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小姑萧应颜

    听到包子喊姑姑,我不由得腰杆都直了起来。
    句容萧家一门六人,四男两女,萧应颜是年纪最小的一个,估计比杂毛小道也大不了多少岁,在茅山宗里,他们的辈分也是相同的。关于她的消息我听得并不是很多,但是零零碎碎,多少也知道一些这萧应颜似乎跟大师兄有些瓜葛,而又蒙得传功长老的喜爱,这些年来一直在后山门庭镇守,在茅山宗也算是一号重要人物。
    茅山宗弟子众多,不过许多根本没有什么资质的,早早就下了山,开枝散叶,唯有那在道途上走得更远的,方才能够得到真传,名曰真传弟子,继承茅山门庭,而能够在这些真传弟子中脱颖而出的,方才是茅山宗里面,最有权力和地位的一批人。
    很显然,譬如符钧、萧应颜以及在有关部门走动的大师兄这些人,便位列此中。
    至于茅山三杰,那更是让人眼热的地位和名号,只可惜杂毛小道早早就被逐出了茅山,要不然这林立的峰头,必然有一处是他所执掌的。
    我这边期盼一见,而杂毛小道更是期待,他已经有多年没有见过这个小姑姑了,多少也紧张。不过当包子蹦蹦跳跳地朝着前方跑过,我们跟上去的时候,见到的却只是一个全身刻满符文的木头人。杂毛小道诧异地看着这东西,口中惊呼道:“阿福?”我瞧见这被唤作阿福的木头人,粗粗壮壮如一个成人高,像个木桶,也有手,下身是镶铁木轮,脑袋有些像是科洛迪《木偶奇遇记》里面的匹诺曹,呆呆傻傻,只见这木偶人点了点头,然后扭身离开,在前面领路。
    包子一脸不开心地回过头来,说姑姑她说她要帮大宗主守门,职责所在,离开不得,所以让阿福过来领我们前去一见,至于那些胡乱驱使大阵的家伙,被姑姑吓跑了。
    我跟在她后面走,说你姑姑很凶么,怎么他们好像都很怕你姑姑的样子?
    包子骄傲地昂起头,说那是,姑姑可厉害了,连我师父都夸她,称她是茅山宗后时代以来的茅山第四杰,我就问他那其他的三杰是哪个?师父就说那个掌灯弟子符钧是一个,还有在山外面做事的外门大弟子陈志程是一个,我问还有一个呢,还有一个呢?师父就不肯答,我好奇,扯着他胡子问,结果被他按着屁股打,打得跟我脸一样肿我没哭,不过心里面暗暗恨那个家伙,要让我知道另外一个人是谁,我一定要扒光他的衣服,然后喂三天蚂蚁,哼!
    躺着也中了枪的杂毛小道见到这张包子脸上面,露出了恶狠狠的表情,不由得浑身一哆嗦,暗自走在了后边,也不敢说话。
    这路是山路,并不算好,泥土台阶和树根,一样也不少,然而那木偶却吱呀吱呀地走得轻快,比我们厉害许多。我看得好奇,杂毛小道跟我介绍,说这阿福,是我师叔祖晚年的作品他晚年一直都在东秀峰潜心专研符箓之道,也不收弟子了,于是弄了这么一个机关木偶,每日帮他下山来拿饭担水,我以前见得也多,没想到时隔多年,又重新见到了它。只可惜,物是人非了啊……
    包子在旁边解释,说李师伯登仙过后,这阿福就归了我师父,在这阵心里面送补给,后来姑姑来了,就归她差使。
    我瞧着这木头架子,上面附满了奇怪的符文,不时地亮起一点金色来,十分神奇,而它的矫健也让人惊异。我说这东西跟那个机器人一样,要是能够批量性生产,只怕能够赚大钱我自小家穷,思维跟很多普通人是一模一样的,然而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唉,天下之大,却终究只有一个李道子,再无后来人。
    想来也是,符王李道子这一辈子也只弄出一个阿福来,符箓之道,能够明悟的人,实在太少了。
    我也学过,不过至今仍就是一个半调子,这玩意,终究讲的是天份。
    缓步登山,九转十回,不知道走了多少路,前面茂密的树林突然一空,我们竟然来到了一片平地处,上面竟然也是有着许多石塔林立,高的有近七米,矮的也有两米多,不过并不是寻常所见那种佛塔,而是有着道家的韵味,造型别异,有说不出来的感觉。我粗略数了一圈,差不多有三十来个,分布似乎有一些规则,不过具体的,我也说不出来。
    我们是有人领过来的,所以此处一派祥和,但是我多少也知道,如果没有人领着,我们私闯此处,只怕早就迷了路,凶险万分,更有可能被这运转的阵法给生生磨死。
    杂毛小道在塔林前面站定,仰头望向前方云雾遮拦的高山,深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似乎都高大正气了数分,让人感觉有着一种道家高人的风范。
    包子蹦蹦跳跳地来到此处,过来拉我和杂毛小道的手,然后朝前走着,这小道姑身穿一袭白袍,头束青色头巾,颇为可爱,行走于这塔林之间,我感觉到一股股威严沉稳的气息在我们的周身游绕,沉重得让我们都喘不过气来。我看向杂毛小道,他耸耸肩说不知道,他在这里的时候,塔林里面供奉的是诸位符兵,但是那些家伙定然不会有这样的气势。
    “是蛟龙……”包子抬起头来,点着前方的那些塔林,说:“大宗主闭死关之前,在这些地方注入了好多小蛟龙的精元,经过这些年的培育,它们都开始成长起来,跟前阵的那些灵龙一样,守护着这祖先修行之处。”
    我点了点头,这些东西,包括当日我们被追杀时杨知修用来做悬赏花红的龙筋,想来应该都是当年黄山龙蟒事件的收获,于是捏着包子肥嘟嘟的可爱小脸,说包子啊,你怎么懂的这么多啊?
    包子将我的手给甩开,气哼哼地说道:“不要捏我,姑姑说给人捏多了,以后长大了就变不成漂亮的瓜子脸了我当然懂得多了,这茅山上面的事情,我若想要知道,自然就知道。”
    那阿福的轮子吱呀吱呀,驶入了塔林尽头,过了一会儿,白雾弥漫之中,走出了一个婀娜的身影来,瞧着身材,比电视上那在t型台上走路的模特还要标准,白雾散尽之处,我看到了一个道袍丽人,穿着与包子一般模样,清淡素雅,看那脸儿却是一个大美人,眼含秋水,巧笑盈盈,看气质是成熟到了一定的程度,但是又让人瞧不出年纪,二十七八、又或三十来岁都有可能,有清淡的香风顺着那儿吹过来,让人闻了清新馨香,忍不住心花怒放。
    包子一见到这个身影出现,一声欢呼,跌跌撞撞地跑过去大叫姑姑,那丽人蹲身下来,将包子给抱住,然后缓缓走来,朝着杂毛小道笑了,说小明,我们可有近十年没有见过了,怎么了,不认识我了么?
    杂毛小道直愣愣地瞧着这道装丽人,听这话儿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嘿嘿地笑,说小姑姑,一别十年,没想到你容颜不但一点没变,反而更加增添了几分仙气,真的是修为高深了。
    这道装丽人便是杂毛小道的师姑萧应颜,岁月在她清丽的容颜上不留下一丝痕迹,仿佛就比我们多上几岁一般,听到杂毛小道这番恭维的话语,她呵呵一笑,说她在此处有重任,离开不得,又听说我们进山来的消息,心里面急切得很,于是便遣了在这儿的小师姑去叫杂毛小道过来一见。
    这两人是至亲,有师出同门,见面了自然好是一番寒暄,不过萧应颜倒也照顾我的感受,又与我正式见礼,说了许多年少有为的恭维好话,这边聊得欢畅,包子便是满腹的意见,拉着萧应颜的衣袖,说姑姑,姑姑,帮我梳头发啊?
    萧应颜只有摸着这个小丫头的脑袋,差遣她去给一只名叫祺祺的小松鼠喂食,好是一番闹,包子终于不情不愿地离去,而小姑则引着我们来到了塔林尽头的一处石桌前落座,上面一壶清茶,茶叶与在震灵殿喝的一般,不过加了些花,更添芬芳。
    杂毛小道与小姑分别日久,聊起来就没有完,这萧应颜守在这茅山后院宗门里,一心求道,对于世事知晓得并不多,甚至连我也只是听说几句,至于我们曾被茅山追杀之事,更是不知道,所以这边交流起来,她屡屡惊叹,说得最大的一句话便是:“怎么会这样?”
    对于往事,过去的便过去了,杂毛小道也不愿多多谈及,他更关心的,便是自家的师父陶晋鸿。他人生里面的这个领路人,对于他来说有着难以忘记的回忆,师恩如山,即使陶晋鸿将他赶出了茅山,但是在杂毛小道的心里面,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句话,一直没有变过。
    听到杂毛小道提及,小姑长叹了一口气,说这事情,说来话长了。

猜你喜欢: 《炮灰修仙记事》 《次元界法师》 《武林大恶人》 《全职道长》 《喜结》 《在修仙界玩网游》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