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危机四伏

    登上了青山山道最上面的一节台阶,大师兄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低声说道:“隔墙有耳,走,先回去再说。”我和杂毛小道都将手上的镀金木剑给收了起来,朝刚才出手的符钧点了点头,然后随着两人往殿中走去。
    符钧吩咐了李泽丰几句话,让他去后厨弄些吃食来到了他的房间,然后领着我们来到了位于别院西面的阁楼处,这是符钧的住处,在四层阁楼的最高处,不但可以俯瞰整个震灵殿,而且对茅山宗下方的山谷处,也能够看清个大概模样,风景极好。
    我来的路上,仰望天空,这里也有落日,也有星空,不过都像是有一层雾蒙蒙的毛玻璃遮蔽着一般,并不真切,我知道这是茅山的先贤们用了**力、大手段在这茅山山麓境内,隔绝出来的一片地盘,周边都有着鬼打墙一样的迷幻阵法,常人倘若误入其内,必然左转右转,最后又返回了去,最终寻不进来当然,倘若真的有人能够有机缘闯进这里来,要么就收录进茅山宗内,要么就用那类似于离落孟婆汤之类的汤药,将其这段记忆抹去。
    很多人会有这样的感觉总会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有似曾相识之感,又或者突然感觉自己某一段时间浑浑噩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诸如此类,或许就是中了这些手段。
    这是当日我们在伟相力厂房内时遇到那诡异的法阵时,杂毛小道跟我们所说的话语,这茅山属于闻名已久的道门,所有的阵法和手段,想来并不会比闵魔在那地下工厂所用的手段弱上几分。
    符钧的居所比我们的住所要宽敞一些,打扮也偏古派,桌椅屏风都是那珍惜的红檀木,而且墙上挂着的字画似乎也是名家作品,年代也久远,不过至于价值多少,我这个行外人便不知道了。
    走进这房间,其余人都落座,符钧看我瞧着字画仔细,便问我懂这些?
    我摇摇头,说不晓得,就是看个新鲜而已。符钧笑了,说不,你有这方面的天赋,知道这画不错这些都是以前的前辈下山带回来、并留在这房间的,多多少少也有些价值,不过我并不在乎这个,挂着也只是为了陶冶情操而已,这修道之路漫漫,倘若不给自己找一些执念,实在是太无聊了。
    我一愣,说修道不就是为了斩断这些执念么?
    大师兄听我这般说,哈哈笑,说陆左你懂得不少,这句话倒是诠释了我们修道者的真义了,不过符师弟这破而后立,也是一门法子,哈哈。
    说着话,李泽丰已经带着另外一名弟子将晚间的吃食搬进了房间来,我们便在阁楼偏厅处的八仙桌前落座。这吃食比早上吃的要精致一些,菜色也多,不过还是没有荤腥,也无酒。符钧抱歉地笑,朝我说不好意思啊,虽然我们茅山道士不忌荤腥,不过我这人吃斋二十来年,也改不了了,条件有限,都是些粗茶淡饭,陆左你凑合着吃吧。
    我挑了一碟咸菜,吃了一口,感觉做得非常不错,又尝了些别的,美味无比,自有一种道家斋饭的美感,这炒菜师傅跟中午吃的那餐相比,手艺高了许多,于是朝着还在客气的符钧笑道:“在外面拼搏久了,人也急躁,享受不得美食,直到今天吃这些,才能够感觉到食物之美,符师兄万无谦虚,当我是自家人便好……”
    大师兄也朝着符钧解释,说符师弟无需多虑,陆左与小明是生死与共的兄弟,无需担心照顾不周的事情。
    因为有事,所以大家并没有在饭食上耽搁多久,草草用过之后,李泽丰又沏了茶来,我们开始谈起了正事。大师兄告诉我,说他有把握将我与黄鹏飞之间的纠葛解开,洗脱我故意杀人的嫌疑,并且知会了杨知修,会在后天的祭典之前,当着所有茅山宗的弟子面前讲明,所以一开始并没有预料到杨知修会遣人过来捉拿我们,更没想到那孙小勤会在半路拦截,这都是他的失误,所以还请我们谅解。
    我问到底是什么办法,难道白露潭那臭娘们落到你的手里了?
    大师兄摇了摇头,说白露潭的下落现在已经成了一个谜案,生死不知,没人知道她落在了谁的手上,又在了何方,无论是有关部门,还是潜伏在各邪教内部的内线,都没有消息传来,想要从她那里作为突破,并不是一个好办法即使她在这里,红口白牙的,除非能够用特别手段撬开她的口,不然她说什么,反对的人还是有的。
    不过至于是什么办法,他暂时不能说,说了便不灵了,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相信他便是。
    大师兄既然这般说了,想必是有一些顾忌,我也不再追问,想起之前在震灵殿前拦下我们的那个黄衣道人,修为似乎很不错,于是问那个家伙是谁?
    符钧回答,说这茅山门内传承不一,这师父陶晋鸿作掌门,他们自然是人丁最兴旺的一系,人才辈出,不过除了他师父之外,还有各长老一脉也是实力强劲的,只是可能略逊于主门几分,那孙小勤是梅浪梅长老的爱徒,也是最近茅山宗内风头最劲的年轻高手之一,这实力强劲了,心性又没有怎么磨砺过,脾气就大,而且他师父跟杨知修走得很近,所以这番做那出头鸟,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杂毛小道饮了一口茶,出言说道:“我当日离开茅山之时,这个小子还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小男孩,没想到这次回来,都已经这么大了……”
    大师兄笑了,说其实都是这茅山三杰惹的祸这些年因为政策的缘故,各大道门都低调行事,关闭山门的都有,所以门下子弟在外面走动的也少,这么多年过去了,老辈人谈及茅山,都说我们三人,不过我早就隐没了江湖的名声进了六扇门,黑手双城的名号更加响亮,而符师弟实至名归,坐镇这震灵殿中,也无人胆敢挑衅,唯独你这个家伙,被逐出门墙之后默默无闻,突然回归宗门,瞧你不顺眼的人多得是,想踩着你的名头,顺便践踏茅山三杰的年轻人,也多。
    “名声二字,古往今来,害了多少人……”杂毛小道叹了口气,也不多言。
    说完这些,大师兄跟我们谈及了他和符钧今天去与各长老接触的事情,不过反响并不是很好,杨知修这个人虽然名声不好,但是却也极有手段,擅长拉拢和分化,愿意表态的人并不多,有的长老,比如刑堂长老和传功长老等人,甚至根本不与大师兄见面,也不知道是为了避嫌,还是其他的原因,现在唯一让大师兄信得过的,便是执礼长老雒洋,与他们交流了一番后日祭典的行程安排,尽量配合他的计划。
    听大师兄这般讲来,我知道茅山此行,看似简单,实则危机重重,我们终究是势寡,比不上杨知修在这里经营的十年光景。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起决定作用的并不是我们,而是在于茅山宗掌教陶晋鸿是否能够如期醒转过来,倘若他老人家那里没有问题,那么所有的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说完这些,大师兄问起我们跟着包子师姑离开之后的事情,杂毛小道并不隐瞒,将路过竹林、与小姑交谈的事情与他讲明,大师兄点点头,说应颜地位颇高,在宗门内说话也有一定影响力,更重要的是传功长老似乎很器重她,有她这层关系,你们的安全更加得到了保障。
    只可惜,她要守卫山门,不能前来支持……
    大师兄似乎并不愿意多谈杂毛小道的小姑萧应颜,说完之后便略过,说杨知修之所以会派这几拨人过来试探捣乱,肯定是想要试探出他的手段,意图从小事着手,打破我们的计划,所以这两天让我们注意一些,不要给他们得逞了,至于他,明日还要确认一些东西,便不陪我们了,自己小心一些便是,如果能够与包子啊、萧应颜这些人的关系拉近,特别是让传功长老能够站出来表态,那便是最好不过的了。
    谈完了这些之后,月上中天,天色已晚,大师兄与我们一起向符钧告辞,然后各自返回了住处。
    七月份正是夏季最难耐的时节,离此地不远的金陵便是著名的大火炉之一,不过在这山中却清凉得很,我和杂毛小道并没有睡意,倚在窗边,望着头顶的明月,以及远山处的星盏灯火,谈了很久,重回这个生活了十几年的故地,杂毛小道有着许许多多的感慨,唠里唠叨,这话儿一说便没有了完,我便陪着这兄弟说话,不知不觉,已是后半夜。
    次日早晨,杂毛小道很早就起来了,望着窗边的一朵小花发愣,我问他干嘛?
    他犹豫了一会儿,咽了咽口水,说他想去后山看一个人。
    后山?我想了一下他说的地点,很郁闷,那地方住得有人么,鬼还差不多呢。

猜你喜欢: 《权路生香》 《女尊之当时明月在》 《点点喜欢你[电竞]》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无尽宇宙的征程》 《神明大人的高中生日常》

热门小说