子深处,却有奶白色的白雾从地上升腾而起,将这青石铺垫的小路给拦得满满,显露出了阵法布置的端倪来,她一边走一边提醒我们,说你们可得小心了,这个地方,为了防止外人闯山,可是作了很多布置,一个不小心,那可是处处陷阱,步步杀机哦,跟着我走,要是跟丢了,我可不负责哦……
    这包子还真的有乌鸦嘴的风范,这话儿都还没有落,我便感觉到空气似乎一震,原本生路处处的林中就变得有些闭塞了,空气流转不通,让人有呼吸不畅的感觉。
    杂毛小道也感觉到了,拉着包子的小手,说我的姑奶奶,你看一看,平日的路可是这般走的?
    包子自小便在这里长大,平日里这路闭着眼睛也能够走通畅,本来蹦蹦跳跳走得欢乐,经我们提醒,往四周一通瞧,不由得奶声奶气地大叫起来:“哇,怎么回事,哪个不成器的家伙将那阵法给开启了?渎职,严重的渎职,这简直就是叔叔可以忍,婶婶也不能忍,我一定要告诉我师父,太过分了!”
    她在这边张牙舞爪地叫着,而我们则感受到了另外一种不同的气氛,知道这阵法催动,应该是鹰钩鼻道人那些家伙捣的鬼,想来那些家伙看到包子前来,必会带着我们途径这里,他们打不过我,便再次设伏,利用阵法将我们给困住。
    不过我还是有所疑问,一来是杨知修不可能不知道我和杂毛小道的实力,要么就让刑堂长老刘学道来,要么就摆明车马,不然想要拿住我们,光用嘴炮是不行的,二则包子和我们一块儿,这小丫头虽然我们与她接触不深,但是也知道她在茅山的辈分极高,深得茅山传功长老的喜爱事实上,跟她接触不久,我都喜欢上了这个天真中又有些虎的小女孩子,感觉很好玩儿。
    包子和我们在一起,他们竟然敢开启阵法,这到底是什么节奏?
    随着包子的哇哇叫声,周边的白雾更加浓郁了,将我们的视野所阻隔,包子不再浪费气力骂了,虎着脸,说走吧,姑奶奶我打学走路开始就是走的这一条路,还指望这儿能够将我困死?她放开我们的手,然后走在了前面,脚步矫健,一边走,一边让我们紧跟着她身后,不要走丢。
    走了几分钟,周边影影绰绰,似乎有什么鬼怪在旁边游动,来到了一处竹林中,我踩到了一块浮土,暗自感觉不对劲,头往下一低,便感觉有一阵风声呼地吹起,从我的耳边刮过,余光处,便发现有一根削尖了的毛竹插入了我身后半米处。
    这劲道十分大,末端还在地上颤动,嗡嗡作响,瞧这番模样,是要我小命的节奏啊!
    想到这里我便有些来气了,我可不是那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良善老实人,当下与杂毛小道都将身后背负的剑给拔了下来,陆续又来了好几根削尖的毛竹,精准地朝着我们身上射来。这东西是杀人的利器,插入人体,鲜血迸射,死状凄惨,不过瞧见这个,包子似乎比我们更加来气,一边在前面领路,一边大声喊道:“是谁,是谁,要是让我抓住了你,将你扒光喂蚂蚁,喂三天!”
    我们在竹林中奔行了一段路程,突然从后方涌出一条黑色游龙,张嘴朝着杂毛小道咬来。
    这游龙并非真龙,而是灵气所化,不过狰狞凶悍之处,却更有过之,杂毛小道雷罚在手,并不怕什么,不过他自己也是在茅山长大,知道这游龙珍稀,斩杀一条颇为可惜,便有些迟疑,结果被那龙头一拱,人翻到在地,而那个子小小的包子却腾空而起,骑在了这游龙身上,举拳便锤:“你也变坏了,你也变坏了……”
    那游龙似乎也知晓包子,不敢反抗,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垂头不反抗,杂毛小道滚落在地,身上尽是草末,不由得有些气愤,单手朝天指起,高声喊道:“你们这些小家伙,当真以为我离开茅山十年,就破不得这九霄慈航阵了?”
    他这边准备蓄力,而空中突然传来一声温婉的清喝声:“好了,都住手吧藏在林子的老鼠,回去吧,我可以当做不知道……”
    这话刚一说完,立刻有一股清风吹来,有些疾,不过却将前面的白雾吹散,露出了一条笔直的小径来,包子身下的那条游龙消失了,而她则喜笑颜开,张开双手朝着前方扑去:“姑姑,我带他们过来了!”

猜你喜欢: 《本王不吃软饭》 《至高运薄》 《海贼之超级卡牌系统》 《江湖妖孽传》 《独占韶华》 《公子的落魄天后》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